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大紀元銷售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大家好!

我九七年在北京得法,一路走來除了感觸大法的博大精深,就是感觸自己的悟性太差,然而師父從來沒有因為我的悟性差而放棄我,一次又一次的給我安排去執著心的機緣。一次去不了就安排下一次,直到我悟到為止。這裏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做大紀元銷售過程中跌跌闖闖的修煉體會。

在做大紀元銷售之前,我也一直在做著證實法的事。自從做大紀元銷售之後,很多以前沒發現的執著心就一一表現出來了,我記的剛做廣告沒一個月就過大年,有一個華人老闆打電話進來做廣告。新年進財,多好呀,我馬上通過傳真傳合同,在等老闆回傳真的那段時間馬上由歡喜心轉變成怕心,真的就像心裏揣著一個兔子一樣:老闆會不會改變主意呢,如果不簽怎麼辦等等。另一面,也馬上意識到這不就是患得患失的心嗎?修了這麼久怎麼還有這顆心,並且還不容易壓住。那天真是費了很長時間才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壓下去。修煉人沒有偶然發生的事情,只要你有那個執著心,一定會有讓你暴露執著心的機會。

之所以選擇了做銷售工作,現在想來一定是很多心需要在做銷售的過程中修去,同時兌現自己的誓約。在接下來的銷售工作中,自己的歡喜心,爭鬥心,妒嫉心一點點顯現出來,並且真的很難突破。幾個人一起做掙錢的事,這種心特別突出,簽一個合同回來,特別是經過一番努力簽回一個合同,那歡喜心真的很難壓下去。與之相反的,那就是一段時間做不出廣告的那種失落的心理,怕別人說自己不行了;雖然嘴裏沒說,其實總想知道自己和別的銷售員比怎麼樣,表面上挺為別人高興,心裏真的有幾分不舒服。很長一段時間自己心裏不敢承認,也怕面對自己實際存在的妒嫉心,慢慢的這種心實在藏不住了但又去不掉。

有一段時間,我非常悲觀,修來修去卻連這些法中提到必須要去的執著心都沒修去,可是我是真的想修掉呀。我常常問自己怎麼辦,怎麼辦。也不能因為要去這顆心而不做廣告呀,師父安排的修煉機緣抓不住真是痛苦不已。這種情況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我真受不了了,再次靜下心來思考該怎麼辦。

這裏真的要感謝做明慧網及向明慧網投稿的同修,我把明慧網上關於歡喜心,爭鬥心,妒嫉心的文章都儘量找出來看。看了之後,更明確自己深藏著這些執著心,一定要去掉。也許師父看到我真的動心想去掉這些心,我在思考中想到師父說的:「法能破一切執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我開始想到了怎麼從法中找答案,雖然大法的書天天在看,但好像還不夠。最後我決定把關於這些執著心的章節背下來,我於是把有關妒嫉心、歡喜心、顯示心理和主意識要強的章節好好的背了一遍。

背法讓我平靜了很多,雖然這些執著心還會湧現,但比較容易壓下去。但我心裏還有一個很大的疑問:我為甚麼會有這些不好的心。後來在一次學法中,讀到《轉法輪》中〈主意識要強〉中講到的:「人活著就得思考。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我一下子開了竅,之所以有這些心,都是自己造成的。沒修煉前,雖然沒做甚麼不好的事,但成天腦子想亂七八糟的事,即使修煉以後,也沒有重視自己的一思一念,也經常想一些不應該想的事,沒有找到執著心的源頭哪能那麼輕易去掉呀,這下總算找到了,並且師父還教了我們怎麼去掉這些心:「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這次點悟真是我自己修煉過程中的里程碑。修了十年才悟到這一點,我真為自己的悟性差而著急。

修忍

雖然我們都知道師父說了「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精進要旨》〈何為忍〉),但真正忍起來還不容易,為了不忍,有的事大不了不參與,免得看不慣。但是你要做大紀元銷售,你沒有別的選擇,必須得忍。曾經有一位客戶約了中午去見面,我準時到了,可是老闆一直在忙,真不知道要等到甚麼時候。那天一直等了四個多小時才跟老闆談上話。老闆的員工私下對我說:你真能忍。我沒吭聲,心裏想:就當作修煉,何況等的對像是可貴的中國人。

