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共藥物迫害不識父母 堅持修煉恢復正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四年上高中一年級時接觸法輪大法的,到一九九五年末才開始學法和煉功。我學法之前有胃潰瘍,嚴重時一天大口大口吐酸水好幾次,從口、食道一直到胃燒得非常難受;學法前,我脾氣暴躁,有時和同學發生矛盾,並且對人生有很多的疑惑、不滿,悲觀厭世。

我剛開始煉功時也沒想那麼多,隨著學法、煉功不知不覺我的胃病好了,不再返酸水了,原來大法真能祛病健身啊!我也慢慢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生的疑惑也都明白了,大法要求按「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的道德。我不再說謊話,與人相處心胸坦蕩,不再和別人勾心鬥角,心情特別舒暢,覺得生活有意思了。

大法給我家帶來的變化是最大的。父母脾氣不合,從我記事時起天天都聽他們吵架,父親脾氣很壞,喝完酒很嚇人,不是和母親吵架就是動手打入,有時和外人也吵架,還賭錢。我從小就對家庭厭煩,並立志長大後離開這個家,整天心情壓抑。

我得法後,把大法也介紹給了父親,他很願意看,從此他也走上了修煉的路。父親身體和精神變化很大,旁人看見了都說變了個人似的,學法輪功,身體和脾氣都變好了。父親以前身體也不是很好,每天總是幾種藥吃十多片也不見好;煉功後身體好了,一晃十五年了一片藥也沒吃過,最重要的是父親脾氣變好了,再也不和母親吵架了,煙、酒都戒了,也不賭博了,家庭和睦其樂融融!我十多年心病終於好了,心靈的創傷也撫平了。這是大法改變了我的家,給了我一個童年做夢都想要的溫馨和睦的家!

高中畢業考入大學,我繼續實踐著按「真、善、忍」大法做好人,說真話,不說謊,考試從不作弊,與人為善,遇事能忍,和同學和睦相處,從心底裏要求自己做個好人,做事情為別人著想,心態平和,受到老師和同學的好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大法被抹黑,李洪志師父受不白之冤,作為法輪功學員怎能不說句公道話,不告訴世人真相呢?我以我自身和我父母的變化為例子開始向周圍同學、老師、朋友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還有半年我就要大學畢業了,當時在一所當地中學實習時被警察綁架,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抓捕的唯一藉口就是我煉法輪功,手裏有講真相的資料。我堅持自己的信仰、不放棄煉功,不配合他們抹黑大法,我被警察構陷、編假證據、湊材料,沒有經過法院審理,先拘留一個月後又被關到「洗腦班」折磨一個月。當時警察提審我時,他們對我說:你說「煉」就判兩年,你說「不煉」了就放人。我沒有屈服,最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一年,我在教養院經受七個多月的身體摧殘和精神折磨,已經被折磨的不能正常進食,精神恍惚,不認識人了。教養院將我送去當地的幾所醫院檢查,結果醫院拒絕給我治療,可能是怕我死在醫院,他們要擔責任的。最後教養院也怕擔責任就給我辦了保外就醫。

當時回到家我連我的父母都不認得了,一個多月不能正常進食,只能喝流食,總感覺自己像在地獄中游走一樣,非常難過。在教養院裏,好像獄警給我打了破壞神經的藥物,我對很多事情都沒有了記憶。

經過家人的精心護理,慢慢我有所好轉恢復了一些神智,我就開始抄法,當抄完《轉法輪》後,我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同時每天大量的學法。親戚、鄰居們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他們說人都被折磨成這樣,沒有經過醫治、通過煉功就好了,法輪功真厲害!

兩個多月後,我恢復正常,就離開家到外面去打工。時至今日,我一直以我自身和父母從大法中的受益,向我周圍的同事朋友講著大法的真相,證實著大法的美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