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我堅信師父堅修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在這裏我給大家說說我的修煉情況,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修煉之前,嚴重風濕性關節炎,腰痛、腿痛、全身痛,吃藥無效,痛苦萬分,感到心灰意冷,沒啥活頭。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帶到光明大道上。

那時的我才十六歲,已被疾病折磨了整整六年。得法的當天晚上煉功時就感覺前額往起聚,在往裏頂。我很激動,大法太神奇了。當時我就向師父發出了最真誠的一願:一定要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一九九九年五月,有一天和丈夫去山上挖藥,他走前面,我在後面,突然他大叫一聲,說腿上被甚麼東西咬了一口。我說沒事,就算蛇咬了也沒事。我們一直挖藥沒管它,到回家的路上他才告訴我說真是蛇咬的。我說:別怕,師父會保護你的。因為丈夫也很相信大法。回家一看,不但沒事,連個包也沒有。我悟到,只要我們正念正行,聽師父的話,師父會時時刻刻在咱們身邊,保護著我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到煉功點去煉功,同修說:「現在環境緊張,休息一段時間再說。」我又到另一位同修家去煉功,同修的家人說:「上面在抓法輪功,你還敢修煉?」我用了師父的話回答:「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見真性〉)。當天晚上我煉靜功時,感覺背上好像有一個火球非常熱。從那以後就沒有煉功點,功沒地方煉了,法沒地方聽了,我就只好一個人在家裏煉,當時腦海裏十分混亂,為甚麼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我心裏就乾著急,沒辦法,我天天就捧著《轉法輪》,看師父的法像,我心裏想我要是多讀點書該多好啊!因為家裏沒有識字的人,我學法很難。於是我就把書上不認識的字一個一個寫在自己手上,去請教別人,不管是甚麼人,凡是認識字的我就去問,就這樣我整整認了六年,《轉法輪》上的字我都能認下來,還能讀出來。從此以後我家就成了一個小煉功點,別的學員有不認識的字,我就晚上給他們讀法。

我邊認字,邊講真相。在講真相的時候他們說:「你膽子還真大,上面迫害法輪功,你還敢認字學法煉功。」我說:「你們認清吧!善惡有報是天理,法輪功是佛家的高德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們是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的人。」

有一次我嫂子聽到別人的胡言亂語,回頭滿口髒話罵我,我按師父說的做,沒和她一般見識,做到了「忍」。第二天晚上我睡覺夢見自己在一個花園裏坐在一個蓮花台上打坐,雙盤卻非常舒服。醒來悟到師父說的:「你試一試,難忍就忍一忍,看著不行,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正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法解 》〈在濟南講法答疑〉)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晚上,我和三位同修出去發傳單,當時用黑色筆,紅紙寫「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出去的時候就邊走邊發正念,貼標語的時候,來了三個人朝我們打手電,兩位同修說:「快跑!」我對他們說這時候不要跑,要是跑的話他們會追我們的。我們邊發正念,邊說著閒話,過了十幾分鐘,他們還不走,我就對同修說:「你們倆跟我走吧!」我把他倆安頓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就出去看那兩個人是幹甚麼的,到那一看卻甚麼人也沒有了,我就回去跟同修說:「一個人也沒有,難道他們飛了嗎?」她倆說:「你去了那麼長的時間,可把我們倆急壞了。」我跟他們說:「你們在這等著吧,我一個人出去貼。」我一個兜裏裝著膠水,一個兜裏裝著標語,邊發正念,邊走,在全村貼了一圈。我體會到慈悲偉大的師父時時刻刻在我們身邊保護著我們。

從此以後。我就帶著粉筆走,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標語走到哪裏,寫到哪裏。

有一次,我一個人帶上真相資料到外邊講真相,發傳單。去的時候走峽溝,水很大過不去,就脫掉鞋從水裏直接走過去,到達目地地(親戚家),給他們講了真相,晚上六點我要去另一個地方,親戚說天黑了那個溝裏非常恐怖,不讓走,我說沒事,有師父保護我甚麼都不怕。就這樣我一夜走了好幾個村莊,發完資料,第二天安全到家。

還有一次,到另一村莊幫忙幹活,去時帶了幾個護身符和真相光碟,因為這個親戚家的主人經常破壞大法。吃午飯的時候我給幫忙的人們講真相,勸三退,並給了他們護身符,他們都明白了真相,並且非常感謝我。我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臨走時我給親戚說:真相光碟我放在桌子上,看看吧,非常好。真善忍沒錯,認清共產邪黨的本質,你就是個有救之人。

以後的講真相勸三退都很順利,我知道是師父給我開智開慧,把有緣人帶到我身邊讓我救他們。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苦度!

謝謝全世界大法弟子對我的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