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是修煉的根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是96年走進大法修煉的,也算是老弟子了。修煉前我也是一個受邪黨無神論影響較深的人,甚麼也不信。我當常人時就喜歡鍛練身體,從不睡懶覺,也很少生病。當時選擇煉功好像只是為了尋求一種甚麼解脫,並不知道這就是人真正的修煉、返本歸真,所以似修非修的。後來隨著集體煉功、學法的深入,我才漸漸明白了我煉的是甚麼,我修的是甚麼。以至於二零零一年我遇到了那麼多的魔難都沒有放棄修煉。

一、堅定修煉闖過魔難

二零零一年除夕中共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陷害法輪功,在全國鬧的沸沸揚揚。我們單位也不例外,大會小會發言、批判、表態,單位隔三差五地找我們談話,不准煉功;家庭裏的環境也很緊張,丈夫是某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兒子又是公務員,他們怕他們的利益受到影響,也阻止我煉,一天到晚跟我鬧;三月份我父親因病去世,我傷心地辦完喪事剛回來,四月份丈夫就提出了離婚,我們辦了離婚手續(我做得不好,沒按大法要求做);八月份丈夫帶著兒子到我另一住處,又跟我鬧,讓我把某某同修交出來,說她丈夫到處找她,並說了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大吵大鬧以後摔門而去。由於這一系列事情干擾,那一段時間我也沒心思煉功,也沒學法,下班後就泡在電腦上打遊戲。因為修煉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有一天中午在上班的途中包又被搶,損失了幾千元。單位阻止、家庭鬧、社會上又被搶,這接二連三的事情,使我捫心自問:我修煉錯了嗎?怎麼甚麼不好的事都聚到一起了呢?我不得不靜心來學法。

大法告訴我修煉沒有錯,關鍵是人的情要往下放。邪惡就是想利用人間的情和事來干擾我,讓我為了這些放棄修煉,從而達到它們想要達到的目地。我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們的責任,千萬年億萬年的等待不就是為了今天能助師正法嗎?我現在不但不能放棄修煉,以後我還要更精進。想到這裏我振作起來,放棄了打遊戲,照樣做我該做的事。

二零零四年,我承擔了片區的資料供應工作。由開始到同修那裏拿原件自己印,到最後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購買了電腦、打印機、刻錄機等,成立了家庭小資料點。因為我有電腦基礎,技術同修稍微指點一下,從購買耗材、上網、下載、編輯、刻錄、打印、裝訂、到送資料、送光盤等都是我一人承擔(有時另一同修有空時也來幫我)。我屬於上班族,平時沒有時間,就只有利用中午或週末休息時間做資料。雖然很辛苦,但我一想到我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最偉大的事,我就以苦為樂,從來沒有怨言,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資料點平穩安全地走到了今天。

我修煉十幾年,另外空間的甚麼也看不見,但我不懷疑大法,從沒動搖過,我信師信法,我早已堅定了修煉這條路。自從全球大法弟子集體煉功以來,我不管是三伏天還是三九天每天都是三點五十分準時參加集體晨煉,從來沒有因為參加了晨煉就感覺上班疲倦,相反神清氣爽,精神百倍。特別是後來前夫以復婚就必須放棄煉功來威脅我時,我選擇了修煉。不管正法甚麼時候結束,我都要堅定的修下去。

二、第一次大街上勸「三退」

在講真相方面我做得很差,但我還是盡力去做。有一次我在大街上走,遇見一個穿的很髒的人向我要錢去吃飯,他說他的錢被偷了,沒錢吃飯,如果是在修煉前我是不會理這種人的。但現在我是大法弟子,任何一個生命都是我們救度的對像。大街上人群川流不息,我不知誰是有緣人,但主動來找到我們的就一定是有緣人。想到這裏,我馬上問他知道法輪功嗎?他說知道。我又問他是黨員嗎?他說:是。我說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天要滅它,你姓甚麼?我給你取個名字,為了保命趕快退出吧!他說:「行,我姓王。」我給他取了一個名字,然後給了他十元一張的真相幣,送了他一個法輪大法真相護身符,他高興的念著護身符上的九字吉言走了。看著一個生命得救了,我想著我們大法弟子是多麼的無私啊!我們億萬大法弟子就是這樣無私地在救度著眾生。

寫到這裏我的眼眶濕潤了,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人類道德在一日千里向下滑著,常人都是只顧自己怎麼吃好、玩好、享受物質生活,根本不管別人,誰都不願意為別人(包括自己的親人)多付出。而我們卻在無私的救度著他們,救度著這世上的每一個人,這是多麼大的胸懷呀,只有大法修出來的生命才這樣無私。

三、打真相語音電話的體會

今年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也參加了打真相語音電話的項目。我覺得實在是走不出來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可以參加這個項目,很安全,但一定要記住打完後就要把電池取下,充電時用座充。打電話最好是晚上出去打,因為這時常人都很閒,只要你正念正行,師父都會幫你,效果很好。我有一次打真相語音電話,對方聽了一遍沒掛機,又繼續聽了第二遍,我真的感到眾生都在等著我們救度啊!正念足就能顯神威呀!

另外,手機卡現在封得很兇,甚麼實名制買,而且兩大運營商(移動、聯通)控制著手機卡賣,你買了卡,還要分六個月返話費(現在市場上就沒有不返話費的手機卡賣),這對我們打真相電話很不利。買卡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我是這樣做的,平時和常人打電話我用一個手機,買卡時我用另一個手機,打真相語音電話時用真相手機。買卡時一定不要有雜念,只要你想做就一定能行。我有一次去買卡,跑遍了大街小巷,最後找到某一家店,和店主談了半天,最後她把自己手機上的卡給了我,說查一查有多少話費就給多少錢。我用買卡手機一查還有三十多元,就用真相幣買了,我知道這次又是慈悲的師父幫了我。師父真的是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呵護我們呀!

我還有很多執著心要去,離師父的要求的救人目標還差得很遠。我現在每當要出去時,總要把真相語音手機、真相幣、護身符、神韻光盤等裝在身上,一旦有機會就要去救度眾生。我每次坐出租車時都要送司機神韻光盤,他們都願意接受,並一再說謝謝!

今後我要抓緊時間多學法、多背法、多救人,無悔下世時的誓約,圓滿隨師還!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