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

師父好!
同修好!

一、得法

我是去年七月得法的新學員,但是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法輪功了。我媽媽和外婆在中國時都修煉,我也跟著她們煉煉功,但是很少學法。一九九九年後,我的家人停止了修煉,我也就失去了煉功的環境。然而,我總是懷念著在煉功點上遇到的那些善良的奶奶們,那些給予我很大幫助的阿姨們。我知道,法輪大法好。

畢業後,我在常人社會這個大洪流大染缸的薰染下,越來越追求物質利益。但是去年初,由於我對生活感到厭倦,對日復一日的爭名奪利感到疲憊。我開始反省自己,為甚麼我來到這個世上,我在生活中真正想要的是甚麼?隨著各種自然災害的出現,我開始閱讀預言書籍。讀的越多,我越感到生命是短暫的,我應該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情。

接著,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感到自己的腦海裏反覆出現一個聲音,對我說,「為甚麼不回去修煉法輪功呢,回去,回去。」我上網通過谷歌搜尋「法輪功」,找到了多倫多聯繫電郵。我給其中一個聯繫人發了郵件,激動的等待著回音。兩天過去了,沒有消息。我又給聯繫名單上的另一位發電郵,仍然沒有回音。最後,我乾脆同時給三個聯繫人都發了電郵,還是沒有回音。我先生對我說,也許人家不想讓你煉。我說,不是。我想再試一次。我記得在唐人街有法輪功學員發傳單,於是我說,我要去那裏找找。

週末,我拉著先生驅車來到多倫多唐人街,找到一名正在發法輪功單張的老爺爺。我注視著他說:「我想修煉,我該怎樣開始?」我可以從他的目光中看到激動。他拉著我的手說:「你要修煉就得讀一本書。」我說:「我知道,那是《轉法輪》。」他說對,並立刻把我帶到天梯書店。天梯書店的學員非常熱情,告訴我如何開始,並給我詳細說了煉功點的情況。隨後我高高興興的請了《轉法輪》回家了。

一到家,我就立刻開始讀書,一天之內就讀完了。我不斷流出眼淚。我知道了生命的意義和我真正想要的。這本書,我越讀越覺得慚愧。我對自己說:「我早該在十年前就跟著媽媽開始修煉。我浪費了那麼多時間。我應該補回來。」我開始孜孜不倦的閱讀師父的其他書籍。

由於金融危機,我的工作不太忙了。我一完成工作,就開始讀師父的書。我通常一天學法至少六個小時。我能夠感受到內心的那種幸福和快樂;有時我禁不住流下眼淚。我先生有點擔憂了,他問我:「你為甚麼哭呢?」我說,我不知道……那時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現在我知道了,這是我心中「明白的一面」因為得法而激動不已。

修煉後,周圍的每個人都感到了我的變化,我的同事,先生和公婆。我把以前從公司拿的樣品送了回去,並對老闆說我錯了,我不會再犯;他很驚訝,但以後對我更加信任了。

我對自己說,我應該更多的關心我的丈夫。所以只要我有時間,就自覺的多做家務;把持住自己,不跟他發生爭吵。他感到奇怪:「你為甚麼不再跟我吵架了?」我說:「我不想失德。」他很疑惑不解。(那時,他沒有修煉,根本不懂我的意思。)

修煉前,我對公公婆婆很不好。我總是找理由儘量不去探訪他們。修煉後,我對自己說,我應該像希望別人對待自己那樣對待他人。我還對丈夫表示,他的父母撫養他長大很不容易,他應該更關心他們,多探訪他們,並多帶些東西給他們。有一次特殊場合,我催促先生準備一份大些的紅包。我過去非常自私,不願給公婆任何東西。我覺得我可能改變的太快了,太突然了,我先生無法理解。他不斷問我:「你沒事吧?」

我還加強了與他父母的溝通(他父母講廣東話,而我講國語。我以前經常假裝不明白他們說甚麼。)。我注意到,我一旦開始更多的關心他們,我的廣東話水平也在迅速的提高。我的公婆能更多的見到我們,與我們聊天,他們高興極了。

修煉後的頭兩個星期,我不斷的告訴我先生修煉法輪大法太好了。但是他認為這是宗教。他說,你可以煉,但我沒興趣。

二、在賣神韻票中修煉

去年八月的一天,在集體煉功之後,我聽到許多學員正在討論神韻演出的事情。我看到他們忙於各種項目。我問他們甚麼是神韻,我可以幫助做些甚麼。那些老媽媽們問我,「你開車嗎?你熟悉路嗎?」我說沒問題。他們說,「太好了,你可以當我們的司機!我們需要張貼海報!」因此我首次參與了推廣神韻的項目。

張貼完所有海報之後,我問組裏人還可以做些甚麼?他們問我:「你能賣票嗎?」我說:「當然。」「你甚麼時候有時間?」我說:「只要不上班,我就有時間。」於是我開始每週六,週日賣票。由於沒有受過培訓,我不知道如何介紹神韻,因此我總是注意傾聽其他學員是如何介紹的。一段時間之後,我有了自己的方法。我把每個句子都寫在紙上;在鏡子前一遍遍的練習,就好像我要上台發言一樣。經過努力,回報是理想的。幾乎每次賣票活動,我都能出票。

