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師父給的道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天交流的題目是「走正師父給的道路」,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回想起來我已經來密歇根三年了,在師恩的呵護下,和美中地區的學員一起也走過了十年的正法修煉路。特別是在推廣神韻演出期間,對我也是一個和其他學員在矛盾和合作當中,互相交流,放下自我,走正師父給的道路的修煉過程。

丟工作後的體會

二零零七年辦完芝加哥神韻以後的一個星期,我的公司突然宣布我所在的整個實驗室要解散了,我當時聽到這個消息,心裏一驚。我馬上想到師父說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芝加哥法會》)我想這可能是對我有另外的安排,這個時候失業,為生活奔波,這不是目前師父要的,這不是大法弟子在這個關鍵時期所應該遭受的,救度眾生才是第一位的,所以我不能被表面所迷惑,心一定要定。想到這我一下子豁然開朗。

那時每個人都在給自己找出路,公司也提出了實驗室的重要項目可以多一些交接的時間,於是,為了儘量給自己多爭取找工作的時間,每個人都向公司表示自己的項目多麼重要,這讓我聯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分房子的事。我沒有像其他同事那樣極力表示自己多麼重要,和公司裏的其他同修交流後,我的心更穩了,我想到的是:「我們這個部門裏還有很多中國同事,這些年講真相講的並不到位,馬上就要分離了,還有一些人沒有三退,我悟到這時的重點是多講真相。」

我和另一名大法弟子在這段和中國同事分離的時候,一個個的和他們單獨吃飯,利用最後的機會多講真相,我知道這比甚麼都重要。結果是全組就我一個人,公司給了特例多留三個月。讓我感到師父法裏說的「無求而自得」。在我得知裁員通知後的一個月,我又非常順利的拿到了一所大學的聘書,一切都像安排好了似的。我知道這是師父給的,讓我能儘快安定下來,不用為生計操心,我唯有做好三件事,感謝師恩。

修去自滿和私心

其實在修煉過程中,像失業這樣大大小小的關不少,也吃了些苦,同時也漸漸的讓自己產生了私心,不知不覺中產生了一種覺得自己好像也付出了不少的心。無論是寒冬酷暑,攜妻帶子的參加各種大法的活動,還是在參與的技術項目中忍受無盡的寂寞等等等等,做的事情越多,越不容易察覺自己認為自己付出的如何了的心。直到有一次,我因為做技術的緣故,和大陸一個和我年齡相當的大法弟子聯繫上了,他平靜的告訴我他現在是流離失所,每天做真相資料,傍晚就到菜市場撿些菜葉回來煮著吃。

讓我震驚的不是他所承受的苦難,讓我震驚的是他的平靜,那種「放下自我,心裏裝著眾生」的高尚,那種一個大法塑造出來的生命的堅定和平和,讓我覺得汗顏,也看到了自己在修煉路上的差距,我想的還是「我」吃了多少苦,「我」付出了多少,「我」這樣做多久多久了,「我」的家人孩子怎麼怎麼樣了的;而同樣在另一端的大法弟子,默默無聞,祥和,理智而又無私的為救度大陸受矇蔽的中國人,從未停止過一天講真相,平靜的口吻中聽不到「私」。

我悟到這也是師父的點化,我們的生命都是師父給的,都是從地獄裏被撈上來的,正法走到今天,不都是師父在做嗎?小小的一個我在其中做了一點份內的事情,做了應該做的事情,又有甚麼「了不起」的呢?「我」又還有甚麼不能放下的呢?

回想起自己走過的修煉道路,哪一步不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才走了過來?我更加感到自己的渺小,沒有師父,我是走不到今天的,所以在任何證實法項目中,我都告誡自己「不可以把自己擺的太高,我的一切都是師父,都是大法賦予的。作為一些項目的協調人,就更需要我放下,圓容好該項目,包容其他學員的不足,才能成為一個整體,取長補短,救度眾生。

師父說:「正法需要,你就應該把它做好,沒有甚麼可說的。也不要以自己的身份自居,也不要自己覺的和別人不一樣。你們都是一個粒子,在我的眼裏,誰都不比誰強,因為你們都是我同時撈起來的。(鼓掌)有的在這方面能力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有的學員想讓我看他的本事,其實我想,這都是我給的,不用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每次讀到上面的經文,我就愈發覺得自己的渺小,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我們能做的就是堅定,放下自我,所以遇到有自大執著的同修,我也儘量指出來,沒有私人恩怨,而是發自內心的交流,共同提高。

