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我叫杜娟,今年五十多歲,九九年三月有緣得法。得法前,我百病纏身,四十來歲的人,正值黃金時期,我卻像個病秧子,活的很苦、很累、很無奈。當我看到寶書《轉法輪》時,眼前一亮,覺的生命有了希望。大法使我懂得了不失不得的道理,知道了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才能做一個好人。隨著不斷學法煉功,心性也在不斷提高昇華,師尊及時給我淨化了身體,身上的多種頑疾不翼而飛,使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七二零」江氏集團開始瘋狂的打壓法輪功。由於我剛得法才幾個月,法理不清,真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可我清楚的知道:大法是正的,師父是被冤枉的,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讓我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為此,我決心在修煉這條路上走好每一步。

夫妻合作建立資料點

「七二零」後,邪黨鋪天蓋地打壓,有的同修去北京上訪,有的去政府講真相,有的上街、社區發真相資料,可大多數同修被抓被送進勞教所和監獄。於是我們外邊的同修就要配合講真相,貼不乾膠、印發真相小冊子。可那時資料點很少,有的被邪惡破壞,根本滿足不了同修們證實法的需要。那時,我和丈夫就萌發了建立資料點的想法,之後,又聽到了師父說要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很受鼓舞。我們自己有電腦,很快買回了打印機、刻錄機,一朵小花正式開放了。

丈夫在網吧打工,所以,早已掌握了上網下載等技術,又跟同修學會了打印、刻錄、錄MP3等。下班後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候,他把學到的技術手把手的教給我,讓我在證實法的路上也能獨當一面。那時,我們製作出來的《明慧週刊》、小冊子、光盤等,供給我們周圍的一些同修,有時也給外地同修加班打印,三百份、二百份不等;有時同修回老家需帶真相資料,我們儘量滿足同修的要求,從不推辭。雖然有時覺的很忙、很累,但我們覺的精力充沛,生活充實。有時他打印,我裝訂,我刻錄,他貼光盤貼,相互配合默契,為同修們講真相救眾生提供了及時有力的幫助,為當地證實法做了應該做的事,當然,從中我們也錘煉的越來越理性,越來越成熟。

走出情關

資料點的工作開展順利,頗有成效,慢慢的我倆滋生了幹事心,把幹事心當成了修煉,而幹事又擠掉了我們很多學法時間,再加上丈夫對發正念的重要性認識不足,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以病業的形式奪走了生命。我當時覺得整個天都塌下來了,不能自制。畢竟我們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啊:從無到有,從下縣到市區,從平房到樓房,我們還養育了一雙兒女,我們又一同走進大法修煉,為了證實大法,協力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哪一樣不凝聚著他的一份心血?我有太多太多的回憶,我放不下他,忘不了他呀!從此,學法煉功根本靜不下來,資料也不做了,整個人像廢了一樣。

同修們看到這種情況,不厭其煩的開導我,引導我學法煉功。這次又是師父的法打開了我的心結,使我看到了重生的希望。師父說:「情是常人中的東西,常人就是為情而活著。」(《轉法輪》)可是我們不是常人啊!我一遍一遍的問自己:別的同修故去了,你那麼難受嗎?大劫一到要淘去那麼多眾生你難受嗎?師父給我們做了那麼多,我卻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想到這些,我一下子好像清醒了,覺的自己很不爭氣,不像大法弟子的樣子。我要立即振作起來,不能再荒廢這寶貴的生命、浪費這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間了。於是我走到法器前坐定,又繼續製作真相資料救度眾生。聽著機器發出這熟悉的聲音,我舒心的笑了,我感謝師父再次把我喚醒。我想,丈夫在另外空間也會高興的,這才是對他的最好的一種紀念,師父看到也會感到欣慰的。

身陷囹圄 心繫眾生

由於自己還有常人的執著,也不大遵守明慧網上要求的資料點要單線聯繫的原則,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早六點鐘,市「六一零」頭子帶著一夥惡警闖入我家,不問青紅皂白,非法抄家,把我的私人財產電腦、打印機、刻錄機,還有孩子聽音樂的mP3都搶走了,還野蠻的綁架了我,把我關進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們幾個同修互相鼓勵,不配合邪惡的任何指令和要求,不穿號服,不背監規,不簽字不畫押,我們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一起背法,一起煉功,一起發正念,一起唱大法的歌曲,還向同監室的犯人和能接觸到的警察講真相,勸「三退」。我們還真的勸退了幾個呢!他們一看我們幾個沒有「轉化」的希望,還影響了一大片,就恐嚇家人,向家人要錢,揚言不給錢就勞教。就這樣邪黨勒索家人四百元生活費,一萬五千元罰金(不開任何收據),才放我們回家。

是師父的法使我在那艱苦的環境中做到了正念正行,才做的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並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堂堂正正的走了出來,這不又是劫後重生嗎?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有精進再精進,才對的起師父的一次次救度。

通過這次非法關押迫害,我向內找出了很多人心。在今後的修煉中,我要下決心搬掉這座障礙我前進的大山。我還深刻的體會到:我們不管身心受到多大的傷害,經濟遭受多大的損失,可我們有偉大慈悲的師父啊,師父已經給我們安排了最好最殊勝的一切,可眾生他們是被邪黨一步步拖向地獄,他們才是最可憐的,又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啊!所以我們不能懈怠,不能停留,要抓緊這最後有限的寶貴時間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