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的人生轉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少年時代,我仰慕一位阿姨,幹練,整潔大方。我們常常擦肩而過卻不曾說過一句話。後來這位阿姨修煉了法輪功。我很想知道,這位曾是「黨員幹部」的她怎麼煉起了法輪功?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非常嚴酷的,對於其黨徒也是三令五申,絕對禁止修煉法輪功。在邪黨強大的高壓恐怖下,阿姨沒有妥協,不為「黨」的邪惡意志所左右,選擇了堅持修煉。

阿姨超凡的勇氣是哪裏來的?為甚麼能夠拋棄「黨性」而選擇佛法修煉?偶然有機會我拜訪了她,與阿姨一席談,我了解到一位大法弟子人生轉折的心路歷程。

失去健康的痛苦與迷茫

阿姨告訴我,她從小身體就很差,從小到老都擺不脫病魔的糾纏。一九四七年,她的左手指尖長了個奇怪的線狀瘤,周圍的醫生沒有誰見過這種瘤:如一根八、九寸長的粗棉線,線頭有雞膽大,陰綠陰綠的,引起整條手臂紅腫,五指腫的不能屈伸,手臂、手腕、前胸後背劇烈疼痛,疼的她咬破了嘴唇和舌尖在床上打滾,痛昏死過去好幾次。在朋友捐助下,到醫院切除線瘤。這瘤切除後要打三針青黴素,每針要兩擔穀子,與醫院協商,朋友花了兩擔穀子給她打了兩針青黴素把瘤解決了。

四八年,花季年華的阿姨已病魔纏身,胃腸常常痛、解不出大便、風濕痛等,患瘧疾昏迷了三天三夜,已經停放在地板上等著入土了,偶遇一個道人把她救了過來……病痛的折磨緊緊的糾纏著阿姨,在阿姨的人生中,失去了健康的青春黯然無光。

參加工作後,阿姨常常帶著病工作,工作忙起來時,人不舒服也顧不上進醫院,隨便吃點藥對付對付。病發作挺嚴重的時候,離家只有幾步路都走不回去,這才不得不進醫院小住一段時間,稍好一點,就趕快出院,總是以工作為重。

退休後,阿姨頻繁到各醫院就診、住院,常常出了這個醫院,又住進那個醫院,私人醫院也去過,中、西藥治療、氣功鍛煉都嘗試過。聽說哪門氣功好,就千方百計去尋求、習練。為了尋到恢復健康的靈丹妙方,她曾到成都、北京、秦皇島、北戴河等地方,不遠千里尋名師、找真法,結果毫無所獲,花了不少錢,耗費了不少精力和時間。

阿姨說:一九九四年我的身體徹底垮了,病痛頻繁發作,沒有一天安寧。肚子痛時滿腹劇痛,分不清究竟是哪個部位在痛。大冬天疼的汗如雨下,內衣內褲濕透。打一般的止痛針已經不解決問題了,在醫學院住院時,經醫院批准打杜冷丁,開頭幾天上下午都打。

九五年到醫學院全面檢查,結果查出:糜爛性胃炎、急性腸胃炎、膽囊炎、胰腺炎、腎盂腎炎、風濕性關節炎、頸椎、腰椎骨質增生等。在醫學院住院治療三個多月,醫院規定半年之內不准吃牛奶、豆漿、雞蛋,住院期間每天輸液,只能喝點像米湯一樣的稀粥,吃嬰兒食用的肥兒粉也要調的像米湯一樣。出院回家時我脫了人形,一百三十斤的體重只有七十多斤,老熟人、老門衛看見我就像看陌生人一樣。

住院回家後,一天四次藥必須按時服,如不按時,病就發作,可怕的疼痛折磨就開始,直痛的在床上打滾,少服一次藥更是不可能的。靠藥物維持生命,我身體極度虛弱,上門來關心我的人很多,介紹了多種氣功叫我練。氣功、太極拳、醫藥,凡是能治病的方法我都不放棄,可是沒有哪一樣有效果。那時,我悲觀的很,覺得前途無望,看樣子只有等死。

