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得大法 心性漸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

一、逆境中得救度,親身見證大法神奇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後六月份得法,得法之前我曾練過四種氣功,想通過氣功達到健康的身體,過程中不但身體沒見好轉,還招來了亂七八糟附體之類的東西,搞得家裏不得安寧。為此家裏人對氣功很是反感。後來我又走入了佛教,學了一段時間,覺的也不是我要找的東西。正在這時,聽說中共各級政府層層布置對法輪功施壓、不讓煉。當時我就想,別的氣功中共咋不管呢?法輪功咋個不好呢?帶著疑問請到了《轉法輪》一書。

當我翻開書見到師父像的霎那,我明白了,我找到了尋求已久的師父。此刻起如飢似渴的拜讀,完全溶入在法中,讀法時看了這句還想看那句,做飯晚了,捨不得放下,實在太晚了才戀戀不捨放下書往外一走,咦,我怎麼到這裏了?好像不是一步步走過來的,身體輕飄飄的,感覺太幸福了,太美妙了。

慈悲的師父憐憫我這個後得法的弟子,大法法理不斷給我展現出來。當讀到第一講,我就明白了病的來源和病不好的原因。當看到師父說:「我們這套功法煉的很大,不像有許多功法模仿著動物去練。」(《轉法輪》)使我想起了以前練過的氣功,雖然早就不練了,可家裏還有那些書、物等東西,我立即收拾收拾都燒了。學到第三講;煉功要專一。我悟到佛教的東西也一定要清理,迅速將佛教的書和西方三聖的像送給了佛教中的居士。讀法時常常是淚流滿面,師父的法句句打到我的心靈深處。師父在法中要求弟子怎麼做時,我都會情不自禁的說這是我應該做到的。

有一天我正聚精會神的學法,忽然小腹部位銧當銧當的轉上了,慣力特別強,我很激動,知道這是師父給我下上法輪了。我還不會煉功動作呢,到哪裏去學呀,那時外面已經沒有煉功點了,當時只是認識兩個同修,也沒有深交,那時單位管的挺嚴的,又怕給人家帶來麻煩,想來想去最後瞞著所有人,我還是去了她家,誠懇的對她說:姐呀我想學煉法輪功,你教教我煉功動作吧!我不會給你說出去的。這位大姐看著我一直是慈祥的笑,二話沒說立即就手把手的教了起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學會了,還送給了煉功磁帶。通過這件事就覺得,修大法的人真是太好了,把來時的擔心已沖洗無影無蹤。

回到家中抓緊時間修煉,當煉到第二遍第三套功法沖灌時有一股力量往上吸著走,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下的氣機,每個動作都覺的挺順勁兒。師父說:「動作也是隨機而行的」(《轉法輪》〈第一講〉)。剛煉了第三回功,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就是一著急上火婦科病發炎,很難受。這時我想起師父說:「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轉法輪》)我大概堅持了五、六分鐘就好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犯過。隨著以後不斷的學法煉功與境界不斷提升,心臟病、低血壓、嚴重的神經衰弱、失眠、全身的牛皮癬都好了。使一個心胸狹窄、自私自利導致身體多病的我,改變成了心胸豁達、樂觀向上,身體及各個方面都非常健康的人。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無比神奇。

二、放下親情、排除干擾、溶入整體走正修煉人的路

自從看了邪黨電視台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後,使我猛然覺醒,江賊與中共這樣的誣蔑師尊與大法,欺騙民眾,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不能只是心安理得在大法中索取,一定要站出來說句公道話。第二天就買了紙、墨和筆,寫好「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千古奇冤!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標語,晚上就貼出去了。

從那以後商場、農貿市場、廣場、公園、大街小巷就是我證實法的地方。政府門前、公安局門口也貼。當時早得法的同修都是惡警重點監視的目標,我六月份得法修煉,誰也不知道我,行動起來比較方便,就這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慢慢覺得自己勢單力薄,有了想和同修一起做的想法。有這個想法師父就引導我找到了同修,從此與同修形成了整體,也得到了大量的真相資料,更加得心應手如虎添翼。

自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覺得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上,正紅紅火火幹的起勁時,(那時不知是起了幹事心)結果被惡人誣告,被惡警非法抓捕。家裏抄的亂七八糟,被關押的時間裏丈夫眼睛哭的視力模糊,面臨著革職、停薪,孩子正趕上考大學,七十歲的老母親哭的死去活來,恩恩怨怨鋪天蓋地一起向我壓來,一致逼我在他們寫好的保證書上簽字。面對惡警的審訊、恐嚇、體罰我都沒有配合,在親情面前妥協了,違心的簽字了,我哭了,對不起師父,給大法抹了黑,是我修煉路上的恥辱。回家後本想好好的修煉,加倍努力彌補過失,可情況變了,嚇的家裏人把惡警沒翻出去的大法書、師父的法像和錄音帶給燒了,我心痛死了,家裏人幹了一件惡警幹的事情,錄音機也拿走了,不讓我煉功了,當時把我氣懵了,也不像修煉人的狀態了,拿起了開光的觀音菩薩像狠狠往地上一摔碎了,心想我師父的法像與大法書都沒了,我也不活了,然後把屋門反鎖上,絕食,那三天裏,家裏人把親朋好友都找來勸我,我就是不開門,心想,我最想要的是大法,最想幹的事是煉功、講真相。他們再怎麼著我也不會理他們了,就這樣堅持到第三天的下午,我清清楚楚的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客廳的茶几旁邊坐著,對面站著兩個年輕小伙子,用兩個手指頭、眼睛冒著兇光、惡狠狠的指著我說:「你佛、菩薩都不要了,你等要啥?」我一邊把茶几上的東西往地下猛的一推、一邊說我啥都不要,就要李洪志師父,這句話一出,兩個小伙子不見了,我也醒了。到了晚上又上來一幫勸我的人,這期間心裏不那麼難受了,還能平靜下來和他們講真相了,他們也很快的明白了真相,錄音機也給我了,也讓我煉功了。家裏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但隨之而來的是惡警對我的監視,二十四小時不離視線,電話、手機全部監控著,家門口、單位門口總有一輛警車盯著,上班的路上每到一個路口,惡警就把手機舉起聯繫下一個道口的惡警,他們就像如臨大敵一樣,買菜、買衣服,不管做啥事都有便衣跟著,我知道惡警想通過我抓別的同修,監視我發資料,「610」還經常給我們家打電話,非得聽到我接電話,它們才相信。我就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啊,這樣的狀態,不是師父要的,一定要用智慧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有一次同修給我師父新經文和大法資料,放在城外的一座大山底下的一堆水泥電線桿裏,我想一定要智慧的將師父新經文和資料安全取回來,買好了禮物,就坐上了出租小客車,這期間一輛警車、一輛麵包車一直將我護送到汽車站,一直到看我上了那輛大客車它們才停住。

