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人心臟的手為甚麼「一點抖都不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原遼寧公安披露的一樁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人體器官的證言中有這樣一句話:「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

下面還有一段具體的描述,是講醫生摘取人心臟時,法輪功學員的痛苦:「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這慘痛的一幕刺痛了多少人的心!一個人被活生生的摘取了心臟。噴濺的鮮血,撕裂的令人窒息的呼叫,痛苦而本能的抽搐,這血腥的一幕伴隨著軍醫的手術刀同時進行著。我們不敢相信人能殘忍到這種地步!令擔任警衛的公安都驚嘆的是──「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

我們暫且拋開醫生本人的殘忍,看看這種殘忍背後更深層的社會和歷史原因究竟是甚麼。我們不妨探討一下,以便更深刻的認識這種沒有人性的罪惡發生的根源。

歷史上活體取人心臟做醒酒湯的描述是有的,但那基本上都是文藝作品中用以突出強盜的凶殘的。在現實中這類事情極其的少,即使有,也都是在極其秘密的環境中進行的,不可能大面積的存在。但是當中共在中國出現之後,這種摘取人內臟的行為就被中共繼承並發揚光大了。

《九評共產黨》引述了雷震遠神父的著作《內在的敵人》中的一段描述:

「一天,中共要求所有的人都到村子的廣場上去,小孩子們則由他們的老師領著,目的是讓他們觀看13個愛國青年是如何被砍頭的。在宣讀了一些莫須有的罪狀後,中共命令已經嚇得臉色發白的教師領著小孩子們高唱愛國歌曲。在歌聲中出場的不是舞蹈演員,而是一個手持鋼刀的劊子手。『劊子手是一個兇狠結實的年輕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來到第一個犧牲者後面,雙手舉起寬大銳利的大刀快如閃電般的砍下,第一顆頭應聲落地,在地下滾滾轉,鮮血像湧泉般噴出。孩子們近於歇斯底里的歌聲,變成了不協調雜亂的啼叫聲。教員們想打著拍子將喧囂的音調領上秩序,雜亂中我又聽到鐘聲。』

「劊子手連續揮動了13次鋼刀,砍下了13顆人頭,隨後中共的士兵們一起動手,對死者剖腹挖心,拿回去吃掉。而這一切暴行都是當著孩子們的面。『小孩子們嚇得面孔灰白,有幾個已經嘔吐,教員們責罵著他們,一面集合列隊返校。』」

雷震遠神父在書中是這樣詳細描述中共士兵們摘取心臟的過程的:

「幾個強壯兇猛的傢伙衝上前去,把死人翻轉過來,然後我恐懼的看見他們彎下身去,每人用尖刀在死人胸前挖一個洞,接著用雙腳或一腳蹬踩,使死者的心從洞中外湧,然後捉住拉出。

「他們把十三顆心放在一起,用柔軟的蘆葦穿成一串。兩個靠近我的觀眾苦笑看著離去的共產黨。

「『他們把心拿去作甚麼?』我問那較年長的一位說。

「『他們將在今夜把那些心吃掉,他們相信那樣可以增加力量。』他說完後恨恨地詛咒著走開。

雷震遠神父接著又講述了中共常用的一種殺人方式:

「他們有一種至人速死的方法。被判決的人從家中被拖到××黨總部。一群××黨把他推進一間房子裏。『現在我們要檢查你的良心。』一個人說著向另外一個人點頭示意,另一個人立刻走向前來將『犯人』上衣撕下,用利刃把心挖出。」

中共除剖腹挖心外,還使用了活剝人皮的方式將人處死。下面也是《九評共產黨》中所引述的《內在的敵人》中的內容:

「在平山,我曾看到一個人的父親被活活剝皮致死。兒子被共產黨逼著親眼看這慘刑的執行,親身聽到父親在哀號中死去。共產黨在他父親的身上倒上醋和酸類,一張人皮便很快地剝下。先從脊背開始,然後剝到雙肩,全身皮都剝下後,只剩下一顆頭皮存在。他的父親在全身皮被剝下後幾分鐘便死掉了。」

