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從小體弱多病,小學時又得了哮喘病,從此以後我就在病痛的煎熬中艱難的生活著,藥物成了我的家常便飯。平時還要特別注意保護身體,別人能吃的我不能吃,別人能玩的我不能玩,甚至學校體育課都不能堅持上;病發時不能走路,坐著躺著都喘不上氣來,常常覺的自己隨時都可能一口氣上不來會死去,可我還那麼年輕,我不想死。

每每躺在病床上時我就在想:要是誰能治好我的病,我會傾盡我的所有去謝他。在絕望時也常想我為甚麼會來在這個世上,既然讓我來在這裏,又為甚麼讓我承受那麼多痛苦?我父親信佛,我也信佛,不上學時每天早上我都要拜家裏供的西方三聖,誦讀佛經,雖然這樣,我的病卻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嚴重。

就在我對生活極度失望和恐懼時,在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裏,我得到了大法,由於悟性差,似信非信的,先看的是《轉法輪(卷二)》,後來才請到了《轉法輪》。每天有空時看一節,一本書看了很久才看完,可是就是在這樣一種漫不經心的狀態下,突然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好了,沒吃藥,也沒感冒也不喘了。我這才意識到是師父在我看書的過程中已經給我淨化了身體,我已經是無病一身輕了,這是我多年沒有的感覺了。我的眼淚已止不住嘩嘩流下來了,是師父給了我新的人生。我不再懷疑師父說的每一句話,我真正的知道了大法的珍貴!從此以後,誰也不能把我和大法分開了!

當時我住的地方還沒有學法點,我也不認識當地的同修,我就一人學法,一人煉功。我每天都樂呵呵的,面對生活我不再嘆氣、不再徬徨,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一有機會我就洪法,告訴同事、家人、朋友「法輪大法好」,了解我的人看到我身體和心理的變化,都驚嘆大法的神奇。大法不但淨化了我的身體,也淨化了我的思想,我不再為名利活著。

在單位裏,我不去爭奪職稱名利,工作任勞任怨,時時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家裏主動搶做家務活,而修煉以前我的身體根本不允許我做多少家務活的,丈夫、公婆看到我的變化,都由衷的佩服大法。後來認識了相鄰的同修,他們幫助到我住的地方洪法,建起了學法點,我當起了義務輔導員,從此我們更加精進,每天除了上班和家務,業餘時間就是學法和洪法。

那段時間真幸福,我們個個精神飽滿,連七十幾歲的老太太都紅光滿面的,我們都溶在師尊的無限慈悲中,感到從未有過的幸福!

當我們沐浴在師尊的浩蕩佛恩下享受著大法修煉的無窮美好時,突然一天烏雲密布,邪惡壓頂,我們還沒反應過來,中共惡黨就開始了瘋狂的打壓法輪功。一時之間媒體鋪天蓋地的誹謗誣陷大法和師父,我們失去了往日平和安靜的學法煉功環境,一下子懵了: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人煉?這麼好的師父為甚麼遭惡毒攻擊?這個政府到底怎麼了?我要用自己的親身體會去告訴人們我的師父是最偉大的,大法是最正的!

1、逆境中講真相

1999年7月20日晚上學法時,輔導站站長到我們點來告訴我們說,早上重慶很多站長被秘密綁架了,晚上他們要到重慶去,問我們去不去。我們一聽,當下就表示要去。就這樣,我們在7.20時懷著向政府講清真相的願望到了市裏。到了那裏才知道邪黨並不聽甚麼真相,並在7月22日變本加厲,取締了大法研究會,開始開足了一切的邪惡機構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那段時間裏,我雖然沒相信邪惡的謊言,可是由於一個人學法不精進,又得不到任何信息,我變得有些消沉,甚至感到非常痛苦。後來由於師父的慈悲安排,我在街上偶遇了一位同修,從她那兒我知道了,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下,那麼多精進的同修都在證實著法,甚至有同修被迫害的失去了生命。我知道自己落下的太遠了,於是我在同修的幫助下和別的同修聯繫上了,我從他們那裏拿到了明慧週刊和一些很少的資料,我把這些都傳給我那兒的同修,看完後我們就出去把資料發出去。

