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煉提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日】尊敬的師尊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名叫劉志飛,在香港出生,移民到加拿大已經28年了。我是做珠寶行業的,自己公司,兄弟合資。我是在2004年4月得法,從街上一個阿姨手中給我一份大法資料開始,漸漸的我的人生觀有所改變,使我在生活上有著很大的轉變,思想上也是慢慢的昇華著。

2005年2月,由於生意不佳,每天工作兩小時,閒坐六小時,除白拿工資外,也覺得太浪費時間。我那時在法理上的認識是,修煉人是不可以拿不勞而獲的錢財的。也為了證實一下自己能幹一樣有些人不願幹的活兒,我便向兄弟們提出我要拿一個五個月的大假。我在公司裏是二老闆,我大哥是大老闆。大哥和其他四個兄弟都很詫異我的動向。

就這樣我離開了公司,不當老闆,去學做護理。那就是照料老人的日常生活。我找了一家中國人開的學校去上課,教師在國內是醫生,十個學生都是從中國大陸來的。有些學生在國內是護士,大部份都是新移民。他們都講國語。由於我的國語說得不好,所以他們很少跟我交談。

他們都不知道真相。有一天我在課堂上告訴他們,我是法輪功學員。十一雙眼睛都用驚異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我的頭上有兩隻角似的。這以後每當他們講到一些共產邪黨的不當之事時,就會有人說,這都是「國家機密」了!我覺得他們就是不讓我知道詳細情況,因為我是香港人,對他們來講我是外人,加上我是法輪功學員。有一次我跟他們講六四,只有一個信。我問他:「你知道真相?」他說他當時在德國,所以他知道。我就給了他一本「九評」,跟他說:「你現在身體離開了共產黨,你的思想也應該脫離它,快退黨吧!」他只是給我報一苦笑,就不理睬我了。我只覺得中國大陸共產黨人真的很可悲呀!他們的觀念是香港人、台灣人、法輪功都是反共分子。在課程內,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做一些表述,我每次都利用這些機會來講一些我修煉後,大法帶給我身心上的改變。他們都很有興趣聽。

課程的最後的一課是如何寫簡歷,我工作三十年,從來未寫過簡歷,而教師教的是如何做假才容易被選上。我不能接受那樣寫。我用我自己的方法寫,突出我是法輪功修煉人,每天至少煉功一個小時,不抽煙,不喝酒,不賭錢,精力充沛。

2005年4月,三個月的課程完了,我要去老人院實習。離開學校的時候,我想送一本《轉法輪》給教師,但她不要,她說沒有時間看,她叫我只要給她大法網站的網址,她會上網去看。我當時給了她一個大法的書籤,下面有網址,上面三個字:真,善,忍。她說「這三個字很好」!

之後我就去老人院實習。我有一個大執著,「色關」。在所有的電視節目中,我最喜歡看時裝表演。我不喜歡時裝,我是看那些模特兒在表演中行走時的姿態。有時在街上看到那些身材好的背影,我就會拐彎過去看看她前面的樣貌。這是我的執著,我要突破這關。我開始去老人院實習。每天的工作是,叫他們起床,幫他們洗身,換衣服,打扮,餵早餐,收拾床鋪,餵午飯,寫報告。但這些都是題外話,我想告訴大家的主要是幫助他們洗身,穿衣服。

我負責照料五個老人,兩男三女,都是行動不便的。男的女的我都要幫他們洗身。大家知道,老婆婆的身體不好看,但我每天都要看。還有呢,我發現男的老人家,當我幫他們換上新衣服,梳了頭,刮了鬍鬚,很好看,精神奕奕;而女的老人家,無論我幫她們換上甚麼樣的衣服,怎麼樣去打扮,她們都不能變得美麗。這好像是在告訴我,無論年輕時身材多好,樣貌多美,到老了都會是這樣。讓我去掉我的執著。