我有一位客戶,聯繫了一兩年了,他不但沒做,其中還說了很不好聽的話,兩年後又看到那個電話,心裏想,還給他打電話嗎?他幾乎有可能會侮辱我,但轉念一想:常人都講「小不忍則亂大謀」,韓信還受辱於胯下呢,而我是修煉人。想到這我再次跟他打通了電話。後來,他不僅做了廣告,也成了好朋友。

經常有客戶說好了要做廣告,可是幾天過去了,幾個月過去了,還是沒做,其實不就是考驗自己的忍耐力嗎?因為天天跟客戶打交道,經常在魔煉自己的忍,現在我發現忍不再是件痛苦的事情,跟同修之間如果有甚麼矛盾,我也習慣忍住。有的時候,明明知道自己沒做錯,卻被同修冤枉了似的,潛意識明白是師父看到你做對了,馬上給你多一個擴充心胸容量的機會。回頭想想其實你忍住了,你甚麼也沒有失去,反倒是一個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在銷售中突破自我

住在我周圍的同修都知道我怕開車,就是莫名的怕,先生說我,我就會搬出我們DC幾位不會開車的年輕同修來遮掩,你看,她們都不敢開,我都敢開車,不能逼我開高速與遠路。其實我知道就是怕,怕出事,我經常會自己想像出事的可怕景象,自己嚇自己。但另一方面非常明白這是非常不好的心,修煉人怎麼怕的這麼厲害?有一位同修經常對我說,不該出事就不會出事, 該出事就會出事,躲也躲不過。我也聽不進去。

有一位離我家比較遠的客戶需要去收錢,因為不敢開車,我先坐地鐵,然後請同修來接我,來回路上得花三個多小時,同修也至少得花近二個小時陪我,要不就得請一位同修開車帶我去。我一直想努力突破但也是很難。因為銷售的需要,我不得不經常面對這一關。又一次需要收錢,我正想如何做時,突然覺的很羞愧,我怎麼忍心耽誤同修的時間,太罪過了,我一定得突破自己。我咬著牙自己開車上路了。想著自己還有GPS(導航儀),最近用的挺熟的,就拼出去了。還想,師父看到我的決心,路上一定平安無事,師父在鼓勵我呢。

就這樣想著,開上高速了,不妙的是,到了鄰近的高速時,GPS怎麼也不工作了,一會連線一會停,我開始有點心慌,但馬上調整過來了,也逼到這一份上了,舊勢力不就想讓我放棄突破自己嗎?已經到這一步了,我怎麼能放棄呢?不過給我一個突破更快的機會而已。我沉住氣,平靜的憑著以前來的印象,順利的找到了客戶的地方。我以為自己會為自己的突破激動的不行,但實際的狀態我卻是出奇的平靜,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似的。

在銷售團隊中修煉

從去年四月開始,我被任命為DC大紀元的銷售經理。以前做銷售員時雖然說也很賣力,但那種求自在的心很重,還暗自得意想,做多做少我自己說了算,所以,經常放縱自己。公司的一些規定自己也不怎麼遵守,還認為都是學員,應該變通。現在要組織銷售隊伍,其實第一步就是去自己的自由散漫心。

每個星期得去組織銷售會議,因為那時主要做銷售的也就是自己,還有就是大紀元主管,所以講銷售事宜經常沒甚麼可講的,雖然有一位懂專業的同修在默默幫我,我也扶不起來。感歎自己真無能,銷售會上銷售部份講不了多少就開始心得交流了。最受益的部份就是我們的主管講她與第一批做大紀元的同修們當初是怎麼克服各種超人的困難堅持做大紀元的。聽完後,心裏常湧出感慨,我不過是在同修鋪好的路上走。我們的主管與主編經常是在休息很少的情況下做著大法的事。

最初的團隊其實就像修煉團隊一樣,讓我從中找到了修煉上的差距,因為天天跟精進的同修的交往,無形中化成了一股促使自己精進的動力,我被潛移默化的用比較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有趣的是從五月份開始我們DC大紀元的銷售就打平了。在這之前我們一直欠債,印刷廠都警告我們要停印了。