剛開始發資料時怕心很重,後來經過不斷的學法以及參加法會交流,特別是學習師父2000年及以後的講法和經文,逐漸的明白了舊勢力是怎麼回事,知道了講真相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再出去發資料就不那麼怕了。

當時我們地區還沒有資料點,資料奇缺,我就自己動手做資料,用手寫信寄給常人,自己刻章印在白紙上,背後貼上雙面膠做成不乾膠,自己出去貼,也做給別的同修貼。有時到農村去發資料需要走很遠的路,我就利用中午休息時出去,一邊貼不乾膠一邊發資料,大白天也沒想到有危險,心中只想怎麼把資料多發點出去,多救人。在農村發資料不能走原路回來,所以往往出去就要走很遠的路才能回來,一個人在路上走也不怕,有師尊的呵護,走多遠也不累。

當時我還住在鄉下,我就自己做好資料,在中午休息時到城裏去貼不乾膠和發資料。由於平時注重學法,所以做起事來怕心少,更由於師父的呵護,每次都安全回來。我還利用回老家的機會,多次和二姐在早上三、四點鐘出去掛條幅、貼粘貼,我們想到哪個地方就去哪裏,我們一邊走一邊背法、發正念,以前怕黑的我,在那樣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出去一點也不害怕。那時候邪惡到處寫著污衊大法的標語,我就買了黑油漆,晚上出去把那些邪惡標語抹掉,抹之前先發正念,不讓任何人看見,也不讓車子在那時路過,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真的每次都沒被人看見。

我是一名老師,師父讓救度每一位有緣人,我想今生能成為我的學生,不就是等著我去救的嗎?於是我利用課堂或課餘時間儘量的給學生講真相、勸三退。剛開始講時,我有顧慮,害怕被學生檢舉,也怕學生不理解,就是好面子的心。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明白了害怕的不是我而是邪惡,有師父在,誰也動不了我。怕學生不理解我學大法,不就是自己信師信法不夠嗎?自己從大法中得到了那麼多,卻不願給大法一個正確的位置,我明白了自己思想中還有邪黨宣傳的無神論的因素。我把《九評》和《解體黨文化》再從新看一遍,清除自己思想中的黨文化因素,然後再給學生講真相、勸三退,平時也有意識的給他們講一些有神論的東西,講邪黨的邪惡。學生很單純,很容易接受真相,而且對邪黨的迫害行為很憤恨。

我還對學校的同事和校長講真相,同事到我家玩,我就給她們放《風雨天地行》等真相光碟,到所謂的敏感日,校長找我談話,我就給他講我為甚麼要修大法以及天安門自焚等真相,所以這些年來,無論在任何形勢下,校長從未在教師大會上提到過法輪功。

我還利用一切機會給親屬講真相,先是循序漸進的給丈夫講真相,丈夫由以前的聽信邪惡的謊言反對我修煉,到現在支持我修煉,並做了三退。現在我家的親戚基本上都做了三退。

2、建立家庭資料點

2004年以前,我們這沒有資料點,資料和師父的經文都是到重慶去拿,協調人半個月或一個月去拿一次,所以資料很缺。師父的經文也很少,很多同修都得不到,我們一些同修就用手抄,抄著傳,難免有傳錯的。我們都希望自己地區能建一個資料點,可是沒人懂電腦。協調人也表示過希望我能做資料,可我不會電腦,也沒想到自己能做,其實還是用心不夠,不想承擔責任,這也是求安逸心和依賴心,應該也必須去掉。

2004年9月,由於邪惡的干擾迫害,也是自己常人心太重,在調動工作時出了問題,一時不能上班,工資也停發了一年。我閒著無事就報名去學電腦,根本也沒想要買電腦,十五天培訓完後,覺得沒學到甚麼,丈夫出人意料的要去給我買個電腦回來練習,以我家當時的經濟條件來看,這是個多麼出人意料的決定!電腦買回來後,在靜下心來學法時,我才悟到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師父把我遇到的這一魔難轉變成了一件大好事!我從中既悟到了自己的責任,提高了心性,又暫時部份解決了當地資料的問題。

