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索取」到「給予」的心路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我今年五十六歲,在大法中修煉已有十四年了。回顧童年的舊事,留下的是非常美妙、快樂的記憶。

幼時的我單純善良、聰明乖巧,喜歡在外祖母的膝下聆聽牛郎織女等故事,隨著年齡的增長,剛上小學已熟知了很多美麗的傳說和古老的神話,常常跟小朋友們一起分享,娓娓道來。我們幾個小孩子們夢想著幾時才能變成仙女呢?如果也能夠在天上飛來飛去大顯神通那該多好啊!

六十年代末,「文革」開始了,災難從天而降,就像一隻魔爪將自由自在飛翔在天空的小鳥一把揪住,狠狠的摔在地上。我被摔懵了。全國上下亂成一團,邪黨的整人運動瘋狂、殘酷,父親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抓起來,一夜之間我彷彿長大了。十五歲的孩子在一千多人的校園裏被停課禁閉,整整三個月裏,五、六個上面派來的幹部圍著我威逼利誘,軟硬兼施,誘導我揭露父親的「罪行」。一看沒有達到預期目地,索性押我到學校,把母親安排在會場最前排,開了一個沒有實質內容的批鬥大會,會後給了我最嚴厲的處分,成為全校知名人物,嘲笑、辱罵接踵而來。在這個險惡、冰冷的環境中,我度過了難忘的少年時代。

父親被迫害了兩年多,以無結論草草收場。迫害中為取口供,被打的體無完膚,肋骨折了幾根,差點沒命。落實政策平反後,他又恢復了原職,抄家搶走的財產物歸原主,扣了兩年多的工資也補發了。可是這場惡夢踐踏了我最寶貴的純真,性格扭曲的我從此關閉了心靈中的那扇窗,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這次遭遇後,我一度錯誤的認為父親被整成這樣完全是他自己造成的,心直口快,不知道保護自己,不經意間得罪了人還不自知,就是個大傻瓜,根本沒有認識到邪黨的邪惡本質。他的事情給我的前途籠罩了巨大的陰影,我固執的認定這一生痛苦的經歷是拜父親所賜,痛失了我花一樣年華中理應得到的美好的一切。從此我小心翼翼,引以為戒,形成了新的人生理念,性情大變,變成了一個只管維護自我、不容別人傷害的人。

幾十年裏,有恩於我的人我會湧泉相報;傷害過我的人我會記恨終生,老死不相往來。時刻小心防備別人,不輕易得罪他人,以免造成傷害。開朗、熱情的氣質在我身上時隱時現,而善良、純真的本性卻蕩然無存。生活中,家庭裏,我是一個強者,一切是非都用先發制人的辦法阻止、扼殺,因為不能再重蹈覆轍,被他人擺布。單位裏我盡我能力,用一些手段索取當初都不屑得到的職務等一些實惠的東西,而這些也本不該是我理應得到的。就這樣,一個可憐的生命無可奈何、心灰意冷的跟人家爭爭鬥鬥,謀取那有限的一杯羹。甚麼理想、願望都與我無緣,混日子而已。

九六年正月裏,在朋友處得到了一本書。偶然間我翻開了他,被深深吸引住了,如飢似渴的讀了起來。這就是《轉法輪》

師父講的法理深入淺出,如一股清泉,緩緩流入我乾涸的心田。《轉法輪》打開了我心中的結,進而明白了困惑我多年的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自身的魔難並非與別人有關,而是世世積下的業力所致。從此我走進了大法,成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學法點上,學法修心是修煉中的主要內容。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自己致命的執著就在這裏──為私。為了保護自我,不受傷害,這不就是為我為私嗎?舊的人生理念在宇宙大法面前土崩瓦解,「真善忍」的洗禮盪滌了私的污垢,修煉中把自己當作一個法中的粒子,自覺同化大法,踏踏實實修心,處處為別人著想,少索取,多付出。那難忘的幾年,同修們都感到每天的變化就像坐著火箭一樣。這時的我容光煥發,身體輕飄飄,心胸坦蕩蕩,再無往日的沒精打采、渾渾噩噩,真正的換了一個人。

九九年「七•二零」,形勢急轉直下,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惡毒的前所未有的迫害。經文沒有了正常的來源,我就把僅有的一份抄錄成若干份,主動送到同修手中;老同修的女兒被勞教,一個人在家不敢開門,怕心很重,我們就時常在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互相鼓勵,互相幫助,比學比修,共同闖過一個個難關。邪惡並沒有把我們嚇倒,我們變的更堅強、更堅定。

