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自己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我是中國大陸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學員。回首自己走過的修煉道路,再看現今大法在世上的洪傳,想起師父對眾生的慈悲苦度,總止不住淚水漣漣。決定寫此文章,主要記錄自己所走過的修煉道路,旨在與同修交流,比學比修,同時也為廣傳大法真相,救度被中共的惡毒謊言迷惑不醒的眾生。

一、得法學法

得法前我是一個滿身業力的人。由於受黨文化的毒害,比較自私,虛榮心很強,得理不讓人,做事總怕自己吃虧。雖然本性一心向善,但在迷中,不知如何為人處事,與周圍人關係也比較緊張,在常人看來我有個不錯的工作、家庭,但總覺得活得很苦、很累、很沒意思。年紀輕輕的身體就不好,渾身乏力,氣短胸悶,面無血色,每個月都要請一兩天病假,渾渾噩噩睡一晝夜,才能應付第二天上班。到醫院檢查又查不出毛病。每天都像戴著面具一樣生活,經常想自己為甚麼活著,人生的意義是甚麼?整天稀裏糊塗的過著。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同事的辦公桌上看到了《轉法輪》。我請來《轉法輪》,愛不釋手的讀呀看呀,自己對人生的困惑逐漸煙消雲散了,就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不再漂泊流浪。師父在《轉法輪》裏說:「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自己身心痛苦的原因,都是生生世世的業力所致。

我知道自己找到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道路,從此就抓緊時間學法,有時睡到半夜爬起來看書,孩子在院裏玩,我在旁邊讀書,心裏那個踏實啊無法形容,我體會到了幸福的真正含義。

二、修心性

師父在《轉法輪》裏說:「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

在單位工作上多少有點權力,得法前,給公家採購時都不忘了給自家捎一樣,別人找自己辦事送禮意思意思,也半推半就的接納了。得法後,在單位裏我再也不佔公家的便宜了,商家說像我這樣的人現在太少了,我就告訴他們自己是修法輪大法的,信仰「真、善、忍」。有一次應家長的要求給學生們聯繫輔導班,談成後辦班學校又按每個學生提成九十五元付給我一筆錢,無論如何我也不要,可他們硬是塞下走了,考慮半天,我決定把錢退給家長,並向他們講真相,家長們都高興的接受,有的還說有信仰和沒信仰就是不一樣,然後在一次和辦班學校通電話時,我把退回家長錢這件事告訴了他們(就等於告訴他們說我並沒要那筆錢),因為之前也向他們洪過法,他們也能理解。我讓他們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高尚品德風貌。

在家庭裏,婆婆重男輕女偏向孫子,我生了個女孩,老是抱怨婆婆偏心眼,礙於面子不好發作,但心裏與婆婆、妯娌卻是勾心鬥角的,看到她們有難處時,不知道幫助她們,反而幸災樂禍。正如師父所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法理清晰了,就是如何提高心性了。有一次,為一件小事,妯娌當著公婆一家人給我臉子看,也不叫嫂子了,還摔摔打打的,要在原來我是不能忍受的,雖然關係不是很好,面子上還是過的去的,可我現在學了大法,不能再和從前一樣沒涵養了。這樣我就忍住了,沒和她吵,而且心裏也沒動氣。小叔子都看不下去了,過後數落她一頓,妯娌也覺的做法不妥,來電話向我道歉,並說你煉這個功真好,和原來不一樣了。婆婆也誇我比以前懂事了,我實心實意的對她,好幾次她都感動的說要把我當女兒待,生活中她確實也這樣做了,很疼我,丈夫常和他同事說我是賢妻良母,一家人在大法中受益。

