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法中淨蓮

——在參與神韻晚會賣票的過程中修煉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回想這幾年的修煉過程,感受最深的是,走出來,在證實法中修煉昇華。「難中煉金體」(《洪吟二》〈神路難〉),只要你走出來,只要你去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師父就會在你做的過程中,暴露你的人心,點化你,牽著你的手,帶你走向成熟。

一、勞其筋骨,苦其心志

修煉以前,我是一個養尊處優慣了的人。工作緊張點,少睡點沒問題,但一定得吃好,住好。前兩年通過去紐約賣票,一下把這個觀念給扭轉過來了。當時一百五十多人,居住在一個一百多平米的大房間裏,全部是打地鋪,人挨著人,走路不小心就會踩到人。只有兩個衛生間,一個淋浴。為了能洗澡,夜裏不敢睡,得排隊。冬天不開窗戶,房間裏的氣味令人難以忍受。我第一天晚上就哭了,覺得呆不下去,也覺得同修們太苦了。但同修們好像沒有感覺,每天晚上一起學法交流怎樣能多賣票。這對我觸動很大,我明白了這個空間像難民營,但在另外空間,這裏是最美的宮殿。居住苦,還不行,還得苦上加苦,看你如何。

當時因為賣票難,都穿上古裝來吸引路人。我穿的是六十多磅重的將軍服。第一天,只有站著的份,手抬不起來,壓的到處疼痛,一天站下來,還得坐地鐵,上下階梯的趕回住處。剛剛有些適應了這套衣服,緊接著,身體出現非常嚴重的消業狀態,是我沒有經受過的。全身的骨頭、肉、腦袋,每一個細胞,都在往外散發著疼痛,身體滾燙,吞咽口水,都會帶來劇痛。每邁一步,都是劇痛。那天我們是沿街挨家發資料。同修一直鼓勵我堅持,一定行。當這些都過去後,我的心也被洗淨了,不再有怕苦的心,想的只有賣票救人。將軍服穿在身上,也沒有了重量,和沒穿一樣的走路。

後來在我們地區,從開始賣票到演出,持續幾個月,我因為不上班,幾乎天天出去賣票,每天都是一站一天,近十個小時,累了休息幾分鐘,就好了。早上去麥當勞買幾個漢堡,一天的飯就解決了,儘量減少休息和吃飯的時間,不錯過每一個走過面前的人。晚上回家更新售票,排版,經常忙到深夜。一位同修說我是「鐵金剛」。其實是因為在紐約那段賣票的過程,師父將我鍛造出來了。

二、破除常人的觀念,才能包容更多的眾生

在參與神韻晚會賣票前,我主要參與的證實法的項目是大紀元排版和向國內打語音電話講真相,沒有直接面對常人。週末外出洪法,也只是向常人匆匆忙忙講幾句,發一份資料。所以長期形成的對常人的一些人心和觀念,一直沒有暴露出來。這三年多來參與賣票,在接觸常人,面對常人的過程中,也不斷的暴露出自己的人心。

開始賣票是挑人,察言觀色,感覺這個人還行,才上去打招呼,介紹晚會。感覺不行的,就發個資料,不多講。對一些窮人,還沒講,就先心中下個定義,這個人沒錢,介紹也是白介紹。對於一些年輕人,看到他們的打扮,就把頭一扭不看,或在心中說,這些是變異的,不能發給他們資料,會扔掉。看到中國人,嘴還沒張,腦子裏就一念,他們不會要的,不會聽的,他們腦子裏都是邪黨灌輸的東西。因為把常人按自己的人的觀念給分了類,所以可想而知,從我面前走過的生命,也真是這個表現,因為自己的心促成的。當時還覺得挺正確的,真沒把他們看錯。一天下來覺得挺有效率,沒有浪費時間。介紹的都是自己認為的「會買票的人」。

師父在《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中說:「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有甚者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然而這觀念本身卻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後天觀念變的很強,那麼它就會反過來支配人真正的思想與行為,這時人還以為是自己的想法呢,現代人幾乎人人是這樣。」 慈悲的師父為了讓我能看到這個問題,不時的點化我。比如說,在賣票過程中,總有些出乎我意料的事情發生,實際上都是師父的點化。記得零七年一次在市中心商場賣票,過來一位穿著破舊的人,看上去像個流浪漢,走到我們面前要資料,心想給他一張資料打發走算了。沒想這人一聽到晚會的消息,就要買票,我心想這不是開玩笑嗎。可這個人在兜裏掏來掏去,掏出一些錢來,一定要買票。我真是被震撼了。還有一次,一個戴著丁零當郎那些東西的年輕人,走過來看我們的電視,我都懶得站起來給他發資料。可他卻走過來問我要資料,了解晚會的情況。然後說他會來買票的,還說讓他媽媽來幫他買。我根本沒當回事。可是過了幾天,他真的帶了媽媽來買票。看他拿到票後,高興的神情,我的眼睛也濕潤了。明白了自己這種對人的評價,實際上是長期形成的人的觀念。在這種觀念的作用下,根本生不出慈悲心來。

