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以報師恩

——一次車禍所悟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多倫多大紀元華人廣告部的銷售員,做廣告銷售已一年多。我是一個從小只會買東西,而不會賣東西的人,今天能走上一條做銷售的路,從走過來的一段歷程,弟子深感師父的慈悲和呵護,也相信是師父苦心安排給弟子的修煉之路。特別是今年六月九日在去見客戶的途中,在師父的保護下在高速公路上避免了一場連環車禍,更是深感師父的佛恩浩蕩。唯有修好自己以報師恩。

以下是自己的一些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1)神奇的車禍

今年六月九日(星期三)上午跟同修拜訪了一些發行的客戶後,中午跟另一位同修去見一位華人廣告客戶。一點左右我的車在多倫多404高速公路上以一百公里的時速,在靠最右邊的車道往北行駛,突然左邊的一輛學校工程車為了避一輛大貨車的插入,而撞到了我的左車門,我的車向右邊的路邊駛去,我剛把車頭撥正,突然我的車的後面又給一輛車撞了一下,坐在副駕駛的同修「啊」的叫了一聲,我的車一百八十度轉了一個回頭,對著四條車道向反方向行駛,這時我看到四條車道的車飛速的向我的車衝來……

當意識到危險時,我旁邊的同修閉著眼睛,抱著腦袋,捂著耳朵大聲的喊,開始我不知道她喊甚麼,其實我是想知道她要我怎麼做,因為當時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控制方向盤了,當我聽到她在喊「法輪大法好!」時,我的思想突然好像靜止了,一瞬間空氣好像凝固了。這時我發現我的方向盤不是我在控制了,在反方向的行駛中,車輛在我面前呼呼的飛過……

我在第一條車道上反方向行駛,兩輛小車避開了,第二條車道的大卡車衝過來了,所有的車到快要撞上的一瞬間突然又繞開了,就這樣我的車越過了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最後行駛在中間的緊急區,這時我才想起,我可以剎車了。在高速上的緊急區停著我們這一輛反方向的車。

這時同修停止了呼叫,睜開了眼睛,鬆開了捂著耳朵的雙手。看車停了,激動的喊了一句:「感謝師父!」她激動的捂著臉哭起來了。我趕緊對她說:「我們先別哭,看看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們是反方向停在高速上,我們怎麼回去呢?」

幾分鐘後,拖車的來了。小心翼翼的打開我們的車門問:「你們還好嗎?」我說:「沒事,活著。」他驚訝的問:「你們是怎麼開到這邊來的?」我說:「給別的車撞到這邊來了。」看我們的車頭一點都沒損壞,不需要拖車,他就要我報警了。幾分鐘後,警察來了,還是吃驚的問我:「你是怎麼開到這邊來的?」當他把警車調派來封路給我們掉頭時,另一名警察瞪大著眼睛說:「她們居然沒事?車也沒事?」

很快,警察也把撞我們的那輛工程車找到了,他們看到我們都沒事,也很驚訝,雙手合十不停的給我們道歉。

我們心中在不停地叩謝師父!回到辦公室同修和我到師父的法像前拜謝師父,淚流滿面……我們繼續約客戶晚上見!正念正行!唯有做的更好以報師恩!!

2)走好師父安排之路

我二零零二年底得法,零三年有幸成為多倫多大紀元的一名社區記者,我先生(同修)在幫助我整理報導的過程中,也成為了一名記者,後來他比我進步快,還成為了編輯。

隨著形勢的發展,多倫多大紀元急需一名全職的記者,我想我在常人中的工作收入應該可以支付全家的開支,我們商量後,先生說只要我不亂花錢,我們肯定能維持生活,我就下決心說,我一定能做到不亂花錢。這樣就決定讓先生辭去常人的工作而做大紀元的全職記者。誰知後來在金融風暴的影響下,我常人工作的公司也倒閉了。當時我覺得很高興,我終於有理由也全職做大紀元了,我就開始走上做廣告銷售之路。

當時只想著師父說的「大法弟子辦的媒體一定會成為主流媒體的。(鼓掌)不但成為主流媒體,將來是世界第一大媒體」(《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並相信在大紀元做銷售是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因為我不當家,所以也不知道究竟家裏是否夠開支,我想如果我們兩人的收入不夠用,大不了到時賣車或賣房子也能撐一段時間,現在一年下來了,我不但不用賣車、賣房,上星期還換了一輛新車。

