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尊呵護下走過的風雨十三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我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所經歷的這些事也許是同修們都經歷過的,只不過形式不同,但是我還是想把它說出來,因為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只能一事無成。

一、學法不用心走了彎路

九六年至九九年的上半年我學法煉功家裏人不反對。可我只把《中國法輪功》和《轉法輪》認真的看了一遍就放下了,沒有用心學,只注重煉功,所以心性提高的很慢。特別是情很重,不願放下,摔了很大跟頭,白白浪費了三年時間。在師父的點化下我慢慢的放下舊觀念。心性忽高忽低,一會兒明白了「我得跟師父回天上的家」,一會兒又覺的心裏不平衡,人的東西又上來了。我總覺的有一天我們學法煉功會受阻,於是請了很多《轉法輪》和師父的經文及各地講法錄音、錄像帶等。可我並沒有抓緊時間學,好多執著心放不下:著急看電視連續劇滑倒後摔在馬桶上,肋骨斷了四根。到南方旅遊吃海鮮、撿鮑魚,因為殺生招來邪魔爛鬼干擾。

九九年七二零後派出所的警察、居委會主任等人阻止我們煉功,燒了山洞裏存放的各種洪法、煉功用品,我們只搶救出來師父法像和法輪功簡介等圖片。警察綁架了站長和輔導員,嘴裏還罵著髒話。和他們講理也沒用,於是我們打出租車去了省政府,兩次去北京想跟國家領導人說明法輪功的好處,學大法對國家對個人都有利而無害。可都沒說成,半路就被警察綁架回來。

市委宣傳部和六一零的都來找我和丈夫談話,我不聽他們的話,表示堅決煉法輪功。他們就讓我丈夫看住我,不讓我煉,更不許上北京上訪,否則的話他們領導就得寫檢查、單位的「省文明單位」的稱號就拿掉,影響職工長工資。外面傳言丈夫受我和女兒影響提前退休了。小叔子跟我說:「嫂子別煉了,聽人說,姪女工作幹的可好了,就因為她和她媽煉法輪功才沒提上主任。」丈夫也勸我說:「別煉了,這家讓你造完了,你們娘倆被抓,為了別被送看守所、別勞教,我捨下老臉求情、說小話、寫保證,前半生都是教育別人,這回可好,淨聽別人說我了,今後我怎麼工作呀,誰都別煉了哪也別去,我在家專門看你們。」這些話都沒動了我的心,我知道這是能不能放下情的考驗。

二、過好家庭關

面對上述情況,當時我的壓力很大,可我心裏明白,法得堅決學,功必須得煉。可怎樣揭穿邪黨惡人污衊大法的謊言、證明學法煉功的好處呢?我大量的學法、背法(至今背過5遍《轉法輪》)。學法後我明白了:我自身做好了就是在證實大法好。我決心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好。

晚間學法煉功,白天幹好家務活,生活極其簡樸,省吃儉用下的錢送資料點做真相或送給遭惡黨迫害嚴重經濟困難的同修。主動跟親戚、朋友、鄰居搞好關係,誰有困難想辦法幫助。小姑子家經濟條件不好又患子宮癌,我出錢送大醫院手術;小叔子離婚又下崗,我出錢幫他度難關,秋收沒人手,六十多歲的我起早貪黑幫他們剝苞米、幹各種農活。婆婆生病臥床不起、大小便失禁,我放下過去恩怨去晝夜侍候,買各種高級水果、點心給婆婆吃。小叔子結婚時我主動張羅一切必備品。他們感動的說:「二嫂就像咱媽一樣,咱媽歲數大了做不到的事,二嫂都給做好了。」過年時丈夫的老妹夫告訴婆婆的弟弟說:「這個家全靠這個人(指我)支撐維持著,要不早完了。」丈夫站一旁說:「煉法輪功的人,心就是好。」

為了支持我學法、煉功、發正念,丈夫退休後替我做每天的三頓飯,就是不讓我出去講真相,怕我被警察綁架。我聽說農村的舅母舊房倒了,想從新蓋可買完磚就沒錢了,八十多歲的老人在磚堆裏過夜。我就找到她姪子,懂技術有經驗,我出錢買水泥、砂石、五金等材料把房子蓋起來了。舅母的兒子、兒媳、女兒女婿等都很感謝我,村子都轟動了。我跟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他們都相信,都做了三退,還幫我發真相資料。怕我丈夫不讓我出門就往我家打電話,說他們家有活讓我去幫忙,或說舅母想我叫我去。我每次背兩大兜子真相材料、光盤、《九評》等。他們分頭去幫我發。本村發完就到外村去發。我要去不成他們自己來取。神韻光盤都當面給。他們還幫我勸村裏人三退。