這樣的事例非常多,每當用人的觀念判斷人的時候,過不多時,就會有一個人,來打破我這個觀念。而每當心中沒有雜念,只想著救人的時候,慈悲的力量就會展現。記得一天,在商店賣票,走過來一位女士,我向她打招呼,看她停下來,就趕緊拿著畫冊走上前,介紹晚會,她打斷我,說:「對不起,我不會買票的。」 我祥和的告訴她:「沒關係,我只想請你了解一下這台晚會。」 結果還沒等介紹完,她就問票價,然後說她決定買四張票,作為聖誕禮物送給她的家人,並非常感謝我叫住她,說她一直為買聖誕禮物發愁,沒想到買到了最好的聖誕禮物。

就這樣,師父牽著我的手一步一步的,教會了我慈悲眾生,尊重生命。現在賣票,經常心裏面靜靜的,只想著救人,無論這個人是怎樣的表現,我都想著他是一個為法而來的偉大生命,也是擁有無量眾生的,宇宙體系的王。經常站在那賣票,不自覺的看著面前走過的人,就淚盈滿眶。感悟到只有放下人心,才會升起對眾生的慈悲。

三、學好法、配合整體,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因為經常用忙作為藉口,忽視學法,學法時心靜不下來,發正念也經常錯過,導致我一度把賣票當成了做事,把劇院座滿,當成了做事成功的指標,把賣出多少張票,當成自己能力的展現,為賣票而賣票。每天心隨著賣票的數量,波動起伏,名利心,證實自我的心也在膨脹。要是今天多賣了幾張票,我會美滋滋的,覺得自己真能幹;明天沒賣出去票,心裏就會難受的很,垂頭喪氣。經常看著座位圖,想,有緣人快來買票呀,好像是為了救度眾生,但深挖下去,背後的念頭是不純的,腦子裏想的是賣票。有時也問自己,你是在賣票呢,還是在救度眾生?腦子反映出來的第一念,還是賣票,而且還有一個很好的藉口:賣了一張票不就救了一個人?因為我把賣票當成了做事,所以經常憤憤不平的向外找,抱怨賣票地點不好,抱怨同修不配合,抱怨這,抱怨那的,嘴上不說,心裏還是放不下,就更談不上和同修配合了。我這樣的狀態在去年的賣票中,完全暴露出來了,加上去年我們地區整體的修煉狀態,也是向外找,同修間矛盾爭執不斷,結果去年我們票賣的差,在演出期間因為同修間配合不到位,出的紕漏也多,這對我是當頭一棒,晚會後的一段時間,我不斷的向內找,每每想起那些空空的座位,都會心痛、落淚,悔恨自己沒有做好。

我認識到只有學好法,才能純淨自己的心態,才能和同修們共同配合賣好票,才能真正的救度了眾生。所以去年晚會後,我們組織了學法小組,早上學《轉法輪》,晚上學新經文,同時不斷交流向內找。不知不覺的,同修間的抱怨沒有了。今年辦神韻晚會,我們當地形成了一個整體,同修們都能默默的主動承擔,圓容這個整體,晚會辦的比較成功,第一場爆滿,找不到兩個連號的座位,只剩不到二十張單票,第二場也不錯。

在今年賣票的過程中,我也基本保證了每天的學法煉功。而且在每天賣票時,我都注意發正念,背《論語》。因為基點擺正了,所以今年狀態也完全不一樣了。站一天也不累,站到收攤了,還捨不得走;講一天也不覺得嗓子乾,好像聲音不是從嗓子發出來的一樣。原來每天賣了多少張票,我記得可清楚了,今年是經常不記得當天賣了多少張。而且經常介紹一下神韻晚會,人就會買票。感悟到,今年的賣票,沒有多少邪惡的因素在干擾了,就看大法弟子的用心了,你能做多少,就能救多少。