一段時間後,我的歡喜心開始增長了。接著我注意到我的售票成績下降了。但是「向內找」是一個絕妙的方法。只要我注意到從我手中接單張的人少了,或者兩個小時沒有賣出票去,我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執著出來了。於是我就向內找,找到執著所在,去掉它。我有段時間做的很好,就驕傲起來,對自己說:「看,賣票沒甚麼難的。」而只要我一這樣想,我的心性關就要來了。

一次,我向一名西人介紹神韻,他很感興趣。我正要繼續介紹,他的中國朋友來了。這名中國朋友非常惱怒的看著我,並拉開西人說,「這是法輪功的演出,她肯定是法輪功……別聽她的。」我氣憤極了,差點兒跳起來,衝向他們,大吵一場。整個下午,我都站在那裏,憤怒的想這兩個人是多麼可惡。可想而知,那個下午我沒有賣出一張票。

回家的路上,我開始思考,為甚麼我今天沒有賣出一張票呢。接著我悟到,我當時不斷想的是如何跟那兩人爭吵,我實際上是在乎自己丟了臉面。於是我對自己說,對他人的善……對他人的善,他們受了毒害,這不是他們真實的自己。到家之後,我隨手翻開《轉法輪》,眼前立刻出現了一段話:「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我立刻悟到,師父在點化我。我雙手合十,翻到前面師父的法像,看到師父微笑著看著我。

每個週末都去賣票, 特別是在商場一站就是一整天,有時會覺得很累。但是也有很多奇蹟發生。我記得有一次,我起晚了,沒有吃早餐就匆忙趕到商場,賣票時非常繁忙,但我一點也沒有感到疲憊。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我對先生講述了賣票中的花絮。先生問我:「你晚飯吃甚麼了?」我說沒有吃。他又問:「午飯呢?」我這才意識到我午飯也沒吃。我對他說,我完全忘記了午餐。他接著問:「那你是不是早餐吃了很多?」我想了想說,一整天我甚麼都沒吃,甚至滴水未進。但是我感覺很好,穿著高跟鞋,也沒有覺得任何不適!真的很神奇!那晚,我打坐,以前我只能單盤,而那晚我產生一念,為甚麼不試一試雙盤呢?我把一條腿抬起放在另一條腿上,很輕鬆,沒甚麼疼痛,我甚至保持了一陣雙盤姿勢。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更加精進呢。

我帶著先生的全家,共十三人一起觀看了神韻演出。我的公公婆婆非常喜歡。我甚至看到丈夫的小弟弟流下了眼淚。演出之後,我問他:「你為甚麼流眼淚啊?」他說:「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心想,我可是知道,因為你心裏明白的那一面看神韻的時候,太高興了。

我曾告訴我的同事和客戶我正在志願宣傳神韻。他們很多人都見證到我修煉後的改變。他們非常支持,並觀看了演出。我的老闆就是其中之一,今年他驅車近兩個小時,帶著家人和朋友到密西沙加觀看了演出。我的一些同事甚至向我詢問法輪大法的詳細情況。我給了他們英文《轉法輪》,他們非常高興。許多人對我說,他們非常羨慕大法學員,並讓他們的親朋好友去觀看神韻演出。看到很多票通過他們和他們的社會關係賣了出去,我非常開心,因為更多人得救了。

三、成為大紀元推銷員,救度眾生

一月份神韻演出結束之後,我對自己的修煉路更加清晰了。我知道,我是被安排來做推銷工作的這類學員。(我本來準備去大學學習電腦專業的,但是偶然機會卻進入了市場營銷與經營學科。畢業後,我所有的同學都成為秘書或者會計,而我卻做了推銷員。甚至來到加拿大之後,我的職業生涯也是為此而準備的)。今年年初我注意到,每當我準備學法時,出於某種原因,我總是翻到《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部份。

在我的腦中總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這就是你的路,這就是你應該做的。學法越多,我越想要為大紀元工作。我想,是跟我先生討論一下的時候了。從以往的經歷來看,我注意到他對我全力做大法的事情不是很支持,特別是每當我的思想不是很堅定的時候。所以我延長了學法,發正念的時間,清除他的所有壞思想。我仍然記得我們討論的那天。我對他說,我想放棄現在的職業,到大紀元做推銷。我說,頭兩個月可能會影響我們的收入,但是我很有信心,我向他保證我隨後會做的很好。沒有想到的是,他對我說,如果這是我確實想幹的事情,就去做吧,不要擔心收入問題,他會照顧日常支出。我流下了眼淚。大法是這麼偉大,一旦我的心堅定下來,知道自己想要做的,師父就在幫我了。

