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主流社會推廣神韻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去年冬天和今年夏天我們城市的神韻晚會,開始我主要是做媒體廣告,到後來主要專注在對主流社會裏的團體推廣神韻,為儘快把局面打開。做主流媒體廣告是一個途徑,除此之外,深入社團,進入上流社交圈子,面對面講真相,以他們能接受的形式介紹神韻,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今年七月份的演出,提高了票價,主要是為了打開主流社會,讓更多上流社會人群來看演出。可是主流媒體廣告打出去不少了,票卻出去的不多。為甚麼呢?在商場裏賣票的學員都反饋,很多人看到了我們的消息,但是沒有買票。如何在短時間內突破主流社會呢?看著演出日期一天一天逼近,我心裏很沉重,那段時間每時都在沉重之中,似乎壓得我出不了氣,急的白頭髮都出來了。要成就師父所要成就的,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神韻一定要在主流社會儘快打開,這是法對我們的要求。一定要做成,也一定能做成,不管我們自己覺的是否能行,都得去做,而且一定要做好。

我和另一位學員開始試著找一些大的協會,如律師協會,房地產協會等,還有藝術界的各種團體,與他們約見,或直接找到他們開會的地方,他們辦公室,給他們介紹。若他們在開會,詢問是否可以給一個機會做簡短的發言,介紹神韻,或給每個人神韻小冊子。我們到一些高檔俱樂部,直接找經理或主管談,給他們放錄像片,看畫冊。把他們每一個個體的人當作我們要救的對像,不看他職位,不看他是甚麼人物,也不期望他能做甚麼事,只針對這個生命去救度。他當經理,當老闆,說不定就是等有這樣的機緣被救度。有個高檔俱樂部經理,我們給她看了圖片,放了幾分鐘錄像介紹,她說真的好,她快掉眼淚了。她要給他們所有成員發電子郵件介紹神韻,還想組織餐會,讓我們去介紹神韻,還要把神韻消息放到他們的每月新聞裏,放到他們的網站上。

在最後一週多的時間,一個很大的俱樂部的主席給我來了電話,因為他下面的一個分部的負責人聽了我們的介紹,向他推薦神韻,叫他找我。機會來了,我馬上調整自己心態:我就是要你明白真相,不管你是甚麼人,要救度的是你這個人。我給他介紹了神韻,結果效果很好,他很感興趣。他說會把神韻演出消息馬上放到他們的網上,他說他下面有三千多會員,都是有錢人。他最後說,你等著吧,你幾天就會看到效果(就是會看到票賣出去了)。西方上層社會更重視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講究信任度。一旦自己的圈子裏的人有人認同,特別是他們負責人的推薦,或是這個團體自己的網站登出來,他們就比較相信。

我體會到,如果沒有觀念,沒有是否能做或不能做,把每個接觸的人,當作要救度的眾生,交往中會自然的感到自信,法的力量會展現。一個人明白了,知道神韻好,一般都會主動告訴我們可以如何在他們的團體中、俱樂部中介紹。而且,只要能讓一個人坐下來聽我們講,他都會很感興趣的。這時,我們也才體會到,有錢人,上流社會,比一般的人群福份大些,他們對古典音樂和舞蹈,更能接受,更感興趣。只要知道好,他們就會來看。

我全天上班,空餘時間很少,而聯繫,見面,推票,需要很多時間的。開始我是希望更多的學員能參與,特別是英文更好的學員的參與,但是發現找不到能專注在這方面的。交流了不少,電話也打了不少。後來一想,不能有等靠的想法,能做多少算多少,做的對的話,師父會加持。我是儘量把很多見面時間都是安排在中午休息時間,經常是另一位學員開車到我公司,我們就一起出去,有時也分別出去拜訪。幾乎每次出去見面,效果都不錯,打電話,也都很容易找到該找的人,成功率很高。有一次我與一個有上萬人的律師協會打電話,約見負責人,結果轉到他們公關經理那裏了,我說你聽說過神韻演出嗎?我剛開始介紹神韻,她馬上說:你說是神韻,神韻?我剛看了,太好了。去年十二月份朋友拉我去的,我沒想到這麼好。她說願意在他們協會中介紹。果然他們協會中的人買了一些票,演出前幾天,她說她又發了一遍電子郵件,提醒大家。我明白是師父在精心安排,時間不夠的情況下,只要做的對,正念足,也能有效果。也是在演出前兩個星期,一個大公司的負責人告訴我,說你們的推廣做的好大啊,到處都知道了。她說她也在其它的協會中擔當一些職務,都在傳我們的演出消息。有一個人說連一個高檔的單身俱樂部的網站上都有你們的演出消息。