這不是活摘人的內臟,而是在活剝人皮,但是活剝人皮的殘忍可能不比活摘人內臟的成度差。而且活剝人皮的時候,還逼著他的兒子現場觀看。他兒子內心的痛楚那能是他人所能想像得到的嗎?中共所要達到的就是要讓他兒子以後永遠在屈辱中偷生。在將人以極其殘忍的方式處死的情況下,還要將親人的靈魂強暴、尊嚴剝奪。這樣的邪惡可真是曠古未聞。

中共就是這樣在恐嚇中訓練民眾的:剝著人皮,還要逼著他的兒子觀看全過程;砍人腦袋,教員還在指揮著學生唱歌。那些可憐的孩子們,第一次是嘔吐的,第二次就變得麻木了,第三次時就已經有孩子在欣賞了;而那個被活剝了人皮的人的兒子,他的一生必將在極度屈辱中度過。

最可怕的,就是這種讓人在不知不覺間對邪惡麻木不仁,對自己做惡也習以為常的心態。當這種心理形成一種常態,並內化為中共黨性中的一種要素時,其毒素就被傳承下來了。而這種傳承卻是隱性的、極具危害性的。

中共建政後,開始系統地大規模地煽動階級仇恨。政治宣傳和文藝作品裏大肆編造虛假的人物和事件:《雷鋒》中「地主婆」拿起柴刀砍雷鋒手背的鏡頭,《白毛女》中黃世仁欺凌喜兒的畫面,本來修橋補路、為民眾興建學校的劉文彩卻被描繪成全國第一號大地主……對所謂的階級敵人的仇恨就這樣被深深的植入到群眾的內心,人們唱的是「咬住仇、咬住恨,嚼碎了仇恨強咽下,仇恨入心要發芽。」

人們內心植入的仇恨終於發芽了,這是暴虐的罪惡之花和仇恨結出的果實。於是,普通群眾很自然的開始了對剝削階級的專政,而且進行的轟轟烈烈,殺人時不但失去了理智,而且進入了癲狂狀態。《九評共產黨》中是這樣描述的:

「『把人活活打死是司空見慣的事,在沙灘街上,一群男『紅衛兵』用鐵鏈、皮帶把一個老太太打得動彈不得,一個女『紅衛兵』又在她的肚子上蹦來蹦去,直到把老太太活活踩死。……這次活動中,在崇文門附近『抄』一個『地主婆』的家(孤身一人的寡婦),強迫附近居民每戶拿來一暖瓶開水,從她脖領灌下去,直到肉已經熟了。幾天後,扔在屋裏的屍體上爬滿了蛆。……當時殺人的方法五花八門,有用棍棒打的、有用鍘刀鍘的、有用繩子勒的,對嬰幼兒更殘忍,踩住一條腿,劈另一條腿,硬是把人撕成兩半兒。』(遇羅文《大興屠殺調查》)」

當這樣的罪惡發生時,那些殺人者認為自己是在犯罪嗎?殘忍、暴虐、沒人性,早已被他們內心的豪情壯志所取代。殺人者毫無罪惡感,而且以無產階級革命接班人自居,彷彿真理在握,好像是在為世界上受壓迫的勞苦大眾做聖事。被這樣的思想武裝起來的人哪還會把人的生命看重?交給他們一把手術刀,他們也會「義不容辭」的去活摘被他們視為反革命者的器官的。

中共執政期間,活體取人內臟以供食用的行為相當普遍。《九評共產黨》引述了當代著名作家鄭義關於活體摘取人內臟的描述,書上是這樣寫的:

「大張旗鼓,轟轟烈烈。此時,活取心肝已積累了相當經驗,加之吃過人肉的老游擊隊員傳授,技術已臻於完善。譬如活人開膛,只須在軟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腳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綁在樹上,則用膝蓋往肚子上一頂──)心與肚便豁然而出。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餘下的任人分割。紅旗飄飄,口號聲聲,場面盛大而雄壯……」

