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法輪功學員修煉中的幾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煉的農村法輪大法弟子。十幾年的修煉路上坎坎坷坷,李洪志師父告訴我們「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洪吟》〈苦其心志〉)。我深信師父,堅修法輪大法,一絲不動搖。

沐浴在大法佛光中

得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老伴又早年過世,家境貧寒,長年疾病纏身,苦不堪言,為看病多犯難。我到處進廟燒香,求神佛保祐我病好。後來乾脆跟人家去「念經」(是民間給亡故的親人「超度」,為的是給其消災免罪),跑來跑去跑了三年,我的病不但沒有好,反倒越來越重。

一九九六年法輪功傳入我村,我喜得大法。煉功學法時間不長,我全身的病不翼而飛,一身輕鬆,直到今天我再也沒吃過一粒藥。當然也經歷了很多消業過關的狀態,但我心裏知道那是李洪志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我很感動。有一種沐浴在大法中的幸福感,對師父我更是無限感激。

村裏有了集體煉功點,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互相切磋,互相交流,比學比修,加速了我們精進的腳步,我精神振奮,學法煉功信心百倍。師父不斷的開啟了我的智慧,在同修幫助下,讓這斗大字不識兩筐的我,很快就能讀《轉法輪》了,現在所有法輪大法書籍及相關的資料我全能通讀。

我經常給小孫女講「真、善、忍」的美好,並讀法給她聽。有一天放學,小孫女哭著跑回家,說同學打她來,氣的臉發青,渾身發抖,嚷著讓媽媽替她「出氣」。我一看打的不輕,確實有點心疼了。再看兒媳婦,也氣的臉紅脖子粗的,拉著女兒要去論理,大有不替女兒「出氣」就不罷休的架勢。我立馬意識到修煉人不能被情攪擾,更要做到矛盾來了心不動。就一把拉住兒媳,給孫女說:我娃今天可是得了福了,你同學打你這麼狠,他得給你多大的德呀!你想,法上不是說了「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轉法輪》)嗎,你是不是想叫你媽把德給人家還回去呀?!還有,咱們學的是「真、善、忍」大法,今天就是對你的考驗,看你能不能真正做到。兒媳也平息了火氣。我深深感受到是大法的威力化解了這突發的矛盾。

信師信法不動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大法實施迫害,謊言鋪天蓋地、誣陷師父,誣蔑大法,我們感到黑雲壓頂。同修們決定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去北京講清真相。要去的都是年輕學員,他們都說我年齡大,不讓我去。但我去北京證實法的決心已定,非去不可。我就隻身先趕到火車站,靜靜的等著同修們的到來。當同修們一起到了火車站,看到我已經在等他們了,只好讓我同行。

剛到北京就遇到警察非法盤查和阻難。然後就把我們劫持到北京周邊的密雲縣,在非法審查的過程中,我們誰也不開口回答。那個負責登記的反覆追問,顯的非常不耐煩。我想,我們是來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的,為何不主動講真相,讓他們盤來盤去的追問呢?於是,我堂堂正正的說道:「你問的這些我們實在不能告訴你,因為,我們師父教我們無私無我,做事先考慮別人。你們對法輪功實行連坐打壓政策,哪兒有上訪,哪兒的官員就要受到處分。因此,他們會加倍整治法輪功。迫害法輪功是有罪的,我們實在是不忍心看到你們再對大法犯罪了。」也許是我的真誠感動了那個人,但我也更明白是大法真相啟發了那個人的善念。末了,他說:你們回去時,我給你們寫個條子叫他們不要打你們。當縣上派人來接我們時,那個人真的當面交待:別打好人。

我們被接回到本縣,正值吃飯時間,一個女警說風涼話:「神仙還用吃人間飯嗎?」我莞爾一笑說:「人是無法吃到神仙飯的!」在縣上我們又被非法扣留三天。三天裏,我們沒有吃他們一口飯,也沒有喝他們一口水,每天仍然堅持煉功。在深度入靜中,我感到師父在鼓勵我,幾次給我送來另外空間的食物、水果,我把食物分給同室的同修吃。三天多,我始終沒有吃東西,不飢不渴,又十分精神。警察看到我的狀態,感到驚奇。說法輪功真神了。我們一直堅持正念正行,警察也不叫我們寫甚麼保證書了。

正念正行證實法

由於中共的迫害,我們集體學法點一度不能正常活動了,我的家人更是怕得厲害,對我實行「嚴管」,我既學不成法,也煉不了功。兒媳婦經常叫來親朋好友一大幫人,成天呆在家裏。但不管家人怎麼干擾,我始終一念在心,絕不放棄修煉大法。一天有四個警察又上門騷擾,當眾問我:「你還學不學(指學大法)?」我認真的回答:「天天都在學!」又問:「那功還煉不煉?」「煉!時時都在煉!功是我的命根子,咋能不煉!」我更響亮地回答著。警察們一時語塞,尷尬極了,起身欲走。

我心想,既然他們來了,就給他們講一講真相,就招呼他們:「快來!坐一坐嘛。」但是其中倆警察已溜出了門,餘下倆,一個站在門口,一個坐在炕沿上。我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才講了幾句,門口站的那個也溜掉了,就剩下炕沿上坐的這個,我就對他一個人講。他聽我講完了就說:「你感覺好,就在家煉,你們煉功有多少人啊?」我說:「煉功的門開的很大,誰今天想來就來,明天他不想來了,沒有人找他,沒有花名冊,不知道有多少人。」這個警察又問:「誰是頭?」我說:「給你打個比方,我學了感覺好,又告訴你,你學了,我就是你的頭,你感覺好,又告訴另一個人,那人也學了,那你就是他的頭。人人是頭兒。」

這個警察無話可說,眾目睽睽之下又對我兒子說:「老人就是煉個功嘛,沒有啥,以後把老人照顧好。」警察之言出乎意料,引出一陣哄笑,我兒子也笑了,對警察說:「你看這功法多好,你要學大法,就能做個好人!」警察一笑,抽身溜掉了。

這個經歷使我又一次深深體悟到正念的無比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