珍惜萬古機緣 兌現助師正法的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生逢正法時期,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成為一名大法弟子,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這是多麼偉大殊勝的萬古機緣。師尊選擇我們當大法徒,賜予我們生命永恆的榮耀。我們當不負師尊慈悲救度,緊跟師尊正法進程,圓容好師尊所要的,兌現助師正法的誓約。

在十一年的正法修煉過程中,經受過許多的風雨,也有很多心性昇華的體悟。現將部份心得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分享。

一、緣歸大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上大學一年級時得法的。一個偶然的機緣,我接觸到了法輪功,幾天後,同修借給我一本《轉法輪》,當我翻開書看到師父的照片時,有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接下來在讀書過程中,我被書中的法理深深吸引住了,真是相見恨晚,一口氣讀完,已是下半夜。我躺下甜甜的睡著了,睡覺時卻意識清晰的覺的自己躺在床上連人帶被子都飄起來了,耳邊還響著從未聞聽過的慈悲祥和的音樂,那種感覺太美妙了。

通過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知道了學法的重要。同修之間都在比學比修,交流時談的都是自己如何向內找,如何提高心性的,這樣的氛圍在淨化著我。當時同修們真是如飢似渴的學法,看到有同修在背法,我也開始背法,走路、坐著、吃飯時、睡覺前,都在背法,到九九年六~七月份,背過第一遍《轉法輪》和部份經文。凌晨四點準時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大冬天手經常給凍麻了,吃早飯前要暖和十多分鐘才能拿筷子,但同修們沒有一個叫苦的。週末和同修們一起到外面去用集體煉功的形式洪法,天天樂呵呵的沐浴在法光中,那真是一段可喜而又幸福的時光。在師尊的加持下,心性在很快的昇華著。得法之初的這段修煉過程給我今後的正法修煉打下了一個良好的基礎。

二、在迫害中堅修大法

九九年「四•二五」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和平上訪時,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才剛剛半年,但和許多一起得法的同修一樣,我們都發自內心的把自己當作老學員了。「四•二五」後中共當局開始操縱學校老師干擾我們的晨煉,找我們談話,甚至以不給畢業證相威脅。我絲毫沒有動心,誰找我談話,我就給誰講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不讓做好人才是不對的。

「七•二零」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時,我已畢業回到本地,開始在一家公司上班。一天分管領導找到我,說老總知道你煉法輪功了,讓寫不煉功的保證才可以繼續上班,我正告他,我會繼續修煉,並寫了一篇正面介紹法輪功和煉功受益情況的文章給他們,然後就辭職了。後來又換了幾份工作,直到找到一份當輔導老師的工作,才算穩定下來,在接觸學生的過程中,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那時我和本地的同修沒有任何聯繫,後來給學生講真相時,得知一個學生的媽媽也煉法輪功,才與當地同修才有了聯繫。在當時的邪惡迫害形勢下,我地很多同修受到了殘酷的迫害,我接觸到的同修都很堅定,有到北京上訪的,有計劃做真相資料的。當地同修準備組建資料點,正缺人手,我就參與進來。那時經常晚上十點以後騎自行車到網吧下載或手抄新經文和真相資料,回來後再找個打印社自己打印出來作為底稿,然後由資料點複印散發給同修。有想學上網的同修,我就帶同修到網吧教他上網,儘量讓更多同修掌握上明慧網的方法。

資料點運行五個月後,被邪惡破壞,十幾名同修因此被中共當局綁架,包括我在內的九名同修被非法勞教,給當地證實法帶來很大損失。

現在想來,那段時間雖然天天在學法,心卻不容易靜下來,成天想著迫害的事,腦子裏還時常冒出色慾心、怕心等干擾。當時心想不論甚麼情況下我都要堅定修煉,哪怕坐牢也不怕(這個不怕也是人心)。記的當時有個高中同學來看我,我甚至對他說,你下次來就見不著我了,那時我可能就在看守所裏了。因為人心凡重,法理不明,完全處於個人修煉狀態,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勞教所裏被迫害了兩年。

三、勞教所裏反迫害

師尊在經文《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惡〉中說:「中國的勞動教養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那是千真萬確的。多名開天目的同修都看到監室的房頂有很多狐狸之類的低靈。在勞教所裏這個充斥著低靈爛鬼的環境裏,在邪惡高壓欺騙下,我由於法理不清、怕心等原因,在神志不清時走過一段彎路。

從後來被非法關進來的同修那兒,我知道了發正念的法理,知道了師父的新經文,我馬上就想背,有同修能背過的,就教我背《大法堅不可摧》等新經文。我這時才認識到大法弟子應該反迫害,被勞教是舊勢力的安排,師父是不承認的,應該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和另幾名正悟的同修就互相配合,利用一切與同修接觸的機會和被邪惡欺騙的同修交流,讓同修從被欺騙中清醒過來,認清邪惡的真實目地,明白後大家都主動發正念清除邪惡。

