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神韻中純淨自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我和大家分享一點在推廣神韻中的修煉體會:在推廣神韻中純淨自我。

1、放下自我,配合整體

神韻在全美展開巡迴後,就有外地同修找到我說人手不夠要我去幫忙賣票。我看著出票率也著急,希望在最後的階段能有大的改觀,定了機票就上路了。到達的第二天是星期六,當地的同修安排我在商場裏賣票。按說星期六是一週顧客人流量最多的一天,出票也是最多的一天,可協調人說一個人就夠了,只安排了你。我一聽就沉不住氣了,這是甚麼樣的商場啊,星期六一個人就夠了,那平時就更不用說了,心裏很不情願,想去出票多的地方或做點別的。協調人說:「我們專門找人設計了展位,買了保險,花了很多精力,就是沒人,你去不去?」看來不去也得去,我不太情願的答應了。

答應是答應了,心裏還是七上八下。我心想我這麼老遠坐飛機過來,我賣票賣的也挺好,讓我守著這樣的地方好像也發揮不了作用啊,我手頭上也有網絡退黨項目在做,而且非常缺人,我走時只剩半個人在頂著,而每天都有幾十人來找我們。神韻的重要性不用多說,但做了這項就做不了那項,難以兩全其美,我也是權衡了好久才下定決心來幫忙。聽說這個點出票很少,讓我天天守著這樣的零售點,心裏就覺的不是滋味。

我知道心裏過不去就說明自己有問題了,有執著。我問自己我來幹啥來了,不是來協助當地同修辦好晚會嗎?師父一再強調要協調好,配合好,才能把晚會辦好。「你們為了一個共同願望參與這個項目,各持所見,自己都按著自己的意願去做,這怎麼協調啊?這五個手指頭都想伸直了,攥不成拳,打不出去,這沒勁兒呀,所以要配合好。」(《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既然我是來幫忙的,就要配合當地同修的協調,不能以自我為重,總想按照自己的願望幹,這一念都是在抵消集體的力量,大法弟子得去圓容這個集體,在哪裏都做到證實法,救度那一方的眾生。法理悟清楚了,我的心態也變了,踏實了,我對自己說,分配我做甚麼就做甚麼,認認真真對待每一位路過展位的人。

星期一至星期五很快過去了,又要到下一個星期六了,心想總算等到人多一點的時候了,應該能多出點票了,沒想到星期五晚上接到電話說,星期六、星期天這個點讓當地同修去,讓我去送特刊。雖然這次心裏沒那麼大的波動,還是有點小小的不平靜,怎麼連週末賣票都不讓了,只叫我管人少的時候?看來我還是沒修乾淨,我還是在乎我自己,沒有從整體去考慮,也沒有站在協調人的角度去考慮。其實在賣票的最後階段,每一天都很重要,每一天都有眾生走過我們的展位,我在乎週末週日、或是哪個商場、在哪裏賣票,不就是想在自己手上多出點票嗎?人的幹事心、成就感摻到了大法中證實著自己,這些心能允許它存在嗎?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一切都是安排好的,甚麼人心都得修掉,這裏感謝師父和同修給我這樣的機會,幫助我放下人心提高上來。

2,多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

我時常不知不覺用自己的觀點衡量別人、要求別人。

有一個城市當地只有兩個學員,急需要同修支援,在忙完DC神韻演出之後,我就想找同修一起去幫忙。找了幾個我認為有條件出門的同修結果都說不行,而我認為她們說的理由都是可以克服的,所以就一遍一遍的說,結果人家還是沒去,我就對她們就有想法。

其實換個角度想想,每個人都處在不同的環境,有自己的具體情況,家庭、工作、和個人參與的其他救人項目,我不能站在我的環境和狀態中去要求別人和自己一樣,我可以去說我的認識,但對方不按我的要求做時,就對別人有想法,顯然是自己法沒學好。我們只能是鼓勵,而不能去要求對方要做到自己能做的,每個人在修煉中走到哪一步、該去哪些心,都有師父在管著。當我意識不到這些時,師父就利用各種機會點醒我。不要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問題。不久同樣的問題又發生在別人要求我去幫忙中。