我知道不能再推責任了,於是首先要解決上明慧網的問題,當時沒有破網軟件,也不知道明慧網址,怎麼上呢?我記的資料上說有個網叫動態網,於是就在瀏覽器中輸入「動態網」三個字,把搜出來的一個一個點開,可是都無法打開網頁,才知道有封鎖。我想我必須得上到明慧才行,於是就在心裏求師父幫助,再隨便點一個網址,動態網網頁打開了;再點明慧網,也打開了。

看到網上師父的照片,眼淚控制不住的直流,是師父幫我打開了網頁,心裏不停的謝師父。想一想十幾年的修煉路,哪一步不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才走過來的呀!終於看到明慧網了,終於和全球同修連繫在了一起,那一刻真的是無法形容的激動!

就這樣,我開始邊學技術邊做資料,開始時是只下載,然後拿到另一同修那去打印。剛開始不知道上網安全問題,所以也不害怕,也不知道要安裝防火牆和殺毒軟件,電腦上甚麼防護措施也沒有,想甚麼時候上網就甚麼時候上,常人網站也上,大法網也上,有時下載師父講法錄音錄像一上就幾小時。後來慢慢的從網上學到一些技術,才知道那樣上網有多危險,但是一直上了那麼久卻沒出事,我知道又是慈悲的師父在保護我,師父太珍惜弟子的每一個機會了,我還有甚麼理由不努力去做好呢?

就在我知道上網也存在不安全因素時,怕心起來了,我告訴協調人我暫時不能上網了,要停一段時間,協調人也很理解我,於是同意我兩週上一次,我不上的那週他還去重慶拿。

看到協調人那麼大年紀了,還讓他跑重慶,我也心裏過不去,可我的怕心又阻止我每週上明慧。每天學法也不入心,那段時間各種執著心都起來了,名利心、色慾心干擾我很厲害,簡直有點混同常人了,心裏很苦,學法成了只為解決問題而學,我知道自己正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可又擺脫不了,名利心和色慾心感到那麼難捨、不想捨。

過了不久,一個同修在發資料時被綁架了,在她家搜到電腦和自己做的資料,因為她上網的軟件是我前兩天才給她的,我害怕她把我供出來,這下子怕心更重,隨時都覺的自己會被抓。我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強迫自己靜下心來學法,我把師父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的講法全部系統的學了一遍,越學心裏越明白,怕心、名利心、妒嫉心、色慾心一個個的暴露了出來,後來又一個個的變小了,直至它們無法再帶動我了。

這以前我一直不明白甚麼才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甚麼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一直陷在具體的事情中不知怎麼解決,認為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是將事情扭轉過來從新來過,但又從師父的法理中明白做錯了事不是非得要將事情倒過來從新來過,就這樣我在這個圈圈裏打轉,卻無法跳出來。

就在我不斷的學法的過程中,有一天學法時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的真正涵義,那就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那麼甚麼才是師父的要求呢?師父在每一次的講法中都叫我們要做好三件事,哦,只有在任何時候都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那才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就是走了師父安排的路!我一下子豁然開朗,頓覺全身輕鬆,怕的物質一下子就解體了,是師父又一次的慈悲點悟,讓我從迷茫中走了出來!

悟到了甚麼是走師父安排的路後,我又隨時都能上明慧了,我們地區再也不用到別的地區去取資料了。後來我又不斷的從網上學習打印技術和刻錄技術,我買了打印機,既下載又打印;又從別的同修那拿來了刻錄機,從網上下載真相光盤和神韻光盤,儘量抽時間刻一些光盤,減少其他同修的負擔。後來真相資料的需求量越來越大,我就和外地同修一起教一些願意學技術的同修,幫助他們建立資料點,現在我們地區資料點已開了幾朵小花了,同修們走出來的也越來越多了。

和同修們比,我做的還很不好,用師父的大法來衡量,我還差的太遠,我現在還有很重的執著心,這些心干擾了我做好三件事,在今後不多的修煉路上,我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趕快去掉這些人心,努力學法,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師尊的無限慈悲、偉大,無法用人間的語言表述其一,弟子唯有在修煉的路上奮起直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