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煉中洗淨污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總結自己這幾年的修煉歷程,有剜心透骨的修心、去執著,也有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坎坷,有眼淚,有苦澀,有痛苦,有辛酸,有甘甜,有喜悅,更有慈悲師父的呵護!雖然在修煉路上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蹟,但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寫出自己的經歷也是為證實法輪大法的偉大。

李洪志師父從地獄中把我撈起,再洗淨。耗盡師父多少的精力和心血,我用生命也無法報答得了。唯有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讓師父感到少許欣慰!

學法

提高心性的法寶就是向內找,在學法上下工夫。迫害前我幾乎不怎麼學法,走了彎路回來後就在學法上用功。不管怎麼忙,一天規定自己學《轉法輪》一至兩講,還要背兩頁書,到現在我背了六遍《轉法輪》了,正在背第七遍。《洪吟》、《洪吟二》基本上每天背一遍,還有《精進要旨》裏的經文也能背一些。我悟到背法的過程就是去執著的過程。每遇到心性關過不去的時候,只要心裏有法來指導,關過的就好一些。法背多了,隨時隨地都可以背一背,《新經文》也是系統的一遍接一遍的看,這樣常人的私心雜念就少多了,正念也足了,講真相救人也順了。

當然煉功也不落下,自從明慧網通知三點五十煉功開始,不管下雪還是天熱也不落下,一直堅持。天天堅持煉功也可以去掉懶惰之心、增強毅力。記的剛學打坐的時候單盤都難盤上,腿翹的老高,剛開始痛的全身哆嗦,汗珠、眼淚直流,但依然堅持半小時,花了半年多才能打上雙盤,也吃了很多苦,這也是業力多所致吧。師父講:「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的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人人成佛這不可能。」(《轉法輪》)我就記住師父的這段法,每天堅持兩小時煉功。

每天四個整點按時發正念,在外面做事耽擱了,回家再補上。有時間其它整點也會發正念,發正念可以多鏟除邪惡生命,減少干擾大法弟子救人。當然,師父叫做的還有更深的內涵。

提高心性修去利益之心

我是二零零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因為剛剛得法很興奮,也很努力去按照師父的教誨的「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和做事。由於得法遲,個人修煉和證實大法就溶在一起了。

得法前我是個極度重利、愛貪便宜、個性要強、得理不饒人的人,心眼較小,總不能寬容別人。通過學師父的大法,我改變了很多。

在公司上班的時候,在公司裏的東西總往家裏拿,好像是老闆的不拿白不拿,沒拿還怕自己吃虧了,那種極度自私心理很嚴重,根本不替別人著想。真的失去很多好東西(失德)還不知道,無知中造了很多業力。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這個宇宙還有個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師父還說:「這個人要是沒有德,就形神全滅。」(《轉法輪》)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拿人的東西是要用德去交換的,而德又是最珍貴的東西,德失完了,人也就到頭了,形神全滅了。明白法理後,我再也不拿公司的東西了,能還回的就還回公司,真的從內心開始改變自己。
記的還有一次,本來是我辦公桌上的電話,被另外的一個同事拿到她的辦公桌上去了,當時我心裏很不舒服,但想到自己是修煉人,難道還帶個電話去天上嗎?這樣一想心裏就亮堂了。

沒修煉前,在工作上,只要抓著別人的小辮子,要說到別人面紅耳赤才罷休,說人也很尖酸刻薄,那時真的造了很多口業。修煉後明白要修口,儘量少說話,除工作和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必要說的話以外,其它都是執著心,是要修去的,說了就是在造業。

再回過來說說去利益之心。原來的我可以用守財奴來形容,為的就是自己過得舒服些,好享受的那種人吧。就連對自己的父母都是很吝嗇的,只要覺的他們還有錢,就不想給他們錢。在同事面前也不大方,但就在近幾年這顆利益之心修去了很多,但還不夠徹底。

那是二零零六年,我公公對我說,每月給他幾百塊錢零花錢,他就心滿意足了。

當時我剛剛被中共當局非法勞教回來,沒有工作,沒有經濟來源,同是修煉人的先生也失去了工作。當時心理壓力很大,家裏也沒有多少積蓄,我一心只想多賺些錢回來,彌補被邪惡勞教期間的損失。當然已經放鬆了對自己的修煉,就把自己家的積蓄拿去投資,不但沒賺錢,還損失了一大筆錢,家裏僅僅剩下一點吃飯的錢了。哪裏還有給老人們的零花錢呢?我心裏很苦很累。

那時做甚麼事情都不順利,就連考駕駛證都要補考,平時練習的時候我開的挺好的,考試就不行了,來回折騰,很苦惱。我開始反思,為甚麼做甚麼都不順?心裏也很苦惱。到底還修不修?為誰而修,到底想不想成神?通過大量學法,想明白後,下定決心一定要跟師父回家,再苦再累永不放棄!