忙完一個地方的神韻,又有一個地方找我,接著又有一個地方找我。說實在的自己也不想總在外面跑,自己手頭上做的退黨項目,參與的人也越來越少,不能說走就走。加上那麼遠我一個人開車還不行,還要找同修一起去。外地同修並不了解這些具體情況,我當時的感覺是對方說話不好聽,心裏就有點過不去:這種態度誰願意去啊,要找別人幫忙,說話還那麼硬,心裏咯登了好幾天。但是我明白的那一面也在告訴我,去幫助賣票是去參與救度眾生,不是那種常人式的幫忙,就是自己的責任,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應當義不容辭,怎麼能夠還想對方說好聽的,感謝的話呢?我想起師父說的:「只要別人對我們好,我們就高興,不去想別人;甚至有的人在極痛苦中無可奈何的還要對你說著好話,你卻不體諒別人的心,甚麼樣的事情都有。」(《瑞士法會講法》)試想幾個同修就承擔一個地區的神韻,有多少事情要協調啊,有多少困難要克服啊,我不去體諒同修,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而不是站在對方角度去想問題,還計較對方的態度,其實是同修給我一個修煉的機會,我還不悟。修煉就是修自己,心念正了,人員、車輛甚麼困難最後一分鐘都圓滿的解決了。

3,在任何環境中都用純淨的心態對待

下面和大家分享幾個賣票中的故事。

故事一

一次去一個地方賣票,所有的設備材料應該是我準備好的,頭一天我問了情況,聯繫人說不用帶電視,對方說他們牆上有。第二天去了後才發現,我們的桌子在走廊上,只能隔著玻璃窗看掛在房間牆上的電視,玻璃窗上還貼了很多常人的宣傳廣告,只有通過廣告之間的空隙才能看電視畫面,聲音根本聽不見,當放到採訪觀眾時,更不知所云。帶去的電腦,信號被高樓遮住上不了網,看不到票。我試著用電腦放神韻廣告,只能放其中的一段三十秒的而且無法循環。我不可能就站在電腦旁每三十秒去放一下。因為只是做中午二小時,進出單位還要特別證件,都是別人接送我,所以當天是無法彌補這些不足了。

開始是有些焦急,因為完全不是我預計的情況了,心裏開始抱怨先生,頭天晚上我讓他給我做一張能自動循環播放的光盤,我可以在電腦上放,以防萬一,他說了些理由沒做,我看是因為已經很晚了,怕費事,又聯想到他平時對我的事總是不重視,氣就不打一處來。可是想想也沒辦法,抱怨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只是在散發黑色物質,使這個救人的場更不純淨,更難救人。

神韻的演出是純善純美,打出的能量才能救的了眾生,沒聽說哪個演員演出前還在生氣。表面上我們只是介紹一個演出,如果我們自身的場不純,我們說出的話就沒有力量,就打動不了常人,就起不到救人作用。

漸漸的我靜下了心,我先用畫冊介紹一遍,然後說我還有往年的經典視頻給你看,馬上放一遍,短短的三十秒對方還沒看過癮,我趕緊把座位圖給對方看,告訴他我們還有不多的好位置,趕快買票,然後用電話和同修聯繫,把座位挑好留下。有些人當時就買了,更多的人要回家商量時間,第二天來買。當然第二天我帶了電視,以後出的票也更多,有時會排著隊來買,真是忙不過來,一邊在照顧顧客選票,一邊又有電話打進來要買票,後邊一個在等候選票,那邊還有一個要問問題。

我的體會是,在困難面前,不要把它看的很重,內心的平靜祥和是救人的關鍵,視一切困難不為困難,只是換一種方式做事,沒有電視、沒有電腦、照樣去做,不求結果,注重過程,結果就在其中,真正的障礙在我們自己的內心,一個純淨的心打出的能量才能改變常人,救的了眾生。

故事二

一天在一個商場裏賣票,迎面走過來兩個小伙子,其中一個順手拿了一張神韻介紹,我迎上去給他們介紹。他們是從展位的側面走過,走過展位後是背對著電視屏幕的,我給他介紹時,他只是把頭轉過來,腳卻不肯挪動,扭著身子看屏幕,看那架勢,隨時都會抬起腿離開。我有意多給他介紹屏幕上的每一個畫面,希望他能轉過身來,靠近電視,安心的看一看,可他絲毫沒有想多停留的意思。我的心開始不穩,一種無名的擔憂開始冒出來,並影響到我介紹時思維的連貫,我努力的抑制著這些不純淨的東西,在介紹的間隙中以最快的速度想一遍:「法正乾坤,邪惡全滅」,讓自己本性的一面發揮作用。

看完一遍廣告片,我走近電視拿起畫冊逐頁翻給他們看,這時小伙子終於轉過身來了面對電視了。介紹完了,我說買票吧,小伙子笑了笑推脫說:是想去看,問題是我需要找個人和我一起去。說完就準備離開了。突然我感到站在他身後始終一言未發的另一個小伙子的身影一下子跳到我的眼前,佔據了我的大腦。謝謝師父的點化,我就指指那個小伙子說:就找他吧,你們一起去看。我感覺那時的場很清朗,那小伙子爽快的說:可以。我立刻說:好,我來幫你們選位子,不給他們一秒鐘的猶豫,幫他們買好了票。這兩個小伙子有機會得救了。

