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幸運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現在回想起來,我得法的過程,都覺得有點後怕。因為我差一點就與法輪大法擦肩而過。我以前煉過某種氣功,還和別人學過佛教,可是我都沒有感覺到有甚麼好,這樣就導致我甚麼都不相信。

一九九五年的時候,嬸婆就和我說過法輪大法,我根本就沒往心裏去。後來丈夫的姐姐有病了,去了很多醫院,也沒有治好,實在沒有辦法了,嬸婆就給了她一本法輪大法的書,她就回來了。看大法書不長時間,姐姐的病就好了。後來嬸婆又來教她煉功,我一看還很好,就想起自己的父母來,他們一身病,父親還有附體,整天吃藥,也不好。我想這個功能治病,我就學會了教父母,希望他們有一個好身體,而我自己當時是不想煉的,我想等我退休了以後再煉。

父母親煉了不長時間,結果身體都好了,附體也沒有了,我很為他們高興,也總監督他們學法煉功。我父親煉功前一個字不認識,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認識,可是我母親教了他兩遍,他就能自己看書了,我從父母的變化看出來法輪大法的超常,但是我還是沒有修煉的打算。

一晃幾年過去了,有一次在煉功點我看見大姐,大姐對我說師父在講法中講到修煉人圓滿時的壯觀,我一聽就著急了,要那樣我不就落下了嗎?我也得煉!就這樣我才真正開始修煉,可是我已經錯過去了幾年時光,現在真是後悔。

那段時光真是美好,我每天到煉功點學法煉功,還去很多地方洪法,每天都高高興興的,通過學法我的思想也昇華上來,以前我愛佔小便宜,對人也不善,學法以後我都能按照師父講的那樣改變著。身體也發生了變化,以前身體總覺的很沉,走不動路,後來我走路一身輕,也不累了。

我也介紹單位裏的不少同事修煉大法。可是好景不長,九九年「七﹒二零」就發生了。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怎麼就不讓煉了,師父的講法都是讓我們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去修沒有一點壞處,我不看電視,因為我不相信電視說的。

那時因為我們這裏沒有做真相資料的,我就從外地往回拿,給同修發,有時敏感日,同修不敢發,我就自己發,也不害怕。我跟鄰居和單位同事都講了真相,還給他們資料看,單位的人看見我就要資料看。可是由於中共人員總找我婆婆,我就跟他們講修大法有甚麼好,他們就問我是不是也煉,我說煉,他們就多次上門騷擾、抄家等。街道書記領一幫人,要帶我去洗腦班,我說:我就是死這屋裏,也不跟你們去,後來他們再也不找我辦學習班了。現在想起來,我當時的行為還是缺乏善,是「以惡制惡」。

後來由於離開了集體學法的環境,我就鬆懈了,只知道看書,也不願意煉功,有一段時間,陷入常人名利當中不能自拔,也不把自己當成了煉功人,就找別人的毛病。直到有一次同修給我買了一個U盤,我開始上明慧網了,看見了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還有很多國家定了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週、法輪大法月等,還有很多國家給師父很多褒獎。我現在真的很驕傲,我能學了這麼好的大法,我能有這麼好的師父,這才是我人生真正的意義。中共的迫害使多少有緣人錯過了這千載難逢的機緣,而我又是多麼的幸運,沒有迷失。

我們每個人在修煉上都能寫出一本書,可是就寫不出來對師父的感恩之詞,因為沒有甚麼語言能夠表達出來對恩師的謝意,唯有好好修煉,按照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緊跟師父圓滿回家。

個人所悟,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