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斷學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得法到現在,我一直很重視學法,越學越愛學。下面就把我修煉過程中的部份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不當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迫害開始,中共人員想轉化我。對我說了些你師父怎樣怎樣的話,說你師父住豪宅,坐小轎車,他在外面享福,你們來替他吃苦。我心裏想,我們師父就是應該住好房子,有小轎車,師父到處去傳法就方便多了,這有甚麼不好,我就願師父過得好。後來看了《憶師恩》,知道師父開始傳法的艱辛,邊看邊流淚,心疼了好久。後來學了(《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更加明白了來度人的神是不應該受到迫害的。師父說:「人真的想叫度人的師父一起吃人的苦才認可嗎?其實我要開創的,我要在正法中解決的問題,就包括今後下世度人的神不能再被三界內眾生迫害的問題。度人的神是救人來的,不能和人一樣。過去他們表現的和人一樣的苦,甚至比人還苦,是因為人難度,神自己替人承擔罪業,也為了身教於人、叫人學,有意的給人這樣做,叫人做好。神沒有罪業怎麼會有苦?是被人的業力所累。」

我學了很多遍,我想度人的神應該受到尊敬才對,怎麼還受到迫害呢,這次師父正法。把這件事給正過來了。以後來世間度人的神再也不會被迫害了。

我上次看了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說她被綁架後,惡警對她說:你們師父過的怎樣好,怎樣好。她聽得很認真,問:是真的嗎?那我就放心了,只要師父沒吃著苦,過得好,我就放心了。

我看了感動得流淚。心想眾弟子都希望我們的師父過的好。看你邪惡還怎麼耍花招。總之,不管惡人造甚麼謠來誹謗師父和大法,也動搖不了我對大法的堅定。因為大法已在我心中紮下了根,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誰也動搖不了我,惡人想轉化我的目地徹底失敗了。

目前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是為了個人修煉圓滿,而是帶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來的。

二、修去怨恨心

由於我堅決不放棄信仰,惡人揚言要送公安局。我被迫離家出走了。由於丈夫一貫道德敗壞,我走後他就請迫害我的人吃飯,並對那幫人說他要與我離婚,與我斷絕關係。後來他一個人到法院單方面離了婚,並且很快就和另外的人結了婚,使我從有家不能歸到無家可歸。他怕親朋好友說他沒良心,就在親朋好友中散布謠言,說我悄悄跑了(其實他同意讓我走的,我在哪裏他都知道),他說他到處找不著我,找的好苦,使親朋好友都責怪我,同情他。這樣致使我承受雙重壓力,既受迫害,又失去了家庭,又沒有生活來源,親朋好友也責怪我,又沒落腳的地方。我那時流離在外,沒有修煉環境,看不到師父的新講法及《明慧週刊》。所以就以常人心對待,非常怨恨他,知道內情的人都背後罵他沒良心,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後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有了一個修煉的環境。我看到了師尊的全部講法,我就如飢似渴的學法,心也在不斷的昇華,對丈夫的恨漸漸的消解。從法理中明白我不但不能恨他,還要講真相救他。

通過學法,我對丈夫的怨恨完全消失了。我心生一念要救他(因聽熟人說他現在身體不怎麼好,經常生病住院,嚴重時下不了床)。但我與他沒有往來,怎麼救他呢?一次我到一個親戚家裏去就碰見他了,我主動招呼,並給他講了真相,給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又送了「法輪大法好」護身符給他,他知道我是為他好,很樂意的接受了。我叫他念「法輪大法好」,他說記住了。看得出他心裏很感動。由於種種原因我很快就離開那裏了。沒有時間給他深入的講,但總算是他聽到了真相。為此我更加感到學法的重要,只有法的威力才能善解一切。我就用法來指導我修煉,對以前傷害過我的人,我都用善心對待他們,給他們講真相。

