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參與神韻項目中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多倫多的大法弟子,在這裏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參與多倫多最近三次籌辦神韻晚會的修煉體會。

一、堅定正念

多倫多去年辦中秋神韻走過了一個曲折的過程。多倫多原是最早辦中秋神韻演出的城市,但因為各種原因,辦的很辛苦卻出票不理想。我作為主要參與的一員,沒有從修煉上找原因,而是在求安逸心的執著下,以另外一個項目很難而且有時間限制為理由,不想再辦。現在想起來仍然汗顏。後來我通過學法,認識到神韻的重要性無可比擬,應該辦的越多越好,但有一些同修還有一些不同的觀念, 到大家終於統一了意見,要辦中秋神韻時,只有兩個月了。

在這次春季辦神韻時,我有時要查閱一下去年中秋神韻時每天的出票數據,發現很多時候出票量都很高,心中總是感慨:是怎麼賣出去的?要知道,在多倫多秋夏之季,人們習慣於出外旅遊度假,很少有人買票看戲。連戲院的票房都在我們賣票的中途關門休假一個月,使很多到票房買票的人吃「閉門羹」。多倫多學員在如此惡劣的客觀條件下,正念正行,表現出了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堅定和英勇。有很多學員自己買了幾十張票去推,有學員給自己定額要賣出一百張,有學員走到哪兒,介紹神韻到哪兒,在公共汽車上也介紹人買了票……。

我在這次中秋神韻中,具體協調售票點。因為時間很緊,每個售票點都來之不易,我想每個售票點都要發揮最大的作用,不僅要起到宣傳神韻的作用,還要當場就要出票。我就採取了一些與以往不同的做法,也啟用了一些在同修中有爭議的人去售票點售票。我的做法受到了一些同修的反對。他們認為我的做法不在法上,也認為我出於友情去安排人售票,站點的學員也覺得壓力大。有時上班時或半夜時都會收到責問我的電話。當時我因為票量大,時間緊,已經相當忙,相當有壓力,再接二連三的被責備,感覺到心理承受已經到了極限,而且無論我怎麼解釋,也沒法說服任何人。有幾天真的很難過。那時候經常的背法對我的幫助很大。背法使我的心平靜下來,冷靜的想一想自己這麼做到底對不對。我想,賣出神韻票的過程就是一場正邪大戰,在戰場上應該根據不同的情況處理不同的事情,我這樣做是沒有錯,但我也有不為同修考慮的一面,經常打電話去問出票情況,給同修造成不必要的壓力。這是我應該改進的。

想通了之後,我仍然堅持我的做法,但不再去打電話問票點出票如何了。我在心中,也儘量對埋怨我的同修沒有甚麼怨氣,過了一段時間,也就沒有人再說我了,相反,有的同修說,終於理解到我為甚麼採取這樣的策略了。那個時候,幾個協調售票點的同修經常鼓勵我,對我的幫助很大。票點的出票量也越來越好,在後期達到了平均一天一百多張。在這次神韻演出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通過這一次的心性考驗,我也搞清楚了,其實每個人都是懷著要將神韻辦好的心,但因為每個人在的位置不同,看事情的觀點也不同,所以有甚麼不同的意見也是正常的。

二、一票難求

在多倫多中秋神韻剛剛過去不久,多倫多佛學會又決定在密西沙加的劇場承辦新年的神韻晚會並要我去負責那兒的售票點。自己不住在密市,對那個城市很不熟悉,而且,又是只有兩個多月的時間。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將票全賣出去,又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怎麼辦呢?想到要救度眾生,所有的困難也就不算甚麼了。

