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了十一年的修煉路程。十一年來,我體悟到:修煉就是要修去人所執著不放的各種人心,同化「真、善、忍」大法,走師父安排的路,才能跟師父回家。我談一談自己的一點粗淺體會,不對之處,請各位同修指正。

一、放下治病的有求之心

得法前,我是一個爭強好勝的常人,在常人社會的這個大染缸中,為了個人的名啊、利啊,在常人中去爭鬥,結果弄得自己身心疲憊,落了一身的病:高血壓、冠心病、類風濕、膽囊炎、頸椎及腰椎多個關節骨質增生等等,折磨得我痛不欲生。

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那樣:「他要得了病到醫院去看,西醫看不好了到中醫去看,中醫也看不好了,甚麼偏方也看不好了,這回他想起氣功來了。」我也曾經想練氣功健身,可哪裏找得到好氣功?只到一個氣功的傳功場去聽了一次課,就被不好的東西附體。後來聽說靜坐可祛病健身,就自己學打坐,想用意念打通大小周天,達到祛病健身,這就像做體操一樣,談何容易。

一九九五年就聽說北京有一個好氣功在傳,煉的人很多,那時我就想,我要在北京工作多好!到九六年我們地區就有人煉法輪功了,說是從北京傳過來的,可因工作及家庭的諸多問題未能得法修煉。一九九八年多病的婆婆去世後,我有比較多的時間,師父就安排我得了法。第一次看到大法書就有一種潛在的興奮感,我如飢似渴的連夜通讀,越讀越愛讀,簡直放不下這本書了,我在心裏喊著: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好功法!這就是我要找的好師父啊!

師父的法理深入淺出,首先使我明白了一切病的根源是:「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轉法輪》)「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轉法輪》)明白法理後,我放下了治病的這顆有求之心,從做好人做起,處處為別人著想,決心做一個修煉的人在大法中修煉。

大法修煉的神奇,使那些針藥不可奏效的疾病漸漸離我而去,無病一身輕的感覺,使我對師父對大法充滿了感激之情。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更堅定了我在大法中修煉的信心。

二、走出去證實法,放下怕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邪黨對大法的打壓鋪天蓋地而來,流言、欺騙、造謠、污衊,使大法蒙難,恩師蒙冤。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從苦海中救出來的生命,怎麼能視而不見,偷偷的躲在家裏學法煉功,不斷向大法索取,不敢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呢?

我就做了一些真相傳單,準備出去張貼,用這種方式告訴人們真相。可是一想到邪黨的邪惡、狠毒,歷次運動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心裏不免生出一絲怕意。在我猶豫彷徨的時候,同修們已經開始行動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乾膠,一夜間貼滿了城區的大街小巷。

我為我的膽小、怕心而感到羞愧。我拿起傳單,在心中背著:「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走出家門,一張一張的貼到了街道路口的牆壁上,然後安全返回。

從那以後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就一次比一次有經驗,怕心也越來越少了。正像師父講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

三、建立家庭資料點

在邪惡的迫害中,有的同修被抓被關、被非法勞教,資料點也多次被破壞,怎麼辦呢?我想自己買電腦上明慧網。可是電腦買回來後,怎麼也找不到明慧網。迷茫中,我只有在心裏暗暗求師父:師父,讓我們也上明慧網吧!

終於有一天電腦裏收到了一份海外同修發來的電子郵件。我急忙按照地址向海外同修求助:我們是師父的弟子,這裏的資料點被破壞,請發師父新經文給我們。很快海外同修發來了怎樣上明慧網的電子郵件。在師父的安排下,在海外同修的幫助下,我們終於突破了邪黨的網絡封鎖上了明慧網。

打開網頁一看,恰逢師父的新經文《快講》,我立即抄下來,送到同修手中,讓同修們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

從此以後,每逢有師父的講法發表,我都是先抄下來,再複寫以後送給同修。遇有較長的講法,有時複寫的信箋紙就達四十多頁,覺的很費工費時,我就買了一台複印機,除了下載複印師父的講法外,也複印一些真相資料供同修們和自己出去發。一個小小的家庭資料點就這樣誕生了,在這個小縣城裏,也悄然開放出了一朵小花。

四、向內找,放下各種執著心

向內找,是師父教給我們的修煉法寶,是提高心性的關鍵,也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師父也一再告誡我們,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一定要修好自己。

