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始於慢慢地體悟

——一個不信神的人是如何走入大法修煉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在大學畢業以前,我是一個典型的被黨文化洗腦的人,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我對所受的教育從不懷疑。記得那年我們家唯一的男孩因意外過世,母親深受打擊,請來一尊菩薩,偷偷燒香,我還想我媽真可憐,咋開始整這種事兒。我從小到大,第一批入少先隊,第一批入團,大學沒畢業就已經是預備黨員了,我為此還覺得很光榮,以為那才是人的最高境界。大學畢業後,我工作婚姻經歷了一系列的事情,我漸漸發覺人生不是自己想要怎樣就能怎樣,甚麼事情也不是自己努力就可以得到的,我開始困惑了,但我的困惑無處找到答案,直到97年那年,我丈夫的大學老師送了我們一本《轉法輪》,當時我看了,一下子解開了我對人生的許多困惑,比方說為甚麼有人算命算得那麼準,為甚麼有的時候可以夢到將來,以及人生最古老的問題──人活著究竟為甚麼?我從書中都找到了答案,所以很興奮。雖然如此,我覺得這書的很多內容講的很玄乎,因被根深蒂固的「無神論」障礙著,也沒太當回事。

後來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了,鋪天蓋地的謊言,我因想像不出一個國家媒體可以謊話連篇,還跟丈夫說,趕快把書給燒了吧。我丈夫有收藏的習慣,不肯燒,於是我們就把書放了起來,之後我們幾次搬家,幾次理東西,我都險些把這書扔掉。

我們一家人身體都不是太好,我從小就有遺傳的頭暈毛病,只是因為從小就帶著,自己根本都沒意識到那是種病,小的時候憑點小聰明,不怎麼努力學習也還不差,到了高中和大學就感覺很吃力,想努力,拿著書注意力集中不起來,眼會發花,直到大四那一年我才知道那種感覺叫頭暈。高中的時候我就對自己很困惑,一方面心氣也很高,很想要好,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惰性十足,怎麼總不能專心看書,對自己很不解,那期間的真的是很矛盾,痛苦,看起來人挺胖的,虛的要命,經常背痛,後來到醫院拍片,醫生看了我的片子很驚訝,問我是幹體力活嗎,為甚麼三十出頭的人長著四十幾歲的人的骨頭,整個脊椎骨都有增生,並說這增生是不可逆的,無藥可治,拿了些止痛藥就回來了。兒子天生脾胃差,大病小病的沒斷過,兒子小的那幾年我的日子過的真是生不如死。

我認定身體不好是我一切痛苦的根源,於是試盡各種的辦法,按摩,吃各種保健品,不惜一擲千金,結果都沒甚麼起色,照樣一個月裏頭要暈上半個月,幹點事就覺得累,背痛得洗點衣服都覺得很痛苦。

二零零六年左右,我們得知丈夫的一位同鄉的一家人也在上海,我們到她家做客,她六十幾歲的年紀,看起來精神很好,性情很好的樣子,我跟她還沒聊上幾句她就問我是不是身體不太好,我有些驚訝:你怎麼看出來的,沒啥人能看出來我身體不好,我做體檢一向合格,我像終於遇到了知音,與她沒啥陌生感的就聊了起來,訴自己那些「不能稱其為病」的病一直怎麼折磨我,後來我就說,我都羨慕你這個六十歲的人,為甚麼精神比我還好,她微笑問我有沒有發現她走路的姿勢有些不一樣,我說我注意到了,不過,您的步伐很輕快,那樣走路是一種習慣嗎?她就開始說,她是個「直背綜合症」患者,天生脊柱沒有正常人的生理彎曲,她的心臟因此而受壓迫變形,以前是個走走路隨時都能倒下的人,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各樣的毛病,那真是名符其實的藥罐子,她長年的中藥味熏得左鄰右舍的人都有意見,我其實知道她那「直背」的病是沒法兒治的,所以也不等她再多說,就急切的問,為啥您現在看起來這麼好呢?她就捧出了一本書,我翻開一看,正是那本《轉法輪》。「哎呀,」我說,「這書我們也有呀。」她就說:「你要看呀,我已經看了很多遍了,每次看都是不一樣的感覺,這是一本天書。」我被說的雲裏霧裏的,但我注意到:她對這本書那麼珍視的態度,她說到這書,眼睛都放光,我因內容大多已不記得,所以回到家翻箱倒櫃地把這本幾次要扔的書找了出來,再看我還是覺得很玄乎,但對其中很多做人的道理很能認同。我從前知道些有關於氣功練好身體的事,所以對她煉功身體受益也並不覺得很神奇,母親那時因患了癌症也學氣功,每天起個大早,嚴寒酷暑的,可我生性懶惰,讓我每日要用那麼長的時間煉功想想就畏難了,所以又把這事放下了。