那些老人家都有親人來探望,有丈夫,有兒子。我不敢跟他們說我每天都幫他們的老婆洗身,怕不好意思。可是一天一位老先生從他老婆房裏出來找我,他們是意大利人,我聽不懂他說甚麼,從手勢上我知道他是告訴我,他老婆拉了肚子,要我幫她清洗和換尿片。由於他老婆是四肢癱瘓,沒受過訓練的人幫不了她,於是我做了。我在想,為甚麼他不介意一個男的幫他老婆洗身體呢?從這件事情我認識到,如果我不在「色」這個心去想的話,那不就是「色」這個問題根本不存在了嗎?那麼我的關不就突破了!現在回想起來,我能遇到這些老公公老婆婆,都是師父安排給我提高心性的吧!

2005年6月,在老人院實習兩個月後,憑著我自己寫的那份真的簡歷,很快我便找到一份工作。而這時我離開珠寶行業也剛好五個月了。有一天,我的一個老客戶打電話給我。我去見他,他想叫我去幫他工作,工資方面隨我說。這個老客戶每年給我自己公司生意,佔去我們總生意額的百分之五十。如果我去他處工作,當然我的工資會高很多,但是對自己的公司的生意額就大大有損,那麼我是否對兄弟們不義呢?那天晚上我睡不著覺,想來想去,該怎麼辦呢?最後我想:「嗯,我是修煉人呀!我怎麼能夠讓常人的事來使我煩惱呢?不想了。」不去想之後,立刻睡著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和一個和尚在山崖上面;那和尚叫我跳下去,我就跳下去;跳下去之後一想:「不對,他不是師父,我不能聽他的。」我要返回去;我就重回山崖上面;那時那個和尚也不在了。第二天,我有了決定。我打電話給老客戶說,我只能回到自己的公司做,他可以發訂單去,我替他做,但如果沒有訂單,我也不會回去自己的公司上班。這樣那個時候我就在做著兩份工作。雖然這樣,我的時間也很寬鬆,因為兩份工作都是兼職嘛,也剛好是夏季,大法的活動很多,我都參加了。

2005年11月天氣轉冷,大法的活動也少了,有同修呼籲去曼哈頓講真相。對我來說真是個難題,因為我說的英文西人聽不明白,就像我講的國語你們不能全部都聽得懂一樣。扮反酷刑展的也是女同修,我真不知道我適合做甚麼,可是我還是報名了。

一個星期三,同修打電話來找我,她說週末去曼哈頓,缺一個司機,請我幫個忙。我答應了她。第一次去,在星期五晚上啟程,星期六中午到達,直接去反酷刑展地點。由於晚上開車,睡得不好,那天稀裏糊塗不知做了些甚麼。到傍晚六點收拾回家,家在哪裏我不知道,只是跟著同修們下了地鐵,走上列車,坐在座位上打起瞌睡。醒來時,哎呀,同修們呢?不在了,怎麼辦?家在哪裏?人地生疏。我就走去坐回頭車,每一個站都下車看有沒有同修,可是都找不到。經過一番周折,我看地鐵路線圖,發現我們回家的路線之中只有一個轉車大站。我想紐約這麼多大法弟子,我只要去那兒,一定碰到一兩個學員吧!我就去到那個站,很有信心的打開《轉法輪》來學法。五分鐘,我的好同修來找我了!

今年2月,我終於將師父在10年內所有的講法都讀過了。回想到我自己的修煉,我離開自己公司也足足一年了。在學師父的《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我認識到,我該用我自己的技術做好自己的工作,這也是修煉,也是在提升。於是我就退出了護理工作,回去自己的公司做我的二老闆。我的工作範疇有所改變,公司行政和貨物的取價都不管,只是專心全職製作好珠寶。我現在工作比較注重質量,得到很好的效果;客戶們都說我們的手工比從前進步。我發現當用心去做,而不是為錢而做的時候,真的如師父所說,我的境界技術都在共同的提升。

多謝師父,多謝大法,多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