兩年前曾與一個演出團體的PR(公關)見過面,他曾給我們出過很多好主意,後來就斷了聯繫,我們的演出十天前我才又找到他,約他吃晚餐。吃飯時,談到希望他能在最後時刻幫助我們一下。他非常願意,他馬上拿出IPhone,與他認識的協會組織打電話,叫他們給他們的成員發神韻演出消息,幾分鐘功夫,就談妥了三個大的協會,每個能幫助發送一千或幾千人。他的辦事效率讓我們很吃驚。他和幾十個大的協會和社團保持有聯繫,他的演出公司的很多票都是通過這種形式出去的。每年他的演出公司在我們這個城市就有七八場演出,還到其它幾個城市有演出,而賣票公關,就他和他的一個搭檔在做。他說這頓飯是他今天的第一餐,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在忙。就在我們吃飯的時候,他的IPhone也沒有停過。我們吃完飯,起身離開,我們走到了餐館門外,遲遲不見他出來,原來他不失時機,在給鄰座的一桌人介紹他的產品呢。這讓我看到的,常人為了做好自己的事,都能如此盡心。我們大法弟子,推廣神韻,救人,這麼偉大的事,還做不到如此用心嗎?我以為我是很抓緊時間的了,今天我看到自己的差距,如果我做事效率,時間的抓緊還不如一個常人的話,那是真是汗顏。何況我們做的還不是一般的演出,是師父在正法,在救人,師父在加持我們,全宇宙正的佛道神也在幫助。我們弟子不管人多人少,也能讓當地的演出成功。

進入上流社會,與這個圈子近距離接觸,交朋友,對我來說難度是比較大。開始一直沒有太多信心。沒有經驗,英語能力不夠,文化有差異,對這些人的喜好不了解,這都好像一個一個的大山,難以逾越。有一次藝術界的一個聚會,我去參加了,我似乎到了一個完全不屬於我的世界。他們之間都是一見如故,儘管不少也是第一次見面,可是沒有幾個人想與我這個東方面孔的人說話,都在找他們想要交談的重要人物。我只有兩三個認識的人,感到很不自在,很想離開。我對自己說,不能失去這個好的機會,那麼多藝術界人士,一定要堅持,一定要堅持,不管怎樣,能認識多少,就是多少。堅持當中,果然有人主動來和我說話了,逐漸也認識了幾個重要人物。有人告訴我,那個被人圍在一堆人中間的人是×××藝術協會的執行主席,這個協會掌管著負責給當地很多藝術團體的基金。我想,我一定要認識他,讓他知道神韻要來這個城市了。我在旁邊默默的發正念,同時有意讓他注意到我,知道我想與他說話,他與那些人談完了,我就走過去,感謝他們過去對神韻演出的支持,同時又給了他今年神韻演出的小冊子,聊了幾句,他說很可惜那幾天要出城,看不了神韻演出。後來,我們再次申請基金,在做評審時,他很為我們說話,支持我們,我們順利的得到了一筆贊助資金。我知道這是好幾個大法弟子的努力結果,可這次聚會也是讓我增加了信心,也更對我們進入上流社會的圈子的重要性,增加了認識。

我們做的媒體廣告和郵寄的資料,讓很多人知道了神韻,而且也有很多機會讓人知道是高檔演出,可是為甚麼來買票的人少呢?是舊勢力的因素在阻擋,不讓他們得救。於是我們大法弟子親自去接觸他們,去講神韻真相,就是在有效的清除這些干擾,大法弟子救人,舊勢力是不敢阻擋的。儘管可能接觸的人數還是有限,但是只要救人的心純淨,起的作用會被放的很大。而這個過程,就是師父給弟子儘快提高的機會,也是成就我們大法弟子的過程。