一次,我們一家人又見到了給我們書的那個老師,見他精神矍鑠,紅光滿面,我就跟丈夫說:我們還是跟老師學功吧。其實當時我說這話的時候,還有點討好他的意思,那時的我已經不指望有甚麼能給我的身體帶來甚麼真正的好處。但他很熱心,說如果我們真的想學,剛好他有朋友在我們所在的城市,等我們回去後,讓他送東西給我們。當時我們還對「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一無所知,我當時的理解是,是不是有些人煉功走火入魔了呢,他朋友來我們家時,我問到了他這個問題,他很驚訝,說:你們到現在都還以為是真的,真正學這功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在造假。後來我們又看到了碟片,我簡直不能相信一個國家,一個政府竟然可以流氓到這種地步!為打壓你而打壓你,不惜使用這等無恥的手段!

我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最開始的受益是睡好覺了。以前我被兒子折騰的神經衰弱,很難入睡,半夜要是被他折騰醒了,就要瞪著眼睛挨到天亮。有一次,我上午十點多鐘拿起錄音聽,整個人就不能抑制住的睡了過去,大概十幾分鐘後,醒了,人感覺頭腦從未有過的清醒和舒服,後來又有了幾次這樣的經歷,再後來發現頭暈的毛病竟然好了很多。我太驚訝了,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從那時起,我開始讀《轉法輪》,到現在有三年了,我不再吃各種各樣的藥,也不用再燒錢買那些死貴的保健品,身體感覺卻越來越好。跟朋友談起我身體變化的離奇經歷,很多人會質疑: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吧?但我自己心裏很明白,根本不是,身體的變化是無知無覺間發生的。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半信半疑的,談不上堅信,也無從來心理暗示。

這幾年當中在我身上還發生了幾件離奇的事情,都是我用常人的思維沒辦法解釋的,我剛學法不久,我兒子從我們三樓的窗戶掉到了一樓的院子裏,頭和背先著了地,一樓的地面是高低不平的大石子築的,就像公園裏供人踩腳按摩的石子路,他下去的一路無遮無攔,我當時出門到樓下看他之前,雙手合十,心裏求師父:「師父幫我。師父幫我。」當時並沒有慌亂,只想師父一定會幫我,我到樓下的時候,兒子已經自己從地上爬起來了,頭磕破了一個小口,流了些血,之後我們帶他到醫院檢查,其它都無大礙,只是背部有軟組織傷,疼得哭了兩天,一個星期就好了。您能相信嗎,他這一難,那一年他還在我肚子裏的時候就有算命的已經告訴過我了,那算命的說我懷的肯定是個兒子,他在六、七歲的時候,有一次磕碰災,是挺大的一件事情。我回想起來就明白,是師父幫我把他的這一大難化解成了小難,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我自己還經歷了幾件神奇的事,一次眼見著一輛小轎車的一個輪子從我的左腳腳面上滾過去,我當時驚的不由自主地叫了起來,但轉念一想,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結果是我安然無恙。之後頑冥不化的我對這事起了疑心,心想是不是車轂轤滾在別人腳上也會沒事?不久的一天,我們有事要找我丈夫同學的弟弟,了解到他骨折在家休息,後來他電話裏跟我丈夫說他骨折的經歷,08年不是到處在下大雪嗎,他們單位的人都在街上掃雪,一輛小轎車的車輪從他腳上慢慢滾了過去,他的腳粉碎性骨折,丈夫向我轉述這個過程,我聽後忍不住哈哈大笑,丈夫被弄得莫名其妙,不明白我這人為啥幸災樂禍到這種程度,我這才跟他說:我的腳也被車轂轤滾過,我當成一樁小事,從未跟他人提過。

我真的開始修自己了,照師父的話去做,就會體悟到師父時時在身邊,給我設定各種各樣的心性關,去我的爭鬥心,顯示心,嫉妒心,色心等等人的種種不好的心。我的天目是鎖著的,基本上啥也看不見,但師父經常借周圍人的口點悟時,一定是針對我該去的哪顆心來的。我深深體悟到只要照師父說的去做就一定行。我現在也漸漸明白,「無神論」不過是一種愚民的辦法,它讓你不信神,讓你信它所說的;它讓你不信神,它自己卻燒香拜佛,找人算卦。

我從看看熱鬧,到半信半疑,到如今才算入了門,用了十幾年的時間。想想真是可怕,人生有幾個十幾年啊?但我終於是幸運的,沒有錯過。現在的我不迷不惑,不計不恨,知道自己從哪裏來,又該往哪裏去。「生命本是天上仙」,不斷同化師父的法,就能不斷純淨自己,回歸自己真正的家園。

每個人都不是簡單地來在這個世界上。您呢?您問過自己為何而來,又要到哪去嗎?您是否在享受了人間的繁華熱鬧之後就會心滿意足了呢?還是在您心中依然有困惑,依然在思索生命的真諦,那就來讀讀《轉法輪》吧。只讀了還不行,還要細心體悟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