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修煉法輪大法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我是一名在校的大學生,從一九九六年開始隨母親修煉法輪大法。這些年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與同修們的耐心幫助下在大法中成長著,在風風雨雨中走到了今天。下面,和同修們分享一下我的修煉體會。

一、抓緊分分秒秒 堅持實修

大學的學習任務比較重,而且我還要住校,所以如何保持一個很好的修煉狀態對我來說就很重要。我的做法就是抓緊一切時間、嚴格要求自己、再忙也得堅持實修。我每天早上六點以前就起床,發完正念吃點東西後就去教室學法,利用午休時間煉靜功(床上有簾子,我就坐在簾子裏面煉)。下午上完課後就不去食堂吃飯了,隨便吃點麵包甚麼的以節省時間,如果條件允許還可以學法,之後再完成學習任務,另外堅持參加集體發正念,儘量一次不落的發好每一次正念。

週末回到家中,是我「充電」的好機會。我儘量安排好時間: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學習等都不能耽誤。週末我主要是面對面和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在學校的時候也以第三者的身份利用單獨相處的時間向我的同學講真相,同時還花真相幣。

二、修心性 去執著

雖然我經過十幾年的修煉,在心性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但直至今日還是會有各種執著心反映出來,有時還會被常人之心所帶動。每當這時就得冷靜下來向內找,看看自己到底是哪顆心沒有去乾淨,到底哪裏還做得不夠好、還需要提高。

* 去掉利益心

有一次,我的一個室友說宿舍裏太乾燥了,咱們湊點錢買個加濕器吧。我說:我們家旁邊的商店就可以買啊,我有空的時候看一看。可是最後等我把加濕器買回來之後卻沒有人提還錢的事。我想到平時那麼幫助她們,有的時候幫她們複印學習資料也不要她們的錢。我心中不是滋味,憤憤不平,總是覺得那些同學都不好,都太自私了,每次總是我吃虧。同時又想到了其它不順心的事,所以在週五媽媽接我回家的時候我就哭了,說我再也不想上學了,不想見到她們了。後來哭著哭著,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啊,怎麼能這樣呢,常人是因為不知道法才變成了今天這樣,我如果沒有學大法的話說不定還不如常人呢。其實這些痛苦都是好事,都是為了我提高的啊,心裏過不去肯定是容量不夠、該提高了;師父為了度我們承受了那麼多,而我這點兒苦又算得了甚麼呢?原來還是自己不想吃虧的利益心在作怪。想到這兒,我心裏就平靜了許多。之後我也沒有提讓她們出錢的事,我的心也放下了。

* 去掉對成績的執著

我在參加一門比較重要的考試前認真準備了很久,而且模擬考試的結果也很理想。不料,考試那天我沒有把握好時間,所以最後大概有十道題的答案來不及抄寫在答題卡上了。考試完之後,我心裏很平靜,並沒有甚麼大的波瀾,因為我記住了我是煉功人,我是大法弟子,這些都是衝著我的執著心來的。如果放在過去,我可能會後悔好久,不過這一次我的心裏很坦然,結果成績出來以後還是挺不錯的,比我想像的要好的多,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幫助我。

* 顯示心

我喜歡讓別人表揚自己,尤其在做好事的時候更是這樣。比如說我經常打掃宿舍裏的衛生,每次都把地面擦的特別乾淨。這是我在潛意識中就希望別的同學發現我搞衛生了,從而感激我。後來我發現了自己這顆骯髒的顯示心,我就注意修去它。再搞衛生的時候,如果這種不好的念頭反映出來我就用正念解體它、排斥它。雖然我現在還沒有完全去掉這顆顯示心,但我一定會好好修煉去掉它的。

* 去掉色慾心

作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這是一顆比較突出、也必須去掉的執著心。現在的社會這種東西很多,所以我的做法是:不看也不聽。上網的時候絕對不看黃色的東西,一眼都不看,如果有這類窗口彈出,我就立刻將其關閉;走在街上也不看那些情侶的行為舉止;見到相貌較好的異性也要做到目不斜視。對於情慾的念頭是絕對不能放縱的,現在我覺的就算一個不好的念頭都不能輕視,更不能聽之任之,而是要立即清除,並立即向內找自己,清理自己的空間場,不給邪惡生存的空間。

現在真是到了放下一切執著心的時候了,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去乾淨,我一定會努力做好的。

三、平衡好修煉與生活、學習的關係

在上高中的時候,我總是覺的做其它與大法無關的事時在浪費時間,現在看來,當時的想法還是沒有完全符合法的要求。師父告訴我們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那我就一定要做好。我發現,當我安排好自己的時間時就甚麼都不耽誤了。

比如說,前幾天,有一個同學讓我幫她補習功課,我雖然心裏有些不情願,覺的有點浪費時間,但是覺的還是應該幫助別人,我就答應去幫她補習兩三個小時。補習過後,在回家的路途中,我又發現了一個比較適合面對面講真相的地方(因為面對面講真相要經常更換地方),後來去那裏救了好幾個有緣人,這真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啊。

四、在整體中昇華

* 到黑窩近距離發正念

當看到明慧週刊上登載的某邪惡黑窩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後,我就決定去那個黑窩近距離發正念。那個黑窩離我家很遠,也很偏僻,乘坐交通工具到了那個地方以後還要走很長的土路才能到。我每次都是一個人去,第一次去發正念的時候,一個人走在小土路上,也不知道要走多遠才能到,心中有點害怕,但是我想到師父就在身邊時時刻刻保護著我,我不能害怕。於是我就一直往前走,後來碰到了一個大姐與我同路,她就耐心的幫我指路。

我雖然看不見另外空間的邪惡,但是我知道每一次發正念我都能清除很多邪惡因素。有一次我在黑窩近距離發正念時感覺身體被能量場所包圍,非常高大,非常舒服。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 集體學法

我的姥姥、姥爺也是大法弟子,所以我和媽媽每週都去姥姥家和他們一起學法切磋。我們每次都學習師父的講法,有的時候也念些同修寫的文章。同時我們還切磋心得,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每一次集體學法後我都覺的自己的空間場清亮了許多,正念也更強了。前兩天我們集體學法的時候,我感覺我們學法的屋子裏能量場很強,整個場特別的祥和、特別正,我們都感覺很有收穫。

現在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我一定堅持實修,正念正行,不辜負歷史賦予我的重任,在有限的時間裏修好自己、搶救更多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