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來的修煉路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零四年三月份才有緣得法的。回首人生之路,我和許多同修一樣,荊棘遍地,坎坷不斷,沒有幾天舒心的日子。

就在我痛苦難受的時候,我找到了師父。當我手捧寶書看到師尊的法像時,眼淚再也止不住了,就像失落已久的孩子找到了母親,又彷彿在黑夜裏見到了一盞明燈。

我的丈夫更是捧著師父的書哭個不停,每次他都是從煉功開始一直哭到煉完,還用自己的拳頭打自己腦袋,一邊打一邊說:師父都傳法這些年了,你上哪去了?就這樣打著,哭著不知道有多少次。從此以後我們知道了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師父,這就是我們要找尋的真法,這就是我們為甚麼來到這個世上的真正意義。

跟上正法進程,兌現史前誓約

不斷的學法,我們深知這前所未有的正法修煉的時間不多了,而且在這有限的時間裏,不但要修好自己,還要救度眾生。多學法學好法就是刻不容緩的。於是,我們每天利用大量時間學法。學一遍《轉法輪》之後,學一遍師父的所有新經文,把學法和修心緊緊聯繫在一起。悟到必須做到,時時刻刻用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同化大法。因此自身的變化和思想境界每天都有新的突破,看一遍《轉法輪》在法理上都有新的體悟。通過學法深知提高心性,修心是最重要的。在修好自己的同時救度眾生,助師正法。

在師尊從《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發表後,深知師尊慈悲救度眾生的急迫心情和我們大法弟子的重大責任。我趕緊放下手中的活,急不可待的到大街小巷、左鄰右舍,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退大潮開始了,我們全家都用真名退出了中共邪黨,雖然當時對《九評》還有點認識不好,但是,師父讓做的沒錯,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信師、信法不打折扣。

白天面對面講真相,晚上讓我兒子開著三輪車拉上我們四位同修到偏僻的農村去發資料,其中包括光盤、條幅、粘貼。我們四位同修都能做到互相配合,有事往內找。在師父的加持下,每次都是平安順利的返回。

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開始熟人還行,生人就有點張不開口。現在已經能很自然的跟所有人講真相了。並且當對方一開口我就知道怎麼講。一般情況下先打聲招呼,然後隨便說上幾句家常話,之後就進入正題。

總的來說,我勸退的對像,從回答問題上大概可歸納為三種人:

第一種人說:「早都退了」。那我就祝賀他們;第二種人說:「啥『三退』呀?」這是從沒有聽過真相的,我就直接給他講為甚麼「三退」,一般情況下都能退。

第三種往往說:「我啥也不是,我啥也不信,我就信良心」。遇著這種人,我就更加耐心一點,親切一點,用一顆慈悲的心,就像老親故友一樣,我會跟她說,你可別啥也不信,你看現在天災人禍有多少。我一邊跟她說,一邊略微靠近她,告訴對方「天滅中共」這個事是真實的,為甚麼是真實的。再告訴他們當初加入過它的組織,就是把生命都交給它了,不退出就由它支配,能行嗎?然後告訴他們,只要誠心誠意從內心退出就可以,不是讓你去做甚麼,就是要有這一念,從心裏與它斷絕關係,你就不由它管了。當看到有的人還有顧慮時,我就進一步跟他說,你想一想,如果沒有這事,我為你花這麼多時間圖甚麼?而且我們是冒著被抓、被迫害的危險在跟你說這事,我們只是不願看到大難來臨時老百姓跟著共產黨受難。信大姐一句話退了吧!這樣一般也都能退了。

零九年師父又連續發表了五篇新經文,我悟到正法形勢不斷向前推進,擺在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面前的任務就是學好法,修好自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兌現史前誓約。時間不等人,不要拖師父的正法後腿。我們也不能忘記,還有很多同修正在獄中遭受著非人折磨。希望沒走出來的同修趕緊走出來。走出來的也要幫一幫沒有走出來的,因為我們也是有約在先,如果有人迷在常人中,一定要叫醒他,告訴他回家的路,師父不想丟下一個弟子,我們也不要扔下一個同修,讓我們新老同修,都能互相配合,互相協調,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讓每個同修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兌現史前誓約,跟師父回家。

資料點的成立

到去年春天我家一直是租房子住。三戶人家住一個院,那兩家的人進出都要從我們家窗前過,我們在屋裏幹甚麼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由於鄰縣城的一個村沒有資料點,那裏有十多個同修,同修狀態又不太好,負責協調的同修就給我拿來一個打印機,讓我負責供應那個村裏十幾個同修的真相材料。我一口答應下來。背著丈夫就把機器拉過來了。因為在當地大資料點被破壞時,我就想承擔起這個責任,但是由於剛得法,丈夫有怕心,就算了。後來師父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多麼想做這萬朵花中的一小朵呀!但是,實在是環境不允許,雖然沒有怕心,可還是需要理智。於是我有了買房子的念頭。

