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師父給我們延續來的時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得法的,至今已有十一年的時間了,風風雨雨中,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在修煉中有不足和遺憾,有心性提升後的柳暗花明,下面把我的修煉情況向師尊和同修彙報一下。

我兒子零三年得法,零四年和我一起進京上訪講真相,也被當地拘留迫害。但他一直和我「比學比修」,很精進,晚上和我一起出去發真相資料,掛條幅,打橫幅,在電線桿上噴、寫、貼真相標語,走遍大街小巷,把真相資料送到千家萬戶。我丈夫也很支持我們修煉,還幫我勸三退。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派出所惡警跟蹤同修乙到同修甲家,我正巧也去了甲家,當時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聽不進去,就這樣我們被綁架到派出所,又被送到拘留所。我們背法煉功,給世人講煉法輪功怎麼樣做好人,祛病健身。在拘留所「六一零」惡警非法審問我時,我也沒有說話,逼我按手印,我就是不配合。到十五天他們就非法把我們四人勞教三年,在沒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續,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強行把我們送到淄博王村勞教所,遭到各種殘酷迫害。在勞教所裏,大法學員相互幫助,我把《洪吟》基本上都背下來了,還有《精進要旨》、《道法》等一些經文也能背下來。我天天不斷的發正念、背法。發正念時我都加上一念:在邪惡的肚子裏讓黑窩翻天覆地。我用彩筆在紙上寫法輪大法好,放在意見箱裏面,有的寫在本子上,整個勞教所裏從裏到外都知道寫在意見箱裏面的「法輪大法好」,因為取意見箱裏的東西是勞教所大門外的保衛科的人。

到零七年六月王村勞教所三大隊,除了幾個幫教外,所有的大法學員起來集體反迫害;邪惡招架不住,又開始迫害我們,有的關在禁閉室、有的關在嚴管班,又遭到嚴重殘酷的迫害。我被關在嚴管班直到十一月份才被放出來,叫我給它幹活,我也不幹,就是不配合。又逼我放棄修煉,我說:我三十多年的氣管炎哮喘病,還有各種疾病都煉功煉好了。你們能把我的病給治好嗎?講真相,結果他們無話可說,又是不讓我睡覺,整天罰站。後來獄警輪班監控我,一個多星期不讓睡覺。通過師父點化,我悟到不能再被迫害了,我要反迫害。這時我突然身體發冷冰涼,出現感冒症狀,看守我這個幫教說我怎麼了,她握著我的手冰涼,她又去告訴獄警,我身體開始不舒服,到晚上又突然肚子痛得很厲害,獄警就把我送到醫院檢查,沒有事,說是涼著了,回來讓我躺在床上,從那時起再也沒管我了。有一次;邪悟者到我跟前說邪悟的話,逼我「轉化」,我立即發出正念鏟除他們背後邪惡因素,不允許他們胡說八道!一會他們就走了。

因為我拒絕「轉化」,邪惡揚言到期不讓我回家,我請師父加持,正念否定舊勢力想迫害我的一切邪惡因素,加上外面大法弟子的正念配合與全力營救,我於零八年二月回到家中。

我回家後幾個月裏只是學法煉功,基本上每個整點都發正念,師父在法上點悟我,「象雄獅一樣勇猛精進」(《轉法輪法解 》)這句話總是在腦子裏,我悟到大法弟子三件事一定要做,跟上正法進程。

這次回家後得知兒子由於邪黨干擾,沒有學法煉功,身體上以前的病業狀態都返上來了。我就開始叫他學法煉功,開始不聽,我很著急,這是人的情沒有放下,多虧師父在夢中點化他,我又在法理上和他切磋,念週刊給他聽,現在又和我一起學法,煉功。又恢復正常。兒子現在和我配合給他的同學、朋友講真相勸三退。

我又向家裏親朋好友講真相勸「三退」,基本上都能認清了邪黨,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有些比較難退的,也不急,利用一切時機給他們,把真相講清楚,最後還是退出了。向世人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發真相資料《九評》光盤、真相護身符,我花的錢基本上都有真相,一直到現在基本上有時間就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是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期望與慈悲苦度。

從勞教所回家以後,婆婆經常給我過心性關,我都泰然處之,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個煉功人,要守心性。可這次由於法學的不好,利益心上來了,婆婆家的所有電費都是我給她交的。可是她還不滿足,對我說想買個冰箱,夏天想吃新鮮的飯菜,這下我的人心全上來了,我說:「買吧,你自己再安個電表!」婆婆不高興的走了。通過學法我忽然領悟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心性多高功多高」。過後我就向內找,找到了執著心所在。

在今後修煉中走正走好自己的路,比起精進的同修,我還差的很遠。一定珍惜師父給我們延續來的時間,做好三件事,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