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三退」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師父最近發表的經文《感慨》,對我震動很大。對照師父的經文,特別是經文中提出的「三念」:「真念化開滿天晴」、「善念救人除邪靈」、「一路正念神在世」,自己做的如何呢?仔細想想還真的感覺差距很大。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能做的很好,達到師父的要求,個人認為這有一個過程。我的體悟是:在講「三退」的過程中,只要是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去掉自己的各種執著心,這個過程離我們就不很遠了。

一、去掉「爭鬥心」

我天天堅持做三件事,可人心還是常常干擾著我。有的時候能夠做到用善念去勸「三退」,有時心性不到位。唐人街是我幾乎天天去講真相的地方。在那裏講真相、勸「三退」,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從中也暴露出自己的執著。有一次我給四個男青年一起講「三退」,講到中國目前的貧富不公,鄧小平提倡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可誰富了?那些百萬富翁幾乎都是高幹子弟。其中一人還沒等我說完,就說:「我們願意讓他們富,我們願意窮!」我一聽當時沒守住心性,衝著他的邪勁脫口而出:「那你不是賤骨頭嗎?」話一出口,自己頓時覺的臉在發燒!那幾人也走了。我感覺很懊悔,向內找自己,師父讓我們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我怎麼啦?!不但沒有「善念」救了人,還和常人一樣去爭鬥,這不是強烈的「爭鬥心」嗎?它嚴重影響了救人,不修去怎麼能行呢!真感覺對不起師父,對不住大法,修了十餘年了,這罵人的話怎麼還會從我嘴裏出來,一定是在那一瞬間,邪靈控制了我。這爭鬥心真是害人害己,必須修去!

二、要修去「名利心」、「顯示心」、「歡喜心」

過去一直錯誤的認為自己的「名利心」淡薄。在講真相中發現,這顆心不但有,還在心靈深處隱藏著。舉個例子,我們有個同修「三退」講的很好。每次一個下午的時間能講退幾十人。我很羨慕她,心想,我甚麼時候能達到她的水平呢?這種念頭一產生,就無意識中形成了一種觀念,每天講三退求數量。「三退」人數多就高興,退的少就對自己不滿意,而沒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結果遇到一件事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執著。前幾天,我帶著兩歲多的外孫兒在唐人街勸「三退」。旁邊坐著兩個女的,我過去和她們講起來,她們認真的聽完,都非常順利的同意了。我說給你們起個名字吧,一個叫「高德」,這時其中一個人說:我有名字叫「牛叉」(音);另一個說「我叫絕路」(音)。這時我一回頭,小外孫不知跑哪兒去了,就去找他。之後,自己感覺這倆人的名字不對勁,就和在唐人街講真相的同修講了。一個同修認為她們沒有明白真相,否則這麼嚴肅的事情,不會給自己起這樣的名字。應該和她們進一步講清真相。另一個同修則認為,名字改一下叫「覺露」。我也覺的名字不主要,覺的她們同意退就行了。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看到兩個人站在路燈的電線上,每個人手裏拿著一個長長的鐵鉤子,一個往這邊做出射人的姿勢,一個和他成九十度角做出往那邊射的姿勢。這時聽到一些人說:「我們都是××黨員!」我心裏明白他們不是。他們的喊聲一下子使我從夢中驚醒。醒來我悟到,那兩個起不好的名字的人並沒有明白真相,而是衝著我的心來的,「執著人數」的心。講「三退」的目地是使世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如果一天只講了一兩個,但他們從心裏明白了真相,才是真正的得救。而盲目追求數量多,不就是為了證明自己做的好嗎?這不就是求名的心嗎?同時還有「顯示心」、「歡喜心」等。這些心的存在,怎麼能講好真相,多救人呢!師父在《感慨》中說「善念救人除邪靈」,做到真正的「善」,才能化開一切迷中之人,讓他們真正得救。

三、「妒嫉心」不去不行

「妒嫉心」自以為已經去掉了,可深挖挖才嚇一跳,這種心不但有,而且還表現的很嚴重。例如,看到某個同修「三退」講的好,不是替他高興,比學比修,自己也做好,而是心裏不平衡,找人家的不足。甚麼文化不高啊,甚麼還有「顯示心」呀等等,找到人家的不足後,似乎自己心裏就平衡了。心想,他也不過如此而已。這不是「妒嫉心」沒去嗎?多麼可怕的小人之心,這樣的人心不去怎麼能行呢?!意識到自己還有這麼骯髒的人心,真把自己嚇的夠嗆!妒嫉心不去還容易使同修之間形成間隔,削弱整體的力量,也嚴重影響救度眾生。

今天寫出自己這些不好的執著心,不怕醜,敢於揭開它們,公開暴露出來,就是在另外空間解體這些不好的東西,堅決去掉它們。同時也是自己修煉的過程。

讓我們做好「三件事」,不斷向內找出自己的不足,以法為師,精進實修,「所以就得做到有而無心、做而不執著。」(《曼哈頓講法》)。真正做到師父《感慨》中講的「真念」、「善念」和「正念」,圓滿隨師還。

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