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得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一九九八年正月,我到本市的一個所謂「氣功師」那裏工作,剛去一個星期我就像得了重感冒似的,吃藥不好使,吃了就往外吐。打吊針也不好使,頭天打,第二天就又恢復到原來的症狀。咳嗽得很厲害,吐很濃的綠痰。就這樣過了近十天的時候,氣功師家裏來了倆個道士模樣的人。吃完晚飯後,我把他們安排在附近的旅社住下。

在旅社裏,我看見那個氣功師的弟子手裏拿著一本嶄新的書,是道士送給他的。我拿過來一看,是《轉法輪》作者是李洪志,因為我以前就聽說過法輪功,但不知道有《轉法輪》這本書。那個氣功師一聽到法輪功三個字,臉色就變得發紫,恨得是咬牙切齒。那腦袋一擺一擺的,但又無可奈何。平時聽到其它的甚麼氣功,他倒不以為然,我當時不知何故。我拿著書,就問那氣功師的弟子,這是不是你們提到的法輪功,他說:是的。我隨手翻了一下,就還給了他。

我們坐在一起談了會家常,氣功師的弟子先走出了房門,我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那位年輕的道士把我給叫住了:「你等一等,我有話跟你說。」我回到原位坐下,他說:「你想不想修煉?」我即答道:「我想呀!」他笑問道:「真的想?」我答:「真的想!」

他說:「我這裏有一套修煉的書,送給你,你看了後就知道以後的路怎麼走了。」我暗想「我又沒錢給你」。他好像知道我在想甚麼,說:「這些書是送給有緣人的,不要錢,有緣人無償奉送,無緣人千金難得。」我又想:「你別忽悠我,哪有這等好事。我們這裏的氣功書薄薄的一本就賣一百零八元,厚一點的賣二百多元,還有賣更貴的。」

他接著說:「你前幾天是不是像得了重感冒似的?」我答:「是的。」他說:「你是不是吃藥打針不好使,吃了就吐。」我大吃一驚:「是呀,你怎麼知道的?」他說:「你一進門,我就看見你額頭上有卍字符,你腹部有法輪在旋轉,你是釋迦牟尼佛的授記弟子,就是為了現在能得法。」

他邊說,我邊想:「哼,別在這故弄玄虛,說高話,我又沒錢,你別想弄到我一分錢。」

接著他說:「你前幾天的不舒服反應是提前給你清理身體,你把書看了就甚麼都知道了。」

然後他給我介紹了一些法輪功的情況。待我要離開的時候,他真的把一套(七本)書用紙包好送給了我。我當時感覺很不好意思,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瞎猜疑別人。

就這樣我得法了。但從第二天早晨他們離開後,我們就再沒見過面。七本大法書是:《轉法輪》、《轉法輪卷二》、《轉法輪法解》、《法輪大法義解》、《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 。

第二天晚上,我一個人在寢室裏挑燈夜讀,(因那幾天沒電,只有點煤油燈照明)當我第一次看完《論語》時,我就被師父所說的深深的吸引住了。於是我每天白天工作,晚上學法,一般到午夜才休息。書中所講的,解開了我心中很多很多的疑惑。我真的感到《轉法輪》是一本指導我們修煉的奇書、寶書、天書。我也真的感到我的今生就是為了這部大法而來的。

看了《轉法輪》後,我決定離開氣功師那裏,因為我現在知道他是個假氣功師,帶有附體的、騙人、騙錢、騙色、求名求利的假氣功師。《轉法輪》中所講的有些我認為就是揭露他的。因為我每天要處理全國各地的學員信件,有很多人直截了當說:「我們不學你的功了,我們都改學法輪功了,你的書賣得太貴了,而法輪功只收書本費,才十二元,而且都是義務教功。」把那個氣功師氣得咬牙切齒,氣急敗壞。

我是九八年五月四日回到家的,因我九六年和別人打架,把對方打傷,在外躲難,直到現在事情還沒解決。我學法後,我決心真誠的向別人賠禮道歉,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我們之間的恩怨得到了很好的化解,我們現在仍然是好朋友,好鄰居。這樣我也就能安心的修煉了。

因為我家在農村,對外面的情況不太了解,沒人交流,只是一人在家獨修。直到九九年三月,武漢學員到我們那裏洪法,這才在我們附近建立了一個煉功點,成立了一個學法小組。我們每天白天做事,晚上學法煉功,我剛開始煉盤腿時,把我疼得可夠嗆,可我都咬牙堅持過來了。到了夏天蚊子很多,煉功時渾身上下只要裸露在外的皮膚它都咬,可我從來都沒打過,過了一段時間,蚊子也就不咬我了。

這種集體學法煉功的好時光沒過幾個月,「七二零」就來了,我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所有的宣傳、報導全部是造謠、污衊,是一場迫害。二零零零年秋到鄰村的一個同修那裏問一問現在的情況,知道了有很多大學學員到北京護法,我深深的被震撼了。二零零一年元月中旬,我到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有個武警走過來盤問我:「你認為法輪功怎麼樣?」我答:「法輪大法是正法!」於是我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永存!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喊了幾遍,那個惡警惡狠狠的說:「不准喊,你再喊,我打死你。」邊說邊舉起了胳膊,準備打我。我也不理他,繼續高喊。腦袋裏根本就沒有怕,根本就不在乎他打不打,惡警把手舉在空中,就是沒有打下來。過了會兒,他打電話叫來依維柯,把我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又把我綁架到武漢辦事處(雅凱賓館)六一零專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過了一個月,惡警把我又綁架到何灣勞教所,隨後走了彎路,直到二零零五年正月,從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

在這幾年修煉中,我感到師父的大慈悲,他並沒有因為我以前犯的過錯而丟下我,或另眼相看,而是時時刻刻都在護佑著我及我的家人。在此,我要說聲:「師父!謝謝您!」今後,我會更加嚴格都要求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