我剛到大紀元上班時,在我們辦公室能堅持著全職做廣告銷售的同修,都是經過了一番艱苦的磨練,留下來的都是做了三年以上的。而他們又基本都在做著西人的廣告市場。看著我一個人在做著華人市場,他們也在努力的幫助我,但好像作用也不大。當自己撐著做華人市場做了大半年,今年的四月份,眼看做不下去時,來了一名在國內有銷售經驗的同修,在她的帶動下,我們成立了一個華人銷售團隊。在華人市場有了一個很大的突破,團隊六人擰成一股繩合作不到三個月,我就達到了可以養活自己的目標了。我們真正體悟到了師父說的:「經營的越來越好的時候,那就可以成為一個完全是正常運作的企業,可以養的了報紙、養的了參與的人,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前幾年我說,那是個目標,現在說,這是可行的。」(《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當我們做得正紅火時,出現了這場車禍考驗,當時坐在我車上的那位同修,就是我們華人廣告小組的協調人,車停下來後,她的第一句話是:「感謝師父!」第二句話是:「邪惡多害怕啊,說明我們做對了。」

3)修好自己 以報師恩

我們華人廣告小組剛成立三個月,已做出了很大的突破。救人是我們的基點,針對華人做廣告的過程,就是一個講真相的過程。我們悟到:作為一個團隊只要配合好,力量就勢不可擋。

神奇車禍發生後,我把經歷在多倫多大組與大家交流後,得到了很多同修在法理上與我們的真誠交流,同修的反饋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一位同修說:「常人都有句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們修煉人有師父保護,是我們的大福,而你們正念闖過來了,幹好華人市場必成。但發生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也要好好向內找,修好自己,絕不給邪惡鑽空子。」

每當我過心性關時,我就會問自己:師父把我保護下來,不是讓我繼續來保留我的執著,而是讓我多救人,把自己修得更好。

由於自己參與的項目較多,而個性又是急性子,屬於師父說的那種「一說就炸」的人。所以在工作中就會有衝突和摩擦。同修為了避免我「炸」,給我提意見也是很婉轉的。一位同修是這樣跟我說的:「你跟你先生的性格真的是相反,他很溫柔、耐心、穩重……。」我就得想這些讚美詞的反義詞是甚麼,儘量的向內找。有位同修更是智慧的說:「真羨慕你們家先生找到你這麼個媳婦,可以修那麼高。」有時想想同修的苦心幫助,我就感動不已。

一次和同修A去見一個地產經紀商,出來後,同修A善意的給我提了一些意見,從我的坐姿到我的談吐。同修還沒講完,我就已經忍不住了,然後大聲說:「你有完沒完,你以為你就對嗎?你剛從大陸出來,甚麼都不懂,你剛才說我的那些都是黨文化。」我就又把她剛才的話數落了她一番,可貴的是,同修一點也不反駁,最後她說了一句:「可能我的黨文化還是挺重的,我得好好回去認真讀一遍《解體黨文化》才行。」我後來想起都很慚愧。

第二天跟另一位同修B去見一個客戶,這次成功的簽了合同。出來後,以為她會表揚我,誰知她也是跟同修A一樣說了我哪裏做的不對,哪句話不該說,我開始心裏還挺不平衡的,這次我不說她是黨文化了,但心裏覺得她是新學員,所以還是不服的說:「單都簽了,你怎麼還有這麼多意見?」但當看到同修那份真正為我好的心,我感動了,對她說:「我一定下決心改。」同修拍拍我的肩膀說:「好樣的,下次一定不能再犯這種毛病了,大家都不容易,我們一起好好幹。」看著比我小好幾歲的同修像慈母教育孩子一樣的待我,我感動得流下了淚。

4)面對考驗 信師信法

常常是在我做得有難度,或者受到甚麼挫折時,常人工作的引誘也就接踵而來。有一次當我跟同修過著心性關,感覺到我可能無法再在大紀元做銷售時,我曾經做了十幾年的常人專業工作有一家公司給我提供了工作機會。他們早上九點通知我,給我一個小時的時間考慮,要我在十點給他們答覆,如果應聘的話,下午二點就開始上班。一個小時就要做出去留的決定,我就想也不想就直接問我先生了,他也想都不想就說一句:「你還是在大法弟子的工作環境中工作吧。」

我高興的回到大紀元辦公室後,有點得意的把我放棄應聘常人工作的經歷告訴了大家,以為大家會說我了不起,誰知同修對我說:「那算甚麼?我們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啦。還有很多次的呢。有常人工作來誘惑你,就說明你還不夠堅定,心不穩,才會有考驗。」我就對自己說:行,我要穩住心,堅持走做華人廣告的銷售之路。自那以後,真沒常人工作找我了。