傾聽阿姨的訴說,我了解到,阿姨這一輩子從小到老都生活在病痛的折磨中,想盡一切辦法也逃不出病魔的掌心,大半輩子在病痛中煎熬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阿姨說,我渴望生命的健康美好。我焦急的尋思著:難道,人的生命就沒有別的路可走了嗎?我的生命在絕望中苦苦的等待,苦苦的期盼,苦苦的尋找著。

絕處逢生,得法得救

九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是阿姨人生轉折、生命起死回生的重要日子。她說,我的等待,我的期盼,我的尋找終於有了結果。

原來,這一天法輪功在本市一所學校開辦八天學習班,阿姨非常幸運的參加了,看錄像,聆聽李洪志師尊傳功講法,學煉五套功法,每一天都是生命的奇蹟。

第一天開班,可容納三百多人的禮堂擠滿了人,時值六月,人們熱的吹電風扇,阿姨卻穿著厚厚的冬衣不敢進場。她丈夫就給她出了個主意,裏面穿毛衣,外面穿他的襯衣,這樣就不至於顯的異樣,另外還帶一件呢子大衣,預備著冷時隨時披上,再找個吹不著電風扇的地方坐。

阿姨說,當我進場時就看見了幾個縣一級的幹部、高級知識份子,都是我熟悉的人,他們很熱情的拉著我和他們坐一塊兒,在硬座椅上坐下來,頭上還旋著電扇。學煉第五套功法時要學打坐,他們又叫我坐在前面的地上,我猶豫著不好推托只好坐下去。因為我的頸椎、腰椎骨質增生隆起了兩個包塊,脖子長期發僵,不能自然轉動,頭不能低,腰不能彎,不能坐硬座,坐也不能持久。記的之前有一天,我在鋪的很柔軟的籐椅上坐了一小時,第二天全身疼痛,起不了床,丈夫費了好大的勁給我按摩,才使我勉強起來了。可是這一天,在學習班裏我竟然在硬座椅上坐了兩小時,學煉靜功時我還坐在地上沒有一點事。回家後,我很驚奇,今天怎麼了?坐了這麼長時間腰不酸、腿不疼,不感覺冷,帶去的呢子大衣根本用不著穿,長期發僵的脖子能輕鬆的轉動,人特別精神,看書看到很晚都不睏。丈夫說,你還沒事呢,我可擔心你受不了了,在窗外看了你好幾次,托人轉告你把衣服穿上,少坐會兒,他們說,不要擔心,沒事的。

第一天聽第一堂課時,我眼睛睜不開,一直打瞌睡,但師尊講的法,我每句都聽的很清楚。後來通過學法才知道,這是師尊在為學員調整大腦時的一種狀態。由於長期打止痛針、打杜冷丁,大腦受到損害,記憶力大大減退,到醫院取藥、到附近買菜,錢給了東西卻忘了拿回來。經過師尊調理後,我的記憶力很快就恢復了,能看書了,還能背書。

進班第二天,聽完課身體很輕鬆,一切良好。第三天,我回家感覺很餓,想吃東西,丈夫叫我少吃一點清稀飯。我吃了稀飯仍然餓,就用開水泡了一碗冷乾飯吃,幾個月來只能喝流汁的我,第一次吃了乾飯,吃過以後,身體沒有一點不舒服,要命的肚子疼也沒有發生,我就試著停了一次藥,身體沒有異常。

第四天,我想停藥,因為我覺的身體已恢復正常,用不著吃藥。我丈夫不同意,他說:「好不了那麼快。要麼就少吃兩次看看。」第五天,我就停藥了。其實,從來就沒有人規定我煉了功就不准吃藥,是我自己悟到,修煉法輪功不用吃藥會很好。而且從那天起,直到今天,十多年過去了,我再沒吃一粒藥。

