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法輪大法的偉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我今年六十四歲,一九九七年農曆七月十五日有幸得大法。師恩浩蕩,縱以千言萬語都難以表達。因受各方面條件限制,在此也只能略說一、二。

一、第一次

學大法僅一週,還沒煉功,師尊就給我淨化了身體,把久治不癒的胃脹大病拿掉了。

第一次去煉功點煉功,一閉眼看到煉功場上一片紅,後來多次洪法煉功中,也看到過同樣的景象。

第一次煉金猴分身,就清楚地感覺兩臂是飄回來的。

第一次抱輪,僅幾分鐘,就感覺有一股能量穿過氣管,瞬間將多年來因冬季受風而造成的氣管炎清除了,頓感神清氣爽。

第一次打坐很舒服,能量全身貫通,美妙極了!法輪將翹的很高的右腿緩緩旋平,雙盤以前,打坐都這樣。

煉功場上、回家的路上都感受到許多法輪繞身體旋轉。煉功一個月左右,抱輪時就感到兩臂之間有法輪旋轉。

得法至今,感覺身體時常置入強大的能量場中,能量場的覆蓋面隨著修煉時日的進展感覺越來越大,從頭頂直至腳底,整個身體就在一個大法輪中。

修煉以來,頭頂的感受非常豐富,時常有能量旋轉、穿過。修煉不到一年,時常感到似乎有一根大柱子在頭頂上晃動。小腹部位法輪的旋轉,師父時時刻刻用法輪給我調整身體,我都能感受的到。

九八年正月間,一天早晨在煉功點,兩側抱輪時,天目中看到了師尊的法身。師尊手結著印打著坐,由遠而近,緩緩而來,情景十分真切。天目忽閃忽閃持續了好幾分鐘。平時,我只能時常看到出現在天棚上的銀光或天藍色的光。

煉功中,時常會感受到法輪如何幫助我消除業力,他有時會像電鑽一樣對著業力團自上而下的鑽,然後再往前推,經過腳趾推出體外,有時在腳趾外側橫著旋,直至把業力旋出去。

九八年春,一天晚上,我剛躺下,似睡非睡中,看見有兩個人在我的床上方,把一個人的頭割了下來,放在盤子裏。一會兒醒後,我悟到師尊在給我清理腦袋,把嚴重干擾我修煉的思想業力拿掉了。因為在這之前,我一打坐,思想中老想一些骯髒的事。自此我再也沒出現那種狀態,頭腦清醒多了。

九八年還有一次,一天晚上剛躺下,似睡非睡中,也是在我的床上方,見有一人對著我的胃在緩緩地往外提東西。清醒後,我悟到師尊的法身在給我清理胃。十幾年來,每吃稍涼一點的、喝稍涼一點的,或稍生點氣,就痛、難受。從此以後上述症狀再沒出現。

九七年下半年,一天夜間,睡覺中我突然間感到左眼球內有一東西急速的一旋,伴隨著一陣劇痛,接著就醒了。我立刻悟到師尊給我摘除了一塊大業。我害怕會再痛,可就這一陣。師尊就是這麼的慈悲!如果師尊不是這樣,在我冷不防的情況下,而是在我明明白白的狀態下,從眼球內拿掉那麼大的病業,我會根本受不了的。其它時間,或煉功時,也時常感受到有法輪在眼球內旋轉。但不痛,只是有時感覺眼球內發癢。

九七年農曆十一月底,我在集市買菜時,突然感覺胃裏有東西往上翻,就想吐,非常非常難受。(這個狀態九六年下半年夜間連續出現過好幾次。到醫院檢查,沒病。)就在這前兩天,我在家學習師尊的《美國講法》時,突然又要出現那個狀態,連續兩、三次吧。但都是感覺症狀即將發生,卻又很快緩解了。這次買菜時,剛要往上翻,心想千萬別那樣,太難受了。期間出現了兩、三次。接下來,剛走了一段路,難受勁一下子上來了,頓時感到有一股東西從胃裏出來,經過頭,猛地一下子衝出去了,我一下子就地蹲了下來,但接著,就又站了起來,因為這是在集上。這時,我只覺得兩耳及整個頭都被那股猛勁頂得木木脹脹的。集市上的喧嘩聲聽不清了,只聽著嗡嗡響,而且感覺那聲音離我好遠好遠!就這樣我開始往回走。