在親戚家吃完中午飯,立即往回返,為了甩掉惡警便衣,行至半路我就下了客車,乘上一輛三輪摩托,從車站繞過的時候,往外一看,有三輛警車和多個惡警正在原地待命呢,看到這種場面真感覺到中共已脆弱到讓人哭笑不得的程度。一個修真善忍的弱女子,真值得它們動用這麼大的人力、物力嗎?

我坐著三輪車來到了山下,下了車,坐在放資料的電線桿子上呆了一會兒,看了一下周圍沒有人,取出資料往懷裏一揣迅速離開,走進了一農家院,遇上了一位大姐,我說:「大姐我肚子不好想方便一下。」這樣在安全的地方我把資料裝好,在師尊的加持下成功的甩掉了跟蹤的惡警,安全帶回了師父的經文與大法資料。

從這次的成功給以後帶來了新的突破,更加理智智慧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不被邪惡干擾,堅定的走正走好師尊安排的修煉道路,圓滿的完成助師正法的史前大願。幾年來與同修一起傳大法真相資料,發遍了大街小巷,村村落落,踏遍了所在地的山山水水,喚醒著每一個在迷中的人。

有一次,和同修一起出去發真相資料,那是發生在一個冬天晚上的故事,大概八點左右,我們帶上裝滿資料的袋子踏著夜色就上路了,開始一個村莊一個村莊挨著發放,快到午夜十二點了還沒有發完,這時看到了一束手電筒的光亮,往別處躲已來不及了,我們倆就直接迎上去和他講真相,告訴他我們不是壞人,我們是來給咱老百姓送福的,告訴他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師父要求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告訴他當前形勢,共產黨的邪惡和坑害老百姓的事實,在全球已掀起退黨大潮,然後直接給他一份真相資料,讓他回去仔細看看,好選擇一條正確的路。此人聽完後非常受感動,一再表示謝謝我們,並把我們送到了村口。在發放資料的過程中,類似事情經常遇到。但也經常遇到不明真相的,如遇到此類事時我們也會更加智慧的去做,避免造成損失。

三、學法得法改變常人心,境界得到昇華

在修煉以前,總認為自己的命苦。有一個不幸的婚姻,遇上了一個脾氣暴躁的、性情粗魯的丈夫,稍有不適就是拳腳相加,喝酒了更是變本加厲,如果不在家打不著了,用電話追著罵你,好賭成性,我在家裏只有幹活的份,沒有說話的權利,抱著一肚子的怨恨與他度日,還有我在外地工作的女兒,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啥事都離不開我,生活上的瑣事,工作上的麻煩事,好事壞事,大事小事,都向我敘說,我也放不下她,心情隨著孩子起伏,而樂而憂,今天去個電話這樣,明天去個電話那樣,隨著她的長大成熟,我說的話又不適應孩子的實際情況,她嗷嗷跟我喊,在家裏姑娘說我軟弱,你這個傻子,你就會背地裏掉眼淚,你就不會用手段,受氣你活該,就像長輩一樣訓斥我,我說甚麼都不對,像是憋足了怨氣往我身上撒,我真是太傷心了,再也不想管她了,這樣的日子怎麼過呀!真是日日如熬年啊。

自從我得法了,修煉了,從法中我知道了這是我前世欠他們的,這就是我的修煉環境,師父說:「就得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自己,魔煉自己」,「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轉法輪》)在我所在的層次中我明白了大法在這一層次的法理。我從內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看丈夫也沒有怨氣了,看孩子也順眼了,心裏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祥和。我流淚了,發自內心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以上是我的修煉體會,我覺得十多年來,同修們都是這樣,在艱苦的環境中走過來的,我也和所有同修一樣,只做了一點點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和同修們相比還有很大差距,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幾次提筆都覺的沒有甚麼可寫的,沒有做好師父叫我做的,就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不敢見爸媽,我這不爭氣的弟子不敢見師父,其實我心裏經常和師父說話,師父,我今天說的那句話不像個修煉人,我錯了,師父,我做的那件事情不符合法,今天又錯了,尤其是在心性上,明知道不該這樣,可有時就是守不住,還時不時的往上冒,還有待於我繼續精進實修,用法不斷歸正自己的言行,做好師父叫我們做好的三件事,抓緊時間多學法、學好法。用更優異的答卷迎接師尊回中原法正人間。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