根據自己過去參與辦神韻晚會的經驗,要想短時間內達到一個讓神韻演出廣為人知的目地,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將廣告、售票點、貼海報、到富人區送傳單、跑商業樓等各種營銷活動開展起來。但售票點並不是馬上就能建立的,到商場找經理約見,簽合同,買保險等等,尤其是免費的售票點,不是很容易找。出乎我意料之外,有一位退休了的當地同修,英語也不好,因為平時講真相做的好,立即找到了幾家商場同意我們免費擺售票點,再加上其他同修找到的售票點。我們第一個週末就有了四個售票點,第二個週末就有了近十個售票點。但售票點找到之後,卻有不出票的,其中就有那位老年同修找到的一個票點。有的同修也勸我,這個點以前就很難出票,人很窮,你又何必白費力氣,浪費同修的時間和精力,把這個「雞肋點」撤了算了。我也有點沉不住氣,就問那位老年同修要不要撤這個點。她說,你別著急,別去想出不出票,就想著在那兒宣傳神韻,讓人們知道神韻的美好。我也定下心來,還是請同修去那兒站點,票,仍然沒出。

又到了一個週六,同修如以往一樣在那兒站點,我到傍晚時去收電視等設備。去之前,我休息好,煉功,背法。到了那兒,我讓同修先回去,我再站一會兒。有一對越南人走過來,看起來很好奇的樣子,我向他們介紹神韻,引導他們看電視介紹,看神韻畫冊,看座位圖,看我手中的票。那位先生同意買票了,我正準備撕兩張票給他,他揚手示意我停下,他又重新翻畫冊,看電視。這時,空氣似乎凝固了,時針似乎停止了轉動。我在心裏默默的對他念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知道這個時候,另外空間正在進行正與邪的交戰,這個生命的一念會定下他的未來。這時電視上正好演各界名人對神韻的讚賞,我對他說:「你看,這麼多名人都對這個演出評價這麼高呀!」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之久,我看到他點點頭,掏出現金來買了兩張票。這個「雞肋點」終於開始出票了。

後來這個點交給了向中國人講真相小組,他們每個週末都從多倫多趕來,有時平時也來,在這個點上,發正念,講神韻的美好,許多中國人和其他族裔的人都在這兒買了票,將這個「雞肋點「辦成了一個在密市出票最多的點之一。他們的精神也感動了一位中國商人,經常給他們送一大包排骨。

由於我們一開始就在密市抓的很緊,出票量很快上升。我就有了一點自滿的心,就想這麼著按部就班就好了。轉眼間聖誕節臨近,應該是大量出票的季節,但密市的出票量卻很少, 有一天協調人告訴我,只出了兩張票。在聖誕節前的購買高峰一天出兩張票!我一下子著急起來,知道這是非同小可的事。但我沒有向內找,卻去指責另一位協調售票點的同修,說他不好好幫密市找售票點,胳膊肘向外拐,光去幫忙漢密爾頓了。我說了一大堆常人話,同修則甚麼都沒解釋。我冷靜下來之後,知道自己不對,趕快向他道歉,並邀他和我立刻出發去找售票點,他也把所有其它事馬上撂下,開車帶著我去找售票點。我們當時就談成了一個售票點,另外一個商店的老闆當天休假,第二天同修又去找他,也談成了。在路上為找售票點奔波的時候,密市協調人來電話,告訴我在半個小時內有三個人打熱線定了三十多張團體票。我悟到,作為一個售票點協調人,就是售票甚麼地方有困難就要趕快衝上去,神在那兒看著呢。

一轉眼,就是一月份了,那位老年同修找了好幾個平時和週末都開的售票點,我有一天實在找不到人,就自己請假去守一個點,後來來了兩位同修,雖然一位不會講英語,一位比較羞怯,不敢講賣票,但大家都配合的很好,賣了很多票。那天我觀察到一個現象,就是有一些夫婦,比如先生想看,太太不想看,先生就說服太太,然後買票。很多人輕輕跟他講幾句就買票,最後連我手上一些孤單不連在一起的票都全部賣出去了。當時就覺得今天賣票就像摘桃子似的那麼順利。後來才知道,這就是大法弟子的方方面面的宣傳很到位,達到票房火爆的一種表現。

過了兩天,密市的協調人對我說,現在有二百張高價票還沒賣出去,我們還得加一把勁。我就打電話給幾個站點的同修,告訴他們這個情況,一位男同修說,不用擔心,我們一定會把這些票賣出去的。