阿姨說,我今年八十歲了,精力充沛,身體健康。雖然修煉中,生生世世的病業還要往出返,身體還要不斷的淨化,如出現牙疼、咳嗽等情況, 但只要多學法、堅持煉功,再大的病業症狀出現都會自動消失。有次咳嗽咳的很厲害,排出大量的痰,黑如木炭,把痰盂染黑了還不容易清洗乾淨,一段時間就好了。我以前有嚴重的關節炎,天氣變化全身關節都疼,我的指關節都有些變形了。單位的人都知道,要問明天下不下雨就找我問,最靈了。修煉中,不知不覺,我的關節炎好了,甚麼時候好的我都不知道。以前感冒、重感冒是家常便飯,修煉法輪功後極少感冒,即便是有感冒症狀對我來說也算不了甚麼,堅持學法煉功自然會好。

修煉法輪功,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在法輪大法中我終於找到了通往身心健康、生命美好的光明之路,從此幸福充滿了我的人生。

感恩師尊慈悲,熱心洪揚大法

阿姨修煉法輪功受益後四處洪法。她說,失去健康的人才知道健康的珍貴。我這個等死的人,修煉法輪功生命得救了,真是令人喜出望外。我覺的法輪功非同尋常,他就是人們千萬年來苦苦求索、苦苦尋覓、苦苦等待的、能使人脫離苦海、能使生命永恆的真道真法。師尊慈悲偉大,法力無邊。修煉者只要提高心性,不斷提高道德水平,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身體、人生、一切都會變的更美好,生命還可以往更高境界昇華。

阿姨說,在感恩師尊慈悲救度時,我總會想起我下鄉搞農村工作時碰到的那些得了重病的農村人。這些人真可憐,由於經濟困難,吃不起藥,住不起院,有病硬拖著,有的人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才進醫院,結果傾家蕩產還是沒救活。我總是忘不了這幾年在各個醫院裏碰到的那些百病纏身、在悲哀絕望中掙扎著求生的人,這麼好的功法已在世間傳出,很多人還不知道,一條光明大道就在面前,很多人還沒看見,有人甚至認為法輪功不過就是普通的氣功,或有人還固執的認為那是迷信。這麼好的功法我得到了,我就希望有更多的人得到他,有更多的人在法輪大法中修煉變的身體健康,心靈高尚,得到生命的美好。

大法的門敞開著,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千載難逢的機緣。我決心洪揚大法,把大法的福音傳遍四方。我與當地的同修們一塊兒自發、自費洪法,奔走於各縣、區、鄉鎮,工廠,田邊地角、街頭巷尾都有我們洪法教功的場所,得法修煉的人越來越多,身體康復的神奇事蹟很多很多,法輪佛法在這個歷史時期普度眾生的傳奇故事將留給未來永世流傳。

明悟真理,拋棄無神論

我問阿姨:中共講的是不信神、不敬佛的無神論,你是在血旗下舉過右手的中共黨員,你進了修煉的門,豈不是背叛了當初信仰的無神論?

阿姨說,我徹底拋棄了無神論的共產邪惡主義,是因為我找到了真正的真理。

我以前是「黨性」原則很強的絕對無神論者。九六年有位朋友借給我一本《轉法輪》,限定看七天還給他,一看到法輪功是修佛修道的功法,就是信神信佛的,心裏想,這不是與無神論背道而馳嗎?我是黨員,信不信神可是個黨性原則問題啊。我心裏一陣發怵,我知道在中共的掌心裏活著,思想意識中有絲毫與中共對立的地方,都可能挨整。我確實怕將來挨整,書看了兩講就放下不敢看了。無神論的觀念與對中共的恐懼,阻擋了我去認識佛法真理。

書還給人家後,覺的書中講的有道理,對以前吃的苦、生病的原因似乎有些明白,心靈受到了某種啟悟,但又說不清楚,就還想看書,於是就到女兒家去叫她給我買。去女兒家的路上,眼前突然看到了黑白的旋轉物跟著我,我走到哪裏跟到哪裏,後來知道那就是法輪。更奇怪的是,這法輪跟著我,我這虛弱的病體走起路來一下就變的輕鬆了。從此我魂牽夢繞的就想買到這本書,當時在本市找遍了也沒買到。正在發愁,有天去公園聽人說法輪功要辦學習班,我激動的問,我可不可以參加?交多少錢?那人說,誰都可以參加,分文不要。我說是不是搞錯了,別的功法收費越來越高,法輪功怎麼不收費呢?我心中暗自高興:這回可能真的找到高功夫、高品德的師父了。我喜滋滋的把這消息告訴了丈夫,丈夫說,你還沒進師門你怎知道?