在我的老闆觀看了神韻之後,我把辭職的事提了出來。他相當理解,但並不想放我走。知道我為甚麼要這樣做後,他非常感動,對我說,我仍然可以保持現在的工作,一旦大紀元需要幫助的時候,只要通知他一聲,他就會替我。

就這樣,我開始做起了大紀元半職推銷員。開始時,我把它當作正規的推銷工作,認為我自己有推銷工作的經驗,不應該很難。但是兩個星期過去以後,我感到壓力來了。我悟到,我們正在做的,不是簡單的推銷工作,而是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一部份,而這和我們的修煉有著緊密的關係。在大紀元工作使我認識到自己的很多執著,妒嫉心,瞧不起其他學員的心,顯示心,爭鬥心。師父安排了這一切讓我從中悟到自己的執著。在大紀元工作的經歷真是非比尋常啊。

我被分配向汽車銷售商推銷廣告。兩個月後,我和我的合夥人找了近百個汽車銷售商,但是幾乎沒人和我們簽合同。問題在於,我向大老闆們講了真相,他們似乎對我們的報紙沒有意見,但是他們底下的華裔銷售代表卻非常反對我們的報紙。我感到自己對華人講真相的能力不是很強,或者說,有時我故意要避開他們。後來,我向內找,發現其實是自己怕丟面子造成的;同時這也是對法的理解不深造成的。

師父說:「你們學不好法,在做大法的事情時,有很多事情也難以擺正、難以做好。」(《北美巡迴講法》)我意識到,我參與了這麼多項目卻帶著幹事心去做,忽略了學法的重要性。認識到這個問題之後,有一天我讓自己真正的靜下心來,全心投入的學法。奇蹟出現了。就在第二天,我接到一位汽車推銷商的電話,說他們有了在我們報紙上登廣告的預算!(而他以前根本就不看我們報紙廣告的潛力,那麼多次的拒絕了我)。我知道,這是師父又一次在鼓勵我 。

學法越多,我越感到師父和大法的偉大力量。我認識到,在我周圍發生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那些從事汽車銷售業的華人們可能也是在以前就與我結了緣。我應該用善心對待他們。我應該更多的向他們講真相。無論他們是否在我們的報紙上登廣告,無論他們對我們的態度怎麼壞,他們都首先是個人。師父說,「世人是為法而來的。」(《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我需要救度他們。一旦我把通過大紀元廣告賺錢的心放下,真正的去考慮他人,我注意到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改變了。一名華裔銷售代表曾經對我們的報紙持非常否定的態度,我曾經兩次向他講真相,他對我說,無論我怎麼說,他們都不會在我們的報紙上登廣告。但是我從沒有就此放棄。我不斷在他的工作台上留下我們的報紙,並找機會和他聊上一會兒。最近他對我的合夥人說我們不需要再特意在他的工作台上放報紙了。因為他開始在菜市場自己取我們的報紙了。他對我的合夥人說,在我們的報紙上,他可以讀到其它地方不會報導的新聞。他了解了很多。

我在大紀元的工作很難,但是也很美妙。幾乎每兩天,我就會有新的經歷,並在法上有新的體悟。我的修煉總是有上有下。有時我還願意把我的一些經歷和體悟講給我先生聽。逐漸的,我感到他對法有了更多的了解。一次,我們出去度假,我們被搶劫了一百五十歐元。我非常生氣,既氣他,也氣自己。我坐在長椅上抱怨人是如何壞,他如何不小心,我沒完沒了的說著。最後,我發現他一點都不難過,不發火或生氣。我轉向他說:「你為甚麼不發火?」他說:「你不是學員嗎?你的師父不是說不失不得嗎?你的忍哪兒去了?」我彷彿挨了一悶棍。他不是學員,然而他的心性此時卻比我高。我感到慚愧。同時,我悟到師父正在用他的話來點化我。謝謝師父。

我和一些同修交流了這個故事。一位同修對我說:「別丟下你的丈夫。你們兩人的結合是緣份,你此時得法也是機緣。你不應該因為他說過不信就放棄他,要多跟他談大法。」我認為這位學員的話是對的。我開始越來越多的和他交流。就我自己對法的理解去解釋發生在我們周圍的事情,一點一點,循序漸進。不知不覺,兩個星期前,他同意閱讀《轉法輪》了,接著又開始和我一起煉功了。儘管他有時在讀法時瞌睡起來,或者當我讓他做第二套功法或打坐時,他試圖溜掉,我不斷告訴自己,不要生氣,多鼓勵他,不要放棄。現在,他甚至開始就《轉法輪》問我一些問題,甚至自願為神韻演出做飯。我感到太棒了。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力量。大法可以徹底改變人!

我感到自己非常幸運,在十年前錯失機會後,現在仍然有機會加入正法修煉,尤其是在這個時候。我知道自己仍然有很多執著心,比如顯示心,歡喜心,妒嫉心,爭鬥心,追求安逸心等等,需要努力去掉。但是我將更加特別的努力,彌補上我失去的時間。我將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做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完成我的史前宏願。

合十。

(二零一零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