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名利情 抓緊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我是經親戚介紹於一九九七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看了《轉法輪》和李洪志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後,覺的很新奇,有許多東西是過去未曾聽說的,也認為這是做人的真正道理,應該修煉下去。

但因當時上班,再加有領導職務在身,整天忙於工作,修的也不精進,自己也覺的沒有甚麼明顯的變化。所以在「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開始時,思想上出現了波動,面對廣播電視對師父和大法的造謠和誣陷,有些事情就搞不清是真是假了。當時心裏想:大法講真、善、忍,與中共邪黨提倡的所謂實事求是、學雷鋒助人為樂、嚴於律己、寬於待人並無矛盾,為甚麼這樣迫害法輪功呢?再煉下去,結果是甚麼呢?

就在我對此事產生諸多疑問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九六零年親身經歷的一件事情:當時剛上高中,在了解一個申請入團同學家庭歷史和他父親背景的情況下,有幸結識了他父親,這個人懂陰陽,有宿命通功能,一見面就知道你是甚麼轉生的,同時也知道你今生今世的命運如何(當時我不知道他有這個功能,是後來才知道的)。就在這次見面臨別時,他告訴我:「某某啊,真人轉世了,這個人在長春公主嶺,姓李,今年九歲。」當時我心裏想,與我這個平民百姓沒有多大關係。也就沒有多問。

可是,就在我煉還是不煉的抉擇之時,突然想起這件事情,使我豁然猛醒,這不就是告訴我李老師是真人轉世嗎?這不就是師父的慈悲啟悟嗎?怎麼可以失去這千載難逢、萬年不遇的機緣呢?!從此以後我對修煉就特別堅定。

一、修去對名、利、情的執著

在退休之前,我有一篇論文被選入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精粹論文選編」,我的名字也被收入了人事部編寫的「中國名人詞典」,我先後收到了幾十封約我這篇論文的信函或通知,都是國家有關部委或知名單位所屬的編委、協會、學會發來的,有的是約稿,有的是通知參加會議。

我一看,多數都是要出書掙錢的,用你的稿,讓你訂它的書,一套至少八、九百元,多的二、三千元不等,就是邀請參加會議的,也要交很多的會務費,這對名利心很重的人來說,也是絕好的機會,訂他幾十套送給領導、同事,花公家的錢揚自己的名,那還不幹嗎?但是我想,我是修煉的人,不能這樣做,師父曾告誡我們:「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精進要旨》<修者忌>)我絕不能陷入到追名逐利的圈子裏去。此後,凡是看到這種信函,我連看都不看,直接燒掉。

對錢財的執著也是我修煉中面對的實際問題,由於過去家庭生活一直不富裕,所以總期盼著能過上好日子,特別是看到那些很富有、花錢很隨便的人,心裏也很羨慕,尤其想到讓老伴兩次失去就業機會,在經濟上吃了大虧,心裏更不平衡,也總想找機會掙錢。所以二零零零年三月,一退休,就立即到一個邀請我的公司入股,辦企業。因為人熟、路子寬,活動能力強,確實在企業中發揮了骨幹作用,使這個小公司在一年之內就興旺起來,年產值由十幾萬上升到五百萬,每個股東的年收入都在二十萬元以上。

到了第三年,樓建規模大幅下降,建築股的生產與銷售受到嚴重影響,只靠油漆、塗料、膩子等產品參與市場競爭,有時是靠挖其它企業的用戶,賣自家的產品,而且大部份是靠我的活動推銷出去的,此時,我開始意識到:這種錢要是再掙下去就是損人利己、太缺德了。特別是在推銷產品過程中,每天所想的都是走哪家的門,找誰拉關係,甚至是用錢財去籠絡可以為我們辦事的領導,低三下四甚麼都得幹,嚴重的影響了自己的修煉。每當看到師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講的「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這段法時,我都要審視一下自己的行為,最後終於退出了這個公司。

我面對的第三個問題就是如何修去對情的執著。在現實生活中,這種問題實在太多了,這裏僅就對孫子態度的轉變過程談點自己的感受。在我孫子四歲時,他父母就離異了,這給孩子在精神和心理上造成極大的傷害,孩子就跟我們老倆口一起生活,由於父母都覺的對不起孩子,隔一段時間就把孩子接去呆兩天,總是讓孩子吃好的、喝好的、玩新奇的,漸漸的使孩子養成了貪玩、挑食、不聽話、怕吃苦等諸多毛病,最讓人生氣的是不愛學習,學習成績一直不好,有時督促他學習,他還跟我撒謊。氣的忍不住時,也罵過、也打過,都不管用。學法時,每當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這時,我都非常後悔,下決心今後不罵了,也不打了,可是有的時候,氣急了還是忍不住,就這樣反反復復,也記不清多少次了,給自己造成很多苦惱。

用大法衡量,我何必這樣呢?人生由命,富貴在天,兒孫自有兒孫的福,神給他安排的道路常人是改變不了的,對親情的過份執著不就是要修去的人心嗎!這也許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魔煉心性的一大關,現在我對他多了一些耐心,多了一些引導,有時也給他講一些人倫道德和大法的法理。

二、修去怕心,抓緊救度眾生

師父要求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開始講真相的時候,怕心較重,顧慮較多,只找熟人和親朋好友去講,隨著學法的深入和講真相經驗的積累,逐步的修去了怕心,講真相的次數多了,接觸的範圍也廣了,有時在路上、市場裏,遇到不相識的人也敢講了。後來我回老家,改變了一對一講真相的做法,給親戚一個家族一個家族的講,收到了比較好的效果。