前幾年片警來過我家幾次,說話很文明。有一次片警來了,坐下就說:「我本不願來,煉法輪功都是好人,壞人煉不了法輪功,但怕我姨(指我)上訪,領導和我的飯碗都得砸。」我丈夫接過來說:「你真說對了,凡是煉法輪功的人都誠實善良,在家孝敬老人愛護兄弟姐妹,在單位吃苦耐勞兢兢業業的工作,髒活累活搶著幹,不圖名不圖利,長工資評獎金不爭不搶,領導在不在都把工作做好。我要是企業領導就把人、財、物都交給煉法輪功的人去管。工人要都煉法輪功工廠保證不會虧損的。全國人都煉法輪功你們(警察)都得改行,紀檢、監察局都得取消了。我家這位十多年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針,啥病都沒有,六十多歲的人身體這麼好不得感謝法輪功嗎?」片警笑著點頭。從此後他再也沒來。丈夫也不再看著我了。

三、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

丈夫不讓我出去發真相材料,我就等他出門後或晚間他睡覺了我再出去發,時間一長就越走越遠,怕趕不回來,我就打車出去,郊區的村屯都發遍了。

有一次我背的太多,發的時間長了,往回走時天就亮了,已到了丈夫起來做早飯的時間了,我很著急,他起來後看我不在肯定會發火,我怎麼說呢?我心裏求師父:別讓他醒。等我到家開門一看,全家人都睡著呢。我跪在師父法像前磕了三個響頭連說謝謝師父。有一天丈夫出去了,我把早已準備好的真相材料背上想走,丈夫突然回來了,我只好把背兜放廚房裏等他走了我再出門。可他不但不走了還站在廚房跟我嘮嗑,我不能把兜子拿走,又怕他打開看,我急的冒火不知咋辦好。求師父!正說話呢電話響了,丈夫去接電話我趁機把兜子藏起來。

有一次資料點出事了,小同修們把儀器、設備、耗材等用出租車運到我家,扛上樓,問我能不能放些日子。我看孩子們費這麼大勁搶出來的,再沒處放被惡人發現了不就全完了嗎?我沒多想,馬上說行,就放這吧!

孩子們走後我還真急的不行。因為我女兒撕了單位裏污衊師父、詆毀大法的宣傳資料被惡警綁架了。丈夫正著急上火想不出辦法呢,這些東西讓他看見還了得,不是火上澆油嗎!這些東西往哪藏啊?搬又搬不動,拿又拿不走,我想不出甚麼好辦法,只好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吧。我向師父說完,我的腦袋也開竅了。我把東西屋的床都墊高,床底下的東西都拽出來,把裝好的儀器設備都推到床下,四週再用包袱、書等雜物擋好,然後把立櫃裏的衣物掏出來,把耗材等小件放進去,再用衣物蓋好。不知哪來的急勁,兩個人都抬不動的床我一人就抬起來也墊好了。剛想鬆口氣一看地上的衣物又手忙腳亂的收拾起來,丈夫沒到下班時間就回來了。「你這是幹甚麼呢,不等人家翻你自己倒翻個亂七八糟。」他告訴我,有人捎信來說:市六一零要來翻我們家,讓我把平時看的書、材料等趕快送走。我一下懵了,怎麼辦?我想不出好辦法更不能跟丈夫說。這麼一大堆東西往哪送,誰又敢接?有人敢接小同修就不會送我這來。再說已有人監視我們家了,一搬容易暴露。怎麼辦呀?我裝成沒事人似的跟丈夫嘮嗑,可心裏在冒火,一旦翻出來怎麼辦,肯定會給丈夫造成很壞的影響。我自己豁出去了,我求師父保護丈夫別出事,刀山火海自己闖吧。我求師父保護這些儀器設備耗材別損失了,我們資料點還要用呢,不能在我手裏損失了,不然咋跟同修交代呀。我跪在師父面前掉眼淚,丈夫面前又裝成若無其事。我幫丈夫做飯洗菜,處處討丈夫高興。說來也怪,不久我就忘了這事,這麼嚴重的事怎麼放的下呢?那時心裏常常背誦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這篇經文裏講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這事一忘就是幾個月,有一天想起來了,抄家的怎麼沒來呢?還問啥呀,師父都給擋過去了!

