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大法結緣改變了生命路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我從鋪天蓋地的宣傳報導中知道了法輪功,並對修煉人不能理解。

2000年我因家庭原因被冤枉鋃鐺入獄,被關押在看守所,罪名是涉嫌故意殺人,手銬腳鐐加身,我從人生頂峰直跌入最低谷,我終日以淚洗面,於是開始自暴自棄。身邊的人都對我又恨又怕。

2000年10月1日,看守所突然來了數十個進京上訪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其中有教師,有會計,有醫生,有高級管理人員,有普通工人,也有家庭婦女,社會上各行各業,各階層的人都有,她們每個人都是那麼善良、純樸、待人真誠、熱情,她們的言行感動著我,感動著監室所有的人。我開始問自己,這麼多高學歷、高智商的正人君子所信仰並以身、以黨籍、以工作為代價維護的功法難道會是邪教嗎?邪教真的能讓這麼多好人信服嗎?她們為甚麼都沒有過激的舉動?……一系列疑問讓我去對她們提問,聽他們講述法輪功的內容,希圖從另外一個角度了解法輪功的實質,從中找到正確答案。

隨著一點一點深入了解,法輪功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遇事找自己,看自己有甚麼做的不好的」……尤其是她們的相貌、體質統統年輕於她們的實際年齡很多,加上她們的言行的確與她們所講的一致,我開始懷疑,難道政府真的錯了?我茫然了。

2000年的農曆除夕晚,看守所組織全體人員收看焦點訪談,是天安門廣場自焚的報導,我義憤填膺。但在片中有一個細節引起我的注意,廣場上一輛警用麵包車邊有一個悠閒的來回踱步的公安人員,他的悠閒與身邊奔向出事地點的群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麼悠閒的踱步?除非知道了事情的結果,否則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跑過去,即便作為警務人員有任務在身不能去,最起碼也會向那裏張望。哦!我明白了,這齣鬧劇是導演出來的,是精心策劃的戲。卑鄙、無恥!我徹底看透了中共在欺騙人民!

當時我的性格暴躁,因此而深受其害,如何努力也改不掉壞脾氣。我問過她們:「煉功能把我的壞脾氣改掉嗎?」她們說:「能啊,只要你恆心修煉,沒有不能改變的。」可是由於怕心我一直沒有煉,在看透中共本質的那一刻,一個衝動迅速在我心頭升騰,我也要煉,我一定要煉法輪功,我要去告訴人法輪功其實不是宣傳報導的那個樣子,法輪功完全是冤枉的。

從此以後我跟她們一起背經文,談心得,努力的按照師父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遇事找自己的要求去做一名修煉人,慢慢的大家對我的看法變了,喜歡接近我了,我和大家相處得非常融洽,幾個月後我的眼鏡度數下降了一百多度(原:500度 新:375度),真實的向常人展示了原來修煉真的能改變性格和本體。而且我也有了信心,要求更加精進的修煉。

在回家前一週,我遇到了一個修煉後第一個大關。同修們在突破不利因素,開創煉功環境時遭到了號長的毒打,我極力阻攔後惡徒不再施暴,但告知不許再煉功。同修們開始絕食抗議,我也參加在其中,有同修勸我:「你不是因為煉法輪功被抓的,可以不參加絕食。」我拒絕了他們的好意。我不是因為這件事本身絕食,我是為捍衛大法而作。我的舉動讓我戴上了幾十斤重的刑具,不能站立,不能自理,但是沒有人嫌棄我,都主動的搶著來幫我,我用我的改變讓她們知道了大法的神奇,知道了大法不是所謂的邪教,知道了法輪功學員的善良,知道了政府造假的謊言。

一週後,我被告知自由了,我順利的過了一個大關。走出看守所大門,我知道,是師父善解了我的惡緣,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路,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回家後,我找來《轉法輪》看了兩遍,明白了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可是法輪功還在被迫害時期,公安還在迫害、抓捕傳播真相的學員,還在阻止煉功,學法小組沒有了,沒有人帶我,獨修的苦惱在於不知如何去修,有問題了僅靠自己很難過關,時間長了,修煉的意識在思想中開始懈怠。入世俗後,由於各種人心我放棄了修煉,但《轉法輪》的內容清晰的刻在我的腦中,讓我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因為我知道這樣做才是對的。

4年後的07年,我心中難過起來,為生命的茫然而苦惱,我又開始到處找書,找資料,打算從新開始修煉。然而人世間的各種誘惑又一次將我拖下去。07年底,我又一次鋃鐺入獄,在進監室的那一刻,兩個法輪功學員在立掌發正念,師父沒有放棄我!我暗暗對師父說:「師父:我明白了,我一定精進。」

一年半的時間,我闖了一關又一關,真正體會到了甚麼是修煉,怎樣才是修煉,摔摔打打之中我學會了如何找自己,如何去掉自己的魔性,學會了如何修煉,遇到關遇到難時能夠獨立解決過關了。我的心定了下來,那時沒有甚麼能動得了我的心,平靜無比。我感覺要進入另外一種狀態了,果然,沒過幾天我又自由了。

家人、朋友、同事都體會到了我的變化,感受到了大法的好,好幾個人也開始跟著我修煉。特別是有一次我被車撞飛,僅僅傷了一層皮,讓所有人感到震驚,撞那麼狠竟然沒事?難道真有神佑?我明白是師父幫我還了條前世欠下的命。我突然間想到,2002年的一天,我把插頭往插座上插,不知怎麼回事一瞬間從頭到腳一陣劇痛,手指發麻,到處都是好好的,怎麼就觸電了呢?哦,原來師父那時就幫我還了條命,原來師父一直在管我,為我做了很多的事。我的感激無法訴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