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公安證詞中的善與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報告:追查國際一名特別調查員與曾在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的證人進行了一段持續近三十分鐘的對話;該證人披露了幾年前自己目擊的一起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的經過。事情是人做的,證詞是人講的,不長的對話中,卻真實的回放了二零零二年的那一幕,如聞其聲,如見其人。

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被活摘器官的女法輪功學員三十多歲,被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被強迫灌食,已經是傷痕累累。刀從胸口劃下去的時候,她「嗷的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說你殺了我一個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嗎?」

在面對殘酷折磨和死亡時,一般的人早已精神崩潰或者破口大罵,而在面對死亡時,還能喊出「法輪大法好」,還在向在場的迫害者勸善,告訴他們迫害不會成功,除了法輪功修煉者,還有誰會喊出這樣善良的生命的心聲呢?

證人講到:「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在中學教書的老師,她的兒子今年可能12歲了吧。她的老公是個沒甚麼能耐的一個,也是一個工人吧。」這個細節背後的信息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標準是相當清楚的,它的衡量標準是,這個人的社會地位和背景如何?活摘這個人中共要付出多大代價、要冒多大風險,只要符合中共的標準就可以活摘;而不是此前認為的限於農村學員和不報姓名的上訪學員。在家裏煉功、走出來講清真相,家在城市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成為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對像。

中國文革時搞過「村村有小學,鄉鄉有中學」,這是中國教育結構的一個概括。有中學的地方一般不是村鎮,有正規工廠的地方也一般不是鄉村。這位學員的家庭情況更接近於普通的市民階層。因為老公「沒甚麼能耐」,這句話的意思是沒有任何社會背景,靠工廠的工資生活、隨時面臨下崗的接近都市社會底層的工人,中共活摘了他妻子的器官也不擔心會有任何後果,因為沒有社會後台的人沒辦法用錢疏通關節、找人求情、找上級過問、向媒體申冤、或者對當事人進行報復。(如果大家不重視這個問題,中共這個標準適用的不止是法輪功學員和死刑犯,它適用於任何人的器官,其中包括你)

許多在中國大陸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提到了一個共同點,牢頭、獄霸、中共警察非常關心被關押者的家庭情況,不是因為憐憫,而是看家庭財力和權勢。如果家裏有錢或者有人脈,相對在關押中就比較不受虐待。而沒有人來探望者,榨不出油水,又沒有有權力和背景者做後台,往往受到折磨和酷刑虐待,因為打人了也沒有甚麼大的後果,真的打了體制內高階層者或者黑社會的親朋好友,打人者沒有好果子吃。

許多人問,為甚麼那麼多人被活摘器官,他們的家人不出來作證或者向社會呼籲自己的親人可能會遭毒手?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中共做事的這個標準,不在乎法律和人性,只看自己得到的利益和付出多大代價,所以有能力向外界曝光或者有社會資源的人,中共不敢下手。而許多農村法輪功學員,親人未必修煉法輪功,中共惡警往往用所謂「反黨、階級敵人」之說來威脅恫嚇家屬,家屬畏懼紅色恐怖和連坐政策,明知親人遇害也只能忍氣吞聲。許多人去當地公安局找人,但公安的政策是矢口否認或者根本不提供消息,要知道下落就得拿錢賄賂,如此幾次之後,許多人面臨著巨大的悲痛和經濟、精神壓力,有冤無處申。

活摘器官的軍醫

證人提到,參與活摘的兩個軍醫「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從胸口劃下去的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

一般的手術,在切皮的時候,都是年輕資低的醫生動手,作為訓練的一部份,正因為年輕,才會在學員喊「法輪大法好」時猶豫,良心不安,去看領導一眼,不想負這個殺人的責任。中共體制內的軍醫學校普遍很黑,因為是軍校,束縛人很嚴,相對地方院校封閉,行賄、靠關係,看背景,阿諛奉承、溜鬚拍馬這些負面的程度超過地方,客觀造成了道德的缺失和是非感麻木。移植外科在整個醫療界又是個特殊的科室,移植科病人身體條件很差,使用大量免疫抑制劑,新移植的器官隨時面臨排異反應的風險,高風險、高效率、高壓力。因此移植科對年輕醫生的管理靠的是懲罰教育,做對了事情是應該的,出了小錯誤會被訓斥,如果出了大問題,遭到的不止是責罵,還有整個科室的冷眼。

一個抱著理想和熱情的年輕人,經歷了軍醫院校的黑暗,好不容易進入移植外科,發現現實中被要求做的各種雜活,包括腎移植後每小時盯著病人尿多少尿,與所謂的「救死扶傷」相差甚遠。在軍隊系統裏,沒有家庭背景的人為了往上走、出人頭地,受盡各種煎熬,真正開始做手術,卻面臨著殺人,活摘器官,這樣的心理衝擊是巨大的,劃下那一刀之後,一個人的良心已經開始死亡了。

證人說:「別看我在武警,我端過槍,我也進行過實彈演習。我也見過很多死屍,但是看到他們,我真的「佩服」他們這些軍醫,手一點也不抖」。年長的軍醫能夠手不抖,面對被害人的巨大痛苦、喊叫和鮮血無動於衷,正是在中共這套培養系統裏,經過一級級的訓練,從開始的良心不安,到良心的死亡,到做多了麻木到為了獎金和軍銜,為了追求移植例數,主動活摘器官而「面不改色,心不跳」。因為移植界比的是移植例數,做得越多表示經驗越多,手術質量越好,所以醫生往往為了追求例數而搶器官。上海第二醫科大學附屬仁濟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強說:「對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現在簡直像上癮一樣,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裏就會不踏實;每週至少做2─5台肝移植,失敗了也不怕,認真總結分析,第二天就會繼續做。」而這正是中共所要的產物,在它的培養系統裏走得越遠、爬得越高,人性和良知就喪失得越多,而被魔性和邪惡所取代。

參與活摘的軍醫們,你們每個人畢竟是爹娘生、父母養,也曾經懷著報效祖國和救死扶傷的熱忱成為一個醫生,只是中共的邪惡系統把你們變成了邪惡的工具,同時你們本身也是受害者。你們雖然這樣對待法輪功,但是法輪功學員在被迫害的時候,從來沒有對你們抱著仇恨或報復的態度。法輪功學員是「真善忍」的修煉人,遭遇再大的迫害,在未來等待他們的都是永遠的美好。而中共只會把你們變成披著白衣的惡魔,在天滅中共中,在清算中下地獄。為你的祖輩和子孫後代考慮,去真正了解法輪功真相,把罪證披露給世人,幫助制止迫害,這不是為法輪功做甚麼,而是給自己一個正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