比如:到我的一個表妹家,他們親兄弟姐妹共十人,都成了家,相互之間也很少見面,我買好雞魚肉菜,來到我三妹家,讓他們通知兄弟姐妹都來相見,除一位住在貴州的未到之外,在本縣的都來了,共有十七人,其中大都是二十多年未見面的,有的是頭一次相識,大家都非常親熱。我從自身如何走進大法、身心受益講起,直到現實社會的敗壞、共產(邪)黨的邪惡、天災人禍的根源,三退保命的必要性以及我親身所見,用唯物主義觀點無法解釋的現象都講了,講了兩個多小時,大家都願意聽,凡是入過黨、團、隊的都退了,帶去的護身符一搶而光,還不夠。後來我又到我二表叔家,也是先買好酒菜,得到信息的三表叔、四表叔都帶著孩子來了,一共有十三人,多數人聽真相都很用心,有的還邊聽邊問,最後凡是入過黨、團、隊的也都退了,不但加深了親情關係,重要的是使他們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認清了共產邪黨的邪惡本質,使他們真正得救了。

雖然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做了一些努力,但是在本地區講真相時,遇到了許多問題,有的說:「你說江某某不好,我能接受,你說共產(邪)黨不好我接受不了,我從小就是靠助學金讀書的,沒有共產(邪)黨,就沒有我的今天。」也有的聽完真相,要了真相資料,許多觀點也接受了,可到晚上孩子回來看到這些資料就說:「現在是共產(邪)黨給你退休金,誰的也不要聽,就聽共產(邪)黨的。」結果第二天一早給我打電話,讓我把真相資料拿走。

最讓我為難的是我的一個老鄰居,平時交往甚多,也比較密切,多次給他們講真相,就是聽不進去,但他們看到我身心的變化和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也說:「受益了,你就在家煉唄,可別出去甚麼都講,尤其是活摘人體器官的事,千萬不能跟人說,你也沒看著,這麼大個國家能沒有一點亂事嗎?」面對他們的這種狀態,我既擔心又無奈,曾一度產生過畏難情緒,我就在想:為甚麼現在的人迷的這麼深?這當然是邪黨幾十年的毒害和愚弄的結果,使他們搞不清國家、人民與邪黨的關係,把邪黨竊權、侵吞國家財富和人民的勞動成果後,對扔給的一個麵包和香腸就感恩不盡了,他們實質上是在維護邪黨統治下的既得利益者,這在我們地區在職幹部和高收益人群中具有普遍性,對這些人也不能不救。

師父要求我們:「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堅持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反覆學習師父的有關講法,在抓住有利時機面對面講真相的同時,加大了發放真相資料的力度,自己買了電腦和打印機,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真相資料,開始每週發七、八十份,後來每週發一百五十份至二百份,同時還給同修一百五十份至二百份。兩年多來,不管是嚴寒酷暑還是風雪陰雨,堅持邊打印邊發放,從未間斷,可以說把大法的福送給了千家萬戶。

由於在打印真相資料、發放真相資料佔用了大量時間,有時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就不夠用心了,甚至有時師父把有緣人領到自己跟前了,還意識不到。比如:有一次,我出去發資料,回來等車的時候,天下起了小雨。這時,過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婦女,打著傘直奔我走來,熱情的說:「大爺,咱倆一起用。」當時,覺的這個人很善良,但因車快來了,旁邊還有人在等車,就沒有給她講真相,只是在車上問她幹啥去,到哪個站下車。

回家吃完晚飯,我牙疼,我就向內找:今天甚麼事做錯了呢?馬上想到:師父把有緣人都領到自己跟前了,卻沒有救她,這哪像大法弟子呀!我立即站到師父法像前說:「師父,今天我沒有給有緣人講真相,弟子做錯了,我明天一定要補上這一課。」第二天下午,還在下雨,我打著傘提前半個小時在她下車的車站等她,等了半個多小時,她真的來了。一下車,就急匆匆的往學校趕去接孩子,我拉她一把,她回頭一看是我,說:「你咋在這?」我說:「昨天見到你,覺的你很善良,有個重要的事情應該跟你說,昨天沒來的及說,今天特意來等你的。」她說:「甚麼事?」我看她很著急,就跟她一邊往學校趕一邊講,從現在社會道德敗壞、共產邪黨的邪惡、藏字石警示的天滅中共一直講到人類將面臨的天災人禍,她聽的很認真,並讓我給她起個化名,退了少先隊。

前些日子,我去百公里以外的礦區護理我有病的弟弟,在幫他做完了必須做的事之後,就抽空去家屬區發放真相資料。正在路上走著,從側面叉道上過來一個人,我說:「你這身體真壯實,多大歲數啦?」「五十二歲了。」「是買斷工齡的吧?」「是呀,這買斷工齡可把人坑苦了,整天沒事幹,呆的很難受。」「那你是上當受騙了,入過黨團隊嗎?」「是黨員。」「退沒退呀?」「這黨可不能退。」「看來你還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呀!」我就從現在社會上假貨泛濫、人人都在吃受騙之苦、貪官污吏橫行、邪黨危害人類的罪惡、藏字石的警示、共產邪黨滅亡是天意,誰也改變不了,只有退出共產邪黨,才能抹去獸印,躲過天災人禍,他欣然化名退了黨。臨別時,他說:「今天見到您也是緣份,讓我叫你一聲大哥。」我說:「你要抽空找當地的大法弟子多了解一些法輪功的事情,他們不會跟你說假話,讓他們幫你把在大學念書的兒子入的團也退了,別給共產邪黨當殉葬品。」他也答應了。看到這個生命得救了,我也十分欣慰。

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雖然有了進步,但與做的好的那些同修相比還相差甚遠,這也是我今後應繼續努力的方面。

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