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純淨的心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九年神韻光盤出來後,為了改變世人思想,達到救人的效果,我便抓緊時間面對面發,街邊小店、摩的司機、路邊行人,多次在公交車上發。記得有一次我坐公交車,先給幾套我身前身後的人,其中有人念出聲來了:「哇,新唐人電視台的肯定好看。」還有人說:「我就愛看這個。」結果有的人站起來搶著要,剩下兩套我站在車門邊給前面下車的人。我心裏默默的祝願他們能得救。

「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經常聽同修或《明慧週刊》中說找出這個心、那個心,我沒向內找,好像我沒有那麼強烈的執著心,其實根本就沒發現,也就心安理得。可是去年有一個同修在其他同修面前說了我很多不實的話,多次當面解釋還那樣,這一下受不了了,覺得被冤枉了,要名的心,爭鬥心、好強的心都出來了,背法也背不了,煉功不能入靜,發正念沒效果。總之干擾很大,心裏也知道這不是我自己,可就是去不掉,才兩三天被邪惡鑽空子、被綁架了,掉進舊勢力的陷阱裏。這件事對我教訓太大了,同時也給家人及該同修造成了負面影響。我深刻的體悟到修煉的嚴肅性。

現在我也學會了遇事向內找,真修自己,包括一思一念都用法的標準來衡量。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首先要學好法,發正念滅了那些阻礙眾生得救的亂神及黑手爛鬼,目地是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講真相、勸三退,是搶人救人,我從一開始就安排半天出去講真相勸退,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有時發網址和破網軟件,大人學生都接。我們並把《九評》及真相資料、光盤包裝好送人。我還有三次去農村老家,告訴父老鄉親真相,勸他們退出邪黨組織。

我是一九九八年底請到《轉法輪》開始修煉的,我認識到大法的深奧神聖,發誓要做一名真修弟子堅修到底。沒多久,邪惡開始瘋狂的對大法的迫害,大規模的非法關押大法弟子。在九九年「七•二零」的當天晚上,我到街道兩邊告訴人們:電視裏播的全是假的,千萬別相信,並把自己親身受益的例子講給人們聽。可是邪惡利用整部宣傳機器長時間的、多渠道的、反覆的給世人洗腦,使眾生深受毒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作為一名新學員和許多老學員一樣獨自上北京證實大法,在北京看守所裏每天堅持煉功,背《洪吟》,每次非法審訊時,我都堂堂正正的向他們講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神聖,大法的洪傳及自身通過修煉身心的改變,同時多次通過口述與書面的方式要求政府收回錯誤的決定,還我師父的清白,還大法的公正,無罪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由於自己正念正行,守住心性,被非法關押二十八天沒報姓名地址,堂堂正正的闖出魔窟,回到家中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

年底邪惡之徒在全國各地辦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我也被綁架了。兩年的非法關押中,我們天天學背師父經文,發正念,用善心對待獄警與犯人,講真相勸善,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天理,善待大法為自己留後路。記得有一個獄警向我表示:「大姐,我寧願看大門也不願幹這事,後果難負啊!」在惡警的喜怒面前,我不動心,用正念對待,他們極力的用軟硬兼施的手段想動搖我們的心。一次獄警見軟的不行,便施行手銬腳鏈,當時我用正念說:「我踏進勞教所的大門就甚麼都放下了,告訴你們,甚麼刑法也休想改變一個大法弟子的心。我只要有一口氣在決不轉化。」他們目瞪口呆,態度馬上變了,讓我到操場上去散步,其實是另外空間的邪惡滅了。過了幾個月放我回家了。

前些年家人不理解,丈夫膽小怕事,脾氣不好,不支持我修煉,不是叫罵、動手就是用離婚威脅逼我走,我不計較,用善心對待,認為是前世欠了他,向內找自己哪沒做好,後來看了《明慧週刊》同修交流一欄才明白,他的表現是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我多發正念,同時自己做的更好,對他父母關心孝順,老人也多次在他面前說我好話,村裏人也誇獎,另外,儘量平衡好家庭,不觸動他的負面,不要有爭鬥心,現在他基本上不干擾了。

我們有幸成為師父的弟子是多麼的榮幸啊!我們只有遵照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才能對得起師父。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