這時我發現整個面部彷彿是一塊冰塊,緊繃著涼的非常難受。到家一照鏡子,整個面部煞白煞白的,沒一點血絲。我悟到是師尊給我拿掉了一個大業,它肯定就是造成我胃部那麼難受的東西。我一下子明白了,前些年,由於無知,練過一段時間就是師尊在《轉法輪》中提到過的那個附體功。我曾在他們的場聞到過香味,而且很濃烈,當時穿的衣服都被弄香了,回家掛在衣架上,一直香了好多日子,家裏的人都聞過。而且手心也時常發香。其實這東西早就在折磨我了,而我卻不自知。練了幾個月就不練了,之後就經常感覺胃裏似乎有氣,往上打嗝卻打不上來,很難受。我深深地體悟到,如果沒有師尊傳大法,如果我錯失了機緣,沒有得到大法,那將是多麼的危險!多麼的遺憾啊!有誰能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又有誰能給我排除這個大難啊!自此之後,到現在十幾年過去了,那種狀態一去不復返,就這樣安然無恙了。

還有,我原來坐月子時,出月子那天,突然覺得右胳膊跟肩脫離了,就這樣耷拉下來了。自此之後,右後背經常抽搐,特別幹點活甚麼的,更厲害,整個右後背就像被甚麼揪起來了,肉往起聚。吃過大量中藥、針灸、練別的氣功、打太極拳等都沒用。直至九六年下半年,右手幾乎甚麼活都幹不了,稍幹點活手背就腫起來了。手沒有了握拳之力,眼看著茶杯在眼前,想端都端不起來。這樣的不治之症,得大法後,不知不覺中好了。只是剛得法時有幾次,煉兩側抱輪時,右臂不時地抖動,我悟到這就是師尊在給我調整。從得法至今,我的右臂彷彿像沒得過病一樣。連續提幾桶水,每桶約五十多斤重,剁肉、無論甚麼家務活我都能幹。只是在得法二年左右,有時外出騎自行車,右手握把時間較長時,會感到手腕與小臂連接之處發酸,右手背有點脹木,寫字時也時常有這種感覺,但很快就恢復過來,一點也不影響幹活。後來打坐時有幾次感覺一股能量經小臂往手腕和手背處衝。再後來至今,上述不適感覺全部消失。

得法後,我的眼睛變化也非常大,不可思議。老花、散光,這是我知道的。在師尊給我調整身體的過程中,我早就清楚地體悟到我的雙眼會有大病,是師尊給我除掉了,不然也許早就瞎了。得法前的幾年間,平時看東西就頭痛,睜眼走路頭也疼。經醫院,配了兩副眼鏡,平時一副,看書一副,稍好些。但戴不長時間,就感覺累了,很不舒服。也看不了書了。得法三個月左右,兩副眼鏡全摘掉,不適症狀全無。師父的大法書,《轉法輪》、《經文》,無論大字還是小字,我都能看清楚,而且能連續看很長時間。師尊很厚的一本經文書,小字的,我很快就能看完。像MP3說明書中那麼小的字,我都能看得見。而在得法前戴眼鏡都看不清。

二、學法、煉功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就開始背過法,《轉法輪》背過第一講、第二講,背過了《精進要旨》、《洪吟》。現在我在背第四遍《轉法輪》,這次我是倒著背的,第九講早已背完,第八講還差第一個小標題「辟穀」。這次背法的速度比前三次快多了,記得也紮實多了。一講中的問題全部背完後,就能從頭連續地、幾乎一點兒不停地背到結尾。我喜歡背法、學法,這使我在修煉中受益太大。在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感覺困惑時,在被各種執著困擾時,只要能想起師尊的法,很快就會走出困境!頓感身心愉悅,天清體透!我學法的基本方式就是背法,特別在我自己學法時。近年來,每當我學法、背法時,心中總感覺很舒服,法中的內涵也不時地向我展現出來。過去感覺不明白的地方現在隨著背法、學法都一一明白過來了。