後來就不再去想如何賺錢的事了,順其自然。有師父管的,一心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奇蹟出現了,賣了幾年的房子無人問津,當我把這個心放下時,還賣了一個好價錢。所以大法弟子只要把心放下,一切都有師父在管,師父只看人心。

有錢了,老人的要求我們也能達到了。說實話,當時對他的要求,那心裏是很不平衡的,想著都養您了,要甚麼就買甚麼,幹麼還要錢?覺的太不替我們著想了,覺的他太自私了,簡直都不想理他了。後來從法理上才有些明白,孝敬父母是應該的,再說還有個欠債要還,有物質和精神上的都是要還的,人與人之間就是個業力輪報關係。從零七年開始,每月定期給老人們幾百塊錢的零花錢,大家都高興了。

家裏的生活費平均也要一兩千,還提供小縣城同修要的資料。用量大時,一個月只是光盤錢就是六千,還有紙張,其它耗材等等,一年下來也要用去十多萬元。我們基本上不收同修的錢,同修親友的錢還是有收的。自己有錢就儘量自己維持運作,更放心,不會有資金問題。直到今年才開起幾個資料點。要是沒修煉是絕對做不到在用錢上那麼大方的,而且有幾年沒工作了。大法造就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資源也是為大法所用。家人都是修煉人,都支持。當然,利益之心有時還會返出來,還需加強學法,才能修乾淨。

平衡好家庭環境

原來我和大姑子就有些矛盾,後來修煉後和她一起做生意又積了一些怨氣,都一直沒能平息,雖然相互嘴上不說,但心裏總沒放下。師父在談到修煉人和不修煉的家人有矛盾時說:「是凡出現這些問題的,還是錯在大法弟子,是開始沒做好才使其變成這樣。」(《曼哈頓講法》)我也知道是我的問題,主要是妒嫉心,爭鬥心,為私的心沒去。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不幹了,再加上我婆婆挺偏心的。有矛盾後不管誰對誰錯?婆婆總是向著她,說我的不是,我心裏總是不平衡。所以我對她們一家人總是忽冷忽熱的,沒有真的以善相待。修煉都到尾聲了,這些不好的心還不修去,能帶到天上去嗎?

我開始改變自己,從內心不再排斥他們,誠心對待他們。她們也感受到了,覺的我比以前好多了,婆婆也高興了。我悟到,修煉人就是在心上下工夫,只做表面,不誠心,會有些像是在討好別人似的,不夠真,當然表面的善也是要做到的。心裏沒放下,那個不好的物質還在那裏,別人也能感受得到,到一定的時期它還要再起作用,只有真正把心裏的怨氣全修去,真心真意待人,別人也感受到你真的是對她好,常人是感受得到的。慈悲心修出來了,看眾生都苦,那時別人就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真正的善。

雖然我們夫妻都是修煉人,但有時矛盾也不小,為一點小事,意見不一致就會爭來爭去的,在先生和孩子面前我總不喜歡看他們的優點,只想他們按自己的意願行事,不然心情就不好,會生氣。這也有黨文化的因素在裏面,「他們得聽我的」,這也是阻礙我提高的原因。一定要修去這些不好的東西。

學了師父的《曼哈頓講法》後,我明白去執著心才是重要的,不去計較對錯,人與人之間都是業力輪報關係。寬容他人,多想別人的優點,少看缺點,才能處理好關係。

修色慾之心

本來在沒修煉前,我還以為自己色慾之心挺淡的。修煉後,才發現色慾之心也很厲害。師父講:「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轉法輪》)用法來指導自己的行為,按高標準要求自己,開始抑制不正的思想和行為,慢慢的就越來越淡了,師父就幫忙把那些不好的東西拿掉了,只要自己有願望把它修去。到現在已經斷慾兩年多了,也很和諧了,心裏祥和了。

雖然行為上沒有了甚麼實質的了,但是在思想上有一個階段反映很骯髒,連做夢都在和別人談戀愛,還覺的有幸福感受。醒來也知道自己的色心很重,開始深挖自己,為甚麼總想著那些不好的事情?一挖就知道了,在沒結婚前,在公司裏仰慕者挺多的,那時候就覺的很自豪,結婚後都覺的只和現在的先生談一次戀愛就結婚了,還覺的挺划不來的,偶爾還會去回憶被異性重視的感覺,把情這個東西看的美好了。找到自己的原因後,開始重視修這顆不好的心,把以前和所有的異性照的相片都剪掉處理了,然後自己只要有這個思想反映出來就發正念清除,一段時間以後把這個心放下了,很長時間都不做那種不好的夢了。但會反覆,多發正念,保持正念就能清掉色心。

救度眾生

在零八年以前,我們這就是個家庭資料點,主要以做真相資料為主,那時也很忙。早上起來就開始輸入好幾個城市的電話號碼,每天至少是四千多個號碼。輸入很多本,一本也有幾萬個電話號碼,提供給海外同修打真相電話。有時也是一邊輸入號碼一邊刻錄光盤,儘量能滿足同修的需求量。婆婆就做打印工作,先生負責技術支持。大家忙的不亦樂乎。大雪天的,有時會停電,晚上有電,就晚上做,根本不分時日,同修要多少就做多少。雖然辛苦,但心裏很甜。只有一個願望,就是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零八年開始,同修需要時,就在家裏做,同修不怎麼出去時,我和婆婆就去發放資料,在近兩年我們走遍很多村莊。因同修晚上主要送鄉、鎮、縣城的街道,去農村的少,我們就填補那些偏遠農村空白區。