四、與同修相處,做到為他人著想

修煉一路走來,面對常人的表現,基本能做到心不動。但面對同修的表現,卻經常能觸動自己,憤憤不平、沒按自己的意見辦、這個同修怎麼這樣、那個同修怎麼那樣、妒嫉、有甚麼了不起等等。

我悟到,我們修煉人作為一個群體,在這個群體中發生矛盾的時候,如何放下自我和整體協調配合,如何面對和看待這個群體中的同修,這是我們必須修出來的。必須達到法對我們的要求「無私無我,先他後我」。

如何和同修相處,這是我以往沒有好好想過的問題,今年當問自己這個問題的時候,才意識到,為甚麼以前很容易被同修間的矛盾所帶動,很容易對同修的不是之處說三道四。是因為在對待同修上,沒有正念。

總覺得同學一部法,都是大法弟子,甚麼都應該明白,有些同修執著於名、利,我也不理解,覺得這個同修怎麼這樣,恨不得狠勁說他一頓,讓他趕快放下,有些同修在病業關中,走不出來,我也急的不行,覺得這麼簡單的事情,怎麼就過不去呢?對同修講話很是不客氣,言語中夾帶的是瞧不起,恨鐵不成鋼,說出的話,一點也不善。因為我一直有一個觀念:同修甚麼都應該明白,應該放下一切。而且總是按自己的想法要求同修,覺得同修應該修的更好。所以一看到同修的不足,簡直容忍不了,覺得怎麼這樣呢?

因為這個觀念,讓我看不到同修修的好的一面,而是對同修修的不足的部份,放大,再放大,最後覺得這個同修很差勁,修的太差了。走入了極端,所以很容易和同修發生矛盾。而當發生矛盾時,又用爭鬥的方式解決矛盾,所以經常是雪上加霜,舊矛盾沒解決,新的間隔又產生了。

今年賣票過程中發生了一件事,改變了我。

一次和一位同修去一個小鎮賣票,因為這個小鎮已經做了近二十天了,發了很多資料,我們計劃今天多賣些票。到了那,就發正念,配合的挺好。剛賣幾張票,就接到甲同修的電話,告訴我乙同修說了我甚麼甚麼,這位同修為我鳴不平,我也開始激動起來了,本來就對乙同修有些想法,我立刻給乙同修打了個電話,在電話裏就和乙同修高聲吵了一會,掛了電話心中還憤憤不平。我不敢回到賣票點,怕將賣票的場帶壞,就在遠處徘徊著,心情由開始的憤憤不平,轉為焦慮,今天是來賣票的,不能影響救度眾生。可這樣的狀態怎麼辦,我向內找,試圖平靜下來,也看到了維護自我的心,不再生同修的氣了,但還是打不起精神來。我急的都快哭了,非常後悔,覺得真是干擾了今天賣票的場,干擾了有緣眾生的結緣,因為要促成一次機緣太難了,對有些眾生來說,可能只有今天一次機緣。我意識到,在如何面對同修,和同修的矛盾面前,今天的事情暴露了自己修煉的不足,可以說在這方面沒有修。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面對這樣的情況,應該是甚麼心態。我只有在遠遠的地方,不斷的發正念清理自己。然後回到賣票點,但狀態還是很不到位。只感到被重重的物質壓著。我就默默的站在邊上。一會,走過來一位中年男士,我向他喊了一聲「神韻,國際頂級演出」,他徑直朝我走來,眼睛一直看著我,和善的目光無法形容,我心中為之一震,趕緊介紹晚會,票價,他和夫人商量後,迅速買了兩張好票,在整個過程中,他都是用一樣的慈善的目光始終看著我。賣完票,我突然渾身輕鬆,那堆厚重的物質不見了,心很淨,空空的,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緊接著,我們開始一單接一單的賣票了。

謝謝師父,通過這件事,讓我看到了善的巨大力量。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講:「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甚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也使我明白了應該怎樣對待同修間的矛盾。那就是不能用人的爭鬥的方式來解決問題,而要用慈善來解決問題。真正的做到為他人著想。

平時我總說為他人著想,也告訴別的同修為他人著想。但事情一觸及到自己的利益的時候,舊宇宙為私的本性,那不好的物質就會翻上來,那時候想的都是自己。而且向內找,也只是找自己的問題,而沒有站在同修的角度同時為同修著想,因為基點是自己有問題,自己需要修,但同修也有問題,他也有要修的。所以有時向內找,也是憤憤不平的找,帶著爭鬥心的找,有時甚至找到最後,都是同修的錯。