三、去掉埋怨心

我過去有個不好的習慣,就是愛埋怨,不但埋怨別人,也埋怨自己。有時說話不自覺的就帶有埋怨的口氣,所以跟同修常常發生矛盾,我決心要去掉這個不好的心。可時不時的又冒出來了,我向內找,還是自己的埋怨心沒去掉。有一次我與同修去講真相,說好了我講她發正念,她講我就發正念,不要兩個人同時講,別人聽哪一個呢。可我正講的起勁,她也來和那人搭話並盡說常人的事,那人就去聽她說了,我真相還沒講完。過後我就在埋怨她,她也不高興。之後我倆都向內找,沒有發生矛盾,畢竟是修煉人,都知道向內找。我找到我的埋怨的心又冒出來了,於是我馬上發正念清除它。

可是沒清除乾淨的時候,它還要冒出來。最近又遇到幾次,我到學法小組送資料,學法小組在一個同修的女兒家裏,同修女兒家裏下午沒有人在家,她在大家沒來之前去開門。可有一天,大家都來了,她還沒來開門,門口站著四五個同修等她。當時我又背著資料,大家散開吧,就得下樓去。我心裏又想埋怨她,可一下想到這不又是埋怨心嗎。我心裏就平靜了。等她來後,我心平氣和的跟她說;以後你早點來好嗎?大家站在門口不合適,她說好。可是過了一個星期,她又是這樣,比上次還晚,本來大家都是單個單個的來,來一個進去一個,也不顯眼,現在大家都在門口站著。這樣的事發生過幾次,要是以前我又要埋怨她了。可我現在沒有這樣做,我想為甚麼發生這樣的事。我應該向內找,是不是衝著甚麼心來的。剛才那個埋怨心不是又出來了嗎,就讓你遇到不順心的事,大家進來後,我又跟她說,你以後早點來開門好嗎?她答應了,我又跟大家建議,走時也單個走,前一個走了一會兒第二個再走,大家都要注意安全。

記的前兩年遇到一件很讓人著急的事,我們約定在一個地方切磋,有好幾位同修都沒去過。我就跟一位同修說:你帶著他們在我後面走,不要走到一起。你看我走哪你就走哪。因為我經常去那裏,路很熟,可這個同修偏不聽,就走到我前面去了,我就在後面追他,他也不回頭看我。我擔心他們走錯路,就只好去追他們。結果他們就走到另外的人那裏去了。而且在那裏敲門,我急忙叫他們下來,等我走到門口敲門,正準備進去,回頭看他們沒來,又叫人去找,又找了一會兒才把他們找到。你說這是啥心情吧。像這樣不順心的事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我那時也沒向內找,不知道是干擾還是衝著我甚麼心來的,心裏直埋怨同修不配合。

四、幫助協調

前幾年迫害嚴重,一批一批的協調人被迫害,我們地區成了一片散沙,我看到心裏著急,就主動承擔起了這個責任。那幾年我們經常組織大家在一起切磋,每次換一個地方。師父的經文、新的講法、《明慧週刊》、真相資料都能滿足供應,而且還開了一次小型的法會。因為法會前有的同修不同意開法會,說要注意安全,跟我切磋說別開。我想有幾個同修發言稿都寫好了,又通知不到同修,安全是應該注意,那我們就開個小型的吧,地點也改在了另一個地方。

