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造極的無恥與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中共為了樹立自己偉大的光輝形像,曾塑造了一個女知識分子地下黨的形像,講她在渣滓洞中受到虐待時的無畏表現。她對試圖扒光她的衣服以逼她就範的國民黨獄卒說:「我是連死也不怕的人,還怕你們用剝掉衣褲的卑劣手段來侮辱我嗎?不過,我要告訴你,你不要忘記,你是女人養出來的,你媽媽是女人,你老婆、女兒、姐妹都是女人,你用這種手段來侮辱我,遭侮辱的不是我一個人,而是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連你的媽媽也在內,也在被你侮辱!你不害怕對不起你的媽媽、姐妹和所有的女人,那你就叫人來剝吧!」在她的氣勢面前,獄卒們退縮了,中共刻意描繪的國民黨官兵無恥和卑劣的嘴臉也就很自然的映襯出這個女地下黨的光輝形像來。

這只是一個藝術形像,中共所要表現的就是它自己的偉大。至於事情的真假以及國民黨官兵的形像有多少虛構的成份,中共才不去追究呢,對比越強烈越好,只要人們記住這個形像就夠了,管它真假呢。

和中共歷來宣稱的國民黨的無恥與卑劣相對照的中共,它不應該用扒光女人的衣服來威逼自己的同胞了吧?可是事實恰恰相反,中共的獄卒們卻正在上演著比中共書本中宣揚的國民黨還要無恥和卑劣的一幕。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中,中共是極盡了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惡迫害手段,其殘忍兇惡遠超人類想像的極限!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了一個報告,引述了一位中國大陸匿名人士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指證。這是一個迫害參與者,親眼見證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過程。他說:「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

他說的是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女教師,才三十多歲。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被強迫灌食,已經是傷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遼寧省公安廳派了兩名軍醫,一名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軍醫,另一名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軍醫,將該名女學員轉移到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在這名女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

這位證人詳述了摘取這位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過程。他說:「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這是怎樣的殘忍?在人神志清醒的情況下,一刀拉開胸腔,剪斷血管,取出心臟。要知道躺在手術台上的是一個人啊,是和指揮者、保衛者、摘取者一樣的一個人啊,他們怎麼能下得去手?可是,看看「沉著冷靜」的醫生嫻熟的摘取手法吧。這位證人說:「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醫生的沉著冷靜中分明包藏著一顆殘忍冷酷的心。

可是,這還不是事情的全部。在對她挖心割腎之前,對她進行了多日的嚴刑拷打,並且,對她進行了猥褻和強暴。而對她進行猥褻和強暴的根本不是犯人,而是這些警察本身。這沒有過多的描述,因為這方面的邪惡,連見證者都說不下去了。這位證人說:「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這樣的邪惡和無恥在歷史上有人聽說過嗎?以執法者的身份,用所謂執法的名義,借所謂上級命令之類的託詞,對自己的同胞進行猥褻和強暴,並在不施麻藥的情況下活體摘取她的心臟和腎臟。這樣的邪惡成度還不是登峰造極嗎?

然而,這絕不是個案,而是針對一個和平的修煉群體展開的十年多曠日持久的迫害。但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類罪惡,就已經有相關的證人指證,在全國有三十六處集中營關押著人數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存在就是中共取之不盡的移植器官的來源。而首先向國際社會披露這件事情的是一個曾經活體摘取過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眼角膜的醫生的前妻。難怪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國際社會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然而,這樣的血腥罪惡卻一直被中共嚴密的封鎖著。今天,當中共向海內外民眾宣稱目前的中國人正處在中國歷史上「人權最好時期」時,中共的手術刀卻正在法輪功修煉者的身體上游刃。而且,在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之前,又對他們極盡猥褻與強暴之能事。把人殺死,是為了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以牟暴利。在把他們的器官掏空之前,還要發洩獸慾的方式對女性進行性侵犯!

中共的無恥與邪惡真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這樣的政權還有甚麼理由再存在下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