有一次在街上看到公安局大門北側擋土牆上的鐵柵欄上掛著污衊法輪功的橫幅,與同修發了幾天正念不見摘掉,我決定等天黑人少時把它撕下來。準備好剪刀,半夜裏爬起來拿起剪刀就走。天下著小雨兒,心想:這是師父幫我,下雨路上行人少。一口氣跑到公安局門前,樓上亮著燈,院裏也亮著燈,我不敢進院,外邊的牆很高又鑲著瓷磚,又光又滑,沒處蹬怎麼爬上柵欄呢?我求師父,我不能白來,堅決把這毒害人的橫幅撕掉,我看牆上有塊黑東西以為是瓷磚壞了,我兩手把住牆頭,腳蹬住這塊黑東西,一竄上去了。掏出剪刀,兩頭各衝一剪子,中間衝兩剪子,下來了。五分鐘不到,我抱著一大包破布往家跑,想把它燒掉。跑到家一看全家都在睡覺。

我白天到公安局門前一看,兩米多高的牆根本沒有可蹬的地方,瓷磚根本沒有壞的地方,擋土牆上去了鐵柵欄就剩一寸寬的地方很難站住腳,我在上面穩穩當當的來回走了兩趟,現在大白天我都不敢走了。真不知道我是怎麼上去的,怎麼下來的。這樣的事太多了,本來很難的事,甚至是不可能的事,在師父的幫助下都做的安全、順利、穩妥。給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送《轉法輪》、師父講法、新經文,送衣物等;從醫院搶救同修,在師父的幫助下都做的很好,達到目地,太感謝師父了!

四、放下執著講清真相救眾生

我這個人內向,不了解我的人認為我很難接觸。我跟陌生人說話就更難了。仗著親朋好友、同事中有點信譽,鄰里也相處很好,他們看我身體確實變好了。我跟他們講大法的神奇,煉功人的超常,中共導演的天安門自焚、貴州平塘縣藏字石等,他們都同意三退,都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要護身符、真相材料等,更喜歡神韻光盤,還有幫我勸三退的呢。平時我不錯過一些婚喪嫁娶、生日宴會、學子宴等與親友見面機會,跟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但是在陌生人面前我就很難開口,特別是匆匆而過的人就更張不開口了,總覺的不能太冒失,別讓人把我當成精神病。往往我是先搭話嘮家常,講講社會風氣的敗壞、共產黨幹部的腐敗,高官們把錢存到外國銀行,老婆孩子送出國,講講豬流感的擴散等,再引導他們三退保平安。我身上總帶著護身符、小冊子等,願意聽的就送他們自己回家看,再傳給親朋好友。感覺社會中下層的好講,願意退;機關幹部有好講的,也有的中邪黨的毒深,不好講的。我碰上一個辦事員,要去領導那告我,聲稱自己是「大堅決」,生是邪黨的人、死是邪黨的鬼,要開除我黨籍。我說我早退了,你也退吧!別等出事就晚了。把錢存國外的大官們都給自己留後路呢,他們是得了準確消息才那麼做的。辦事員不吱聲了。

五、學好法跟師父回家

我只認為用一顆誠實善良的心去對待周圍的人就可以了。在家時不注意修口,特別對丈夫更隨便,總認為自己做的好,總愛指責丈夫,不許他說我一句。

學習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後我改了一大半,有時一不注意還犯,因此經常跟他吵架。一次煉靜功時心想:我得修口,我得聽師父的話,他說甚麼我也不發火。半個多小時後,丈夫走我跟前說起過去他嫂子對他父母不好,他哥哥沒主見。我沒太在意,他越說越來氣,說道:「要是我老婆對我父母不好,我打不死她,立刻離婚!」我一聽就火了,師父的話也忘了,惡狠狠的說:「我對你家人好,是你打出來的?是怕離婚?」說完還踢丈夫一腳。丈夫火了,說:「甚麼煉功人,修甚麼真善忍?忍了嗎?你師父教你踢人嗎?你們煉功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了嗎?還不如我一個常人呢!」哎呀,我怎麼又忘了師父的話了呢?這不是師父在考我嗎?我表面上裝著不服氣,心裏卻在流淚,這次考試又是零分。

學完《曼哈頓講法》後我痛下決心,堅決過好這一關,我真就做好了,因為再頂撞別人就是頂撞師父了。說起來,丈夫真是個有緣人,他佩服我們信師信法很堅定的同修,不怕影響自己到公安局要人(同修),同學聚會時講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等等,我一定要做好,不然我是把一個有緣人往外推呀!我把《曼哈頓講法》帶身上,有時間就看,堅決聽師父的話,去掉執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