後來我們又成立了幾個學法小組,集體學法,集體發正念。大家都穩健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有個鄉鎮有這麼一件事,那裏的邪惡很瘋狂,經常上門騷擾大法弟子,每到所謂的「敏感日」當局都要去騷擾,強迫學員簽字,不會寫字的就要強迫按手印,單單是奧運期間就連去了三次,而且還要抄家,抄出大法書和真相資料就綁架。那裏的學員文化水平都比較低,中共人員寫的甚麼他們都不知道,中共人員就拉著他們的手按手印,這幾年都是這樣。我在那裏住了半年,跟當地同修切磋,組織他們學法,跟她們說不能配合邪惡,不能按手印。這是在向邪惡妥協,跟她們在法上切磋,又加強發正念。大家都認識到按手印是不應該的。過年的時候惡人又去騷擾,就有一半的人拒絕按手印,惡人也沒有辦法,就灰溜溜的走了。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又去騷擾,大家都不配合,堅決抵制。說我在做好人,又沒有做壞事,按甚麼手印,不按。惡人說:不按就辦洗腦班,她們來和我切磋,我跟她們說別怕,不配合邪惡,堅決抵制,他們說了不算,只有我們師父說了算,她們就安心下來了。四月二十五日只有一個人被強迫按了手印,其餘的都正念抵制。

我叫她們每個人都寫了嚴正聲明,聲明每次強制按的手印全部作廢。我跟她們說:修煉是嚴肅的,都寫了聲明了以後再不能幹違背大法的事了。她們說:堅決不配合邪惡,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又找那個按了手印的同修切磋,她也覺得堅決不幹了。還有一個同修由於還有執著心沒有放下,在法理上沒有提高上來,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沒完沒了的干擾。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前惡人又來找她按手印,那些過了關的都沒去找,就單找那個沒過關的,這次她也堅決抵制,堅決不按手印,惡人只好走了。她來跟大家說,大家都替她高興。我聽說後,當時就感動得流淚了。我為我們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的慈悲而落淚,我為我們的同修全部過關而高興的流淚。

五、正念的威力

我是那種不敏感的人,甚麼感覺都沒有。但我相信師父叫我們做的絕對沒錯,我非常重視發正念,每天四個整點一次不落,晚上七、八、九三次針對本地發正念,也是天天堅持,出門就不斷的發,在客車上就清除每個人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他們得救。

前兩年我住的地方外面有一個建築工地,在塔吊頂上插了一面血旗,我坐在窗前正好看見,每天一抬頭就看見那面血旗在那兒飄,我想不能讓它存在,不能讓它毒害眾生。我就每天對著它發正念 ,加一念讓它解體和消失,隔了一段時間,我無意中一抬頭看見那面血旗不見了。只有一根旗桿在那立著、過了幾天又看見一個人往塔吊上爬,又換上了新的血旗,我又堅持對它發正念。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那面血旗變成了白色,而且破爛成一條一條的,已不是一塊整布了,這不是在給邪黨發喪嗎。

零九年中共搞甚麼「十一大慶」,在一個廣場上開會,說要搞甚麼流動人口清理,我正好走到那裏,我就對著那個拿著話筒正在講話的人發正念,一會兒他就講不出話了,過了好久才又講了幾句。我真正體會到了正念的威力。希望同修們都要重視發正念。

六、排除干擾,做大法需要的事

在修煉過程中邪惡的干擾從來就沒有斷過。尤其是要去做一個證實大法的項目的時候,干擾就來的很猛烈。有一個項目需要人,讓我去。我準備好換洗衣服,正準備去,突然心臟劇烈跳動,全身都跳動起來了,頭暈目眩,一動就想嘔,眼睛也不敢睜,只好躺著發正念,聽師父講法錄音。同修們來看我,幫我發正念。我感謝同修們的幫助,自己也向內找。同修們說這是干擾,邪惡就是想讓你去不成。我也悟到是這樣,我就堅定正念,一定要去,加強發正念清除干擾迫害我肉身、阻擋我救度眾生的邪惡生命與因素。這樣一天天就好起來了,過了幾天我就去了。

在這十三年的修煉過程中,有太多太多對師尊的感激,太多太多的玄妙和領悟,還有太多太多的修煉故事,無法一一盡述。但我知道我做的還很不夠,離師尊和大法的要求還很遠。還有很多執著心需要修去,今後我一定更加精進實修,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修好自己,不辜負慈悲偉大的師尊的殷切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