得法至今,十幾年來,任何情況下,我都沒放鬆過煉功。基本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打坐開始單盤三十分鐘,對我來講那真是脫胎換骨的三十分鐘啊!腿翹的老高,而師父很快就用法輪給我旋平,雙盤之前都這樣。腿那個痛啊,真是剜心透骨!可是無論怎麼痛,一旦定好了時間,我會一直堅持到底,中途從來不拿下來。

通常我都是根據目前的承受力,決定突破到那一步,一旦突破了,決不後退。可每突破一個層次之前,都必須下大決心,否則突破不了。當然也不是想當然地盲目的做,要逐漸把握好。抱輪也是,開始也是相當難的。但是在師尊的加持和幫助下都過來了。我一直在想,人怎麼能吃那麼大的苦,是師父在加持弟子。因為我體悟到,只要法學得好,打坐中就能堅持,突破層次就快。

近幾年來我每天打坐基本就是兩個小時,主要是時間有限。現在打坐雖然也要努力堅持,但與前些年相比輕鬆多了。

每次煉功過程中的感悟都是非常豐富,非常玄妙的,難以言表。我切切實實地體悟到師父在用法輪給我往出排業。很多業力都是很大、很頑固,很難往出排的。過程中法輪往往會根據情況隨時調整方位,直至把業力推出去。打坐中,我時常會落淚。

二零零八年初秋,一天晚上,我出去做真相,在離開一戶人家時,走了一個下坡,右腳突然崴了。整個身體一百六十多斤,一下子坐在了崴了的右腳上,一陣劇痛。我馬上用手扶著地站了起來,剛走了幾步突然又崴了,整個身體又重重地壓在了這隻腳上。我趕緊又站了起來。心裏堅定地想著,沒事!我就不怕你邪惡!我是大法弟子!我繼續做真相,直至做完。

走路時我盡力保持正常,過程中就感覺已不是我這個肉腳在走,而是另外空間的那個身體在起作用,那隻腳輕飄飄地。回家一看,腳脖子已經腫起來了。不一會兒,我就上床打坐,打坐兩個小時。第二天起床,發現從腿肚子一直到整個腳面全腫起來了,而且布滿了淤血,全呈紫紅色。再打坐時,搬腿感覺更困難了,非常痛。我一點沒怕,心想邪惡妄圖把我拖下去,想不讓我修了,辦不到,我就修!那麼多關我都過來了,這一關我一定能過去!我堅持著慢慢地把右腿搬上了,而左腿卻不太容易搬了。我就單盤,打坐兩個小時。接下來大概兩天吧,每天兩個小時。期間總覺得不得勁。雖然也感覺有能量在運轉,可和雙盤時比,勁太小了。

因為我雙盤已經十多年了,每次打坐,都感覺能量相當強。我想無論如何,我必須雙盤!大約第四天,我就堅持著把左腿也搬上了,用帶子綁著。一搬上感覺像一盤大石磨壓在了腿上,足有千斤重啊,透不過氣來,那真是腿又痛,氣又憋。我憋著氣開始打坐,剛打完手印,兩手一拉開開始打坐時,在師尊的加持下,感覺強大的能量就在體內運轉了起來,一下子較剛才輕鬆多了。一股股能量在快速地清理著身體,一塊塊阻礙瞬時被師尊強大的功推出體外。努力堅持了八分鐘,搬下腿稍停一會兒,又搬上打坐八分鐘,再搬下來,再搬上,又打坐十五分鐘。然後再停,再搬,再停、再搬。就這樣斷斷續續地一共打坐一個小時左右。期間那真是一秒一秒地堅持。雖然覺得腿很痛,可是和單盤比起來感覺痛快多了。能量在體內運轉著,既往外推又往下摘,感受清晰、實在。我的體悟是,這樣雙盤幾分鐘也比單盤兩小時作用大。每打坐一次,就發現腫消去一些。