在八天班裏,我親身經歷了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的過程,幾天之內我這病入膏肓的身體就恢復了健康,這不是哪個常人能做的到的,也不是常人的科技手段能達到的。師父給修煉人淨化身體,不顯現在人的眼前,不動手,不動腳,說到,就能做到,師父是誰?世界上真有神有佛嗎?誰是神?誰是佛?神佛在哪兒?記的在一次集體學法時,我說出心中的困惑,有個早得法的同修告訴我說,我們的師父就是宇宙中最大的佛呀!而且隨時都在我們的身邊看護著我們修煉。我猛然驚醒,原來神佛真的存在!師父就在我們的身邊!我身體奇蹟般的變化,這不就是佛的神通、佛法的神威嗎?

隨著學法不斷深入,修煉層次不斷昇華,我的天目開了,看到了另外空間的人和物,看到了某一層次中的佛道神,集體煉功時看到煉功場上紅光籠罩等等許許多多不修煉的人看不到的景象,使我更加堅信,宇宙浩瀚無垠,有神有佛,各種生命體的存在無以窮盡,《轉法輪》講的是真的,法輪大法傳出的法是宇宙的真理。

阿姨說,在修煉過程中,師父要給修煉人不斷的淨化身體。她又給我講了師父運用神通法力給她淨化身體的奇事:修煉一年後,有一天打坐煉靜功,我感覺背後唰的空了,涼颼颼的,彷彿有刀從頭到尾理了下來,反覆三次,頸部、腰部一陣輕鬆,我知道,這一定是師尊在給我淨化身體。我摸摸我的頸椎、腰椎,那兩處隆起的包塊不翼而飛,頸椎、腰椎平復如初。我馬上叫丈夫看,丈夫也看到,骨質增生隆起的兩個包真的沒有了。以前頸椎這個包塊壓迫神經,造成腦供血不足,我會頭暈,臉色發白,甚至暈倒,曾有三次我暈倒在街上。大家知道,患腰椎、頸椎骨質增生是很令人煩惱的,不但難治、還會引發多種疾病。我這個病瞬間就消失了,是在我意識清醒、明明白白能感受到的情況下消失的,不是採用常人的任何治療方法和醫治手段,是師尊用神通法力把造成骨質增生的病從根源上給我清理了。

二零零九年我摔了跤,醫生檢查說左腿大腿骨折,膝蓋錯位。我沒住院治療,我是修煉人,信師信法,第三天就忍著劇痛從床上起來靠著牆煉功,煉第四套功法隨機下走要下蹲,我強忍著劇烈的疼痛煉著、煉著,只聽見膝蓋、腿、腳啪、啪作響,一連響了好幾次,我感到師父在用能量給我恢復骨傷,煉完功,膝蓋上的大包不見了,站不直的腿站直了。第五天,我就能在院子裏比較自如的走動。骨折是老年人最痛苦,最可怕的事。人們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老年人半年能康復、一年能康復都是很不容易的了,我僅僅幾天就站起來行走,還不用拐杖,這是目前最尖端的科學也創造不出來的奇蹟。人覺的不可思議,其實是人的侷限,人不明白這就是神佛度人的神跡在人間的展現。

你不信的東西、你認為是迷信的東西,實實在在讓你感受到了,確確實實展現在你眼前了,確確實實在你身上體現出來了,你還能閉著眼睛不承認?還能閉著眼睛去反對?這也不是唯物主義與科學的態度呀。我這個原「黨員」,自認為無神論絕對是最先進、最科學的世界觀,在我生命絕望時,展現在我面前的生命健康之路,不在無神論中,是在佛法修煉中,事實,鐵的事實,推倒了我固守了大半輩子的無神論堡壘。