突然,有一天弟弟打來電話,他要從湖南回來看望我。我有了買房子的理由,不能錯過,趕緊張羅買房子。我就打了幾個電話,給我弟弟和小姑子,錢很順利的借夠了。

房子買了,同修大姐又說有一個資料點不幹了,電腦、打印機、甚麼都齊全,你拉去吧。剛買完房子,如果跟老頭商量買電腦成立資料點,別說錢不夠,就他那個怕心那麼重,怎麼也不會同意的。但我要成立資料點這個心是很堅定的。我原來打算白天老頭不在家,讓兒子把機器先搬來,來個「先斬後奏」,以後等老伴知道了再說。可當晚同修大姐就給我打電話說東西太多了,白天目標太大,現在我們在公園門口等你那,你快過來取吧。」老頭自然都聽到了,臉都氣青了。「好哇!你膽子也太大了,這麼大事你跟我商量都不商量。我看今天誰敢去拉!」他氣沖沖的跑到外面,把住大門,就像失了控似的大喊大叫。我非常著急,同修在那裏等著,也很危險,怎麼辦?一著急電話還打不通了。我讓自己冷靜下來,調整一下心態,用正念主導自己的行動,然後過去非常誠懇嚴肅的跟老伴說,這件事情我沒跟你商量,是怕你不同意。現在我跟你商量商量,跟你說,我們都是得法受益的,都是師父的弟子,我能有今天都是師父給的,大法給的,可能我這條命都是師父給的。那既然是師父給的,是讓我助師正法的,不是跟你過常人日子的。最起碼不能完全跟你過常人日子。但是,我該做的我一樣都沒少幹。如果師父不傳大法,別說我伺候你,說不定你得伺候我,我這人還有沒有那都是個未知數。我今天把話跟你說清楚,你要聽好了。資料點這個事我做定了,如果你不反對,那我們還照常;如果你不同意,那房子你兩間我兩間。如果你害怕,我就出去租房子。你好好想一想。

我根本都沒想到他這麼快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說:你知道我不同意呀?你甚麼都不跟我商量。你們趕快去吧!於是我跟兒子順利的把東西取回來了。

我們這個小資料點在師父的加持下,在證實法中,起到了應有的作用。

實修

得法六年來,通過學法,認識到學好法,真正實修非常重要。師父無論是在《轉法輪》裏還是在新經文裏都是一遍又一遍的告訴我們要多學法,多學法,學好法,向內找。

六年來自己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著重在自己這顆心上下功夫。因為我得法晚,要想在這有限的時間裏修好自己就不能放鬆,要必須要像雄獅一樣勇猛精進。向做的好同修學習,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當我有過不去的關時,就想,如果你是一個神,你是一個道,你是一個佛,你應該怎麼做?

在師父的呵護下和同修們的幫助下,過了一關又一關,闖過了一難又一難,可是,在前一段時間,一關接一關,一難接一難的又來了,接二連三來的好猛,差一點掉下去。其實那時的我明知道是人心的割捨,可就是不想過了。可是師父還是那麼慈悲的把同修找到我的跟前提醒我,在夢裏點化我。終於使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

事情是這樣的:為了讓婆婆得法,我把她接到我們家來住。由於婆婆常人心很重,身體好了就甚麼都忘了,完全變成了一個常人。不想在我們家呆了,說沒有意思,找個藉口就走,說去串門,其實就是去打麻將,還說我女兒說了,我要怎麼舒服怎麼呆著。我和丈夫幾次叫她都叫不回來。我跟她說,煉功不是兒戲,不是讓你煉著玩的。你得按著煉功人的標準去做的。師父在《轉法輪》裏邊說:「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不管我和丈夫怎麼說她都不聽。

就在今年四月份的一天早晨,我買菜回來,兒子跟我說我奶被車撞了,上醫院了。我趕緊趕到醫院,大夫說是骨折,一般年輕人都不容易好,這麼大歲數怕是好不了。這時我沒太在意。丈夫的妹夫從盤錦趕過來,接過片子一看,說「百分之百癱瘓」。這回我可害怕了,這可怎麼辦?腦袋當時嗡了一下。因為我們家剛從南方回來,去年才買的房子,借的錢還沒還完。而且我兒子都二十七歲還沒訂婚。這老太太又癱瘓在床上可怎麼辦哪?一下子人心都上來了,這老太太怎麼這麼氣人?這麼不為子女著想?我怎麼就攤上了這麼個婆婆……,越想越生氣。學法煉功根本靜不下來。那真是翻江倒海。

