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一九九八年六月末的一天,丈夫下班回來說,大道邊有晨煉法輪功的,沒事你也去鍛練鍛練。七月一日早晨我找到了煉功地點,也跟著煉了起來,從此走進了大法修煉。在修煉之前,我有腰椎盤脫出、骨刺的毛病,每天腰酸腿疼,我從小視力就不好,眼毛倒睫把眼睛扎壞了,上醫院手術後,落下個淚風眼的毛病,有風的天氣就流淚,眼睛總是紅紅的,看見陽光刺眼很難受,通過半年的修煉,這些毛病都不翼而飛了。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我從煉功點回家的路上,看到天空中飛來一個夜明珠,回家學法時,看到我坐的周圍全是佛光,打開寶書通讀一講,原來書裏的白紙黑字,竟變成了粉紅色的紙,我以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那時候悟性差,後來看到師父講開天目,我想可能是師父給我開天目了,鼓勵我讓我多看書。從那以後我就天天看兩講,每天還抄《轉法輪》,到零五年我已抄《轉法輪》六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對師父、對大法,發起了全國性誣蔑與誹謗,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利用國家宣傳機器,鋪天蓋地造謠、欺騙。當時我們正在煉功點看師父講法,派出所找到了我們,我就告訴他們《轉法輪》這本書寫的太好了,叫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煉功身體好,我就講,我以前身體不好,都有甚麼病,沒吃藥,沒打針身體好了,我們這麼多煉功人都是受益者,你們應該聽聽百姓的聲音。當時派出所好幾個警察把我們洪揚大法的橫幅給收走了,我告訴他們,把我們洪揚大法的橫幅一定要收好,不要給損壞了,誰損壞了誰就有罪,請記住「法輪大法好」,將來有福報。

七二零以後,我們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變了,來自社會與家庭的壓力很大。當地派出所又從新調來一個領導,節假日經常到我家來,連我丈夫單位的領導,街道領導,還有我丈夫,他們都問我,現在上邊不讓煉了,你還煉不煉?我堅決的回答:法輪功我煉定了,因為他改變了我。過去我身體不好,脾氣不好,愛打撲克和麻將,經常和丈夫吵架,還經常想一了百了,通過學法煉功,我身體好了,脾氣也變好了,撲克麻將全不玩了,能做到像大法書裏講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把「忍」字牢牢記在心裏。

從那以後,我丈夫不讓我煉功、學法、講真相,經常打我,三天大打,兩天小打,有時還拿刀要殺我,真是度日如年,當時我天天背《洪吟》〈因果〉。通過背法,我深深的體會到沒有師父的法,我是走不過來的,在此,我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

2001年新年前,有一天我出去給同修送資料,晚上警察就找到同修問資料是哪裏來的?同修說出了我的名字,警察找到了我問我資料是誰給的?我說誰給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叫人做好人沒有錯,社會害怕好人多嗎?師父叫我們做一個比模範英雄人物還要好的好人,我按照做了,例如:街道領導經常叫我去打掃大道衛生,街道辦公室的衛生,幫助貧困戶送衣、送錢,不計報酬,我要是不修煉「法輪大法」,我是做不到的,所以你們不要輕信謊言陷害好人。

新年到了,我又被警察非法關進看守所刑事拘留15天。在看守所裏,我看到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給能接觸到的人和所長講真相,我告訴他們,我師父在《轉法輪》裏講不讓殺生,殺動物都不行,何況自殺,我沒有犯罪,我們的師父是清白的,我是按照師父的大法做好人,卻被你們無緣無故的非法抓來,過年都不讓我和家人團聚,反而說我沒有人性,不要家,不管孩子,這就是共產邪黨慣用的欺騙謊言,欺騙中國人的,然而紙裏是包不住火的,將來會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所長聽後說,我家也有修煉法輪功的,他也只是在例行公事而已。我們監室還有兩個沒有回家過年的,一個是打架進來的,一個是車肇事進來的,我告訴她們在此相見是緣,能得大法是福,請你們出去後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我還教她們背師父的《洪吟》,那時候,我走到哪就講到哪,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救人。