六月是我約見客戶最多的時期,九號發生車禍後,在紐約新唐人工作的女兒,在電話裏聽了我的故事後,激動的說:「如果不是師父保護,我見不到媽媽了。你開車還是小心點吧。」車禍後的那幾天,我一上高速就開始有點害怕,在高速行駛中聽到一點動靜都會整個人跳起來。我知道是在要我去掉怕心。但我還是開著那個給撞壞車門而還能開的車義無反顧地去見客戶。怕心去掉後,客戶一個一個的約見,合同一張一張的出,剛過去的六月份,是多倫多大紀元銷售額打破歷史記錄的一個月,也是我收入最高的一個月。

一個客戶聽我講車禍經歷,當我跟他講到,出事時我們喊「法輪大法好」和「師父救我」,他眼淚都流下來了。之後他要我給他看《轉法輪》。還跟我說已把明報的廣告撤了,星島的到期也不做了,只做大紀元了。然後給了我一張半年合同的支票。

一位老年同修對我說,她有一位在青島的九十二歲的姐姐,之前怎麼說都不肯退黨,她給她說了我的神奇車禍的故事,聽完後馬上退了。

跟我一起經歷了這次神奇車禍的同修,給她以前的房東講述了整個故事後,她主動的問:「你能幫我做『三退』嗎?」

5)擴大容量 善待同修

由於不同的因緣關係,同修之間有時也會有誰看不慣誰的時候,有願意跟誰而不願意跟誰合作的想法,所以合作中就會有摩擦。有一次我問一位同修說:「為甚麼某某同修看到你就笑得像朵花,看到我就像個苦瓜?」同修說:「可能你哪輩子給她吃了很多苦瓜,而我可能那輩子給她送了很多花。」雖然好像是笑話,但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明白是這種關係後,我看到不同的同修我都會去努力做一朵花。我們這個小整體就是在不斷的組合中磨合,現在我們只要有客戶,不管多小,也不管多遠,我們都會互相組合著一起去談。就算是一個三十元錢的小分類廣告,我們都是穿著西裝革履,提著電腦去見顧客的。

因為在做著其它項目協調過程中,自己養成了一種自以為是和愛指揮別人的毛病,之前同修都讓著我,經過這次車禍後,我對自己說:「甚麼都是師父給的,自己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

而當真正要面對考驗時,就不是那麼容易了。有一次同修C在講電話,我看他有點說不清楚,我就想接過他的電話替他講。同修沒有把電話給我,而是講完後放下電話,在大家面前嚴肅的對我說:「你知道你這樣的做法是非常沒禮貌的嗎?」(以前這位同修對我可客氣了)我正想解釋我為甚麼要這樣做時,另一位同修D也劈里啪啦的說我哪一次哪一次是怎麼打斷別人的談話,怎麼的不禮貌。這時我開始受不了了,覺得你們要合起來鬥我來了。我強忍著,一直不出聲,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機會擴大自己的容量,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

後來這兩位同修晚上都打電話來給我道歉,說他們不該那種態度待我。我心裏很感動,但嘴上還是說:「我還在過關呢,你們就不能給我多點時間消消氣嗎?」他們都笑了,第二天我們又合作如初了。

6)珍惜這一份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如果現在你問我們銷售部的同修,為甚麼你會做大紀元的銷售員,相信他們都會回答你說「因為這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大紀元銷售員這個工作,好處說不盡。每天都要接觸很多的人,每天要打很多的電話,我們接觸人就是在救人;集體學法煉功,早上學英文《轉法輪》,下班後學中文《轉法輪》。還有一個特點,如果是參加大法活動,都不用請假,社長、經理比你跑的都快;如果要參與其他項目的工作,也不會受批評,最多提醒一下要平衡好;如果要參與神韻售票,跟部門經理說一聲隨時都可以走。後來我發現,我的票賣得越好的時候,我的廣告也做得越好,我參與其他項目的工作也會做的好。

還有,在給客人介紹大紀元時,同時也介紹神韻晚會並賣票;還可以講大紀元三退的信息,並給客戶做三退;廣告簽回來後,給大紀元盈利,也養活了自己。

最後以師父《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的一段講法與大家共勉:「別管現在是甚麼時期、迫害甚麼時候結束,就只管去做。真結束了大家都後悔。沒做完之前,沒到法正人間之前,大家只管去做,救人中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儘量的把事情做的越好越好,成就的是你們──大法弟子。」

(二零一零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