當時我們班裏二十多人集體發正念,惡警不敢在我們班裏呆,一位開天目的同修看到我們第一次發正念時,每個人打出的能量像放禮花一樣,開始比較細小,後來越來越強大,隨著發正念次數的增多,再後來連成耀眼的一片、通貫天地。同修們經常用堅定的眼神、握拳等方式相互鼓勵。後來惡警知道我在做反迫害的事,連夜提審迫害我,恐嚇我說要對我轉捕到監獄。我堅持高密度發正念、背法、求師父加持,幾個月後我從勞教所走出來。當時因怕心未去,從勞教所出來後,才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從新修煉的嚴正聲明,歸正了修煉之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給了我從新做好的機會,我應當加倍彌補,萬分珍惜師父給予的機會。

四、開創修煉環境修好自己,在工作環境中證實法

二零零二年從勞教所回來後,我去找工作時,一聽我說是煉法輪功的,那些用人單位都不敢接收,說警察來打過招呼不准用煉法輪功的。後來在一家生產企業找了份工作,因工作時間每日在十二個小時以上,學法、煉功時間不能保證,講真相的條件也受到很大限制。我就在心裏求師父:在這裏我不能正常學法、煉功,我不能長期呆在這樣的環境裏,我想到適合我做三件事的環境裏去,求師父給弟子安排。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幾個月後,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來到了新的工作環境,工作時間一天八小時,每週還能休息一天。

來到新的工作環境,這裏的眾生由於受中共謠言的毒害太深,對大法真相還不了解,他們對到這兒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很不友好。剛來公司時,他們把很多工作推給我,不時還給出個難題,有時還嘲諷、挖苦,甚至對我的起居言行進行監視。有個住在附近的同修隔一段時間來和我交流一次,他們為了阻止我和同修接觸,有一次把同修的自行車輪胎氣嘴給拔掉放了氣。那時的情形表面看是人的干擾,其實是邪惡在操縱常人干擾大法弟子修煉與證實法。

「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的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毀滅眾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邪惡在迫害眾生,在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而眾生又是因為聽信了邪惡的謊言才被其利用的,一定要讓眾生明白大法真相,破除舊勢力毀滅眾生的邪惡目地。

面對同事們的種種刁難、非議或嘲弄,我絲毫沒有為這些所動,做好我該做的。工作中我任勞任怨,盡職盡責,有不會的就虛心請教,做錯了就誠心改正,該承擔的責任就擔當下來,不往外推。不管他們對我如何,我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把他們當作要救的眾生,見面主動和每一位職員打招呼,有合適的時間就和他們講法輪功真相。面對來自外界的批評,我守住心性,向內修,提高心性,擴大自己的容量。

工作紮紮實實,待人真誠實在,面對非難無怨無恨,展現在同事們面前的這種高尚境界,讓他們內心感到震撼。慢慢的,時間在變,環境也在變,從管理人員到職工,他們對我的態度由最初的不了解,戲弄,變的由衷的尊敬、佩服,他們背地裏談起時也都是眾口一詞的稱讚:大法弟子,就是好。他們對大法的誤解也漸漸化解,有的同事打電話或見面時都會先喊一句:法輪大法好。這為他們下一步的得救打下了一個基礎。

後來一位中層管理人員誠摯的對我說,你知道嗎,當初你剛來廠時,我們對法輪功有誤解,開始是想找個人在廠裏打你一頓好讓你走,後來覺的讓別人看見不好,就合計著找個黑社會的人在廠外打你一頓讓你離開,但是後來大家看你人實在太好、太善良了,工作太認真紮實了,我們都很佩服你,就連當初對你意見最大的那個副總說起你也是讚不絕口、心悅誠服,你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了幾乎是全廠管理人員和職工發自內心的認可。

現在公司管理層與部份能接觸上的職工基本上都做了三退,明白了大法真相。其中有一個老工程師,起初不同意三退,之後兩年裏,我經常給他講真相,兩年後的一天他欣然三退,過程中也去掉了我急於求成的功利心。

四、做大法中的一個粒子

正法需要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師尊告訴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就努力做好三件事。師尊早已賦予了大法弟子一切的能力與智慧,就看自己的正念與悟性能不能跟上。

學好法、修好自己是做好一切的基礎和保障。我每天安排好時間學法、背法,走在路上,坐在車上有時間就背法,環境比較鬧的情況下我就念大法好,努力保持正念的狀態,下班回家和家人同修集體學法。

發正念清除邪惡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坐公交車、走在路上、製作和發放真相資料時,我都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清除迫害干擾大法與大法弟子和阻礙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