最近,我們銷售隊伍總算增加了一位新銷售員,心裏一方面高興,另一方面開始不安,我不知道怎麼樣把她帶好,因為以前從沒帶過別人。今年五月去多倫多開法會,聽了當地學員的發言,也參加過兩個小組的交流會,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放下自我。我認真的想這幾個字,覺的自己帶不好銷售團隊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沒有放下自我。我真的認真帶那位新銷售員了嗎?每天只是忙著自己的銷售工作,經常忽視她需要的幫助。可能我們的主管看到這一點了,經常跟新銷售員聯繫。我決定回DC後一定要好好放下自我,希望也能建成一個有力的團隊。

正當我有點自信想好好放下自我組建團隊時,我們的新銷售員已經遠遠走在我的前面,開始自己開發工作項目:做整版小廣告。當她和主管一起談論她們的計劃時,我好像插不上話,心裏有種說不出的不舒服,覺的自己太沒用了。這樣持續了幾天,我猛然驚醒,自己不是剛悟到要放下自我,放下自我的直接行動不就是成全別人嗎?我自己這麼心裏一套,更深處另一套,想到這,我真是無地自容。我決定馬上用行動來支持她們的項目,雖然那天是週日,我還是做成了一個新銷售員想要的小廣告,並且是一年的合同。

我們的銷售團隊好像真的轉起來了,就是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推動每一個人往前衝,那位新銷售員很快突破了不敢自己單獨見客戶的怕心,已經能獨當一面了,一位主要管財務的銷售員利用自己的工作之機,連續做進幾個廣告,做的還是美國政府部門的廣告。一位曾經很為做廣告事倍功半而退縮的銷售員參加銷售會加入小廣告項目,很快做到好幾個廣告。而我們的主管的正念正行也更是帶著我們往前衝,最近,她在上班的路上車撞上了一隻鹿,她連車都沒停繼續往前開,其實車被撞的很厲害,不僅這樣,她還利用撞壞的車做了幾個修車的廣告進來,把壞事變好事了。大家好像都處於互相激勵的狀態,越幹越有勁。

以前,我其實還有一個怕心,因為知道自己悟性與能力都比別人差一些,怕跟大家一起做事,自己很快落在後面,總是對自己沒信心。但是在這種勢不可擋的比學比修的狀態中,那些怕心真的很快的化掉了。在修煉人的團隊精神中,自己的業績與修煉是微不足道的。只有放下自我,準備放下自己的一切執著,一起攜手做師父想要的,我們個人一切需要的東西都包括在裏面了,並且只會得到更多。

發現求安逸心,不能吃大苦

因為我們DC的銷售長年處於落後狀態,所以總想向別的地方取取經。哪怕是搞專業的同修,介紹了千百種技巧後,最後最大的秘訣是銷售員一定要在一起學法,天天一起學法。我一直沒有認真向銷售團隊提出,其實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己有安逸心。綜合我們的一天安排,最可能的時間就是早上一起在網上學法,但我的理由是早上學法不清醒,有點浪費,自己經常發正念之後又回去睡一會,起來後能學多少算多少,不然,就把做廣告的時間往後延。自己也覺的不對勁,但總不想突破,腦中升起了幾次想提出來早晨一起讀法的火花,都被求安逸之心壓回去了,因為堅持下去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在這個銷售團隊中每見到大家一回這個念頭就升起一回。

今年三月,看到業績的徘徊不前,我認定要想突破這種狀態我們必須每天在一起學法,加上新銷售員的加入,我終於提出來要一起學法,並且過一兩天後就開始執行。非常感謝那位向來就喜歡晨讀的銷售員,她一聽就高興,就這樣我們就開始了晨讀,剛開始也遇到很多技術上的問題,讓人想打退堂鼓,而我也出現起不了床的時候,既然下了決心,我就和同修約定,誰沒起來就打電話叫。沒過多久我們就發現一起學法太好了,對我們的銷售有多大好處沒有直接表現出來,但我們覺的自己每天的生活被歸正了,好像開始了專業化的第一步。多年來我學法有時清醒有時犯睏的毛病也逐漸調整過來了。有時晚上二、三點睡覺,早上一樣起來晨讀。如果沒有這個強大的團隊,我想我可能最後也突破不了這一大關。

