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向內找 闖過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五歲了。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天想和同修交流一下我是怎樣闖過病業關的。共有三點:一是堅定信師信法;二是整體配合,同修幫助發正念;三是向內找,歸正自己。

九七年得法後,我就主動和同修一起洪法,在自己家裏組織了學法小組,又在外面組織了煉功點。師父不斷的給我清理身體,身體不斷向年輕方向轉化。四十多年的鼻炎、小腿浮腫、心慌等病症不治而癒,皮膚也逐漸變得細嫩,白裏透紅,六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就像四十多歲一樣。「你怎麼這麼年輕?」不斷的有人這樣問我。我說:「煉法輪大法煉的!」時間一長,顯示心、歡喜心也越來越膨脹,自己越來越注重臉色的變化,誰說臉色好看就高興,否則,心裏就不舒服。這是在證實自己,而不是在證實法,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早晨,突然間,我出現了常人所說的腦血栓的症狀:整個左半身子失去知覺,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頭昏眼花,嘴歪眼斜、噁心、上吐下瀉。當時自己心裏想:「只有師父才能救我!這是假相,這是舊勢力的迫害,不承認它,全盤否定它,只有師父說了算,一切聽師父安排。」

老伴打電話把一個同修和姑爺、姑娘叫回來,商量怎麼辦?姑爺讓叫一二零,準備送我到醫院,我艱難的搖頭表示拒絕。同修問:「你心裏明白嗎?」我點點頭。同修又說:「那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此時開始,不管白天晚上,只要我不睡覺,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修又送來「師父在濟南講法」錄音,讓我聽法,老伴也給我讀《轉法輪》聽。當時自己的腿、腳、胳膊一點也不聽使喚了,上廁所得兩個人架著,躺在床上,難受極了,不知甚麼滋味,緊閉雙眼,不睜也不說話,不吃也不喝,臉色灰土土的。晚上睡覺,電褥子開到最高檔,床上鋪的褥子熱得燙手,我渾身上下卻冷冰冰的,毫無知覺。老伴可嚇壞了,一夜都沒敢閤眼,一會兒摸一下,看我的手指頭還會不會動,總是提心吊膽。

第三天早晨三點半左右,老伴就把我叫醒說:「既然你相信師父,那你就起來和我一起煉功吧!」我心裏想:站都站不起來,怎麼煉?老伴猜透了我的心思,就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悉尼法會講法》)師父就看你那顆心。我點點頭,表示同意。老伴幫我把衣服穿好,好不容易扶下床,靠床站著,腿、腳、胳膊一點不聽使喚,左胳膊根本不會動,使出全身的力氣,也動不了,那真是萬斤之重啊!這時,我心發一念:只要不死,我就要煉!請師父幫我!誰也阻擋不了我!就這樣歪歪扭扭煉起功來,實在堅持不了,就在床上靠一會兒,接著再煉。煉靜功就比較容易了,斷斷續續,勉勉強強,五套功法總算煉完了。就這樣,除了一天沒煉功外,一直堅持天天煉。在師父的呵護下,自己的煉功逐漸恢復了正常。

小區的同修知道了我的情況後,把我的事當成他們的事,主動集體給我發正念:徹底鏟除舊勢力對同修的迫害,根本不承認它,否定它,只有師父說了算。我的身體恢復很快,眼不斜了,嘴也不歪了。第四天,兩腳能下地「丁」字式向前移動了;第五天,兩腳能「八」字式向前移動了。

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轉法輪》)依照師父的法理,我認真查找自己的各種執著心和慾望,一下子找到十幾種:歡喜心、顯示心、虛榮心、爭鬥心、妒嫉心、慈悲心差、瞧不起別人、任務觀點、做事不拘小節,考慮自己多、考慮別人少,讀法漏字多等,尤其自己虛榮愛面子、色慾心強。所有的這些心,我根本不承認它,從根子上挖出來,一有苗頭就立即正念徹底鏟除它們。

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的身體迅速恢復。第六天,外面正下著大雨,自己發出一念:強加在我身體上的不正確狀態,它不是真我,是假我,我要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老伴不放心,就叫女兒打著傘,陪我下去。我到我家附近的其它樓口的車筐放了幾份真相資料,圍著樓轉了一圈,就回到家中了。

第十三天,正好是本地區大法弟子去市政府、公、檢、法門前近距離發正念的日子。老伴問我去不去?我說:「去!」我們家離目地地約三里多,市政府門前有一個圓形人行道,周長約一里左右。我就和老伴一起去市政府門前發正念。到了後,我們圍著人行道轉了五圈,我越走越快,把老伴遠遠落在後面。我們邊走邊發正念,徹底鏟除另外空間場上的一切舊勢力、黑手、爛鬼。然後,我們停下來,休息了一會兒,就回家了,來回合計十二華里的路程。

不到一個月,我的身體完全恢復了正常,我又能騎自行車證實法,救度眾生了。這件事在社會上反響很大,有人說:「這麼重的病,沒上醫院,一分錢不花,病就好了,真是不可思議,太神奇!法輪功太神奇了!」

我們必須堅定正念,信師信法,堅定不移,不是說在嘴上,而是用心去信,對病魔的假相不承認,也不接受,要排除它,滅盡一切邪惡因素。即使自己有漏,有沒有修去的執著,有師父在管,有法在修,自己會在法中修好歸正,舊勢力不配,也沒有資格和任何理由對大法弟子再進行甚麼考驗,大法弟子由師父時刻保護著,誰也動不了,自己一定要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跟修得好的同修比起來差距太大,由於自己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