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路上的三姐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任何一個法輪大法真修者,都會體悟到大法的慈悲與威嚴,也會在師尊的呵護下感受到無限的神聖與祥和。十一年來,隨著正法的推進,修煉中不斷的提高心性,越來越體悟到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幸運,以及正念與整體配合的威力無比。在此,我把我們一家姐弟三人這個整體修煉的點滴總結一下,向無比慈悲與偉大的師尊彙報,也同時和所有同修們交流。

一、進京維護大法,匯入正法洪流

我是家中的大姐,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後,腦血栓消失,頸椎增生、痔瘡、神經衰弱、美尼爾綜合症也全不翼而飛。為了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在二零零零年十月進京正法,在天安門廣場被抓,被惡警送入北京昌平公安局,在公安局院內我們打出大法橫幅,震懾了邪惡。在被關押時,同房間來自不同省市的十一名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抵制迫害。被插管灌食時,我心中只有一念:「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當時能感覺出灌的是鹽水和牛奶,隨後我去廁所時便出了許多的膿和血,我知道這是師尊又一次為我淨化了身體。在打橫幅時,我的頭髮被惡警揪下一綹子都不覺的疼,讓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更讓我體悟正念的威力無比。在黑嘴子勞教所,我被歡喜心鑽了空子,清醒後認定:不論我在何處,就是要證實大法,被關七十天後正念闖出。回來後給勞教所的管教、大隊長多次寫勸善信,做自己應該做的。

二、不寫保證,在流離失所中正念否定舊勢力安排

零一年八月,委主任來到我家,讓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我嚴詞拒絕。那時還不太會講真相,就告訴她們:「大法好,我就煉,不寫保證。」當時母親身體不好,不想嚇著家裏人,我便告別家人,去外邊暫住。後來同修一家人為了保護我,幫我走上了做保姆這條路。學做飯、帶小孩、照顧過癱瘓在床的老人。八年來,在不同的人家,我始終以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事事為別人著想,遇到矛盾和困難就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好。摔倒了再爬起來,修煉以來放棄了許多人的執著和慾望,以及爭鬥心、妒嫉心、歡喜心、顯示心、怕心、委屈心、有求心、不讓人說等等由名利情衍化出來的人心。從不會修到學會向內找,從為私到逐漸放棄私,在修煉的路上逐漸走向成熟。

由於當時走了流離失所的路,給自己的修煉帶來了許多困難,也給家裏造成了許多麻煩。母親病危,牽扯弟弟,妹妹負擔過重,我要回家照顧母親,家裏人又不同意,但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都得到了解決。從同修間的交流中,看到也聽到有同修講,流離失所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當時我很困惑,讓我真正靜下來又一次考慮我修煉的路是否走的正。我更加努力學法,把師尊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所有講法從新學,大量抄寫近幾年講法及經文,加深理解,同時背《轉法輪》,按師尊的要求做「三件事」。白天帶小孩,晚上學法,抄經文,午夜十二點發正念後睡覺,早起煉五套功法。每天忙的很。有機會就講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發資料。經過一段時間後,解除了心中的困惑,我堅定了做保姆,走好修煉的路。我悟到:不是說人回到常人的家,就是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當然也不是說回家不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是不追求表面形式,真正在學法實修中走師尊安排的路。我在一個又一個常人家庭中,自己以一個真修者的形像,按大法真、善、忍為準則,做好自己的工作,在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中證實著大法。面對那麼多不修煉的人,根據每個人的性格、愛好,一邊做保姆,一邊講真相,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這正是否定舊勢力安排的具體體現,況且我的家人,親朋好友,在零五年就基本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在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就是要做到最好。做救度眾生的大好事,不正是很好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嗎?八年來,不論到哪一戶人家,我都公開自己修煉大法,我會堅定的走下去。