我們這裏是丘陵地帶,山區也挺多,有時我和婆婆要翻幾個山才能找到一個村莊,有時山里路都沒有,就在很深的草叢中慢慢行走,手上都會被劃傷、流血。甚麼都不顧,只管前進,去救人。一個星期至少出去三到四次發放資料。有時候一天走上六七十里路,腳都磨出了血泡。路走多了,鞋子都磨破了幾雙。婆婆還被山裏的惡狗咬,在出去前婆婆發正念時看見一個很可憐的老頭,當時看他可憐,發正念時就沒有鏟除他,後來被狗咬,才悟到是邪惡鑽大法弟子善的空子,操縱那只惡狗咬人,那個狗背後操縱的可能就是那個老頭。所以發正念不管看見是甚麼樣子的都正念清除它,因為大法弟子修煉出的神通是有靈性的,可以區分善惡。雖說遭狗咬了也沒把它當回事,修煉人甚麼也不怕,有師父在,都不會有事的,繼續救人。遇到要過大河,又沒有橋,我倆就手牽著手,邊過河邊請師父加持,水流再急,都要為大法弟子開路,緩慢下來。都能很順利的過去。把資料送到世人家裏,希望都能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婆婆也是快七十歲的人了,也不怕辛苦,默默無聞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在我們被非法關押沒回家前,她還學會了用電腦,上網,做資料樣樣行,在零四年到零六年間給同修提供資料。

還有一次我回到自己家鄉發資料,我家鄉是山區,大法弟子很少,也要讓那裏的人得救,我就帶了一千多份真相資料回去。那時天氣比較冷,我用三個晚上,每晚走了六個多小時,送到鄉親們的家門口,希望他們明白真相,早日得救。

第一個晚上出去之前沒有下雨,中途開始下雨,我沒有帶雨傘,我求師父幫忙把雨下小點,雨是小了一些,我就繼續發完剩下的。那晚很神奇,狗都沒叫。只是回來還下著雨,我不能等,必須在天亮前趕回家,不然我父母發現就不太好了,會擔心我的。我沒有讓他們知道我出去救人了,他們沒有修煉怕不能理解。在回來的路上,我在心裏和師父說:「雨不停沒關係,您讓我走雨縫隙裏,不讓衣服淋濕了。」果然回到家裏只是濕了袖子,身上還是乾的,心裏很感激師父,是師父鼓勵著弟子。雖然看不見,但知道師父時刻都在身邊呵護弟子。

第二個晚上去發真相資料救人的時候,天雖冷,街上還有人在家裏打麻將,門還開著,不是那麼方便,我請求師父說:「您幫忙讓他把門關上。」就這樣一想,那家裏就把門關上了,我很高興,就一家一家的挨著發,晚上,路上不太看的清,一下踩到了一個瓶子,響聲很大,一家樓上看電視的人聽到了,打開窗戶看外面,我站在那兒不動,只想著他看不見我,果真他沒看見,又關上窗戶,關燈睡覺了。當我把資料塞進家有狗的門縫時,狗只是發出「哼」的聲音,也不大,我對它說,我來救你們家的主人,請你也記住「法輪大法好」,也得救,它不吭聲了。接著發完手上的材料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總感覺有一縷柔和的亮光照明道路。到家已經快五點了,父母親還沒起床,也沒發現我開門出去了。

第三晚發完所有剩下的資料後,我把一些神奇的事講給我父母聽。我爸爸都有些不敢相信,那股膽量和勇氣。一個人走那麼遠去發真相資料,要經過很多墳地,有些路段也沒有人家,晚上又看不見,也沒打燈,淋濕了,頭髮濕了也不生病,的確神奇。家人也覺的我們大法師父了不起,肯定不是一般的人。以前我被迫害的時候他們很不理解,為甚麼我那麼投入,又不是沒頭腦的人,加上父親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很反對我修煉。後來通過講真相,講一些他能明白的法理,明白真相後,他也能接受大法了,現在開始看大法的書了。

在發資料上,我和婆婆配合的很好。穩健的走在證實大法的路上,當然也有有驚無險的時候,都是師父保護了弟子。現在只是還不能大面積的面對面講真相,我們勸一些親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遇到有緣人也會講講。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做的還是很不夠,也需要突破大面積的去講,向做的好的同修學習,比學比修。

真相幣、發信、貼真相標語也是我證實大法的一些方式,師父肯定的就做。讓世人也知道處處都有大法弟子,並不是像中共邪黨宣傳的那樣,讓人明白真相。

結語

修煉到了尾聲,雖然不知道前面還有多長崎嶇不平的路要走,還有許多執著心沒完全修去,距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我也著急。但弟子不會放鬆自己的修煉,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也加強學法,做好三件事,返本歸真,圓滿隨師還!

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