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柳暗花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能夠成為一個大法粒子,我由衷的感到自豪和神聖。回憶這十年的風風雨雨的修煉歷程,真是有苦有甜,有心性摩擦時人心難去的彷徨,也有執著心放不下的痛苦,跌跌撞撞的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都是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加持和呵護下走了過來。是師尊把一個只為名、利、情繁重的常人,並且是從地獄裏撈了出來的,洗去我所造下的罪業,轉變成為能為救度眾生而放下自我的超常人,成為一個能夠明白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的大法弟子。這一切都是大法的無邊法力,是師尊無量洪大的慈悲。

我一九九八年五月喜得大法,知道了《轉法輪》是一本能夠使修煉者成佛得道的一本天書。從此以後每天都去學法小組學法,到煉功點煉功。這麼好的大法,應該讓更多的有緣人得法呀!有時也到農村去洪法。

迫害初期因為不知道甚麼叫正法,應該怎麼樣去證實法,在不斷的和同修們接觸和已經走出來證實法的同修切磋交流,知道了發送傳單,貼真相標語,掛條幅等,利用常人的形式來證實著法。在十年的血腥迫害中,不管迫害的形勢多麼嚴峻,無論是嚴寒,還是酷暑,白天就到樓房上去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有時也和親朋好友,或者不認識的人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晚上有時就在平房發送真相資料和在牆上或電線桿上貼標語、不乾膠、掛橫幅。

每次出去講真相時都在家和路上發正念鏟除一切干擾和破壞我救度眾生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在心裏念著師尊賜予大法弟子的口訣。並發出一念說:出去發送真相資料,救度眾生就是我的使命,也是作為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應該這麼做。不管你是(舊勢力邪惡生命和亂神)誰都不許干擾和破壞,因為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請師父加持。幾年來都能夠在師父的加持和呵護下有驚無險,平安無事。

記得有一次晚上出去發送真相資料完了之後,往家走,一摸兜裏還有兩張真相資料沒有送出去,就拐進了一個胡同裏。我是在大道上走,是有路燈的,照的很亮,但胡同裏漆黑,住家的都關燈睡覺了,從大道往胡同裏看,甚麼也看不到,只是漆黑一片,從胡同裏向大道這邊看是非常清楚的。我進了胡同後順手就把真相資料塞進一家大門裏,當時就聽到在前面不遠處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說:「你撒法輪功的傳單,不怕我打電話報警,叫警察來抓你嗎?」當時我甚麼都沒有想,就從心裏發笑,一點怕的心都沒有。我笑著說:「你不會那樣做的,因為你是好人。」那人一聽我這麼一說,他再也沒有說甚麼就開了一家大門進去了。

因為「七﹒二零」以後邪黨開始打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是經常受到社會和家庭中的雙重魔難。因為兒子家做了一個小買賣需要自己加工,沒有僱人,因為僱人就不掙錢了,所以每天都幫著幹活,對學法,煉功,發正念做三件事的時候就少了。一天下午突然我感到頭疼噁心,接著又拉又吐,後來就倒在炕上起不來了,孩子要送我去醫院看病,我說不去,一會就好了,你去幹你的活吧,不用管我。孩子走後我就想師父早已告訴我們得法就是神了,神是不會得病的。我得法已經這麼多年了,怎麼會有病呢?那一定是我沒有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我開始是躺著發正念,後來能起來了,就盤腿立掌發正念,十分鐘後就好了,這真是人、神一念之間。

自從師父在講法中肯定了用紙幣講真相的形式後,我就堅持使用,從來沒有間斷過,開始是用手寫。後來有了印章就用印章往紙幣上印。開始時花真相紙幣時,是幾張紙幣中加進一張真相紙幣,心裏還非常的緊張,現在已經輕鬆了。因為紙幣在人群中流通的快,循環的使用,會使更多的眾生得救。

我悟到無論是對待病業也好,還是做救度眾生,證實法的事也好,首先得學好法,多學法。只要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