在修煉中,也碰到了許多病業關,這裏僅舉兩例。我的雙手在冬季經常裂口,吃藥、抹藥、擦護手霜、帶膠皮手套都不起多大作用,右手厲害時,指頭上都是血淋淋的口子,十指連心嘛,感到很痛苦,有一次鄰居的小孩見了我高興的拉起手,他一摸感覺不對勁,低頭一看,馬上把他的手縮回去了,不停的問我的手怎麼會是這個樣子。修煉後,我明白了,拿不該拿的東西,發脾氣打孩子,在無神論的灌輸下寫不好的文章,等等,都是兩手造的業呀。自此後,我嚴格要求自己,重德守心性,雙手的皮膚接近恢復正常,只是右手中指不見好,我想慢慢會好的,可過了一段時間不但不見癒合反而厲害了,口子裂的很深。當時也有點害怕,心想再不好,骨頭露出來怎麼辦?自己就查找有甚麼不好的心,有求嗎?沒有,知道自己業力大,應該承受。不相信師父嗎?絕對沒有!後來悟到是考驗自己那顆對大法堅定不堅定的心,於是不再在意手的癒合成度,該幹啥就幹啥,只是注意不讓常人看到,否則他們會亂說有病不吃藥,因為他們不理解。等過了一段時間完全好了,我就給他們看雙手,常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九八年秋季的一天,面部突然起了過敏的症狀,臉上起皮屑,發癢,以前也有過此症狀,沒在意,結果越來越厲害,臉上發紅,除額頭外都是皮屑,我知道自己很虛榮,很注意外貌,是要去這個心的時候了。法理明白,但要做到不動心很難,因為每天都要面對很多人,別人都用奇異的眼光看我,自己也盼著快點好起來,好心人勸我快去醫院看看,以免臉上落疤,我想,修大法了,有師父管,只要心正,不會有事。再後來,同事含沙射影的說皮膚病傳染,我就想,現在已放下了執著於外貌的心,不該再這樣了,不然常人會胡說煉法輪功的有病不用藥,怎麼起到洪法的作用?就這樣一想,臉上不覺的那麼癢了,第二天就不再起皮屑了,下午舊的皮屑開始脫落,到第三天就好了,皮膚比以前還光澤了。

三、遭惡黨迫害

我本不想寫這段,尤其是不願回憶那段被勞教的日子,儘管我沒有被惡警所謂的轉化,這段時間是不堪回首的。我追憶一下那段歷史,是讓世人看清中共惡黨的流氓本質,不要再被惡毒的謊言迷惑不醒了。

在一次講真相時,我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因不向惡警妥協,他們非法把我關進當地看守所,在裏面我就發正念 ,勸「三退」,管號的獄警了解真相,勸我先出去再說,言外之意就是認個錯,表態不煉了,我說法輪功沒有錯,我是清白的。後來家裏人(常人)花了錢,惡警把我送到了所謂的法制中心(當地專門給法輪大法學員洗腦、強制轉化、沒有人身自由的地方),他們騙我家人說這裏比看守所條件好,在這裏轉化了(指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就放人,並威脅不放棄信仰就送去勞教。家人被騙交了四千多元錢,快一個月時,見我不放棄信仰,說再給一個月時間考慮,讓再交四千元,我說一分錢都不交,再給多長時間都不會改變自己的信仰。惡警惱羞成怒,非法勞教我一年。

在勞教所裏,因我堅持信仰法輪功,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吃飯時要先打報告,承認自己是勞教學員後才能吃;洗刷時間只有一分多鐘;很多天才能洗一次澡;不能見家人,當家人苦苦哀求和我見一面時,惡警卻誣蔑我說了不要家和孩子,家人氣憤、傷心的離去;勞教所的犯人們可以任意侮辱、打罵我;只能吃勞教所的劣質飯菜,自己花錢買勞教所裏小賣部的東西吃都不可以;不讓睡床上,在水泥地上鋪塊床板當床,寒冷的冬天也是這樣。開批判法輪功的大會,肆意侮辱堅定的大法學員。為掙黑心錢,強制學員勞動,連六、七十歲的老人都不管放過,早上不到五點起床,除吃飯外沒有休息時間,到晚上九點收工,如果商家催貨緊,加班到深夜是常有的事,幹的都是有毒的活。我算是幸運的,有很多堅定的大法學員被打傷、打殘甚至致死。中國大陸的監獄、勞教所對大法學員的迫害罄竹難書。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我度過了一年的牢獄生活,堂堂正正的走出勞教所。