DC的學員可能都認為我能吃苦,一般講起來,我好像也能吃苦,但最近,還是因為那位新學員的帶動,我們的銷售活動非常的興旺,常常是從早忙到晚,白天需要去見客戶,打電話,晚上還得回來設計廣告,有的時候做到二、三點,雖然內心非常高興,因為從來沒有進這麼多廣告,但另一方面,那種不能吃大苦的心開始湧出來了。第一次幹的晚時,還自嘲一把,自己也快成超人了,時間長了就想這也太苦了吧。因為工作時間長,家裏的事幾乎顧不上管了,好在家裏都是修煉的人。有一次我竟然半真半假的對新銷售員說:我們也得安排安排時間放鬆一次了。

有可能是因為起了求安逸心,接下來的一週的銷售活動明顯的下降了不少,因為自己有不能吃大苦的心,影響了大紀元發展的進程。以前,面對我們團隊的兩位「超人」,我總是以「做不到不要勉強自己」為自己不精進找開脫,擺在面前的現實,為了大紀元的發展,我們必須不斷的超越自我。這是正法賦予我們的責任與榮耀。

嚴格要求自己,不能放鬆

二年前,我特別愛看韓劇,自稱只看古裝劇,經常是連夜看,第二天眼睛都看的疼了。其實每次看完一部韓劇,我都有消業,並且是好幾個月的。先生說我,我還不以為然,認為與看韓劇沒關係,是因為推神韻太累才引起的消業。現在,因為大紀元的銷售工作特別忙,我也下決心不再看了。今年還真沒有長時間消業的現象出現。最近,有一次見完客戶,無意中看到了一部常人的電視劇,因為沒事幹,就看了一下。第二天起床,發現手腫的厲害,早上起來網上讀法,一張口,發現嘴唇也變厚了很多,身上還癢。怎麼回事呢?學完法後我仔細檢查最近做的事,看來就是因為前天看電視了。我非常後悔自己沒能嚴格要求自己,並且悟到越是投入做大法的事,在修煉上就越要嚴格要求自己,其實那時師父真的在給我們加持。加入一點不純的東西就打亂了師父給我們安排好的提高的因素。悟到後嘴唇馬上好了,手也不腫了。

現在,因為天象的變化,我們DC的大紀元變化也是很大,不僅打平了,還了所有欠的錢,從今年一月開始,與英文大紀元合併,又承擔了英文大紀元的幾乎所有印刷費用,四月份銷售額很高,我們都吃驚不少,五月依然保持記錄,我們都希望能保持住這個記錄。六月份,竟然翻倍,我們銷售團隊的成員都不知道怎麼來接受這個現實。特別是我自己,心裏幾乎有些承受不住了。正法的進程把我們推的這麼快,而我,還沒有準備好呢。心裏真的承受不了,找同修交流,同修嚴肅的說,這點就受不了了,將來更多怎麼辦?

其實我們銷售團隊的人都知道一點,那就是我們最近大家配合的非常好,哪個環節都主動去配合別人的工作,並且尊重彼此的努力。這種加速度的突破絕對是一種天象,至少暗示了我們其實正法的進程是加速推進的,只要我們配合好,就會有加速度的出現。是我們無法想像的質變。另外,對我們參與的同修已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再停留在以前的步伐,我們必須大步的向前走,該飛的時候就該飛了。對我而言,首先應該突破的就是承受力的問題。心眼小一直是阻擋我前進的關卡,在正法的洪勢中,我們必須不斷衝破自己心的容量,必須做好隨時再衝破心的容量的準備。

隨著大紀元的發展,我的修煉的路也在一步一步走向一個新的階段。上面談到的,只是銷售中修煉的一部份,還有很多很多。在大法工作中做銷售員是世上最好的工作,做大紀元銷售沒多久我就發現了這一點。工作與修煉完全的結合在一起。做廣告的過程往往都伴隨著講真相,特別是對可貴的中國人,沒有不需要講真相的,並且是要深入的講。而在做的過程中,幾乎就是全職修煉的過程,發出的每一思每一念都包含著自己的修煉因素。隨著做的越多,自己修煉的不足就一點點暴露出來。我願繼續努力,希望在大紀元銷售中的修煉之路上走的更加穩健,離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更近一些。

有不足之處,請大家慈悲指正。

(二零一零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