第二天下午,另一位協調售票點的同修打電話來說,你趕快把所有的售票點關了,不賣票了。我說,甚麼意思?我以為他在開玩笑。他說,都沒票賣了還開甚麼售票點呢。快通知人關點。我不相信,親自打電話給密市協調人證實,他說,確實沒票賣了,請通知所有學員不要站點了。我趕快打電話通知學員別站點了,那位男同修說,你昨天還說有二百張高價票還沒賣出去呀?我說,都賣出去了,沒票了。有的同修聽到我的通知後感慨的說,幸虧我出去賣票了,要不這個修煉機會就沒了。正法進程多快呀!

將票提前十天全部賣完的影響非常大,在這次春季多倫多神韻演出的推票過程中,我們碰到許多在密市沒買到票的人,他們一聽到在多倫多有演出,馬上就買了票了。

三、越不重要越高興

在密西沙加市和漢密爾頓市成功舉辦新年神韻晚會後,未洗征塵,多倫多的同修又回師多倫多,推廣春季神韻演出。通過在這兩個城市辦神韻,鍛煉出了一批優秀的協調人,廣告策劃人,各種宣傳活動的組織人和售票員。我內心深為他們感到欣慰。也看到推廣神韻的各項機制已經大大完善,我不需要為售票點操很多心了。我就將自己定位去圓容。有甚麼地方需要我去補充和幫手的,我就去做。

在這次春季神韻推票中,大紀元贊助了幾個展覽會,他們在展覽會中推廣大紀元,也為神韻推廣設一張台。我們發現在展覽會中,有很多人買票,而且大多數是高價位的票,是一個很好的出票口和宣傳口。但是大紀元只申請了五個展覽會,就沒有了。我就試著到網上查了一下,發現還有其它的展覽會。就問一位大紀元的同修能不能繼續幫著申請這一類的。這位大紀元的同修也很想為推廣大紀元和神韻鋪出一條新路,就與我合作,我找展覽會,她聯繫並幫助設計贊助廣告。逐漸的,又有幾位熱心參與的同修加入,我們不知不覺的就形成了一個團隊來尋找會展和參與會展。有時碰到難關,我就在週六晚上神韻學法小組中跟大家討論,大家都幫著出主意,想點子,很快難關就克服了。我們大家的團隊工作保證了在最後的四個週末中,每個週末都有會展,少則兩個,多則五個。有力的推動了售票工作。有時在會展上,有的人會說,我在報紙上看到你們的廣告了,但沒注意,再給我一份特刊吧,我會好好看看,去買票的。有的說,我在上一個會展中拿到你們的傳單並且買了票了。一位學員在會展中向一位常人介紹了神韻,那個常人第二天就打電話到熱線買了九張票。

多倫多這兩年來在報紙上做廣告效果都不好,所以這次做春季神韻時,一開始訂的廣告預算很少。但我相信正法進程走到今天,現在的廣告效果一定比以前好很多。協調小組的同修們也看到了這一點,他們快速改變了廣告政策,施行了很多很好的措施,使廣告效應大大增強。我與一位具體做廣告的同修經常交流,如果廣告打好了,我們分析是甚麼因素促成;如果效果不好,又是甚麼原因。我們也分下任務,每人每天閱讀一種報紙,看看其它名劇打廣告的規律是甚麼,以使我們能花最少的錢,達到最大的救人效果。

以前參與密市神韻項目時,有同修對我豎大拇指,說我立了大功,我誠惶誠恐。這次我基本是圓容,沒有參與很多協調,也沒有人再誇我。但我反而很開心。修煉不是為了協調,更不是為了當官。能夠紮紮實實的修,是最幸福的。而推廣神韻的機制健全了,不再需要突出某個人,才是正常的,專業化的商業運作。

多倫多馬上又要開始推廣新年的神韻演出了,讓我們正念正行,助師正法,讓越來越多的有緣人觀看神韻演出。我也要在其中修去更多的執著心,更純淨自己的心。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合十

(二零一零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