這樣堅持了幾天,我決定加長時間。大約到四十天左右,就恢復了。傷的地方基本痊癒。這裏還有件事,我想簡單地說一下。

就在崴腳的大約第六天清晨,起床前,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見有一鄰居家的閨女,平時並不怎麼聯繫,她到我家向我要書,我問她是否想要《轉法輪》,可她比劃著,意思是要真相小冊子。我醒後正納悶兒,我丈夫到我門口說:「今天大集,你不去趕集?」其實當時我的腳走路基本沒大礙了,可因為我有點求安逸,並沒打算去。經我丈夫一提醒,再加上剛才的那個夢,我猛然悟到,可能師父在點悟我,讓我趕快出去,做真相救人。我毅然起了床,收拾了一會兒,稍吃了一點飯,就趕集講真相去了。

過後想起來,也許我那天晚上有一念不對,承認了邪惡的迫害,加大了那一難。否則腳也許不會腫起來,就說「沒事」,可能當時師父就把這一難幫我排除了。因為我當時想的是,我不怕你邪惡,我回家打打坐就好了。

三、提高心性

我通過不斷地學法、背法和不斷地看明慧交流文章,實修中師尊長期地不間斷地看護、點悟,我對大法的認識從感性逐漸上升到理性。真正地明確了師父所講過的「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轉法輪》)真正地領悟到師尊講過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轉法輪》〈論語〉)通過實修切切實實地認識到,師尊的法是真正的科學,值得每一個生命去珍惜。

師父在法中還講過:「在佛教中講:人活著就是業力輪報。」(《轉法輪》)同時還講了許多修煉要向內找的法。「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轉法輪》)通過學法,大法的威力化解了我與丈夫及其家人等多年來的積怨,還使我能夠做到時時事事向內找,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善待他人。從而使我嘗到了向內找的殊勝與快樂!

沒得法前,我時常生活在氣恨中,整天感覺令人生氣的人太多太多,令人生氣的事也太多太多!這人不好,那事不對。愁苦、煩惱纏身。大法和師尊慈悲的點悟改變了我舊有的思維習慣,啟發了我的善念,堅定了我用師尊的教導看問題,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的信念。在矛盾中注重修好自己。

現在我心目中沒有敵人,只感覺眾生都苦。同時在利益上我也看淡了很多,往往多為對方著想。幾年來無論買甚麼東西,我都能坦然做到不砍價,不挑剔,不佔便宜。時常在利益上明明白白地吃虧而不動心。

四、講真相、救度眾生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們在自家成立了學法小組。還成立了煉功點。並且經常參加整體洪法活動。七二零之後,我也曾兩次動身去北京證實法,但都是被截回,沒去成。期間也做過一些證實法的事,但不夠精進,主要是法沒學好,悟性差的緣故。二零零一年春因怕被勞教被所謂的「轉化」。為此曾極度痛苦過,感到愧對師父。在這之前經常遭到警察上門騷擾和單位派人二十四小時監視居住、甚至跟蹤。儘管如此,我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對師父和大法我從未懷疑過。師尊和大法早已在我心中深深地紮下了根。

二零零三年底,我開始走出來接觸同修,做一些大法項目。大約零五年底,我開始走出去發真相資料。在這之前我早已醞釀了好長一段時間,怕心使我遲遲沒有成行。隨著學法的步步深入和大量地閱讀《明慧週刊》,悟性越來越提高,走出去的決心越來越強。最後終於邁出了第一步!記得第一次出去只帶了九份資料,還是和一個孩子一起發的。沒想到很快就發完了,當時很後悔帶的少了。從此我不再為自己走不出去而發愁。接下來每次發放的數量逐漸增多,大約一百份左右,有時還加些光碟。

零七年夏我開始對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在這之前我自家親人、親戚基本全勸退完。特別看了師尊的《對澳洲學員講法》之後,感到講真相救眾生的大事迫在眉睫。也許由於念很正,也是全體大法弟子長期講真相的結果,在師尊的加持和呵護下,講真相效果一直比較順利。很多情況下都是幾句話就能勸退。

接下來我一邊面對面發真相資料、真相光碟,一邊勸退。眾生確實都在等著聽真相。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願意接受真相,願意三退。其中有很多人都表示由衷的感謝。也時常遇見主動索要真相資料和真相光碟的。

