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沒有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有幸能得法輪大法,我打心眼裏美啊,真是覺得美滋滋的。我在講真相、勸三退時,心裏從來就沒有「怕」字,有師在有法在,「怕」與我無緣。師父的像,大法的書、大法的掛曆就在屋裏公開擺著,放師父講法錄像,看神韻光盤,堂堂正正。我的親朋好友鄰居同學同事都知道我煉大法,我都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並給他們做了三退。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在我修煉狀態好的時候,大法的超常就在我身上體現。飽滿的臉白裏透粉、皮膚細膩,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再加上黑黑的眉毛。我的一位以前不認同大法的親戚也被震撼了,說「你看她煉的,咱回去也煉」。走在街上熟人都打招呼說「你咋像個大菩薩啊」,我說煉大法煉的,你們也念大法好吧,得福報。

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面對面講真相時,我心裏沒有顧慮,堂堂正正,又由於從沒有正式上過班,思想中沒有邪黨文化中那些繞圈子的條條框框,語言簡練樸實,三兩句就退一個。我牢記師父的詩句:「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一次在街上碰上了原單位的同事(我曾當過一年的工人),我說你退黨退團了嗎?他說沒退啊,退那幹啥呀?我說中共迫害善良,天滅它,退了保平安,他說:「我最恨共產黨了,退!」我說:「回去常念法輪大法好,災禍來時命能保」。他說謝謝。

市場有個賣雞蛋的,我跟她說:妹子,你賣雞蛋時,拿一個雞蛋,心裏念一個「大法好」,她大笑著說知道了大姐,你真有意思。郝某是賣衣服的,我跟她熟,我就說:妹子,大姐有好事不能忘了你,你退團了嗎?她說「我早就不交團費了,不是了」,我說那不算數,你得自己主動退出邪黨組織,她說「那好,退吧」。

有一個泥瓦匠,我說你聽說過法輪功嗎?退黨退團了嗎?他說那幹啥呀?我告訴他邪黨要滅亡了,退了它,保平安,中共電視造謠污衊大法,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教我們「真善忍」,遇事先替別人著想。惡黨貪官腰纏萬貫,不勞而獲,咱們老百姓靠苦力吃飯,你不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你吃不上飯,共產黨都霸著不會給你的。他當時眼睛瞪得老大,很吃驚地說「對呀,退!」

我們家族三代人中有十人修大法,連第四代的小香香(六歲)都知道喊「法輪大法好」。有八十多歲上過戰場的老幹部,有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有大學生,有退休的職工,有家庭婦女,還有在國企工作的工人。我們切磋,學法,發正念,做資料,送資料一條龍,真是大法無邊!二零零七年我們為了煉功和做資料蓋了一處房子,在師父的加持下,甚麼都順,僅用了十六天就完工了。

我地區工資低,大法弟子富裕的也不多,我發現我們這的資料多是單張或者小冊子,我們點就重點做光盤和書,重點是「神韻」和《九評》。這個點一直運轉到了今天,還將繼續運轉下去,直到法正人間。

我們小組出去發資料配合默契,無怕心、不急不躁、頭腦清醒、心無雜念,神態自然。

我這點體會一直不想寫,因為我覺得我的心性距離師父的要求差得太遠了。但是同修們都說不要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哪怕一點一滴也是證實大法,不是證實自己。如有不符合法理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