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實修 走好每一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是慈悲偉大的師父讓我從一個罪業深重,執著滿身的人,成了一個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能成為偉大師尊的弟子內心無比幸福、快樂。

二零零三年初的一天,姐姐不知在哪裏請到了師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此刻的我像久旱逢甘霖,心想,師父啊,您還記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弟子錯了,悟性太差了,讓師父操心了!我今年五十九歲,於一九九七年四月喜得大法,沒吃一片藥,很多疾病卻奇蹟般的這麼快就好了。丈夫看到我的身心變化,這個功法太好了,二個月後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外地同修來了,帶來了師父一九九九年後的各地講法、經文、《明慧週刊》,從此以後我才真正的溶入了正法修煉。那時沒有當地真相資料點,都是同修從外市往這邊帶,途中要經受很多風險,也給同修增加了負擔。沒有真相資料,我就用手寫、複寫、有時也找地方複印,散發、郵寄、在電桿上用紅漆、粉筆寫標語「法輪大法好」等,寫條幅和丈夫出去掛。買來帶膠的紙寫上真相,做成不乾膠,貼在世人能看到的地方。

二零零四年我們成立了學法小組,一直到現在。這樣同修們有了一個學法、切磋、交流的環境,有了一塊淨土。都感覺到提高的很快。後來《九評》的橫空出世,真相資料也相對多了一些,除了自己散發之外有時也互相配合著做,再就是利用集市、購物時使用「真相紙幣」,或當面講「三退」,採取各種方法證實法,救度世人。

記得有一次,我決定去一個三十里外的村子發真相資料、《九評》,聯繫了三個同修都有事情不能去,我沒有受到影響,我想決定的事就要去做,說不定那裏的眾生正等著得救呢!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就決定自己一人去。

初冬天氣,天黑的比較早,下午四點半騎自行車從家走,發完時大約九點多鐘了。可往家走時卻迷了路,怎麼也走不出那條溝,越走越深,天又很黑,走著走著前面有塊很白的地方,噢,原來是水呀!我慶幸沒有一腳邁進去。怎麼辦呢?我猛然想到我是師父的弟子,想到我做的事情是神聖的,還想到至今仍身陷囹圄遭受迫害的同修,這點苦算甚麼?我就大聲的背《正念正行》,此刻覺的師父就在我身邊,我並不孤單,一股熱流湧動全身。後來我就把車子往上推一塊,上去拽一塊翻來覆去的,終於從三、四米深的溝裏出來了。這時一輪圓圓的月亮升上了天空,今晚的月亮好像特別亮,黑暗在明亮的月光下不起作用了。啊!我看見回家的路了!

二零零七年初,我地真相資料點又一次遭到邪惡迫害,一段時間真相資料來源受阻,我當時就萌生了做資料的想法,但苦於對電腦一竅不通,又不知怎麼去做。師父看到我有這個願望就在幫我。

二零零八年元月,由同修協調就建起了新的真相資料點。開始做時我負擔本地七十幾人(後來又陸續建了幾個資料點)的《明慧週刊》、真相資料、《九評》,有時師父的新講法也要做。只有我一個人,而且教我的同修是外地的,我要在四、五天的時間就得學會。

我沒有退縮,只是感到自己責任的重大。我要突破後天形成的觀念,一定要學會。在師父的加持下,當看到自己親手做出的小冊子、《九評》心裏特別高興。這來之不易的小冊子,它承載著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責任,和心願。所以我就更加珍惜今天所做的這一切。

在做真相資料過程中也經歷了心性等方面的磨煉,也暴露出一些人心來,如做不好時,急躁心出來了;學會一點了,顯示心出來了,覺的自己聰明,其實「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自己只是動一動手而已。每當自己心性不正的時候,不是機器夾紙,就是機器不幹活,或出現其它問題。有時還急於求成,不認真,不嚴肅,這樣做出的資料可想而知,弄不好還得重來,造成了浪費,自己很心疼,又追悔莫及。同時我還發現做真相資料必須持有一顆純淨的心,一顆為救度眾生的慈悲心,才能做出好的真相資料,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我每天三點五十參加集體煉功從來不誤,四個整點發正念,堅持每天上午背法、發正念。在背法中不斷的純淨自己,同化大法、溶入法中,用大法來主導自己的一思一念,完成大法所賦予我的使命。

這期間,我還闖過了一次病業關。二零零七年,有一次師父給我淨化身體,記得很清楚。因我嗓子過去得過咽炎,在一段時間裏我感到很不好受,後來卻發展到不時的從嗓子淌出血來,晚上較嚴重,每晚都要吐幾口血,早晨起來時也吐幾口血。開始我沒有當回事,也沒和家裏任何人講,後來我又發現,脖子上鼓起一個疙瘩來,好像越長越大,這時咽東西有點費勁了,人也消瘦了些。我就想師父講過煉功人是沒有病的,而且師父也不會給弟子安排這樣的路,一定是自己有漏,被邪惡迫害,我決不能給大法帶來負面的影響,弟子的去留就交給師父了。同時我又向內找,找出很多執著心、求安逸心、顯示心、爭鬥心、不讓人說的心、不修口等。每天堅持整點發正念清除它、解體它,加大學法時間背法,講真相,我背法都是大聲的背,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一天晚上做了個夢,記得很真切,就是從嘴裏掏出一些很像棉線帶子一樣的髒東西,掏了那麼一堆,之後我就覺得這嗓子立刻就舒暢了,好像當時還說了一句話:這回可好啦!

早上醒來,那種場面一下子就出現了,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哎呀!包沒有了,嗓子也不難受了,有一種涼爽的感覺,也不淌血了,困擾我大半年的惡瘤被師父拿掉了,我激動的眼淚都出來了。

這件事使我深切的體會到當自己承受了痛苦和魔難之後,當自己認真的向內找,挖去深藏的各種執著心,放下生死的時候,師父就會幫你。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弟子難報師恩,只有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