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恩師 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七歲,修煉法輪大法已十一個年頭,從得法至今沒吃一粒藥,世人是無法理解他的玄奧與超常,除非修煉。

得法前,我患有多種疾病,如:神經衰弱、腦血管硬化、膽結石、三處骨質增生、腎盂腎炎、風濕……全身都是病。我從十八歲開始就嚴重失眠;還有一種叫不出名的病,就是從胸部、胃一直到腹部全都脹氣,吃東西脹、不吃也脹。中西藥都吃,就是不見效。別人病痛晚上睡覺可以緩解一些,我是越到晚上越難受。在這兩種病的夾擊下,導致頭痛、頭昏、四肢無力、走路老朝一邊偏,真是苦不堪言度日如年。提前辦了退休,用盡各種方式鍛練也都無濟於事,反而病症卻日漸嚴重,絕望中在同修的介紹下我學煉了法輪功。

同修告訴我,修煉法輪功一定要多看師父的《轉法輪》和其他的經書。我說:只要讓我病好,怎麼做都行。我遵循師父的教誨,嚴格按照宇宙最高標準「真善忍」要求自己、衡量自己。每天除了煉功和到處弘揚大法外,其餘時間全部看師父的書。看了一本又一本,也不管理解多少就是看,越看越想看、越看越愛看、越看也越舒服,就像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讓我愛不釋手。在這過程中,師父又幫我調整身體,消了幾次大業。

僅舉兩例:一次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弘揚大法回到家,突感渾身劇痛、酸軟無力、發燒了。怎麼這麼巧,剛才騎自行車還騎的飛一樣,怎麼剛到家就這樣了?四十多度的溫度,燒的我口乾舌燥、嗓子像著火一樣,燒的我一陣明白、一陣糊塗。老伴很害怕,讓我去醫院。我說:你不用怕,這是師父幫我消業,要不你到同修家把師父的講法磁帶借來(剛得法,沒來的及買)。連聽三天,第四天完全退燒了,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另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剛吃完飯,感覺肚子絞痛,接著又吐又瀉。吐的苦膽都出來了;瀉的坐在馬桶上不能起來。可是,只折騰了我半天就好了。其它的病症也在不知不覺中都好了。

從此,我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有用不完的勁兒。六十多歲的人騎著自行車馱著同修去掛條幅、貼不乾膠騎的像飛一樣。家裏親人說:「你要不是煉了這個功,可能早沒命了。」老父親也說:「孩子啊!這個功好就煉,不管別人說啥,相信自己。」又說:「我做(邪)黨的書記多年,共產黨騙了我一輩子,我又騙了別人一輩子。」這話當時我不太明白。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真有天塌之勢。污衊師父、誹謗大法的宣傳持久的進行著。走入大法不久的我無比痛苦。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常人且如此,可我是大法的直接受益者,身受大法之恩豈能只獲取而不付出?!每當想起師父為弟子的承受與對弟子的呵護,眼淚就奪眶而出。然而師父慈悲,不要弟子分文,只要求弟子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把大法的美好廣傳世人,危難中救度眾生。

打壓後,我們的煉功環境被破壞。經過一段時間的反覆學法,思考後,我們決定出外煉功,把一切不正的給正過來,結果被拘留。

在拘留所,一個房間一個大通鋪,睡十六、七個人,我和同修每天大聲背《論語》、背《洪吟》,並集體煉功。常人問我們:你們怎麼一點都不害怕?整天還樂呵呵的?我們告訴她們:我們修煉法輪功沒有錯,能祛病健身又做「真善忍」的好人,你說我們能不快樂嗎?!有一天拘留所的所長當著男女眾人的面說:你們(指常人)不能跟他們比,他們是國家的棟樑。

當時沒有真相資料,我們幾個同修就用手複寫,散發到市場、商店;用粉筆、蠟筆、油性筆寫,寫在人能看見的地方。在社會上也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隨著資料點的建立,我們的真相資料豐富了。我們掛條幅、發資料、發光碟、送護身符、傳《九評共產黨》的書、勸三退,同修們早出晚歸、不辭辛苦的奔忙,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從而有人「三退」了,有人學煉法輪功了。參與舉辦洗腦班的單位負責人、警察、街道居委會人員,經過同修一對一的講真相,大多數都明白了真相,從此再也沒有辦洗腦班。事情不是總那麼一帆風順,我們的大資料點被破壞,設備沒了、資料沒了、資金沒了,資料點的同修被抓、被關,還有同修遭到間接迫害而失去了生命的。在迫害面前,我們沒有害怕、沒有退縮。堅信師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最正的。邪不壓正,烏雲不會永遠遮住太陽。

資料不能沒有,師父的經文必須看到。我與丈夫商量後,自費買了一台HP一體機和一些耗材,一個家庭資料點建成了。我丈夫幫著下載、編輯、打印底稿(我丈夫未修煉),我負責複印、裝訂,基本的資料能滿足幾十個人的需求了。正法進程迅猛推進,急需《九評共產黨》,一時又聯繫不上大資料點,我們就用那台HP一體機複印,用木工裝修用的那種刀切紙,在同修的配合下、在我丈夫的直接參與下,完全摸索著邊幹邊學,終於做出了近四百本四合一的《九評共產黨》。

二零零七年,我因有事離開家鄉,到了另一座大城市,就叫A城吧,來A城之前,雖然與A城的同修大姐取得了聯繫,但相隔很遠,我所要的真相資料全部都是那位七十多歲的大姐自買機子、自買耗材自己做的。一天我想:如果在我附近能找到同修該多好啊,我們可以互相鼓勵、共同精進。就這一念,講真相中就遇到了同修。從此我們一起發資料、一起面對面給人講真相,一起到電腦城找人刻神韻光盤。在和同修配合中,我發現了自己很多不足。如:急躁、與人說話語氣善心不夠等等。

二零零九年我定居在現在的城市,在和同修聯繫不上的情況下,我又自費買了一台佳能一體機,我學會上網、下載、打印、打字、自己做資料自己去發,每天上網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但心裏還是想身邊有同修。在師父的又一次巧妙的安排下,使我和失去三十五年的老同學聯繫上了。在電話問候交談中,得知她身體不太好。我說: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吧。她說:我的一個好朋友也這麼說,看來你們是一樣的人,我把電話告訴你,你們聯繫吧。我再一次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沒過幾天,我正和一個賣菜的講真相時,旁邊一位老大姐也幫我講,事後知道她也是一位近八十歲的老同修。現在我們一起匯入到講真相救眾生的洪流中。

風風雨雨十餘年,從東北到西南、從福建到海南、大城市、小城市、從旅遊點到鄉村、大街小巷,都有我救人的身影,也都有大法弟子救人的身影。我們都遵循師父的教誨,無私無我,勇猛精進,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眾生,兌現自己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