法輪大法為我們開啟了認識宇宙真理的大門,我認識到了,浩瀚廣袤的宇宙中,不同層次有無計其數的不同空間,不同的宇宙空間有無計其數的各種生命體,不同層次的生命體有不同的存在形式,超出人類的具有更大智慧的高級生命神與佛的存在毋庸置疑。這是人在修煉中可以證實的,也是許許多多的修煉人已經證實了的。

目前人類的科技水平對物質世界的認識還很有限,所能認識到的宇宙範圍還非常窄小,怎麼就能否定無邊的宇宙中有高級生命神與佛的存在呢?科學領域的頂尖人物愛因斯坦、牛頓,他們對科學的探索越深入,越是驚嘆創世主的偉大,越是感到人之渺小,人對宇宙的認識膚淺而可憐。無神論就像坐井觀天的蛤蟆,只看見碗口大的天就說天上無神無佛,誰要提起神佛來,就用迷信的棒子打你,其實是狂妄、愚昧的表現。我們的祖先幾千年來從來都是敬神信佛的,我們這代人卻受中共邪黨無神論的洗腦毒害,被虛假、荒謬的無神論控制了人生幾十年。

阿姨說,我尋思:不僅中共黨員必須信奉無神論,中共還以政府的權力在全民中強力推行無神論,荒謬虛假的無神論為何統治中國半個世紀? 中共有目的地推行無神論,欺騙人民,愚弄百姓,無非就是為了控制中國人的思想意志,便於它維持一手遮天的統治。

拋棄邪惡「黨性」堅定佛法修煉

在中共老黨員中流傳著這樣的話:打仗沒打死,大飢荒沒餓死,運動沒被整死,這輩子就算贏了。在中國,一個人若一旦有一日成為中共運動的打擊對像,俗話說,不死都得脫層皮。從歷次運動中人們得到的經驗是,在中共強權的高壓下選擇「聽黨話,跟黨走」、「始終保持一致」,無條件的服從、妥協、放棄、配合,表個態承認自己與中共同類,或許能自保、能僥倖躲過被運動、被專政的劫難。九十年代末,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中國再次出現令人恐怖的整人運動。中共脅迫全民參與,人人表態、學校的小學生都在其中,有單位的、是黨員幹部的沒有含糊,都得面對。誰與中共的意志對立,是甚麼樣的厄運,大家心裏清楚,該怎麼應付,大家心照不宣。就連孩子都知道,誰再公開說「法輪功好」誰就要遭迫害。此時,阿姨迎著風頭逆流而上,毅然選擇了維護法輪大法,堅定修煉。如此超凡的勇氣,源自多麼強大而堅實的信念啊!

我問阿姨,中共下禁令不准共產黨員修煉法輪功,你是黨員,按中共的話講,法輪功你個人認為再好也必須放棄。個人必須服從組織,中共歷來以黨性壓倒人性,你為甚麼拋棄黨性選擇修煉法輪功呢?

阿姨說她受邪黨毒害很深。參加工作時只有十幾歲,甚麼也不懂,領導上說,不懂「黨」會培養你,會教你,按「黨」的要求做就行了。那時她年輕,「黨」叫幹啥就幹啥,歷次運動都是急先鋒,參與了肅反、反右、三反五反、四清等等的整人運動。她說,我參與這些運動時看見整人太過份了,太兇了,於心不忍,暗自偷偷流淚。但是想到對「黨」要絕對忠誠,於是就用「黨性」的要求努力改變自己,泯滅自身善良的本性去服從假、惡、暴的黨性。

在中國這個中共邪黨霸道的特殊歷史時期,共產邪惡主義洗腦與沒完沒了的恐怖運動,培養出了像阿姨這樣的一大批人,對於中共做甚麼,對不對,從來就不敢去懷疑,對自己的忠誠行為從來就沒有反思過。浸泡在邪黨文化的毒害中,在無神論虛假荒謬的迷中,彷彿人的生命就是為共產邪惡主義而活著;生命的最高價值就在於為實現「黨」的目標而奮鬥;人生的最大榮耀是為「黨」工作,受到「組織」上的信任;紅花、獎狀成為終身的資本……