2005年新年過後,我向路人講真相,遭惡意舉報,晚上,七八個惡警到我家來抄家,並綁架我。我大聲的指問他們,學大法沒有錯,做好人有錯嗎?他們說是迫不得已,執行上級命令,你得跟我們上派出所走一趟。我說我不去,我沒有犯罪,你們執法犯法,你們在犯罪,你們有搜查證嗎?隨便闖入民宅,像土匪一樣翻東西。六七個警察不等我穿上鞋就把我從家裏強行拖到車上。我發了一路正念,到派出所,我就給警察講真相,講「天安門自焚」是偽案,是假的,是欺騙老百姓的,我這裏有真相資料你們看看。

當時警察們都拿小冊子看,連司機都拿著看。上半夜,我給所有找我談話的人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告訴他們要積德做好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每一個生命不要對大法犯罪。下半夜他們都去休息了,我就看師父《北美巡迴講法》,看完了,天也亮了,這時有位警察說:大姐一會就要吃飯了,你吃不吃?如果你不愛在我們這吃,我出去給你買點甚麼吃好嗎?我說:不用了,我不吃,一點也不餓,首先謝謝你,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將來你會得福報的。

後來我被送往瀋陽馬三家這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我永遠都會記住這是黑幫亂黨迫害大法弟子的場所。馬三家教養院從社會上雇佣一些社會的痞子流氓,專門打大法弟子,用盡各種酷刑,上大掛,坐死人床,水牢,雙手吊銬,野蠻灌食,不讓睡覺,長時間坐凳子,超負荷幹活。在勞教所裏,我絕食反迫害,家人來看我,惡警欺騙我兒子,說我煉法輪功煉傻了,不管家和孩子了,你們來也是白來,她不會見你們的。惡警在顛倒是非。記得中國有句俗語:兒行千里母擔憂,母行千里兒不愁,哪位母親能不惦記自己的孩子呢?我是被惡警迫害的不能走路,讓他們抬我出來見家人他們不抬,害得我不但沒有見到家人,就連千里迢迢從陝西過來看我的朋友也不讓見。這就是共產邪黨的真面目,欺騙、欺騙、再欺騙。

有一次吃飯的時候,我和同修齊喊「法輪大法好」,我看到在另外空間真是正邪大戰,震天動地。惡警非常害怕,問誰先喊的?我為了同修自己承擔了下來,惡警氣急敗壞的打了我兩個耳光,把我關在一個空屋裏,雙手銬在暖氣管子上,四天四夜不讓我睡覺,在這四天裏也有善良的警察問寒問暖的,通過我講真相,不少警察都三退了。

在這裏我要特別感謝同修對我無私的幫助。在2009年12月份,我的MP3沒聲音了,同修幫我買了一個MP5,到我手後,即不出聲音也沒有圖象,我心裏非常著急,我找到同修,同修和我一起去數碼城修,數碼城的服務人員說,不能退只能返廠修,把你的電話號碼留下,十天後再來取。由於MP5裝進師尊的講法,當時心裏非常害怕。十天後我去取MP5的時候,數碼城裏有七八個警察,我以為是商城的保安,服務員說不是,我發了一會兒正念,警察沒走,我也沒敢取MP5。回家後我和同修說了這事,同修們集體發正念解體邪惡勢力的安排,當時A同修說:不要緊,把電話號碼給我,我給你去取。面對同修,我真的不知說甚麼好,同修就是一面鏡子,在我為難之時不驚不怕,無私無我的幫助我,處處為別人考慮,說我帶小孩來回跑不容易。

我一定要好好學法,歸正自己,修掉私心和怕心。我一定要珍惜這萬古機緣,抓緊時間實修,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