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讓我不再迷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提起我對大法的認識,那是在九九年的七•二零。那天,一個日報社的副社長告訴我說:「早上去抓煉法輪功的去了,一個也沒抓到。本來定下在十月一號,可是煉的人太多了,中央都害怕了。」他剛說完,我的腦中就忽然出現「佛法無邊 法輪常轉」幾個字。我想煉氣功怎麼會與政治掛上鉤,別不是又搞甚麼運動吧?我問他怎麼煉氣功也抓。他說:「還不是煉的人太多了,也沒甚麼。」我就說了一句:「還是莫須有的罪名,跟秦檜害岳飛一樣。」

我的家在農村,家庭的教育很嚴,家傳的東西也很多,加上一直生活在中共的統治下,對社會也有自己的理解,我就想能讓中共如此大動干戈的,肯定不一般,從此一聽「法輪大法」或者「法輪功」我就格外留心。

在零六年的春天,在我外出打工的前幾天,我有幸遇到了一位法輪大法修煉者,也是他第一次讓我拜讀了《轉法輪》這本書。看書之前他告訴我先洗洗手。看他鄭重的樣子,我知道這才是真正讀書的樣。我終於看到了一直在我腦中出現的「佛法無邊 法輪常轉」這幾個字。

當我讀到即使「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轉法輪》)這一句時,我渾身一震。我知道這不是一般的甚麼氣功師或者修煉者所能講的。我通讀一遍《轉法輪》才知道甚麼是佛法。當然那是在當時粗淺的認識,可是我終於找到了很久很久沒有找到的師父,也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很多很多。我在常人中也曾很自信、自負、自喻為孤獨的蓮,不願與濁世相混。真正走到大法中來,卻發現在大法修煉者面前我是微不足道的。我的道德觀念、心性、學識只能算作常人中的好人而已。我很感謝我的父母與外公外婆他們教會我怎樣去做人。我更要謝謝同修對我無私的幫助,那種無私只有在法輪大法修煉者那兒才能見到。

師父是慈悲的,我無法用語言去表達對師父的敬意,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讓自己溶入到大法中。

學法修煉中,心性提高的很快。可是有一個問題越來越困惑,為甚麼中共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進行這麼邪惡的迫害呢?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法,中國不正是需要這些真正的好人嗎?

當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慈悲的師父告訴我「大法弟子為甚麼被邪惡殘酷的折磨,是因為他們堅持對大法的正信,是因為他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為甚麼要正法,是因為宇宙的眾生都不符合標準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我頓時明白了迫害正的一定是邪惡的。三年大飢荒、文化大革命、六四、貪污腐敗、黑社會、迫害大法弟子、摧殘中華古老文明傳統,不正是最邪惡的嗎?《九評共產黨》像鋒利無比的劍,將赤龍斬滅,讓世人驚醒,知道甚麼是正甚麼是邪。

我也明白了為甚麼在許多年裏,所發生的幸或不幸,平安與危險中,總能化險為夷。原來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迷失很久的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