整體圓容才能發揮大法弟子的最大作用

我們地區的神韻演出的推廣工作都是把這個大的項目分成一個一個的小塊,然後每個學員負責一塊,每週大家定時在一起交流,每個項目負責人報告一下自己這一塊的進展。這種方式本身沒有甚麼問題,但漸漸的我發現,負責不同塊的學員比較關注自己這一小攤的事情,而對於其他同修負責的地方容易顯得漠不關心,我自己就是這樣,好像陷入了每次開會聽聽各組彙報的形式。

問題終於暴露了,離演出還有兩個月的時候,負責旅館的學員聯繫了很多旅館卻都不順利,他在集體交流時提了出來,希望大家多發正念,都想想辦法。

我這時一下悟到了這是我自己的問題,我總覺得這個學員是個能力特別強的人,所以潛意識裏有反正交給他了,他一定可以搞定的意識;這其實是在造成一種人為的間隔,讓我不去關心,那麼邪惡就可以鑽空子,你們不是各自為政嗎,那就可以各個干擾。師父讓我們無條件的向內找,那麼也是讓我們無條件的正念支持其他項目,才是一個整體真正圓容金剛不破的表現。現在,人的這面是另外同修的項目得不到進展,但問題其實是出在自己身上。問題不在他那裏,而在我身上。

其實,這種關心是建立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在做推廣神韻的過程當中,遇到的所有人都是要救度的對像,自己參與的是救度眾生,其他學員做的也是救度眾生,如果我把自己的基點擺放正了,就不會存在對別的項目漠不關心的狀態了。所以即使沒有直接參與,而這種基點的擺正,也會起到好的作用。

由於當時的時間已經很緊了,大家也都開始往這方面關心。結果另一個學員在自己孩子的家長會上,給其他家長發神韻的傳單時,一位本身是旅館總經理的家長主動詢問演員的住宿問題。

幾天後,我和這位經理見面了,我們談的非常愉快,我覺得當我們都去正念支持時,轉變觀念後,「神跡」就出來了,師父就是在等學員悟出來啊!剩下來的具體細節可以說一馬平川的順利,價格也非常合理,演出當天,旅館經理本人攜全家都觀看了演出。在演出後的一個星期後,我又見到了這位經理,他見了我就說:「這些天,我每天都和太太在談論這場演出,沒有其它的話題,實在太美了,太令人難以忘懷!」

聽了他的話,我也很欣慰,更加體會到了師父的用心良苦,如果我們都早點擺正自己的觀點,也許這個問題根本就不會出現,一個金剛不破的正念之場是任何形式都不可能干擾的,那麼那個祥和的正念之場才能夠帶進更多的觀眾,真正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雜念越少,道路越寬

來到密歇根後,因為工作時間比較自由的緣故,我能夠具體參與推廣神韻的很多事務聯繫,我最大的體會就是:當我的雜念越少,面前的道路就越寬。

我是學純理工科出身的,不善於和別人打交道,而在推廣神韻的過程中,是需要我們走出去,和各類人打交道,拉贊助,賣票,談廣告,等等。我在商業方面不擅長,也從沒有過正規的訓練,但我知道,辦神韻是師父在做,我們能做的就是在師父的安排之中,用自己的正念和純淨的心態去圓容,去實現。

因為職業緣故,我並不懼怕和別人交談,或在眾人面前做簡短介紹。認識到我這個長處後,我悟到其實我能做的就是多學法,加強正念。每次在出去要和客戶、商家談之前,我也會提前和其他同修儘量溝通好,我們的價格底線,我們的需求等等具體事宜,並多發正念支持。如果有和我一起搭檔的學員就更好,我們相互發正念,互相補充,效果往往都是很好的。

雖然有一些課堂教學經驗,但那都是在備課準備後的陳述。當我們面對不同的眾生開始推廣神韻的時候,面對的困難也是不一樣的:不同的問題,不同的要求,不同的障礙,我們又是在創品牌期間,知名度不高,我們的資金一直都是很緊張等等,一個個看似真的很難。但當我把這些觀念放下,放空自己的頭腦,就是要救度過程中接觸的所有人。發現當把自己的基點擺放在救度眾生上時,事情就變得容易得多。很多時候都是如有神助,思維會變的很快並且特別清晰,英文也很流暢,那種法賦予的源源不斷的智慧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的,更讓我感受到了是『神在做』。