記的在二零零八年發《九評》、發神韻晚會光碟時,我們找出了過去在發真相資料中,存在著對機關單位和居民小區發的少的不足,加大了對機關單位和居民小區的發放量,我放下了怕遇到熟人的顧慮心後,把《九評》等真相光碟及資料發到了我們單位的職工宿舍樓,發到了丈夫所在單位的職工宿舍樓,發到了上級機關的職工宿舍樓,發到了親朋好友、同學同事的住宿樓。每次都是安全返回,沒有碰到一個熟人。當我高興的講給同修聽時,同修沒等我把話講完,就一臉嚴肅的打斷了我的話,並說了我幾句。我想這可能是師父在通過同修的嘴,去我那顆不讓人說的心,因為我在常人中就是一個爭強好勝,虛榮心很強,不讓人說,只想聽好聽的話的人。

回家後在學法當中學到:「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轉法輪》)一下悟到:我還有歡喜心,夾雜著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這是一顆多麼骯髒的心,做了一點自己應該做的事就沾沾自喜。其實,我們只是助師正法,在世間跑跑腿,動動嘴而已,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們又做得了甚麼?

五、擴大心的容量,放下怨恨心

師父的經文《快講》發表後,我就開始了面對面的講真相,在大量的講真相救眾生中,我遇到過很多理解大法、支持大法的人。我們單位有一個同事,當我告訴她:法輪功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不要相信電視上說的那些,那都是編出來騙人的。她就說:法輪功就是好嘛!我看過法輪功的書,是教人做好人的。可見大法深入人心,人們還是支持、理解大法的,正因為人們還有良知善念在,師尊才歷經千難萬險,救度眾生。

也有不理解大法的,有的甚至為了一己私利,聽信邪黨的謊言,加入到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列中陷害大法弟子。我就遇到兩個,他們才聽說我在講法輪大法好,就去縣「六一零」辦公室誣告我,「六一零」辦公室頭目就指派單位的院長、書記來威脅、恐嚇我。《九評》橫空出世,引發了全球的退黨大潮。我用實名在網上公開聲明退黨後,就拒絕參加邪黨的一切活動,也不交納黨費,邪黨的書記認為抓到迫害我的把柄了,就帶著單位的黨、政、工、青、婦的班子成員,到我家來對我進行高壓威逼。我正氣凜然,當面向中共邪教組織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對中共邪教組織的高壓威逼說了不!這是邪黨書記始料不及的,一個平時在單位忍氣吞聲、與世無爭的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硬?理屈詞窮的邪黨書記只得灰溜溜地帶著她的人馬走了。

現在想來,當時自己還是學法不深,沒有用法理去善解、去講清真相,而是用了常人的爭鬥心,以惡制惡的方法去和不明真相的常人對著幹,錯過了一次講真相救眾生的好機會。當時心中勾起的是與她在常人中的種種恩怨,及修煉後她對我的一次次迫害,造成了我及我家人的巨大精神負擔,心想這種人怎麼會這麼壞呢?多年的積怨使我在心裏對她產生了強烈的怨恨心,長期揮之不去,從而導致了人心的波動。(現在,這名書記已在其他同修的講真相中醒悟了,不但接受了真相光盤、資料,也在看大法書了。)

師父在《向世間轉輪》中告訴我們:「其實師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眾生的, 不只是善的,當然也包括惡的。我經常講,正法中我不計一切眾生過往之過,只見眾生在正法中對大法的態度。」世間的一切人都是師父的親人,都是大法弟子救度的對像。這個當年的邪黨書記也是一個受欺騙被矇蔽的人,同樣是一個受害者,是一個應該救度的生命。

師父在法中要求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要「把心放大到原諒你個人修煉中的一切人, 包括原諒你的敵人。是因為,你所說的敵人是人所劃分的敵人,是人為利益而劃分的,而不是神的行為。」(《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明白法理後,自己的心胸一下寬廣了許多,怨恨之心也就慢慢的放下了。大法弟子是師尊造就的將進入新宇宙的生命,所以師尊要我們修成「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的圓滿」(《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我一定聽師父的話,擴大自己心的容量,修成一個宏大的寬容,能容其他生命的寬容,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慈悲。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