我心裏對周圍的眾生發出一念:大法弟子是你們得救的唯一希望,你們要保護大法弟子,保護大法弟子就是在保護你們自己的未來,清除操縱眾生對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惡警在二零零七年曾多次到我村想干擾我,村裏的人每次都保護了我。有一次,來了兩警車警察企圖綁架我,他們到村大隊後,派了一個女警讓一值班的村民領著到我家,該村民到我家門前用手電一照看我門未鎖,知道我在家,就智慧的領到我父親家,暗示我父親說我不在家,其實當時我正在家裏做真相資料。是慈悲的師父呵護著弟子,才一次次化險為夷。

自從有了小寶寶後,半夜十二點的很少發正念了,其它三個整點都會按時除惡,平時也發。自己也知道半夜不起來發正念不對,可是很長時間卻突破不了,最近看到同修在這方面的交流,我感到很是慚愧,修煉這麼長時間了,在突破睏魔這方面還沒有做好,我一定要突破求安逸之心與惰性,正念清除睏魔干擾,做好發正念之事。這幾天整理同修交流法會稿件到半夜也沒覺著多睏,都是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才懈怠下來的。自己做不好,直接影響到眾生的得救,影響到救度眾生的整體效果。

在工作、生活環境中遇到的有緣人,各種社會階層的都有,這都是師父安排到我這裏來聽真相的,都是要我來救的眾生。我一般都給他們直接講我是煉法輪功的,然後給他們講述大法的美好,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講中共的累累罪惡、天滅中共及三退的必要性,使很多有緣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也遇到過不接受態度不好的,甚至說些不好聽的,這種時候我不會與他們爭辯,也不為他們所動,他們說不好的我就發正念,我知道那是不好的東西操縱他說的。他不說了,我就對他說:我告訴你是為你好,希望你能有個好的未來,我所說的都是我個人的想法與認識,並不是強加於你,你可以有你的認識,但你的說法我不贊同,人生的路自己來選擇,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明白真相,能夠有個好的未來。

這樣一說,一般氣燄很盛的也平靜下來了。過後再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這次他態度不好不代表他就不能得救了,每一次與真相的接觸,都會解體他背後的邪靈,我們就是要用正念喚回眾生的良知,就像師尊說的「不信良知喚不回」(《濟世》)。

在講真相過程中我發現接觸過真相信息的眾生越來越多,比如看過真相小冊子、傳單、光盤的,看過真相傳真,讀過真相郵件、接過真相電話的,這部份眾生也容易勸退。還有和同修是同事或親屬關係的,這部份人有的已經三退,沒有三退的也比較好勸退。

除了面對面講真相外,我結合自身情況發放真相資料,上班時騎摩托車合適的時候就發放,出發時帶一些到外地發放,再一種方式就是和妻子(同修)配合起來到鄉村發放,每一份真相資料都凝結著眾生得救的機緣,都是眾生得救的法船。我們應該珍惜每一份真相資料。

資料點遍地開花是正法形勢的需要,我們的家庭資料點運行多年了,看到周圍還有條件做資料卻還沒有做的,我就幫他們也開一朵這樣的聖花。今年上半年我將打印神韻光盤的項目交給一位同修,到現在他已經打印了幾千張神韻光盤。眾生需要的真相資料我們做的遠遠不夠用,我自己經常做不過來,為了提高效率,我和妻子商量給幾個農村同修配上切紙刀、訂書機、自封袋,打印好真相資料後直接給他們,讓他們分擔裁切、裝訂、裝袋的工序。有些項目自己沒時間做或做不來的,就盡可能找同修配合,讓同修分擔收集電子郵件、收集電話號碼、傳真號碼的項目。還有一個製作印章的項目還沒有來得及開展,別的同修有甚麼項目需要配合,我都主動配合好。

出發時我到過很多地方,看到有些地方真相資料很缺,直接影響那一方眾生明白真相與得救。我們大法弟子應該重視向這些地方發真相,周邊的大法弟子應該負起責任來,到這些地方發放真相資料、收集這些地方的電話等信息,主動解決這些問題。大法弟子的整體心性與修煉狀態也都在提高,相信那些空白區將會得到填充,大法弟子誰看到缺資料的區域,那都不是偶然的,都應該和身邊的同修協調起來解決。

眾生都在等著得救,目前身處大陸的眾生得救的數量還遠未達到師尊的要求。我們大陸大法弟子作為大法弟子的主體,看到海外同修那麼辛苦,那麼用心,而我們雖身處邪惡的環境裏,更應該做好,走正,可是有時環境稍微一寬鬆,卻滋生出求安逸等人心,變的有些懈怠,影響了講真相。我有時就被惰性與各種觀念阻擋著,由於沒有及時修去它,致使自己沒有充份發揮作為大法粒子的最大作用。

負有神聖的助師正法使命的大法弟子們,讓我們所有大法弟子比學比修,充份運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與慈悲,運用大法賦予的智慧,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珍惜這正法修煉的萬古機緣,修好自己的同時更加配合好,廣傳真相、多救眾生,在這助師正法的最後階段,別留下任何遺憾!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