當然我說的『放下』並不是不聞不問不學習,相反我告誡自己一定要多學習常人在這方面好的經驗,還有向有這方面特長的學員虛心取經,所以在和常人談判的過程中,讓對方既感受到是和一個正規的演出公司打交道,同時也感受到了大法弟子修出來的慈悲與祥和,這樣在為以後的長期合作中奠定良好的基礎。比如聯繫的一個電視台,他們在回信中表示:「我非常高興能和你們合作,感到很舒服和開心。」我悟到,這是明白真相的生命發出的對大法的感恩。

在推廣神韻賣票期間,更能體現出放下人的雜念,神的道路就寬闊了。人世間是迷的。我們很容易在這個迷中根據表面的東西形成一個觀念。

今年的神韻演出在我所在的城市是第一次,感覺壓力特別大,記得有一個週末,和一名學員站商場賣票。我們都是事先在網上填好當天的時間表,那個學員因為家裏有事,所以填的時間是到下午五點。一天站下來,我們基本上都沒吃沒喝,票卻賣的不好。到了五點,那個學員回去了,她一走,我覺得我自己更站不住了,好像有千萬個理由要把我也拉回去:這個商場的顧客不是很有錢啦;走過去的人都冷冰冰的啦;今天我們家裏還有學法,我應該回去照應一下啦;我一天也沒吃東西,商場也差不多快關門了等等等等的雜念全出來了,那種感覺讓我如坐針氈。我知道這種狀態不對,於是拼命克制,我知道我不能走,我填的時間表是到商場關門,我想起其它地區的一個學員的交流,他說我們每次說好在一個賣票點到幾點,就要堅持到底,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說出去的話就是承諾。我知道表面上是我填好自己可以出去賣票的時間表,實際上,一旦填了,法對我們的要求也在那裏了,那你就得達到。

想到這些,我的心也定了,好像也不是很餓了,就在商場快關門的時候,一個其貌不揚的人聽了我的介紹後,毫不猶豫的購買五張票。讓我驚訝的是票賣出去以後,我站在那裏發資料,人們好像突然變了,都願意停下來聽我介紹,看介紹神韻的短片,一天下來的冷冰冰全沒了,我知道我又過了一關,謝謝師父。

當天學完法後,我回想起這件事,我悟到,我們出去推廣神韻,在另外空間就是正邪大戰,就看大法弟子能不能正念正行,這個空間看到的,讓我有那麼多雜念的都是表面現象,真的把那些東西放下後,師父給的道路也就出來了,有的時候就是那麼薄薄的一層,突破了就上來了,師父一切都安排在那裏,就等著我的提高啊。

當然我們在做規劃的時候要儘量考慮周全,在高階層區設立賣票點。但一旦各個賣票點定下來了,有時即使不盡如人意,或者我「覺得」這個賣票點好,那個就不太好等等,這些觀念就應該放下,無條件圓容,補充,加強正念之場。因為法是圓容不破的,當我們真的把人中的表象看淡、放下,法的力量就顯現出來了,正行的道路就寬了。

明年我們地區還有更多場次演出,票價也比往年高了很多,也就是說法對我們的要求,師父對我們的期望,以及我們所能成就的都高了。那麼,就更需要我們每一個學員多多參與,多多交流,放下自我的觀念,師父給我們指出了道路和辦法,就看我們自己能不能無條件圓容,聽師父的話,做到「一路正念神在世」。(《感慨》)

感謝我周圍學員的鼓勵,支持和包容,我還有很多修的不好的地方,有時會固執己見,說話會沒有站在對方角度考慮,有時交流上不清楚,而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我知道這都是沒有學好法而造成的漏,我誠心的希望每個學員都給我指出來,時時提醒我。我們當地馬上就要開始運作其他證實法項目,還有更多的眾生等著我們把他們帶進神韻的演出大廳裏,這也許就是我們的史前誓約,在這個神聖的時候能夠在一起,共同努力,互相幫助,在神的路上精進不停。

謝謝師尊,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零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