如果他們沒修煉過法輪功,或不了解法輪功,不明法輪功真相,對邪黨誣蔑誹謗法輪功、煽動仇恨的宣傳,就會習慣性的相信,對邪黨的迫害政策就會習慣性的執行。受「黨性」的驅使,就會毫不猶豫的、一如既往的投身運動,參與迫害,積極發揮「黨員幹部」的帶頭作用。

但是阿姨說,我知道了法輪大法是宇宙之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大法傳出是神對人的慈悲,不僅使人身體健康,而且還教人修心向善,從根本上改變人心,提高人的道德水平,對社會道德回升有好處,是目前人從道德崩潰的毀滅中從新走回來的唯一希望,怎麼可以反對呢?反對大法,迫害法輪功會犯下多大的罪呀?修煉法輪功的人是自覺要求自己做好人的人,是中國社會中最善良的群體,這樣的好人決不會做出毒奶粉、毒米、毒酒等等毒害人民的事來。中共反對佛法、打擊好人、迫害善良,那它搞的這場運動肯定是邪惡的。這個所謂的「黨性」,不尊崇普世的是非善惡價值觀,以維護「黨」、「跟黨保持一致」而參與犯罪,這個「黨性」是邪惡的。黨徒為「黨」賣命幹壞事,黨徒就是邪惡之徒。我若屈服於邪惡的「黨性」放棄修煉,就等於表態認同了邪惡對偉大佛法的迫害,我豈不又成了助惡為虐的邪惡幫兇?

我醒悟了,不能再走以前的老路,要按師尊的教導做好人,從新找回真正的自我。出於一個好人的正念、善念,我明白法輪功真相,我就應該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希望所有的黨員、幹部、群眾都不要聽信謊言,不要反對法輪功,更不要參與迫害。中共在無神論的甲殼中張牙舞爪的與神鬥,下場必然是可恥的失敗。人遠離邪黨,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教我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人,活了大半輩子我才明白人該怎樣活著。師父是我的恩人,比我的父母還親,師父被誣蔑誹謗遭受魔難我淚流不止。人不是講個知恩圖報嗎?師尊解救眾生,為人做了那麼多的好事,像我這樣的受益人何止千千萬萬,師尊的慈悲偉大無與倫比。

中共迫害法輪功,我非常憤怒,中共對法輪功下毒手,迫害的手段極其殘忍,我不能容忍。看到那麼多同修被抓,被關、被勞教、被判刑迫害,我寢食難安,心痛的彷彿碎了,他們個個都是善良的好人啊。想起以前歷次運動我總是衝鋒在前,既是受害者又是幫兇,這次中共迫害法輪功使我醒悟了,不能為了「黨性」出賣自己的良知,換取暫時的安全,求得苟活。修煉沒有錯,法輪功沒有錯,我要堅定修煉,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好人。特別是看了《九評共產黨》,使我從理性上更深刻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我毅然退出了中共邪教組織,解脫了幾十年來操控、囚禁我的黨性枷鎖。

阿姨正信不動,選擇了維護佛法真理,堅定修煉法輪功,因此遭受到迫害的魔難,家中幾次被抄,全家老小、家中的病人長期處於被迫害的恐懼之中。不過我們堅信,烏雲必將散盡,阿姨的正念正行一定會迎來佛光普照的春天。

後記

一個人的人生轉變,世界觀的轉變,是一個刻骨銘心的脫胎換骨的過程。一個人要否定自己過去的人生價值,否定過去曾有過的榮耀與輝煌是很不容易的。阿姨簡略的談了她所經歷的人生轉變,從中我們可以了解到一個絕對無神論的「黨員幹部」成為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人的心路歷程,這是生命的覺醒與歸真,法輪功學員的正信不是源於強迫、灌輸,法輪功學員的堅定不是所謂的「癡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