故事三

一天我在常人售票處處理我們的票務,進來一個小伙子,他在房間看了一圈沒買任何票準備出去。我一想不能讓他錯過神韻,我立刻站起來給他介紹,但當時房間唯一能看到的信息就是一張貼在門上的神韻海報,我的內心緊張起來,沒在電視機前我的信心就不足。意識到這些,我抑制著這種不安,一感覺到它冒出來,我心裏就念一遍「滅」。用真念主宰著自己,我指著這張海報介紹神韻與眾不同的特點。他說想去去不了啊,我說為甚麼,他說我有四個孩子。我說,那好啊,把孩子都帶去看。他說不行啊,五歲、四歲、二歲、一歲。我一看是太小,就說請個人照看吧。這麼好的世界一流的演出第一次到這上演,機會難得。他就說好吧,來二張,好一點座位。好一點座位?給他推薦哪一檔?我腦子裏轉了一秒鐘,高價位?還是最高價位?看起來他也不像大官,最高價位他會接受嗎?我知道這些想法不是我,我排斥它,不聽它的,我就指著最高價的票說:這還有兩張好位置,不近不遠正中間,他看了一眼說,好,就來這兩張。

我發現賣票的過程也是純淨自己的過程,剛開始一看沒電視、沒畫冊,就有一種隱隱約約無法說服別人的擔憂,當我不斷抑制、消除那種擔憂時,漸漸發現思想變的很淨,沒有雜念。那天能不能請到保姆啊,太太那天有沒有空啊等等,甚麼都不想就是我帶著他一步一步走進神韻,那個場完全在我的能量場控制之下。其實他明白的一面真是帶他來買神韻票的。

故事四

一天,在一個售票點,我吃完飯後往回走,看見一對夫妻在前面走,先生手裏還拿了一沓現金,可能是剛剛買完東西錢還沒收,我眼睛一亮腦子裏冒出一個念頭:這些錢應該拿來買神韻的票。我快速趕上他們,把他們留在電視機前給他們介紹神韻,介紹完了我說先看看我們的座位吧,他們就跟著我進了售票房,看了我們票的座位他們很滿意就決定買票,我問願意用甚麼形式付款,先生從口袋拿出一沓現金,我開始開票,他快速的數完錢,啪,把手裏的錢全部放在桌上,我一看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剛好是買票的數目。

故事五

一天中午午飯時間,一位牙科醫生路過我們的電視機前,給他介紹完了,他也覺的很好,但要和太太商量,我說現在就給太太打個電話吧,我們的好位置已經不多了。他當時就給太太打電話,商量好了之後買了五張票。第二天他又來了,說還要再買二張送給他的助手和女兒,可是旁邊沒有連在一起的了,他又堅持要坐在一起,我就請他回去把那五張拿來我給他換另一排,讓七個座位連在一起。

他走了之後一個小時也沒回來,我趕緊把情況告訴在點上的另一個同修,我們一起發正念,破除干擾,過了二三個小時,他終於帶著票回來了,我給他換了一排。過二天又看見他遠遠走過來,我就說是不是又來買票,他笑著說,是的,我還要再加一張給我助手的先生,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你們不再看到我了。我說,不,我還希望看到你回來。過了幾天,又遠遠看見他笑瞇瞇的走過來,他說,這次是給我媽媽買一張票。我看了看座位,又沒有連在一起的票了,他說,現在我已經有經驗了,說著把前面買好的票都拿出來,我給他換了一排,我一看這一排共十個座位,就對他說,這排有十個座位,你已經買了九張,還剩一個你也買了吧,省的下次再來。(他來了五次了)他想了想說:好吧,反正這是一個很好的送人禮物。就把一排十個座位全買了。

眾生得救的故事還很多,這裏不再多舉。一個很深的體會就是我們的念很重要,賣票時要糾正自己不純的觀念,純淨自身的場,不讓任何雜念干擾,我們的話就帶有很強的穿透力,這時我們說啥常人就聽啥。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提到:「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穩,會使你周圍的環境也發生變化。你害怕的時候,你發現眾生都不對勁了。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在講真相中、在證實法中、在你們做的事情中發生難度的時候,調整調整自己,用正念來思考問題,可能會相當管用。」「所以大法弟子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自己的態度、思想狀態、做法上,這都非常關鍵,能決定著世上的變化。」

讓我們以更純淨的心態助師正法,完成史前大願,不辜負師尊的期盼。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零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