小嬸還跟我說,老太太過完年就不想上你們家去,說沒有意思。她二女兒還說那你也得上我大哥那住幾天呀?我再去接你。「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這火一下就上來了。這老太太真不知好歹,我好吃好喝招待你,甚麼活也不用你幹,只要你好好學法煉功就行。你還不知足。現在農村老人誰願意要?你學法煉功身體好了,你又想過常人生活。其實老太太在我們家呆我都看出老太太那個鬧心勁。小嬸這麼一說,我更生氣了。我就說:這老太太要是真癱瘓了那就這幾家輪班,誰讓她瞎鬧騰來的。

等丈夫從醫院回來,不但不同意我的意見,還讓我到醫院去伺候老太太。我這氣還沒出哪,還讓我去伺候她?她身體好的時候去給她女兒幹,去玩,她不行了讓我去伺候,還講不講理了?可是丈夫就是不講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像瘋了一樣好兇,好兇。他說你這次去了,以後大法的事隨便做。我想不去他肯定不答應,他既然這麼說我就去。轉念一想,我是一個煉功人,怎麼和常人一般見識,師父說了修煉人沒有無緣無故的事。後來我悟到,法度有緣人,哪有強迫、逼著人家修的。冷靜下來往內找,原來我讓婆婆得法的背後有一棵私心:怕婆婆得病花錢,怕給自己添麻煩,並不是真正的為婆婆好。實際就是為了自己的私心去左右別人的命運。再往下找,那就是個情字,矛盾來時,腦子裏都是你媽怎麼怎麼的,你妹妹怎麼怎麼的,你弟弟怎麼怎麼的,我的這個,我的那個的,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煩。我猛然悟到這不都是那個情字在做怪嗎?從此以後,我不再想她是誰,她和誰有甚麼關係,就想她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我是一個修煉人,我應該怎麼去做。就包括我的丈夫,兒子和所有人都把他們當作一個眾生去對待,徹底從情中跳出來,用一顆最大的慈悲心去對待一切。

第一關過去了,緊接著來了第二關。婆婆住院都是對方拿的錢。出院後對方又給拿六千五百元錢作為後期補養和護理費。可是這六千五百元錢她女兒說都給老太太存上。把老太太扔到我們家都走了。「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轉法輪》)在苦中,在難中,在不公的對待中,憑對師對法的堅信我堅定的走過來了。

第二關剛過又來了第三關,這一關差點掉下去,不想修了。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兒子有了對像了,要很多錢,買房子的錢還沒還完,這麼多錢上哪去弄?丈夫就更急了,天天叨咕這個錢,逼著我出去打工,家裏的活我都幹不過來,還讓我去打工!心裏那個苦就別提了,眼淚一串一串往下掉,怎麼辦哪?不跟他過了?又去哪裏呢?你還修不修了?如果我這樣做會不會使丈夫做出對大法不敬的事來,因此而毀了他?你對得起師父嗎?不,我不能這樣做,我不能讓師父失望,不能讓大法受損失。師父又把同修找到我身邊提醒我,她說你要把那個心放下之後,可能事情就不會那個樣子了。你可以跟他商量的說,我去可以,但是在不影響我做三件事的情況下,我可以去試一試。結果我去打工,不到一天丈夫就說不行,別幹了。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提這個事了。

晚上師父在夢裏點化我,我坐在一個老同學的四輪車上,順著一條大道向前跑,突然前邊出現一個大坑,比四輪車還大。四輪車一下就掉下去了,卡在中間上不去下不來。我一著急,身子就從四輪車上飄起來了,上了很高很高。醒來之後,我悟到那個大坑不就是個大漏嗎?那麼大個漏太危險了!如果沒有師父點化和同修的幫助,那我真就掉下去了。同時我也悟到如果我們真能做的很好,時時按照師父的法要求自己,首先得讓我們的家人認可我們,親朋好友認可我們,讓所有能和我們接觸的人認可我們,那我們就是在證實著法,救度著眾生,相反如果我們做的不像個修煉人的樣子,那我們就是在破壞法,毀眾生,做了讓邪惡和舊勢力高興的事,那是師父最不願看到的。

「當前大家要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是理所當然的。正念足,修好自己當然正念就會足。」(《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所以我悟到,我們要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兌現自己的誓約,修好自己是前提,那麼要想修好自己,學好法就是最關鍵的,而且學法和修心不能脫節,向內找不能只停留在口頭上,要能真正的使這顆心得到提高,達到法對我們所有每個層次中的標準要求,才能做好我們該做的事,才能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圓滿隨師還。

以上是我六年來的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