那時我們小組學法,三、兩個人不等,七八年來一直堅持。就這樣學法小組越來越多,參加的同修越來越多,三件事做的越來越順,同時也開了幾朵小花。正法進程中大家都沒有落下,都成熟了許多,各種執著和後天觀念也修去了許多,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也做的愈發得心應手了。自己也感覺去掉了很多為我為私的物質,對大法的理解由感性到理性實現了一個飛躍。

零四年底,母親得了小腦萎縮,心智和身體同時惡化,非但無法繼續操持家務,本身也不能自理了,家裏亂成一團,矛盾重重,大家都束手無策。我作為長女順理成章的扛起大樑,承負起家庭的責任。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給家人們講清真相,教母親一字一字的背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們只有明真相才能保平安。就這短短的幾個字,老太太背了一年多才牢牢的記住了。其間老父親和姊妹們都了解了大法真相,全家十幾口都退出了邪黨的相關組織。兩個妹妹都拜讀了《轉法輪》,身心受益,全家人變化很大,環境也清靜了。特別可喜的是,母親竟然能跟家人正常的交流,和原來傻傻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飲食起居都可以自理。每天當我或妹妹們提醒她:今天背了麼?老人家似天真無邪的小童一般大聲背出來,然後指著心窩認真的說:「在這兒裝著呢。」

家庭的和諧、老人的變化震驚了全家人和左鄰右舍,大家對我們姐妹的付出讚不絕口。聽到這些心裏很受用,有些飄飄然,人的觀念時不時的沉渣泛起。雖然與得法初期相比,心性上發生了質的變化,「索取」的越來越少,「給予」的越來越多,可還是有一些迷茫,「私」的因素隨著我的心上下起伏,感覺並沒有修的那麼徹底、乾淨。

師父在《轉法輪》中指出:「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

幾年來家裏時有矛盾發生,父親和子女們的衝突使我應接不暇,舊矛盾沒解決又發生新矛盾。我就像一個沒有能力的調解人,這邊摁倒了葫蘆,那邊瓢又起來了,心裏很苦,並沒有意識到這些矛盾的發生是衝著自己的提高而來,卻槍口朝外,並沒有找自己。是是非非和親情攪在一起,埋怨、委屈之心油然而生,我不知道怎樣做才能把它們看淡看輕。

去年年底,婆婆又身患重病,長期住院治療,家裏只有八十五歲的公公,身體也不好,我的負擔又加重了。近一年的時間,繁重的家務壓的我喘不過氣兒,時常在三個家庭中奔走勞作,有些支撐不住了。新年期間,我家和平常一樣,根本不能開火做飯,天天在二老家忙碌著。看著回家過年的女兒跟著爸媽這一頓在奶奶家吃,那一頓在姥姥家吃,不能在家裏吃上一頓可口的飯菜,我強忍的心按捺不住,終於暴發了。埋怨、攀比、怕苦之心全出來了。同修提醒我找自己,可我卻認為已經盡了最大的力,做到這個程度很不錯了。

師父告誡我們:「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這些年修去了很多執著,也解體了許多後天形成的觀念,可最本質的東西還固守著,一點兒沒動。體現出來的就是表面上為他人付出,內心卻盼望能夠索取到對方的理解、認可、好評。對那些不喜歡看到、聽到的、觸動了我內心固守的東西之類事情的出現,沒有首先找自己,卻本能的把一切過錯推給別人,期待人們的讚揚作為動力繼續付出、給予,循環往復。一顆求名的心暴露無遺。原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條件的,給予的同時還在索取,索取的目地是固守著自己的利益,使得原本神聖的修煉不再那麼神聖。以前的人生觀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從而固守著本質上的私,修去的只是由「私」派生出的形形色色的執著,一些表面的東西,皮毛而已,根子沒有動。體悟到這些後,感到霎時心靜如水,面前一片海闊天空,那塊沉澱多年堅硬無比的黑色物質,瞬間分崩離析,解體後消失殆盡。

正在修改此稿的期間,師父的新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了,反覆通讀之後,悟出了很多以前沒有悟到的東西,在師父的教導中有了繼續行進的方向。

我的這段心路歷程是修煉的過程,洗淨的過程,境界昇華的過程。我要在正法的最後路程上多救人,踏踏實實修煉,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