三、弟在海外,鼓勵我正信、正悟、正念、正行

弟弟在海外得法,零四年回國探親,晚上家人去飯店吃飯,為了替別人著想,我沒去飯店吃團圓飯,回到帶小孩的家照顧小孩,因為我弟和弟妹都修煉大法,他們都支持我這樣做。當我剛從勞教所回來時,弟弟經常打電話來,告訴我海外大法洪傳的盛況,告訴我發正念的要領等。還鼓勵我修煉中一定要正信、正悟、正念、正行。再後來,我知道弟弟很忙,我就寫了一封信,告訴他國內大法弟子整體提高的情況,並告訴他:「我隨師正法的心堅如磐石,不論怎樣絕不動搖,你也要全心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零七年神韻在海外巡演期間,我聽妹妹說,弟弟要寄回美元,我立即打電話告訴弟弟,不要寄錢回來,多救眾生吧!當然我們達成了共識,這樣去做了。自零四年至今,我們人雖不相見,心在一起,自己忙著自己的事,而且這幾年我們家裏的情況也越來越好。「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在這佛恩浩蕩中,只要我們心在法上,一切都是師尊的精心安排和呵護,沒有師尊和大法,就沒有我們的今天。

四、妹妹無私奉獻,照顧整體搞好協調

沒得法前,我得了腦血栓,妹妹白天上班,晚上照顧我,我進京被抓,她第一個去看我。沒地方住,住她家,沒有甚麼就給我甚麼。母親病重她承擔,從無一句怨言,還要安慰我。在我離開家的八年裏,她付出了多少,我也不會全部知道,更讓我佩服的是,不管壓力多大,事有多忙,妹妹從不間斷學法、煉功、發正念,有機會就講真相。她照顧自己的婆婆也和照顧自己的母親一樣,受到家人、鄰居和親屬的讚揚,她從不炫耀自己,只是默默的奉獻和付出,她那種無為、無求,真的是一個完全為著別人的人,她不僅善待自己的家人,連來幹活的工人得了病,她用自己的錢給買藥、送藥、送水果。還要八年如一日照顧爸爸這邊的許多事情,大法修煉產生了協調人這一稱號,我的妹妹,像是我的姐姐,也像是母親,她是我們這個整體的協調人。

五、求職中放下有求心,找不足,走好今後的路

零八年十月,我原來帶的小孩要去幼兒園,我需要另找活幹,在原小區內有一家要用我,當他們知道我煉法輪功時,就不想用了。當我知道後,便請介紹我情況的人去他家講,大法就是叫人做好人,對家庭和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當時我想,用不用我沒關係,誰說大法不好可不行。由於放下了有求之心,站在了維護和證實法的基點上,同時考慮讓介紹我情況的人告訴他們修大法的都是最好的人,不也是給明白真相的常人在世間維護和同化大法的好機會嗎?在這次求職中,我和妹妹,通過學法,向內找,放下了為私為我的心,又一次相互配合,一心放在證實法上,結果自然是得到了這份工作。

開始來時,人家允許我自己學、煉,不讓我和別人講,我就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把大法真、善、忍的法理,用常人的話講,教育孩子要做真誠、善良、寬容、大度,事事為別人著想愛學習,懂禮貌,講衛生,重道德的人。我做飯,打掃衛生時,就從一點一滴,以至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中把該做的都做到最好,特別看過零九年神韻晚會光碟,一遍一遍的看,反覆思量,向神韻藝術團的同修們看齊,他們的思想境界和藝術水準已是相當高超。我也應該把自己要做的做到最好,讓常人真正從心裏佩服大法和大法弟子。現在我來到這個家已經十個月了,家裏的人有很多人明白了大法真相,有的主動要神韻光碟看,有的家裏的親人開始修煉大法。

在做保姆的工作中,接觸常人機會多,針對不同的人,用純善真正對他們好,打開他們的心結,救人的效果非常好。幾年來,我把工資中的一部份用在多救人上,買來EVD、MP3和小禮物,送給有緣人,把購物、坐車、同學聚會、婚禮、走親訪友等當作講真相中的好機會,廣傳神韻光盤。日常生活中,對周圍碰到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情,站在證實和同化大法的角度,善意的對待,善化人心。

由於環境的寬鬆,這段時間內也滋長了求安逸的心,煉功有時不能堅持,發正念有時被干擾,還有不同程度的怕心,這些都是我要去掉的,真正的達到以慈悲、祥和的心態,敞開胸懷,強大正念,不負師恩,不負眾望,不負自己的責任和使命,給更多的世人與眾生帶來美好和希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