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逃脫器官被活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書籍──《血腥的器官摘取》越來越被世人所接受。書中詳盡的論證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善於抵賴和狡辯的中共對此也不得不三緘其口,唯恐任何的反駁都會進一步引起世人對此事的關注。然而這阻擋不了世人對中共本質的認識,越來越多的見證者站了出來,公開指證中共這一慘絕人寰的獸行。

明慧網轉引瑞士第二大週報《星期天報》於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的一篇報導,是對法輪功修煉者劉巍的專訪,從另一個側面披露出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報導中說:

「『您的家族中是否有遺傳病?』當監獄的醫生問劉巍女士這個問題時,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是一個決定她自己生或死的問題。」

後來的許多事情都表明,劉巍差點兒成了活體摘取器官的犧牲者。就像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在他二零零九年出版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中所描寫的一樣:中共在過去的幾年中殺死了眾多法輪功修煉者,並摘取了他們的心臟、腎臟和肺。盜取器官彌補了中國自願捐獻器官的不足。

「劉巍在不同的監獄和勞教所共度過了十六個月。那些日子,她被酷刑折磨,每天被逼織毛衣十五個小時,還強制不讓睡覺。她遭受這些迫害只是因為她修煉法輪功。」

「『在監獄裏沒有人關心我的健康。』劉巍回憶道,『可是我卻必須去一個醫生那裏進行五次體檢。』這位文弱的女士被抽血,醫生用超聲波檢查她的心臟和腎。」

從報導中我們可以看出,劉巍所受到的體檢是嚴格的。她當時也並不知道自己的「被體檢」是中共為了對她實施更邪惡的迫害,直到她知道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在中國大規模存在的報導後才聯想起自己的遭遇。顯然,她的「器官質量不好」成了她逃脫器官被活摘的唯一理由。

中共有嚴格的保密制度,它根本不會想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能夠曝光。從迫害開始到知情者站出來揭露,將近七年的時間內這種罪行都在持續的進行著。然而,罪惡一旦曝光,一些經歷者也都公開的站了出來揭露中共的這一暴行。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一位知情者親口描述了他親眼目睹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過程。

這位知情者說:「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反正是一個挺保密的部門,派了兩個,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某、某,就是給她送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然後進行一套東西。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然後她就嗷的大叫一聲,……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

證人還說,被活體摘取器官的這個法輪功修煉者是一位老師,她的兒子當年才十二歲。在這之前,她受過很大的羞辱。活摘的地點就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時間是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歷時三個小時……

人們常常為自己身體某一個器官有病而憂愁,誰不希望自己的身體器官都是健康的呢?可是在中共的迫害下,那些身體健康者卻被中共肆意地活摘了器官,而那些器官有殘疾的人,他們卻因此撿了一條命。如此違背情理和常規的事件也只有中共能夠幹得出!發生在法輪功修煉者身上的這類中共獸行,還不足以讓中國人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嗎?中共這個邪靈是世界人民的公敵!

解體它,是每一個人的職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