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兌現自己的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風風雨雨走到了今天,是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尊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給我淨化了身體,淨化了心靈,指引著我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我用人間最美好的語言也表達不了對師尊浩蕩佛恩的感恩。

修去執著,我和丈夫破鏡重圓

得大法修煉前,我和丈夫性格不合,他對家庭不負責任,跳舞,有外遇,遊手好閒,家裏三口人生活,只靠我一人工資維持,由於這些原因,我經常和他發生矛盾,吵架成了家常便飯,心裏覺得很苦很累,覺得活著沒有意思,經常產生輕生念頭。那時孩子還小,每當要想輕生時,就捨不得孩子。後來矛盾越來越大,發展到去法院離婚,離婚後他仍賴在家裏不走,天天攆也不走。

九七年我修煉法輪功後,我明白了丈夫為甚麼對我這樣,是我前世的業力造成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吃苦就能消業,從而轉化成德。」「我們煉功中要求大家:你煉功,你愛人可能不煉功,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歸真,這時我的善心出來了,覺得他很可憐。一個男人,一分錢不能掙,全靠女人養活,又不得法,他太可憐了,慈悲心出來就不再攆他了。同時自己向內找與他發生矛盾的原因,是我有不平衡的心,認識到這執著後排斥它,認清它不是我,要從根子上去掉它,我再不和他吵了,我們又辦了復婚手續,家庭和睦了,是大法救了我這個破碎的家。

排除干擾、建立家庭資料點

隨著正法的進程,按照師父對大陸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要求,我在同修的幫助下,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同修幫我買了二手筆記本電腦和打印機。買回後,看到電腦、打印機,一切都是那麼陌生,心想我是近六十歲的人了,電腦、打印機的技術一竅不通,一切得從頭學,甚麼時候能學會呀,心裏很急,又一想,只要是為了救人、證實大法,只要師父要的,我一定要學會,再難我也要走下去,這是我的選擇,這是我的使命,這是我的責任。

同修到家耐心教我,我就一邊學一邊做,同修教時,我認真記筆記,同修走後我自己就一次一次練習,不懂的記下來,等同修來時再問清楚,幾天後電腦不生疏了,鼠標也聽使喚了,打印機也會用了。

我丈夫不修煉,他害怕,有一天他發現了我的電腦和打印機,他對我大吵,說我的電腦和打印機是定時炸彈,讓我拿走,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利用丈夫來干擾我,不讓我做真相資料救人。我對他說:「誰也干擾不了我,我做的是最好的事,最正的事,我一做到底。」我在心裏一直發正念,清除控制丈夫干擾我做資料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舊勢力、邪靈爛鬼,過會兒功夫,他好多了,不那麼兇了,我繼續發正念,後來他好了,到現在沒再過問資料的事,也不到我屋來,有時他推門看我做資料,他也不進屋,也不過問,就走了。遇到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就向內找,我有怕丈夫知道我做資料的心,這顆心找到了,我要去掉這顆人心,師父把這物質拿掉了,丈夫就再沒干擾過。

在打印的過程中,出現了干擾,打印機堵頭,打印出的資料缺色,每當出現這種情況,我就著急、發慌、手忙腳亂、心不靜。後來心想,不能這樣,要調整自己的心態,向內找,發現有急心,著急快點做,有了這個急心,邪魔鑽空子造成的,這顆心找到後,自己穩住了心,很快就進入了良好的狀態。做資料的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遇事不急不躁,找出問題的原因,找對了,機器也好了、做出的資料也好了。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

要想做好三件事,必須靜心多學法。學好法,發正念,遇事向內找,這是做好三件事的保證。沒有法,正念就不足,邪惡就會鑽空子。有一次我和同修去鄉下發《九評》,晚上很黑,我和兩個年輕的同修一組,年輕同修發的快,我發的慢,我們拉開了距離,天特別黑,看不見她倆了。我自己在後邊發,發到一戶人家,狗叫的聲大,院裏出來了人,拿手電來回照,我發的這條街是正大街,無處藏,恰好路邊有個水泥柱,我就蹲在水泥柱旁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那人看不見。那個男人來回走了兩趟就進屋了。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我又接著發,發完了,不知道該走哪條路往回返,我就求師父帶我走了下邊的一條路,溝裏的青蛙呱呱叫,樹被風刮得嗚嗚響,我心裏有點怕,一邊走一邊發正念,走出很遠,不知車停在哪個路口,我就繼續往前走,又往前走了一會兒,車真的就在那裏,我心裏非常激動,流出了眼淚,感謝師父給弟子帶路。發《九評》只是一個過程,其實救人都是師父在做。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在證實法的路上,出現怕心我就清除它,怕心不是我,我一般都是早上煉功,上午做資料,十二點發完正念再學法,每天學三講,有時兩天看一遍,有時再看國外講法,下午兩點左右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有時自己出去,有時和同修結伴,我多數去菜市場,有時去商店,或各路班車站點,每天都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少的退一人,多的七、八人,我不求數量,就是一個人明白了真相,我也沒白來,每天堅持做。上午有時候製作神韻光盤,神韻光盤有需要下鄉發的,我就給送去,不需要的我就自己晚上往居民樓發,上樓我貼「法輪大法好」粘貼,下樓時發光盤,我都是用雙面膠往各戶門上粘。師父說:「這麼好的功法,我們今天給你拿出來了,我已經捧給你了,送到你家門口來了。」(《轉法輪》)我悟到光盤應該粘在門上,使有緣人得救,這樣又不浪費光盤。我講真相勸三退回來,順便買點菜,花真相錢幣救人,我花錢多數都是花真相錢幣,有時一天能花十幾張,沒遇到不收的。有一次我去買餅乾,花真相錢幣,服務員拿著錢大聲念:「法輪大法好」。還有一次,一名賣菜的男子拿著真相錢大聲念:「法輪大法好,我知道。」做三件事,不拘形式,哪一種都行,只要師父要的我就做。

信師信法,過病業關

二零零九年七月份有一天早晨發完六點正念後,我就頭暈、噁心,不敢抬頭,不敢睜眼睛,又開始吐,吐出又苦又黃的膽汁,不敢躺著,只能靠沙發坐著,我就坐在沙發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這就是黑手爛鬼、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病,我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我修煉與舊勢力沒有關係,我一思一念不承認它,全盤否定舊勢力。我坐在沙發上長時間發正念,每次一個多小時,晚上不能睡覺,我就聽師父廣州講法,聽到天亮,堅持煉功,早晨喝點稀飯,不一會兒又吐了,嘔吐不止,吐的我心慌氣短、頭出汗,我真有些堅持不住,就喊師父救我,持續一會兒,好多了,我繼續發正念,我沒病,全盤否定舊勢力,就走我師父給安排的路。下午好多了,我就出去講真相、勸三退,下樓時,腿軟、頭暈,等回來時就好了。

我向內找,找到這幾天我和丈夫因家庭瑣事發生矛盾,有爭鬥心、不平衡的心、瞧不起丈夫的心、怕煙的心、自己注重穿戴、有愛美的心、妒嫉心、看不起別人的心、顯示心、怕瘦的心,這麼多執著心,都是人心,這些都不是我,我認清它,要從根子上挖掉,徹底去掉這些人心,要神念,不要人心。一思一念不承認舊勢力,就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學好法,時刻保持強大正念,增強自身神聖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助師正法,使更多眾生得救,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