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從新回到大法修煉中已有一年的時間了,從一個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懵懵懂懂,到現在的日趨成熟,這期間我的思想深處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這裏有師父無微不至的呵護,還有身邊同修無私的幫助。

剛回來的時候,有經驗的同修就把我們這些後回來的組織在一起學法,一週一次。但是即使如此,我對正法還是認識不足,法學的還是不夠,卻自以為已掌握了很多,急著做事,自己打印真相小冊子往出發。晚上往往是擺了一屋子打印完的、未打印完的、裝訂的、未裝訂的資料,那種急於彌補的心和不注意安全的心態,惹的當時還不太理解的母親非常生氣。我當時還自私的認為是母親念不正,現在回想起來,這是利用母親的表現,讓我清醒。我當時並沒悟到,只是背著母親做。

第二次出現的麻煩是,我在家帶了幾個大法小弟子學法,每週一次。開始的時候兩三個孩子,有時候來,有時候不來。人來了高興,人不來覺的他們沒悟性,也在找自己,但是想儘快發揮作用的心蒙住了一切。後來孩子一下增加到六個,我挺高興,沒等適應過來,又增加到十個,最多到十二、三個。我一下就亂了方寸。孩子們很鬧,男孩、女孩都那麼淘氣,家長們又對這個地方充滿期盼。雖然一週只一天,但一天下來,我整個人就快虛脫了。腦子裏各種各樣的想法翻江倒海一樣,連續兩次帶班時都累吐了。知道這種狀態不對,又找不到原因,又不想停下來。最後我們臨時向同修借來的送孩子們回家的車在我家樓下丟失,才意識到必須得停了。停下之後開始靜心學法和發正念清理,再就是找自己。我們相關的知道這件事的所有同修都找自己的問題。

我看到自身存在很多的不足:學法欠缺的太多,做事太表面化,對如何做好三件事在法理上認識不成熟,以為只要做大法的事,就是在法上了,沒意識到要多在法理上彌補,只有真正明白法理,才能指導自己去修、去做。我糾正了一下當時的修煉狀態,改為多學法和發正念,不急於做更多的事和影響面大的事,就這樣心靜了,也不急了。身邊同修都在這件事情上提高了認識。一週以後丟失的車奇蹟般的找回來了。

過年前後,學法組因為一些原因停下來,我開始接觸家附近的同修,參加他們的學法。這時,開始傳播神韻晚會的光盤,我開始平穩的學技術,製作光盤,將一張張精美的光盤傳遞到眾生手中。

可是突然有一天,丈夫(同修)原來單位的老闆(同修)被警察帶走了,沒有消息。因為我們經常在一起,所以感到迫害這事離自己很近。到了晚上,被帶走的同修回來了。可是卻上了警察的當,把丈夫的姓名和手機號留給對方。我當時這心七上八下。同修們一遍遍的給我講他們是怎麼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一次次走過來的經歷,我的心穩多了。同修們不管離我多遠,都半天半天的幫我發正念,清除邪惡。看著同修關切的眼神,我心裏對著師父和同修說:「放心吧,我一定要闖過去。」同時向內找,發現自己還是有做點事就張揚張揚,顯示顯示的心。出了事又害怕,還是有人心。師父就是讓我徹底去掉做事心,要符合法,提高上來。就在這次和同修集體發正念的過程中,一個業力構成的假我被師父清理掉了。我才明白,由於我有漏,被不好的東西帶著走,還不自知,雖然做著證實大法的事,可並沒走師父安排的路,這是最可怕的。

五月十三日,我們原來在一起學法的同修又聚到一起,再一次聆聽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從那天開始,我們突破重重阻力,恢復了每週一次的集體學法,我把這叫做大組學法(其實人數並不多),家附近的叫小組學法。

參加大組學法的都是以前的輔導員,彼此熟悉,對法的認識比較一致。小組學法的同修都是剛認識的,對法認識上差異很大。記得在小弟子學法停下之後,小組裏一位男同修曾大聲斥責我,那是我和他第一次見面。雖然我表面上沒說甚麼,心裏對這個小組有些抵觸。勉強去一次,發睏,沒精神,一上午的學法堅持不下來。等到第三次去,我發現自己不睏了,一個上午學下來,也不累了。突然意識到集體學法的場確實不一樣,能快速的使人提高,改變不正確狀態。

自己和小組同修對法的認識上始終存在分歧。我覺的他們不在法理上提高,他們認為我光說不去做。在一次次的思想交鋒過程中,我嘗試著扭轉自己,接受他們的思想去做。在改變自己的過程中,確實看到自身很多不足:剛回到修煉中不久,正念不足,很多事情沒經歷過,同修是在正法中風風雨雨走過十年,我是在被邪惡矇蔽下放任了近十年,在觀念上,在對法的認識上存在太大的差距。歸正自己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完成的,這要有一個過程。不是別人理解不了我,而是我理解不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狀態。看到自己和別人的差距後,就能仔細的聽同修在談體會時的心得並與自己對照,認真的接受同修給自己提出的建議,在做好三件事的過程當中,提高著對法的認識。同時也能夠比較冷靜的做證實大法的事了。

