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理上昇華 向內找去掉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師父說:「人要修成神,在剜心透骨的去執著的這個過程中,大家想想,人會表現出甚麼來?甚麼都可能會表現出來。」(《美國首都法會講法》)。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有的時候被人觸動了自己那個不願意被別人觸動的心真難受,也有些人就是不願聽別人的意見,也還有些人是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就不高興。這都是人心,這都是很頑固的人心。」

現在每當我學到師父的這些講法時,我都有一種特別的感受,他讓我回憶起當時去掉那些執著心時心身輕鬆、天清體透的美妙感覺,那種感覺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下面我向師父和同修彙報一下,有不符合法的語言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向內找,去執著,柳暗花明

我於一九九六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人中,我屬於那種事業上有點成就的女人,在退休前我就做著一個縣級市的品牌代理,長期養成的虛榮心和愛面子不讓人說的心,簡直成了我修煉路上的一堵牆,十幾年來時隱時現,沒有徹底修掉,儘管師父的法一再講,我也一直在學,仍舊是不以為然,直到摔了跟頭才算悟到。

零九年五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市的幾位協調人到鄉下交流切磋時,被中共警察綁架了,早晨得到消息後,周圍的同修都到了學法小組,開始了集體發正念營救同修,整個一上午發正念幾乎沒有間斷,中午各自回家吃了飯又回到小組,剛一進去就感覺氣氛非常嚴肅,我看到小組又來一位協調人,大家在說甚麼我沒聽清楚,好像沒有同修發現我來了(除給我開門的外),一種被冷落的感覺在往外冒,虛榮心也在不知不覺中膨脹著,只聽到說:各組去聯繫自己認識的同修,趕快形成一個大的整體。當時我有點不知所措,因我除了學法小組同修幾乎不聯繫其他同修。這時候已有同修站起來往外走了,無奈我也起身。一下看到了一本《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會學員發言交流文章》,我拿起來說回家看看。

到樓下,一位老年同修問我:「怎麼不高興啊?一句話也不說?」我立即很不自在的說:「沒有啊」,嘴裏雖然這樣說,可眼淚差點流下來,我頭也不抬幾乎是跑回家的。委屈、怨恨的心開始往外翻了:當初邪惡迫害最殘酷的一段時間裏,小組同修都嚇的不敢出來,為了傳遞真相資料,一位老年同修給我縫了兩個大布書包,一個書包裝兩包A4紙的真相資料,我都是傍晚打車出去,然後步行走回來,路上怕有人問,從來不敢放下歇會兒。俗話說:遠路無輕載。那時嘴裏一直背著師父在《洪吟二》〈正念正行〉中的詩句:「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現在環境寬鬆了,大家逐漸走出來了,對我都不重視了等等,滿腦子自私心和不平衡的心交雜著翻來覆去,委屈的眼淚流個不停。

突然,我看到了那本心得體會,順手拿過來看了起來,不知不覺被加拿大同修的交流體會吸引著。開始是觸動變為感動,而後變為敬佩,再就是內疚和慚愧,加拿大同修的無私無我,遇事向內找、修自己那顆心和忘我的證實大法、助師正法的高尚行為就像一面鏡子照到了我的內心,照到了我的自私、狹隘、虛榮和爭鬥的心。為了營救被綁架的同修,小組的同修都在全身心的去互相協調,希望所有的同修能儘快形成一個整體,更有力的解體邪惡的迫害,把同修儘快營救出來。我不但不積極參與到整體中去,還把自己以前在助師正法中做的那麼一點我應該做的事記在了心裏的「功勞簿」上,時不時的出來炫耀,為了滿足自己長期以來養成的虛榮心,總願聽別人誇我,愛看好臉、聽好話,眼睛總是盯著別人的不足,更不會寬容別人。在同修面前,我顯得那麼渺小和微不足道。

我冷靜的問自己:這幾年修了嗎?師父講的向內找自己真的學會了嗎?理解了嗎?是真的學會修還是得過且過?是執著於人的名還是紮紮實實的實修自己,做一個真正的修煉者?這一冷靜,那強烈的虛榮心、爭鬥心、執著於名、愛面子的心、愛看別人好臉、愛聽好話、不讓人說等等許多執著心全都暴露出來。認識到後,當時真的嚇了一跳啊,就是這些執著心,像一堵牆一直擋著我不能精進,心性得不到提高。現在我要把它徹底修掉,不管隱藏在哪個空間全部連根拔掉。不好的物質去掉後,我的思維中出現了學法小組每個同修那和藹可親的面孔。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利用這樣一個環境讓我暴露出這些不足,又很快幫我消掉。弟子唯有精進才能報師恩。謝謝師父!謝謝在小組一起學法的各位同修!同時也感謝給我們提供海內外同修交流共同提高的明慧網。

第二天,又到學法小組,我就把發生在我身上的這一切和同修交流,所有的同修都說:當時他們的心都著急的光想辦法儘快的把同修營救出來,沒有感覺傷害我。沒有了這些不好的物質,對在一起的每個同修,我感覺到他們真是可親可敬,每個同修身上都有一個閃光點,在鼓勵我要更加精進。當天晚上,兩位老同修帶著我一起出去貼真相不乾膠(這是以前我絕對做不到的),穿街走巷,感覺是那樣的神聖,同修的行為帶動著我,鼓勵著我,同時也讓我去掉了做這件事的怕心。

師父說:「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這是最基本法理,最基本的。有的人幾年過去了,還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觀念。修煉了多少年啦?還不能這樣看問題,還不能正面看問題。」(《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現在每當學法學到這裏,總感到師父就是在說我,臉上火辣辣的。擋在我修煉路上的這堵牆終於推倒了,我真正體會到了向內找、修自己,去掉執著後真是柳暗花明。

二、珍惜集體學法環境,比學比修

師父多次強調集體學法的重要性。我悟到:作為弟子,師父講到了,我們就要努力做到,珍惜集體學法,維護集體學法這個環境。

零九年六月初,由於各種原因,協調人問我能不能把學法小組搬到我家來,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協調人問我用不用回家商量,我說: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我說行,他(我丈夫)就不會反對,只是我家房間小點(不足四十平方米),同修不嫌棄就行。出於對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的尊重,我回家和他說了聲,果然他不反對。我們每週連續三個上午學法,為了保證同修們有一個安定的學法環境,我儘量合理安排出差,這樣既不耽誤同修學法,又能保證自己參加。這期間,我發現身邊有一個老同修,每次三個小時,不論是學法、發正念、切磋,她都是坐姿端正,或雙盤或單盤,一直堅持著。她的行為觸動了我,師父在《洪吟》〈實修〉中講:「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我認識到:雖然學法時坐姿沒有明確強調,但也能體現出一個修煉人的心性高低,坐姿不正,說輕了是求安逸心的表現,不願吃苦;嚴肅的說是敬師敬法的大問題。修煉人必須嚴格要求自己,同修能做到的我也應該能做到,現在我也能坐姿端正的學法。

以上是通過認真學法,由於在法理上昇華,自己在修煉中精進的一點感受和體會,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還很大,離師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更有差距,我在面對陌生人講真相救人中比較懈怠,煉功也不能堅持。在有限的修煉時間裏,我會努力做好,請師父放心,我一定會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