可以想見活取心肝者是何等的凶殘。但是,要是設身處地的想一下就會知道,活取人心肝者當時該是何等的亢奮和自豪。那是在紅旗飄飄群眾聚會的現場,正是劊子手們表現自己「革命鬥志」的機會。也可能他將自己的情緒默默地抑制,非常沉穩又極其幹練地在眾人面前展示著自己的技藝。

這個時代所丟失的人性並不因歷史的過去而被找回,相當一部份中國人的思想和情感已被異化。美國「九一一」事件之後,全世界都是對受難者的哀悼和對恐怖分子的譴責之聲,可是在中國的網絡上竟然是一片叫好。那種幸災樂禍的極端狂妄不正是中共長期封閉洗腦「教育」的結果嗎?

然而對法輪功的仇恨宣傳又超過中共歷史上對任何一個群體的污衊。中共把法輪功修煉者抹黑成沒有人性的「自殺」和「殺人」者,甚至不惜演出「天安門自焚」偽案來欺騙民眾。十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虐殺一刻也沒有停止,對法輪功的造謠構陷始終在精心的布置著。內心被植入了對法輪功極度仇恨的人他們會做出甚麼樣的舉動呢?特別是在中共「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口頭指令的示意裏,中共的打手們完全放開了手腳沒有任何顧慮的去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

中國相當一部份人的人心早已失控了,道德標準的變異使他們完全喪失了做惡後的罪惡感。特別是當他們被中共按照某種意圖強化「教育」之後,他們甚至會把犯罪看成是在做一件對社會有益的事情,那麼他們拿起手術刀刺向無辜者時還會有絲毫的猶豫嗎?

特別是在部隊這一塊,中共歷來在徵兵時都有一個嚴格的政審。到了部隊對士兵的教育又都是在封閉的情況下進行的。而在軍校,對學生的束縛更緊,相對地方院校封閉性要強的多。靠關係,看背景,行賄、阿諛奉承、溜鬚拍馬這些負面的因素要超過地方許多倍,客觀上又進一步的造成了道德的缺失。中共教育的目的就是要使這些人達到為自己隨意所用。

在軍隊系統裏,一個抱著理想和熱情的年輕人,經歷了軍醫院校的黑暗,在現實中要錢沒錢,要人沒人,很自然的就會感到焦慮和迷茫。如果有這樣的機會可以作為一個出路,這些人還會在意被摘取器官者的個人感受嗎?特別是在受到把法輪功修煉塗抹成「走火入魔」的×教徒、利用這些人的器官為他人做好事的歪理的灌輸下,同時又有可以藉此得到金錢和地位的升遷的誘惑,他們麻利而沉著的向活人出手摘取器官不是必然的嗎?這些人就是這樣在不知不覺間被中共完全造就成一個穿著白大褂的惡魔。所以當他們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時,一刀下去,他的良心就已經死亡了。良心都沒有了,他的手還會抖嗎?

軍醫摘取法輪功學員心臟時,「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從另一個方面也暴露出對法輪功的迫害早已被中共納入一種「正常化」的軌道。對於參與的軍醫而言,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工人生產產品沒甚麼兩樣,只不過是要求的專業技能要強一些,他們沒有絲毫的道德負疚感,他們認為那只是工作而已!在中共的單獨教育和金錢的誘惑下,他們甚至還會為自己有機會能多做一些這方面的手術感到榮幸呢。這和當年的紅衛兵、摘取人心臟的中共士兵、活剝人皮的劊子手得手後的感覺有甚麼差異呢?所不同的是,他們的手法更為專業和熟練,他們的心態更為沉著和冷靜。這也可以看作是一種升級吧。

一種極其反常的反人性、反人類的暴行被中共的爪牙們操作的如此乾淨俐落,只有邪惡的成度達到極點時才有這種出奇的冷血!

宇宙間,再也沒有比中共更邪惡的了。無論如何反常、沒有人性的超級罪惡都能被中共做到爛熟的成度。

中共的殘忍與冷血來自它固有的本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