前些日子,附近一位同修忽然大量要神韻光盤,總是不夠,讓我多做,再多做,給我很大壓力。同修能放下生死直接面對面講真相發光碟救人,很令我欽佩。因為經常接觸比較了解,覺得同修忙於做事,忽視在法理上的提高也是很危險的。在和她切磋沒有效果之後,我左思右想決定在這件事上不配合她們。同時在大組學法時談了此事。大家有的為那個同修只做事不在法上提高著急的,有的認為是我承受不住了。認為我承受不住的那位同修給我講了最近一次學法時,她悟到:整個宇宙空間的布局嚴密的無法形容,生命的存在方式既相互聯繫,又有各自承擔的一份兒,同時包含著對相互聯繫的對方也有責任和義務,而且是完全為了別人而存在。如果自己承擔的一份沒做好,會給相關聯的其他生命帶來負擔,會影響到相關局部。體現在常人社會這,就是每個修煉人都有自己承包的一份責任,需要我們相互協調配合,共同完成好。當時我沒理解是甚麼意思。

晚上做夢,夢見那位同修給我送的物理題,我嫌難,沒做。醒來後就想甚麼理我沒悟呢?琢磨著同修講的話,我忽然想到人體的細胞,當有病毒侵入時,人體中的白細胞第一時間就把病毒圍住,消滅,它們不都是那樣的為了整體而存在著嗎?我明白了,未來宇宙中的生命也就是那樣的存在,無私無我,互相補充,無條件配合,完全為了別人活著。這不就是我要修出來的嗎!這時又收到此同修為減輕我的負擔托人送來刻好的光盤,同修無私的補充配合,讓我心裏充滿感激。「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找到自己的癥結,認識提高了之後,我從新安排了時間,把刻碟當成生活中的一部份,不感覺壓力那麼大了,也沒有耽誤救人的事。

剛剛安排好了這件事,緊接著就聽到身邊某同修被綁架的消息。我很自責,當時就覺的她狀態不好,想勸,也勸過,沒有效果,想到自己也修的不好,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沒有堅持,沒盡到自己的責任,沒想到她出事了。在通知同修們的時候,看到經常管我要碟的同修疲勞的面容,每天忙於做事的狀態,心裏隱隱的感到不安。我希望能夠幫助她認識到不足,提高上來,不要重蹈覆轍。我約她參加大組學法,大家針對她的狀態,和她對法認識不足的部份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切磋,在切磋的過程中我們找自己,舉例子,方方面面的談。最後她終於意識到自己這段時間忙於做事,忽視了學法,自己可能真的有問題了,這就是師父在叫大家幫助她提高。她說這兩天要多學法。

又隔了兩天,見到她,她對我說:「多虧那天和你們一起切磋,這兩天又有兩個忙於做事的同修出事了,現在想想,真為以前忙於做事學法少的狀態感到後怕。」由於她認識到了,不再被鑽空子,像機器一樣機械的運轉了。她能清醒,也是因為同修們那種能為別人負責的真正的幫助。我體會到這也是救人,能夠站在法上,理智的救度眾生,也是我們逐漸走向成熟的表現。

我結婚的時候,母親給了我一套住房,因為中共的迫害,我們流離失所,母親拿錢又替我們買了一套住房,並答應說等原來房子拆遷有了錢,我們只要把買房子的錢還她就行,其餘的歸我們支配。就在我們走回大法修煉的同年,房子拆遷了,扣下房款後還剩不少,母親變卦了,不給我們了,我體諒她。可是正法救人正是需要錢的時候,人的情困擾著我。當我明白了無私無我,完全為了別人活著的理之後,回想此事,心中豁然明瞭:自己沒有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問題,而是站在常人角度看問題。站在正法角度,人的承諾就要兌現,這是理,在人這已被破壞了,現在的人隨便發誓,不顧結果,不怕遭報,我有責任糾正不正的。我放下怕母親傷心,怕她認為煉功人貪財,怕說不好反而影響她對大法的認識的心,直接對她講了為甚麼要把錢還我的道理。母親沒吱聲,也沒表態,但我想我做了應該做的,為她負責,就把這事放下了。第三天,母親遞給我一個口袋,裏面裝著現金和存摺,她把該給我的都給我了。我為她正確的選擇高興。困擾了一年的問題在幾天之內解開,這是法的力量,我悟到身為大法弟子應該主動去證實法,主動去開創。

稿子寫到這本該結尾了,這些天腦海中都在總結這一年的修煉經歷。就在今天早上,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師父讓我們每個人都是輔導員,協調人。我認真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修了嗎?遇事只想個人委屈,總是站在「我不行、我是後回來」的角度去對待法對自己需要提高的要求,沒有按照法的要求直接站在全局,很成熟的去看問題,所以總是在對法的認識上和同修磨來磨去,沒認識到這麼偉大的一部法,對我們要求本身就高,法需要我們比一般修煉人有更大的包容心,更強的忍耐力,更寬廣的胸懷。能從大局出發,真正起到統領全局的作用。

這一年中我經歷的一樁樁一件件都是為使我達到標準的苦心安排,是我沒有悟到。只有在法中修,在法理上昇華,才能破迷,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才能達到我們修煉的最終的目標,才能看到這亙古久遠的宇宙中那永世不變的最終的理最終的法是甚麼。寫出這一年的修煉心得,微不足道,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