在與上流社會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包括隱藏很深的執著。只有不斷修去,提高上來,才會把事情做的更好。比如,與西方人交往的自信心問題。我一直是信心不足的。三年前我來到現在的公司,從最沉默的技術部門,安排到了市場部做數據分析。發現周圍的人都是能說會道的,比普通的美國人還會說話,還喜歡說話。他們每天聊天講笑話,可是我由於不能全聽懂,也不會掌握說話的方式和語氣,怕說錯話,造成誤會,產生隔閡,於是幾乎不太敢加入他們的聊天,但是又必須保持禮貌,所以只是默默聽著。經常很難受。

表面上是語言文化的障礙,一直沒有突破,是自己的問題。向內找,是自己的很深的自我保護,愛虛榮的心,不敢坦誠自己的不足,不能敞開心扉,再往深挖,是自我意識太強,不能隨時關注別人,不能從他人出發想問題,看問題,於是無法深交。其實還是一個私字擋住了。如果隨時能想到每個認識的眾生都是千年輪迴,走到了今天,一次又一次的安排,與我們認識,得到被救度的機會,茫茫人海中,我們大法弟子很少,而能結識我們,他的生命何等幸運。我還能放不下自我,接近他們,救度他們嗎?放下自我,我從改變我的外形開始,穿好一點,學一點化妝技術,改變不拘小節的習慣,更注意言談舉止,讓上流社會能接受。同時,我也發現,由於大法弟子的慈悲之場,他們在與我們的交往中,會感到舒服和容易信賴。儘管我和他們差別很大,我們是來救他們的,他們千百年的等待,不就是為今天嗎,我給介紹神韻,傳福音,從他們的內心深處,明白的一面,他們是期盼的。

雖然還不能真的融入他們的圈子,可是越做越覺的該做,越做越有信心。現在出去見面,講神韻真相,如魚得水,很高興的。同時我也才發現這三年在我的公司的這種語言環境的強力薰陶下,還真的不知不覺中學了不少。開始明白,師父一直在幫助我為今天正法需要做的事創造條件,一切都具備了,就看我能否正念突破,修好自己,真正做到該做的。

儘量與聯繫過的人保持長期的關係,成為朋友,也是很重要的。這次發現,以前認識過的人,現在聯繫上了,對我們幫助都很大。有的幫助我們認識更多的人,有的提供信息,推廣方法。我給一個只是在兩年前曾經一起吃過一次飯的劇院的總經理打了個電話,她很願意幫忙,給我們介紹了一個很好的公關公司;有個藝術協會的項目負責人,以前同修邀請我和他一起去吃過飯,當時覺的他做的數據庫對我們不會有甚麼幫助,沒有太在意,今年發現他參與的那個數據庫項目,可以提供我們所需要的看劇院演出的人的郵寄地址。原來,我們做的每件事,都有原因,都是有安排的。

然而與常人建立和保持個人關係,對我也是一個挑戰。需要時間,更需要耐心,需要更細緻入微的觀察和對他人的關心,需要有滴水穿石的功夫,若只追求短期效應,將來可能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現在聯繫的所有人脈,若能保持,就是在為下一次的演出打基礎。其實這也是考驗我是否能不把自己做成甚麼事看的那麼重,是否具有更大的容量。

在一次展覽會上,我們得到一個賣票攤位。剛開張不久,一個西方婦女走過來,看我們放的電視神韻廣告片。她說她收到了神韻演出的郵件,覺得很好,就買票了,今天正巧看到我們在這裏,走過來了。看了幾分鐘的錄像廣告,她眼淚都流出來了。我知道這是很有緣份的人。幾天後,我想,也許能請她幫忙在她的圈子裏推廣神韻。於是給她打了電話,她非常高興,給我介紹了十幾個協會。後來還安排與一些她認為對我們賣票有幫助的人共進午餐。看完演出後,她給我寫電子郵件,說太美了,她哭了兩次,她說神韻帶她看到了天上的情景,這在地球上是很難看到的。為了建立更進一步的聯繫,我也約她出來和我們一起吃中餐。

以不同渠道在主流社會直接介紹神韻,我們這只是剛開始,至今,真正的上流社會,我們接觸的還是不多。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在提高,在救度這更有緣份的人群過程中,我們越來越成熟,越來越知道該如何做,如何做的更好。

感謝師父給了弟子參與推廣的神韻的機會,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成就師父要成就的,助師正法,這是弟子的誓約。

(二零一零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