從這次事件後,每當和同修發生矛盾,對同修有想法時,我都能很快的調整思維,馬上從善意的理解同修的角度,為同修著想,同修盡力了、同修也不容易,也許這位同修根本不是這樣的意思,是我這樣想的,想同修做的好的一面。這樣我一下就沒有了憤憤不平了,心態也祥和了,同時會靜心的,真正的看到自己的問題。這是我以前做不到的。感悟到,不經過剜心透骨的修煉,不去掉這個為私的物質,為他人著想,就像浮萍一樣,落不到實處。

同時我也不再執著同修的執著了,明白了每個人都在自己所在的層次中修煉,我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其他人。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說,「每個人的路還都不同。你們的工作不同、你們的生活環境不同,你們各自的家庭不同,你們各自所處在的社會階層和碰到的事情都不同。」那麼對待同修的執著,最好的方式就是善意的指出,並幫助他發正念,解體干擾的因素,同時圓容沒有做好的、有漏的地方。

五、賣票守時,兌現對生命的承諾

每一個賣票點都會有一個時間約定:從幾點開始賣到幾點結束。我對這個時間約定一直都不是很在意。有時候晚上忙得太晚了,早上就想,晚去會兒也沒有關係,這麼早,也不會有多少人購物的;有時看到人流少,資料也發不了多少,就想,算了,今天早點收攤,回家學學法煉煉功,還有好多事需要處理,在這乾守著也沒有用。所以經常不是早來晚走,而是晚去早回,沒把時間約定當回事。

今年賣票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明白了,這個時間約定實際上是一個承諾,對神的承諾,對眾生的承諾。

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去一個小鎮賣票。因為冬天,冰天雪地,購物的人很少,我們從早上十點多站到下午五點半,只發了一百多份資料,賣了兩張票。同修因為有事,就回家了。我看著冷冷清清的過道,半天才走過一個人,急匆匆的,停不下來聽你講。心裏直嘀咕:這麼冷,估計晚上也沒甚麼人來了,反正下週我們還來這做,也不會錯過有緣人的,我也早點回家吧,七點就收攤。本來應該是九點收攤的。

到了七點,我正準備收攤,看到急匆匆的進來一對夫婦,領著三個半大的孩子,是印第安土著人的打扮。急急的跺著腳上的雪,往裏面衝,這時那位女士一抬頭,看見了我們立著的大海報愣了一下,就衝進去了。根據賣票的經驗,看到這位女士愣那一下的表情和眼神,我知道這是一位有緣人。於是決定等他們出來的時候,發一張資料給他們再走,但左等右等,也不出來,我又動了想走的念頭。正猶豫間,這一家人走出來了,也沒買甚麼東西。我趕緊叫住他們,介紹晚會,這一家人靜靜的看完了電視裏的精彩片段,都非常的喜歡,決定買七張票。挑好了座位,付錢的時候,銀行卡出現問題,男士打電話到銀行處理的當口,我和女士聊天,才知道這位女士是中學教師,教藝術課,自己是學音樂的,彈奏樂器,她非常喜歡神韻晚會,一再的感謝我叫住他們,向他們推薦這台晚會,並有意向組織學生來看。等這一家人高高興興的走後,我一看錶,九點。

晚上回家寫寄票地址的時候,看到這一家人的住址很陌生,出於好奇,我上Google上搜索,原來這一家人住在北邊很遠的一個印第安部落,算了一下,距離小鎮需要三個半小時的車程,也就是說,為了晚上七點趕到,他們需要最遲下午三點就得出發,甚至更早,因為天寒地凍。我心裏一下明白了,眼淚奪眶而出。虧的自己沒有早走,約定的時間,不是一個兒戲,神已經做出了安排,在約定的時間,引領有緣人來買票。

後來有一次,我們在一個大商場賣票,也是人流很少,資料也不好發,同修想提前收攤,我和同修交流了上面的經歷和我悟到的,約定的時間是一個對神的承諾,對眾生的承諾。於是同修決定安下心來,就做到最後,結果真是一個接一個的有緣人來到面前聽晚會介紹,拿資料,我們又賣出了六張票。

以上是我在參與神韻晚會賣票的過程中的一點體會。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們開創了這樣神聖的助師正法的機緣。讓我們萬分珍惜這轉瞬即逝的機緣,多學法,不斷的歸正自己,勇猛精進,兌現史前的誓約,「圓滿隨師還」(《洪吟》〈緣歸聖果〉)。

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一零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