零八年春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成立了家庭資料點。我很快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刻錄光盤。到現在為止,我能夠打印小冊子、週報、真相幣、做護身符、下載MP3。做資料自己用很方便。這裏我想說一下我使用真相幣的一些情況。大約是零八年夏天我開始使用真相幣。在這之前有一些顧慮心和怕心。隨著進一步的學法修煉,決心突破這一關。當然也很難。就在我準備要出門時又猶豫了,但我立即轉念一想,使用真相幣講真相是師父早就肯定了的。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聽師父的,不能怕!別人能做我也能做!就這麼堅定的一念,在師尊的加持下,我終於走上了使用真相幣救度眾生的美妙歷程。

我帶著真相幣毅然走出了家門。來到菜市場,先看了看,發現有一個人正站在一個地方賣扁豆,大概是五元錢四斤。菜很新鮮,買的人很多,真是絡繹不絕。我上前買了五元錢的。只見那人接過紙幣馬上就放錢兜裏了,沒有一點兒介意,接下來繼續忙他的生意。我坦然地離開。緊接著我又來到就近的一個賣甜瓜的攤車邊,攤主是一個約三十歲的小伙子,當時生意不忙,就我一個人在買,我買了幾元錢的。他接過錢也沒介意,也放兜裏了。我剛走出幾步,無意地向後一看,見他正在低頭看真相幣呢。現在想起來也許是師尊為了讓我明白而讓我看到這些。他見我回頭便會意地對我笑了起來,我也笑了,心中的那份高興真是無以言表。

就這開始的兩次花真相幣大大地去掉了我不敢用真相幣的顧慮心和怕心。從此我開始大量地使用真相幣,無論趕集、上店。過程中從起初還稍帶一點兒怕心,這種狀態很快過去之後,至今在這方面我怕心全無,做起來完全達到了坦坦蕩蕩,堂堂正正。

在講真相過程中,包括面對面或採取其它方式,我都深切地體悟到師尊就在我們身邊。師父甚麼都知道!師父要的就是我們這顆心,一顆修煉人、一個大法弟子能夠達到圓滿所應具備的心。過程中只是體現了師尊為弟子能夠圓滿,能救度更多的眾生而對弟子進行的有效的磨煉。下面我想簡單地說一下體現在這方面的一些情況。例如每次出去講真相所遇到的情況好像師尊早就安排好了似的,特別是很順利的時候,而我們只是動動腿動動嘴而已,真有水到渠成的感覺,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弟子。要說的很多,這裏僅舉一例。

二零零九年初秋,一天上午我去買菜。就在家門口附近,見有一男子約四十多歲,在賣豆角。我上前買了二元錢的,順便給了他一份真相資料。當時在他身後放著一個筐子,從前面看是個空筐,當我把資料放進去的時候,發現裏面有一個好像裝著錢的小布袋,紮好口的。我為了資料的安全起見,就把小布袋拿了起來,想放在裝資料的塑料袋上。剛拿起來正要往上放的時候,不料那人抓住我的手就大聲地吼了起來,簡直就是暴跳如雷。「你幹甚麼?」他咆哮著說。我表面上還是很沉靜地說:「兄弟你誤會了。」「誤會甚麼?」他還是非常激動。說著就把資料扔給了我,並恨恨地大聲地說:「給你的這些東西,我不懂你們這些事。」

那天正是大集,人比較多,而在這人的對面不遠處,我的一位鄰居正在趕集,她是一個比較好事的人。按正常情況,別說他的聲音那麼大,即使聲音再小,不只是她,別人無論是誰都會很容易聽的到。然而不只是她,周圍那麼多人,沒有一個聽到的。就好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雖然當時我沒向旁邊看一眼,但我能感覺得到。過了一會兒,他好像若有所思,就說:「你走吧。」我說:「兄弟,沒少錢吧。」他說:「沒少。」他似乎忘記了我還沒給他豆角錢。我說:「給你豆角錢。」這次的經歷使我又一次切切實實地體悟到師尊就在我們身邊,是師尊保護了我,使我化險為夷。

十幾年來的大法修煉,讓我領悟到人生的真諦,令我的身心發生了巨變,正在從人逐漸地走向神。師尊的教誨,「真、善、忍」大法,佛法,已溶入我生命之洪微。我已成為這浩瀚宇宙中有史以來最最幸運的生命──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