從非法抓捕到勞教結束,一年多的時間,使周圍很多人不理解,我在省直機關工作,被非法勞教期間正是單位發錢最多的一年,我少收入二、三十萬,許多人用奇異的甚至不屑的眼光打量我,我不在意,因為他們是被謊言欺騙了的眾生,當時他們不敢聽真相,我很心痛。但是通過這場迫害,我理智了,進一步懂得了修煉的嚴肅性,明白了修好自己的重要性,現在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不懈的講真相,加上自己不斷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周圍許多人已改變了對我的態度,也就是說常人在逐漸的接受大法。

四、廣傳大法真相

師父講:「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堅不可摧》)

通過不斷學法,我認識到自己的責任重大,就是肩負那麼大的使命,就是抓緊救人。所以,見人就講,能說上話的都不放過,珍惜每一次師父安排的機會。一次,副總的朋友來辦事,和他聊了一會兒社會腐敗現象,我把話題一轉,說現在這個爛攤子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惡果,我還沒說幾句,他就連忙說自己原來就是幹這個的(指抓捕法輪功學員),當他看了非法沒收來的法輪功著作時,驚呼起來:「可了不得了!」(看來此人有佛緣,人的一面明白了),為擺脫這個行當,他就裝病住進醫院,後來調離了原崗位。我衝他豎起了大拇指,誇他聰明,又問他辦沒辦「三退」?他說沒有,我就講了「三退」的重要性,他很爽快的同意了。

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幾個民工從路邊走過來,我迎上去打招呼:「大哥辛苦啦」。他們一愣,我微笑著說:「有件很重要的事想告訴你們」。然後我就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可能是第一次聽說大法的真相,也可能是我的語速過快,看他們的表情不是很明白,只有一個人同意退,我有些著急,這時發現身旁不知何時站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說:「他們聽不懂,給我講講」。我有點害怕,不會是便衣吧?又一想,他該聽的都聽了,怕啥呢?我就遞給民工一份真相小冊子,讓他們回去傳著看。接著剛才的話和那男子聊起來,當我講到甚麼是法輪功,大法給世人帶來的美好時,他激動的大聲說:「我今天遇到佛了!我今天遇到佛了!」沒說幾句,他就同意退出惡黨的團、隊組織。回家的路上,我又想掉淚,師父講的句句是真理,千萬年的等待就是為了今天,看到眾生得救後的喜悅,再看還未得救的眾生,我們有甚麼理由不精進呢?

前不久,我從商廈出來,下電梯時看到一女子懷抱一紙盒,裏面放著一隻小鴨,看她滿心歡喜的,我隨意的說在城市裏很少見啊,女孩笑笑說是,出了大門,我說你騎車子啊,需要幫忙嗎?她說謝謝了,坐車走。忽然想起包裏有神韻光盤,馬上掏出來,簡單介紹一下,遞到對方手中,她高興的說自己就是喜歡舞蹈,我說那就好好欣賞吧,並囑咐給親朋好友傳著看,她微笑著答應了。

當然在講真相中,也有不接受的人,說難聽的話,攆我走,威脅報警的,我都告誡自己不要動心,人的各種反應是有另外空間的因素造成的,不要被人心所動,正念鏟除邪惡。同時注意學法,真正的學法,不斷提高心性。師父講:「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講的時候就是能量在往外發放,就會解體那些邪惡的東西,另外空間裏的邪惡就不敢再靠近與控制人。那麼這個時候對人講道理他就會聽了,你就會破除他被中共邪黨灌輸的那些個謊言,就會把他的心結打開。」(《曼哈頓講法》)

通過學法,我知道自己的慈悲心還不夠,還有一些在常人社會中長期養成的很頑固的人心,一定要儘快去掉,去的越早,自己的空間場越純淨,能量越大,救度的眾生就越多。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